整个府里能去的地方都翻遍了,还是找不到她的踪影。

    西门筑抓着一个护卫就问,可是没有人知道颜溪在哪里。

    大门是紧闭的,难道,这丫头烈到翻墙出去了?

    “来人!都去附近找王妃的落!”

    她一定没走远,一定能找到的。

    西门筑对自己这样说道,可是心里却生出很多的茫然与不确定。

    那张带着晶莹泪水的明澈双眸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西门筑顿时心烦意乱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护卫回来报信道:“王妃找到了!”

    西门筑立刻跨上马,根据护卫所指的方向,扬长而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参天的大树旁,月光清冷,一大群护卫围在一个女子身边,女子一袭白色的衣服,头发凌乱,纤瘦的身体无助地抱住自己的身体,口中低低叫着:“不要过来……”

    想到颜溪之前的横冲直撞,护卫们没一个敢近身,既不想被她伤,更不想斗胆伤她。

    马蹄声起,西门筑拉住缰绳,停马,看到这一幕时,一双好看的眉微微地皱起。

    他跃马而,走近女子,抬起她的脸。

    外形很像,却不是颜溪的容颜,眼神没有她那般清澈灵动,更没有她那么倔强傲然的气质。

    她吓得眼泪直流。

    西门筑第一次发现,他这么讨厌女人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一拳头砸在树上,西门筑低吼道:“这就是你们给本王的交代吗?”

    “属们错了,王爷息怒!”嘭通一声,护卫们齐齐跪在地上。

    “所有的人都给本王去找她,找不到就不要回来!”

    西门筑脸色阴沉的时候着实骇人,护卫们像惊弓之鸟一样纷纷跑开,四处寻人去了。

    到了四更天的时候,方圆很远都找遍了,可是依旧没有颜溪的身影,西门筑暴躁得有点失去理智,竟然要全王府的人出动,所以此时此刻,无论男女老少,无论厨子还是扫地大妈都被叫醒加入了寻人的行列,整个王府顿时荡然一空。

    许昌和李秀相顾无言,双双摇头叹气。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王爷看来中毒已深。

    如果此时有人要在西门筑府里点毒或者找点东西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因为府里没有一个人嘛……

    其实错了,还有一个人。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那个倒在杂草丛中的人眼皮动了动,伸出手,揉了揉惺忪的眼。

    “啊,我怎么在这里?”女子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紧接着“阿嚏”了一声。

    没错,这个女子就是西门筑倾全府之力四处寻找的王妃,颜溪。

    那一边,西门筑彻夜未眠,近乎疯狂地寻找她的落。

    这一边,女子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捡起草丛中的包袱,睡眼惺忪地迈出了王府的大门。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她到底在哪里?”高山之上,男人发出一句低声的闷吼。

    “没想到在这里睡了一晚上。”王府周遭,女子逸出一句慵懒的低喃。

    太阳渐渐升起了,树叶随风婆娑作响,许昌沉声说道:“王爷,来日方长,我们先回府,以后再找王妃吧。”

    沉默了一,西门筑面无表情地跨上马,蹄声滚滚,一行人在林间扬长而去。

    “什么声音?”颜溪本身对这里的路不熟悉,再加上人有点感冒,所以晕乎乎地乱走一通,从走出王府之后两个时辰都在绕啊绕的,不知不觉绕到了小树林里,隐隐约约的,听见有马蹄声响起。

    好像是在上面的山道上响起的。

    颜溪凭直觉往前走着,山上的马蹄声也如影随形,好像,随时就能碰见一样。

    眼看,前面就是山的坡了,山路就要与林间的小路汇合了,颜溪忽然肚子疼,弯了腰,山上的马蹄声滚滚如潮,汇入了林间的小道上,颜溪肚子舒服了些之后,听见马蹄声离自己越来越远。

    西门筑不知道他苦苦寻找的人就在他不远的身后,呼啸的风声中他骑着马,奢望着她能在转角处不期而至地出现,却毫不知道已经离她越来越远。

    有时候,不能相见,就是不能相见。

    这几天,王府的人能明显感受到,王爷不开心。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对来拜访的外人,他一如之前谈笑风生,毫无怠慢,但是当经过他房间的时候,总能从虚掩的窗子里看见他失魂落魄的侧脸。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有外人好奇问起王妃去哪里了的时候,西门筑会敷衍地答道:“她啊,回娘家去住上几天。”

    大多数人看脸色行事不会再继续这个话题,有一个人却调笑着说:“你啊,还真是,让一个女子独自回娘家。”

    西门筑微微一愣,脸上扯起了漫不经心的微笑:“是啊,我就是不正经啊。”

    幽黑的眼神变得恍惚起来。

    认真来说,西门筑不算一个脾气特别差的人,皇家的人自有一份克制与高贵,他喜欢美人美酒,崇尚风花雪月修身养性,虽然挑剔但不会让自己大动肝火,自从颜溪来了之后就变得跟个小孩子一样,喜欢和她斗嘴,喜欢捉弄她,却常常被她反将一军,轻易气得面红耳赤。

    这颜溪走了,他又变得跟之前一样,矜冷淡漠,高贵疏离,玩世不恭的话语经常挂在嘴边,颠倒众生的笑却从不曾到达眼底。

    当然这是大部分的时候,小部分的时候,比如说他看见吵得略黑的茄子的时候,或者翻出王妃送给他的钱袋的时候,他会立刻变得暴躁起来。

    “吃,吃,吃!就知道吃!还不给本王去找人!”

