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你干什么?”颜溪发出一声惊叫。

    不干什么,戳戳自己,看你心不心疼。

    “当然是让自己晕过去,只有让自己失去意识,才不会那么痛苦。”西门筑摇着头道,“你要是不想呆这里,就快走吧,本王绝对不会拦你,总之,你觉得开心快乐就好。”

    以她的性子,他敢打包票,绝对不会走。

    肯定又会感动得眼泪哗哗啊,西门筑你真好啊,一高兴,肯定对他又搂又抱的。

    啧啧,他都知道。

    “西门筑,”女孩子凑近他,认真说道,“想让自己晕过去的话,用簪子戳会很痛的,不如直接把头撞墙上,很省事啊。”

    “……”这丫头是谁家的,这么没良心。

    都已经这么说了,还是不愿意帮他的话,确实是不喜欢他了。

    因为失落而越发烦躁,但又能怎样?强迫她?又让她哭,说讨厌他?

    算了吧。

    真把自己刺晕得了,不然他怕会控制不住自己,

    尖利的簪头闪着粼粼的寒光,再一次朝手臂狠狠扎。

    “西门筑!”在簪头与皮肤只有一厘米距离的时候,女子素白的手猛地抓住了西门筑执簪的手腕。

    颜溪伸出另一只手,在西门筑讶异的目光中,伸向了自己胸前的衣襟。第一时间更新

    “怎么这么坏,明知道我不可能看着你自残。”她抱怨地轻声嘟囔道。

    “不是不喜欢本王吗?”微愣后,他淡淡地笑了。

    才不承认喜欢他这只猪。颜溪一抬美眸:“就当被猪拱了,反正都被拱了两次了,多一次也无差。”

    “……”西门筑真想把她好好揍一顿。

    颜溪看着西门筑久无动作,用脚尖蹭了蹭他的腿:“喂,西门筑。”

    “本王不愿当猪。”西门筑哼了一声,就算脸色通红,也完全没有扑倒颜溪的打算。

    是面子重要还是命重要?真是猪!

    “算了,你要死就死好了。”僵持了片刻,西门筑还是没有动作,颜溪气愤地从床上跳,推开窗子,就要一跃而。

    “你就看着本王死好了。”他低沉的声音冷冷传来。

    “你到底要怎么样啊?”颜溪转过头来,秀眉紧锁。

    西门筑却一句话也不说了。

    颜溪真想大步甩开,可是又会很烦,他倔得像头牛,万一一口气没上来,真死了怎么办?

    颜溪在房间内走来走去,好渴,颜溪端起茶壶,对着壶嘴就猛的喝了几口。

    “喂,喂!”西门筑正瞥到颜溪在喝茶。

    “什么?”颜溪将茶壶砰的扣在桌子上,还想说话,突然间一阵头晕目眩。

    一种异样的感觉霎时席卷了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身体又寒又热,寒的时候简直就像掉入了冰窟,冷得全身都发颤。

    “过来!”吃了同一种东西,西门筑自然知道颜溪现在的感受。

    颜溪跌跌撞撞地往床边跑去。

    西门筑赶紧抱住她冰冷的身体,颜溪从他怀里抬起头,大大的眼睛噙着一丝困惑:“我,我怎么了?”

    海棠色的潮红霎时漫上她雪嫩的小脸,她小小的口微张着,露出雪白的小牙齿,呼出来的气息,香香甜甜的。

    他修长的手指玩味地扫过她柔嫩的樱唇,满意地感受到她身体因紧张而变得绷直,他笑得颠倒众生:“这就不是你帮本王,而是互帮互助了。”

    “什、什么?”她一双大眼睛茫茫然的,好像突然间聚焦不起来,无措的样子惹人怜爱。

    “那媚药,是在茶里的,就是你刚刚喝的那茶。”

    “你怎么不告诉我?”她意识忽然有所清明,恼怒地想推开他。

    “没来得及啊。”西门筑笑的时候眸若点漆。

    “……”鬼信。

    颜溪还想说话,却突然,一波高亢的热意像是潮水一般朝她涌来。

    “唔……”许是身体比他弱的原因,她看起来,比他要更难受。

    突然间,女孩子清秀的脸朝他凑近,越来越近,他可以看到她漂亮的睫毛,像是蝴蝶振翅一样的,长长的睫毛。

    她吻上他,她的唇瓣柔软得不可思议。

    她的肌肤即使是在这么近距离的观察,也完美得没有丝毫瑕疵,薄如蝉翼的剔透感,又滑嫩好似初生婴儿。

    有冷意突然席卷,颜溪意识有所恢复过来,察觉到自己大胆的举动,她蓦地有点怔了,伸出手意识就推开了他。

    可是男人不让她逃。

    “想去哪?”她的身体被他一个翻转,压在身。

    男人坚韧的标志抵在她小腹上,涩涩的刺痛感让她越发清醒,意识到接来发生的事情,她几乎连脚趾头都是红的。

    狂暴的大掌粗鲁地撕碎了她的衣服,颜溪抗议道:“就不能温柔点吗?”

