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一声惨叫声登时响起。

    惨了!颜溪突然反应过来,万一砸死了人怎么办?

    怎怎怎么这么克制不住怒气啊!

    看样子那人还没死,颜溪轻叹了一声,准备给人好好地道歉。

    “到底是谁干的,站出来!”说话的不是那个被砸的,而是那人的护卫,那护卫凶神恶煞地拔出刀来。

    慢着,那护卫怎么这么眼熟?

    这个时候,那个被砸哭的人转过头来,颜溪看清楚了她的脸,中等偏上的姿容,凝眉的时候总有一股阴狠之气,头发散乱咬牙切齿的样子显得很滑稽,是的,就像当初被颜溪甩巴掌时那样滑稽狼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即使现在她头发盘起,一副男装扮相,但那张脸和那种神态气质,颜溪永远也不会忘记。

    颜思珍。

    早知道是她,就把蹴鞠狠狠踢过去了。

    小旭苍白疲惫的面容在颜溪脑海中闪过,好像有血液在面前流淌,颜溪拳头越握越紧,她阴沉着脸,朝颜思珍走近。

    就在这个时候,手腕突的被人抓住,颜溪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几个人人拉着狠狠地往后拽去。

    “快走快走!”是那几个原本玩蹴鞠的少年,此时他们拉着颜溪,在人群里急速窜动着。

    终于,几个人来到了僻静的小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你们几个小鬼要干什么?”颜溪不悦地皱眉,甩开了抓住她手的少年们。

    “那些人看起来好凶的,要是知道是姐姐你踢的,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一个小小的少年睁着大眼睛,一板一眼地说道。

    “说起来还是我们的错,不该在大街上踢蹴鞠。”另一个少年诚挚地看向颜溪。

    颜溪一愣,随即勾起一丝淡笑:“好了,知道了,谢你们了。”

    突然间就冷静来了,现在,就算她见到了颜思珍又能怎样?上去杀了她?能吗?身边那么多护卫,而她身体也没恢复。

    也幸亏这几个小鬼拉住了她,没让她莽撞。

    一锭银子咻的出,落到了一个少年的手上,清秀美丽的少女露出英气的一笑:“请你们吃东西的,帮了我大忙。”

    “哇,姐姐这么好,我们买糖去!”几个少年爆发出欢呼声,兴高采烈地跑向买糖人的大叔那里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颜溪忽然就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呼,既然无力阻止到来,那就祈祷崽崽能像这些孩子一样可爱吧。

    心口憋闷的颜溪努力试着让自己摆正心态。

    颜溪还是打算跟上颜思珍。

    她就是不想放过这样的机会。可以不莽撞杀颜思珍,但是可以悄悄跟在她身后,等待时机再动作。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走到大街上了,快步跑上稍高一点的酒楼,颜溪远远地看到了被护卫保护着的颜思珍。

    很好,颜溪了酒楼,追上颜思珍,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跟踪着。

    但是,慢着,颜思珍这是去哪里?青楼?

    颜溪尾随着她,发现颜思珍竟然大步走向了弦城有名的烟花之地,翠微楼。

    看到颜思珍进去之后,颜溪皱了皱眉稳步跟上,却被守门的男人拦住去路。

    看她来势汹汹的样子,当然会被认为来这里找相公的女人。

    “撒野到别处去,别来这里!”

    颜溪蹙眉退了回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当务之急就是找一件男装。

    附近都没有卖衣服的地方,颜溪无奈之拽住了一个男人的手,二话不说将他拉到一个小巷子。

    “干,干什么?”

    那男人陡然被人抓住,恼怒地甩开颜溪,但见眼前的少女清秀绝美,气质不俗,皓齿明眸顾盼生辉,男人顿时色心大起:“原来是个美人啊……”

    一双幽黑的大手伸向颜溪的腰间。

    啪的一声脆响,颜溪一掌拍开男人的手,被拒绝的男人顿时大怒。

    一锭白花花的银子在颜溪手中转动着,颜溪淡淡道:“把衣服扒来给我,银子就是你的了。”

    “我呸,老子有的是钱!”男人撇嘴说道。

    颜溪蹙眉。

    “可以把衣服扒来给你,”男人露出不怀好意的一笑,“但是,脱衣服这种事情,可不能在这里做啊,不如,咱们选个好一点的房间,你脱一件我脱一件?啊哈哈哈……”

    “啊!”男人还没笑完,刚才还在面前的少女鬼魅般绕到他身后,一记手刀凶悍落,男人爆发出一声惨叫,软软地晕倒在地上。

    扒男人的衣服穿到身上后,颜溪朝好色的男人狠狠踹了一脚。

    翠微楼前人来人往,颜溪迈着大步,摇着折扇,很纨绔地走进了翠微楼。

    可是,颜思珍去哪里了?

