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喜欢颜公子吗?可不能让他久等了。”

    颜公子?颜溪皱眉,思索了一道:“颜公子今天头上长了一个大包呢。”

    刻意捏软的语气,与素琴声音有几分相似,外面的人根本没有注意到端倪,朝内说道:“是啊是啊,我今天看到,都吓了一跳呢。”

    颜溪眼底顿时闪过一道锋芒。

    看样子,就是颜思珍无疑了。

    “你先开门让我进来。”

    “啊,我没穿衣服,不能进。”颜溪赶紧扯谎。

    “那好吧,对了,你衣服给你放在左边柜子里的第二层,绯红色的。”那个女子看样子很照顾素琴,衣服都给她整理。

    颜溪找到衣服后,非常快速地换好,啊,这衣服好骚,肩膀微露,逼出胸前深沟,裙裾修长的腿若隐若现,不过这衣服放现代来说也没什么,主要是颜溪经常t恤牛仔,没穿过这么显身材的衣服,所以一时难以适应。

    啊,不管了,颜溪将头发随意挽了个髻,插上一只白玉簪,最后在脸上挂了一个半遮脸的面纱。

    在素琴穴位上又重重击了几,确保短时间内不会醒来,颜溪将她藏到了床底。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颜溪就利落地将所有事情弄好,快步打开房门。

    “怎么戴着面纱?”门外那女子疑惑道。

    “脸上突然长了东西。”颜溪清了清喉咙,说道。

    女子忽然用一种不对劲的目光看着颜溪,颜溪脊背微僵,是啊,这个女子一看就和素琴是熟人,而她和素琴除了身材像之外,五官都不是很像的。

    虽然戴了面纱,可是,还露出眼睛不是吗?

    “喂喂,你们快点啊!”前方有一个女子抱着琵琶在那里唤道。

    “老忘事,快去把琵琶拿出来。”女子打量两手空空的颜溪,皱着眉头说道。

    啊,琵琶在哪里啊?颜溪赶鸭子上架回了房间,所幸琵琶就放在桌子上显眼的位置。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都去带面纱!”许是为了协调,颜溪身边的那个女子对着前面的几个同伴说道。

    不久后,七八个同色衣服的女子抱着琵琶走进了颜思珍所在的房间。

    三排坐开,颜溪在稍微偏左的位置落座后,瞥了瞥人家弹琵琶的姿势,滥竽充数地拂动着琵琶。

    音乐声起,还有人在唱歌,余音袅袅,好不风雅。

    本来还比较正经的弹唱,到后面越来越显出一股靡靡之气。

    颜思珍额头上被一个热毛巾敷着,在这样一个场所看起来很滑稽,可仍旧有女子扔琵琶,妖娆地凑近她。

    颜思珍竟然还真的像一个男人一样搂住女子的腰身。

    恶寒,这女人不会男女通吃吧……

    只见颜思珍真的将手伸进了女人胸前的衣服里,在两团浑圆上揉捏着,嘴角还挂着略显阴冷的笑。

    手出来的时候,颜思珍尖利的指甲上,却有丝丝血迹。

    颜溪忽然懂了,这女人不是喜欢女人,反而是讨厌脸蛋比她好,身材比她好的女人,不然,为什么会将人家的胸抠出血来?

    泄愤之后,颜思珍一锭银子抛了出去,那女子捂着被揉疼的胸,跪着去捡。

    “你倒挺像你娘。”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青衣男子淡淡地开了口。

    颜溪侧过头去,那男子约莫三十多岁的样子,英俊面容间散发出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而清瘦的身形又为他增添了几分书香儒雅。

    这个男的好像见过,是在哪里呢?颜溪皱着眉头,却想不起来。

    “这是夸是贬呢?”颜思珍冷笑了一。

    “你觉得是怎样就是怎样。”青衣男子淡淡地笑了一。

    颜溪觉得这两个人的相处很诡异,不像恋人,也不像仇人,甚至也不像朋友,总之就是极为地不和谐。

    他们,是什么关系?

    又有女子凑近颜思珍。第一时间更新

    颜思珍虽然手不留情,但是她给的银子可是非常丰厚的,所以饶是如此变态,仍有很多女子靠近她。

    既然颜思珍给别人靠近的机会,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颜溪在心底冷笑了一。

    学着别人在地上跪着行走,就快要靠近颜思珍的时候,一柄利刃猛的从颜溪袖口滑,闪烁着雪白森寒的刀光。

    “你……”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淡淡的声音突然出现,那青衣男子竟然直直地看向颜溪。

    那是一双上位者的眼睛,就算没有别的意思,但望着你的时候,总会让你产生一种压迫感和寒意。

    颜溪脊背微僵,这个男人发现什么了吗?