    “那好,你再去穿件衣服,我温柔点撕。”

    “……”就知道撕,恶趣味。

    虽然西门筑前面很粗暴,但吻颜溪的时候,却是极尽温柔与克制的。

    手指穿过她水流般的散发着幽香的长发,火热的吻遍布她雪白如画卷的身体,细细密密的吻痕宛如一场令人沉醉的桃花雨。

    在她猫一样的轻吟声中,他扣住了她雪白柔软的腰,迷离的眸中布满火热与柔情。

    高不可攀的热度在彼此的身体间弥漫游走。

    带着薄茧的手抚过她修长白嫩的腿,她胸前的雪白半掩在凌乱的绯红色衣服,若隐若现独具美感,视线往上,她半阖着的眼眸显得迷离慵懒,眼角眉梢透出几分妩媚缱绻,皓齿明眸,未语三分凝笑,简直就是殃害人间的祸水尤物。第一时间更新

    他意犹未尽,她清眸倦眼。

    “西门筑。”她纤细雪白的手抵在他坚实的胸膛上。

    “什么?”

    “我,我累了。”

    “乱讲,你脸还是红得像猴屁股一样,怎么可能就累了?”这媚药的药性很厉害,不可能来一两次就没有了。

    “可是,可是我不想死啊。”颜溪皱起眉头,眼眸清澈如水。

    “什么?”

    “虽然不想要孩子,可是大夫说要是孩子没了我也会死的,这么激烈运动容易流掉孩子的吧。”

    “你说什么?你有孩子了?”西门筑急声问道。

    “是啊,大夫说的。”颜溪点头道。

    西门筑此时的表情,可以说是没有表情。

    颜溪愣了,看样子他一点也不高兴,她淡淡说道:“你也是不想要这个孩子的吧,放心,我会自己带。”

    轮到西门筑愣了,他伸出手,猛的将清瘦的女子搂进怀里。

    “怎么会,本王是太高兴了,激动得不知道做出什么表情。”

    “是吗?”她从他怀里抬起头来,大大的眼睛黑白分明,“真的很高兴吗?”

    “当然。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黑亮的眸子盈满笑意,伸出手将女孩子脸上的发拨到了耳后,温柔地看向她,“谢谢你。”

    啊,他不知道他不能对她笑的吗?颜溪刚才恢复正常的脸腾的一又红了。

    “谢谢你能有孩子。”她的头又被他手一按,埋在了他的胸口处,她的耳边排山倒海响起的,是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他身上很温暖,温暖得让颜溪感觉,好像有什么坚固的冰山,在一点一点地融化。

    “都有孩子了,就跟本王回去吧。”久久,他低沉好听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她微愣:“那么,生完孩子就可以走了吗?”

    “当然可以,”他凑近她,皮笑肉不笑,“如果你能打过王府五百精兵护卫的话。”

    “……”

    颜溪没想很远,就想暂时住他那吧,现在虽然还好,但孩子怀到四五月了如果逃跑之类的运动做多了的话,难保不会流产。

    保住小命后再从长计议,颜溪重重点头,坚定计划般地对自己“嗯”了一声。

    颜溪打算现在这青楼待着,等到深夜的时候再随西门筑回去。

    原因无他,她担心颜思珍还没走,她当然不想颜思珍发现自己所在,保不准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又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来。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先隐忍着,总有一天将她碎尸万段。

    不会等太久的,颜溪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

    深夜的时候,月亮只斜斜一勾,照得地上人影不尽恍惚。

    西门筑跨上马车,回头来,朝颜溪伸出手。

    颜溪就要将自己手放进他掌心的时候,突然间太阳穴猛的跳动,常年在生死边缘打滚培养出来的警惕性告诉她:大事不妙!

    一种天然的直觉让她眉梢一挑,猛然地推开了西门筑。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只长箭猎猎来,铿的一声锐响碰在了地上,要不是颜溪挥开了西门筑的手,此时长箭无疑就会射穿他们相握的手掌。

    “快上来!”

    西门筑拽住颜溪的胳膊,要将她强行拉上,可说时迟那时快,一根长长的箭镞又刷的一声穿过大气,竟然直直射中西门筑的肩膀。

    暗红色的华服晕染开一层鲜红,西门筑流血不止,可是他不仅没有松开,反而将颜溪抓得更紧,平日玩世不恭的眸子此刻透露出一抹深沉与倔强。

    第三支长箭,再一次朝西门筑的手臂而来,驾车的护卫拿刀一挥,箭被生生改变方向,插进了一旁的草丛里。

    眼看颜溪就要被西门筑拉进马车,受惊的马儿突然间长啸一声,接着开始肆无忌惮没有章法地奔跑了起来。

    终于,颜溪被重重甩在地上,马儿却惊乱地跑远了。

    “丫头!”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