    “王爷,这可是半夜啊……”几个值班的士兵吃着宵夜,可怜巴巴地说道。第一时间更新

    “半夜怎么了?半夜不也一样可以打起精神来吗?”

    王爷大人,能打起精神来的只有你啊,害相思病的躁动狂。

    “王爷,属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对上西门筑杀气腾腾的眸,一个护卫挣扎着说道。

    “放。”

    “……”有屁快放的意思吗?

    “属觉得,王妃嘛,去意已决,找到她的可能性不大,就算找到了,似乎,强扭的瓜也不甜……”

    他话还没说完,三四个护卫就赶忙捂住了他的嘴。

    “属们这就去找王妃,这就去!”三四个人诚惶诚恐地后退,连拖带拉将那个护卫拽出府去,一顿暴打。

    在王爷面前,千万不能说王妃找不回来的话,也千万不能说找回来了那又怎么样,这是很多护卫们心照不宣的事,因为曾经有一个不怕死的悄悄在王爷面前这么说过,结果,王爷在露出惯有的迷人笑容之后,让这个护卫光着膀子围着偌大的王府跑了一个午,嗯,大夏天的午。

    跑了两个时辰,护卫都口吐白沫了,王爷还是没有叫停……

    王爷心血来潮的时候就会想锻炼护卫们的身体,觉得找不到人与他们的身体素质有关,于是各种魔鬼式训练接踵而来,只有想不到的,没有说不出的……

    面对益发丧心病狂的王爷,护卫们只能泪流满面地祈祷着,王妃,求求你快回来吧……

    “阿嚏!”颜溪打了一个喷嚏,不悦地想着,似乎没有感冒啊,为什么这阵子老打喷嚏?

    “我经常想吐,还吃不东西,好像没有受风寒的症状,到底是怎么了?”颜溪瞅着给他探脉的大夫。

    “这是喜脉。”大夫回答说道。

    “什么?!”“啪”的一声,颜溪将医馆的桌子猛的一拍。

    这算什么?才一个晚上就能怀上?简直欲哭无泪的神准命中率……

    “没有丈夫?”大夫眼光精明得很,要是夫妻和睦的,听到有孩子应该喜笑颜开了,哪会一副吃了屎的表情。

    十有八|九,是没有成亲就怀孕了的,世风日,现在的人啊……

    看到大夫蔑视的表情,颜溪扬眉冷声回道:“要你管!”

    “给我拿堕胎的药来!”她才不要给那只猪生孩子。

    被颜溪一喝,大夫已经拂袖站起了。

    砰的一声,一锭白花花的银子扣在桌上。

    你有银子了不起啊?不给你药!

    又是砰的一声,一锭亮闪闪的金子扣在桌上。

    “姑娘再容我探探脉吧。”大夫微笑着,客客气气地将手搭在颜溪的手腕上。

    “还要探脉干什么?”颜溪冷冷挑眉。

    大夫毕恭毕敬地回答道:“先前察觉到姑娘你脉象略为紊乱。”

    大夫一边解释一边继续研究脉象,他瞅了瞅那白花花的金子银子两眼,无奈地叹了口气,将金银推回去了。

    “什么意思?还嫌少?”

    “姑娘,老朽虽然贪财,但好歹是个大夫,你要的堕胎药不能给你。”

    “为什么?”颜溪冷声扬眉。

    “你体内有奇毒,虽然因为服过药,冲掉了大部分的毒素,但是稍一不注意,毒素就会反弹回体内,你身体底子薄弱,这堕胎对身体损耗太大,使不得啊!”

    “如果我坚持呢?”

    “那,姑娘还是留点银子买棺材吧。”

    “……”

    颜溪最终还是无精打采地走出了医馆,她难以接受地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长长地叹了一声。

    真是想死了。

    好死不死突然来一个蹴鞠,差点摔中颜溪的脑袋,躲过之后蹴鞠滚到颜溪脚边。

    “对不起,对不起!”几个少年大声叫着跑过来,看得出在街上玩蹴鞠的就是他们。

    可是他们道歉的话才刚说到一半,就看见年轻的女子眸里闪着熊熊怒火,而脚边的蹴鞠,就被她气愤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踢了出去。

    “咻”的一声,蹴鞠在人来人往的街市中划过一道长长的弧,以让人叹为观止的长度和力度驰而去,砰的一声砸到了某个人的头上。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