    “大爷,您长得可真俊啊。”颜思珍没找到,一些莺莺燕燕反倒围上来了。

    颜溪思索了一之后,笑着搂住一个看起来比较聪明的女人,朗声道:“带爷去房间。”

    “刚才有一个头上长包的男子去哪间房了,知道吗?”颜溪一边搂着她,一边低声地问。

    是了,颜思珍的特征就是头上长了一个包,被她用蹴鞠砸出来的。

    女子疑惑地看着颜溪,正在这个时候,女子不小心绊到了凳子,眼看就要摔去,颜溪眼疾手快地拉住她,女子软趴趴地倒在了颜溪的怀里,惊魂甫定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却突然,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抬起头,怔怔地看向颜溪。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颜溪也怔了,因为女子的胳膊碰着她的胸。

    颜溪赶紧捂住了女子的嘴,求助地朝她摇摇头。

    女子愣了一很快表情如常了,颜溪试探地松开她的手,女子扇着团扇,别有意味地笑着,朝颜溪伸出手来。

    颜溪很上道地奉上银子。

    “你们这些夫人们怎么就这么闲不住呢?男人偷腥是很正常的事嘛,非要往这闹。”

    掂量了一银子,女子指了一个二楼的房间,说道:“千万别对人说我告诉你的。”

    “当然不会。”颜溪感激地给女子手里又塞了一锭银子,大步走上了二楼。

    颜溪站在一个房间前,耳朵贴在窗户上面。

    声音什么的听不到,颜溪伸出指头,往窗户上戳了一个小小的洞。

    是颜思珍。

    在她对面,还坐着一个男人。男人旁边还有一个黑衣护卫。

    “你在这干什么?”突然间,一个清冷的女声冷不丁出现,吓了颜溪一跳。

    “谁在外面?”几乎是同一时刻,一身黑衣的男人森寒而出,左顾右盼却没看到人。

    “怎么?”

    走回房间后,青衣男子淡淡地扬起了眉。

    “没发现什么异常。”黑衣男人恭敬答道。

    青衣男子淡淡地啜了一口茶。

    转角处,颜溪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来。

    她正紧紧地捂住那个女子的嘴,而刚刚窗户上戳出的那个小洞,也让她速地踢了一个盆栽过去,让高高的枝叶挡住了。

    糟糕,又有人来了,要是让人见到她这么捂着一个女人的嘴,肯定会让人怀疑的。

    “唔唔……嗯嗯……”那个女子在极力地挣扎着。

    砰的一声,颜溪简单粗暴地一个手刀去,女子立马安静来了。

    “美人儿,咱们快活去吧!”颜溪故意笑得邪恶,抱着女子,越过来的几个人,随意踹开一个房间的门。

    “啊,快点,用力点,啊!啊!啊!”

    床上的男女正在热烈地进行某种运动,节奏感很强,地仿佛都颤动了……

    砰的一声,颜溪立刻给他们关上门,绯红从脸爬到了脚后跟。

    这次找房间的时候,颜溪学乖了,耳朵先贴上去听听,看里面有人没,嗯,这房没声音传出,颜溪又一脚踹开。

    女子莹白细瘦的双腿挂在男人的肩膀上,男人扣住她纤细如水蛇般的腰肢,跪在床上,不停地挤进,抽出,那男人的嘴,竟然还凑近女子的双腿间,最后,埋首在了她腿间的黑色花园……

    男人看起来不爱说话,只发出极低的闷哼声,那个女子整个脸都被盖住,喉咙也被绳子掐住,所以没有声音发出。

    这是什么?sm吗?颜溪唇角抽搐了一。

    见到突然踹门的颜溪,男人不怒反笑,瞟了一眼颜溪怀中的女子,对颜溪提议道:“要不要四个人一起来?”

    “……”来你妹啊来。

    吃一堑长一智,颜溪黑着脸走出去之后,又学聪明了。

    “喂,你啊,给爷找间清净房间,爷要跟美人快活。”颜溪叫住了一个人。

    终于找到没有人的房间了,颜溪关上门后,将晕厥的女子丢在了床上,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

    这不大像嫖客与青楼女子欢乐的房间,看那梳妆台,还有衣柜,简直就是人青楼女子的闺房嘛。

    这么跑进来,人家会不会认为她要偷东西?

    “奇怪,我怎么回自己房间来了?”就在这个时候,晕厥的女子悠悠醒转了,不解地嘟囔道。

    很快,伴随一张清秀漂亮的脸蛋在眼前闪过,黑暗又席卷了她。

    颜溪再度将女子打晕。

    又如释重负了一把,原来,这房间是这女子的。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咚咚响起。

    “素琴,换好衣服了没有?马上就要开始了。”

    颜溪刚想说素琴要接客呢,可外面那人接来说的话却让颜溪改变了主意。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