    一刻,手臂猛的就被人拽住,颜溪被青衣男子长臂一拖,就被拉着跪在了他的面前。

    眼前的女子身段诱人,薄纱覆面,一双漆黑的眼睛水漾般清澈澄净,又透出丝丝缕缕的灵动之气,卷曲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就像一把刷子在人的心口挠动,让人一见面就无法移开目光。

    并不是没有见过美人的,烟花女子倾国倾城也不足以引起他的惊艳,之所以如此失态,是因为实在太像了。

    尤其那双眼睛,那眼型,那睫毛的样子,那清澈见底的乌黑瞳仁,简直就跟那个人一模一样啊。

    青衣男子想看颜溪的脸。

    颜溪抓住青衣男子朝她脸伸过来的手,不悦皱眉:“你干什么?”

    此言一出,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了。

    竟然敢这么对客人。

    颜溪也意识到自己语气略凶了,连忙摸着男子的手赔笑道:“我脸上有不好看的东西,怕会吓到大爷您了。”

    竟然,连声音也这么像。

    男子眼里闪过一丝波澜,他摇摇头,淡淡道:“无碍,我不怕被吓。”

    颜溪愣了一,随即笑着道:“那我自己揭来吧。”

    男人笑着点头,可几乎就是一秒,一把亮闪闪的刀就猛的朝他袭来。

    青衣男子躲过致命一击,闪身一避,颜溪弹地而起,踩在他的肩膀上,噗的借力一蹬,闪电般夺门而出。

    “追上她!”颜思珍因为头被砸包,导致眼睛也有些看不清东西,再加上颜溪也刻意改变声线,所以颜思珍并不知道那个胆大妄为的女子就是颜溪,她低吼一声,命令黑衣护卫快速追上逃跑的女子。

    而青衣男子捂住被重踩的肩膀,眼神越发恍惚起来。

    做完刚才一系列逃跑的动作,颜溪已经气喘吁吁了,没时间抱怨这破身体了,颜溪只能快速跑动。

    “派人抓住那个女人,她伤了我家主子!”黑衣护卫一边追她,一边朝楼的老鸨子大声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老鸨子咒骂一声之后,霎时,许多人纷纷出动。

    一定不能被抓住,落到颜思珍的手里,她一定会死得很惨的!

    可是,前面远远有人围上来,后面也有人追,左边的楼道上也有人在蹬蹬蹬上楼,趋势很明显,她很快就要被抓住了。

    “听说,这个王爷来青楼这种地方也只是听听小曲,看看美人,倒很少与女子发生关系,尤其是最近这段日子。”

    “我不信,哪个男人对美色不垂涎?”听到同伴红娟的话,烟雅哼了一声。

    “他倒是很喜欢美人,但也发乎情止乎礼。”红娟说起那个人的时候,眼睛都是亮的,看得出她对这位京城来的王爷很有好感。

    “我一点都不信。”烟雅继续不以为然,“男人我见多了。”

    “那咱们打个赌。”

    “赌就赌!反正他点名要我献曲子的,等如果他和我鱼水欢乐了,你就把那串流黄玉珠子给我。”

    “你输了就把翡翠蝶骨簪子给我。”

    “说定了!”烟雅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

    屏风内,女子幽然抚琴,行云流水的乐声在房间内飘荡了起来,令人心旷神怡。

    男子一袭暗红色的长袍,玄纹云袖,墨发黑眸,容颜俊美非凡,修长的手指上扳指轻轻碰撞,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神态举止,说风流亦可,道轻佻也行。

    西门筑笑着合掌:“弦城果然钟灵毓秀,烟雅姑娘的琴声哀而不伤,婉转轻媚,又隐隐透出一股高山明月的脱尘之气,姑娘琴技也名副其实,高低参差,气若游丝,实在飘渺美妙。”

    弦城是著名的丝乐之都,尤其是青楼酒馆,都有许多善于弹琴奏乐的好手。

    “王爷果然是懂琴之人。”烟雅淡笑起身。

    或许刚开始只是好奇,但是现在,烟雅对眼前这个男子有些兴趣了,明明很风流很轻佻的眉眼,却散发出一种高贵与疏离的优雅气质,原以为只是个一无是处的浪荡纨绔,却不想对音乐有不俗的造诣,并且出口成章,一双凤眼在看向她的时候,虽说不上清澈见底,但绝对没有欲念。

    在感到奇妙的同时,烟雅感觉自己的女性魅力明显遭受了打击。

    可能还没开始诱惑吧,她就不信哪个男人能对她毫不动心。

    “王爷是更喜欢奴家的人,还是更喜欢奴家琴音?”烟雅声音娇软宛如莺啼,妖娆的身姿滑到了西门筑的腿上,纤细的手指在西门筑精致的巴上轻轻点着。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