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王爷突然发出一句暴吼,风声猎猎,马蹄如雷,西门筑就要从马车上跳去。

    “王爷!”正在试图驾驭马儿的护卫看见这一幕,连忙奋不顾身地冲进马车,紧紧拽住西门筑的胳膊。

    “王爷,您不能去啊!”这马儿疾驰速度如此之快,王爷此时从马车上跳去,不死也要残废啊!

    “放开!”西门筑暴怒地吼着,可是护卫死也不肯松手。

    风声怒吼,马蹄声如浪声涛涛。

    寂静的夜色里,颜溪秀眉紧蹙,从地上爬了起来。

    “什么人?给我出来。”袖里的短刀滑落手中,颜溪声音清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多日不见,没想到我的好妹妹越来越胆色过人了。”伴随着一个女声的响起,颜溪的周围突然冒出二三十个黑衣人。

    颜思珍仍旧一袭飘逸男装,摇着折扇,站立在颜溪五米之外,笑得春风得意。

    “是你?”颜溪皱着眉头,果然冤家路窄,怎么也躲不过。

    “当然是我,不然妹妹还以为是你的好丫鬟小旭不成?”小旭的名字让颜溪眉头皱紧,颜思珍却笑得越发猖狂,“哦,我差点忘记了,小旭那丫头是死了的,她的尸体都被豺狼虎豹咬碎了呐……”

    “哦,我说错话了,我不该提起的,害得妹妹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妹妹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啊。”颜思珍假惺惺地说道。

    “上次失手打了姐姐,不知道姐姐脸上的伤好了没有,妹妹可是天天念着姐姐的伤口,良心惭愧,茶饭不思呢。”

    你不要脸,我可以比你更不要脸。

    颜溪环着胸,淡淡地笑望颜思珍。

    “你……”

    果然,颜思珍脸上浮现狰狞。

    她脸上有一条长长的疤痕,是颜溪之前用瓷片划的,给她本来就不漂亮的脸更增了一丝丑陋。

    “给我杀了她!”

    为什么?为什么颜溪越来越漂亮?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喜欢她?为什么?她颜思珍才应该是天之骄女,生来就应该备受瞩目,为什么都输给了颜溪!

    绝对,绝对要毁了颜溪的一切,颜溪所有在乎的,喜欢的,她都要统统毁灭,渣都不剩!

    “动手啊!”见手的人没有拔刀,颜思珍怒不可遏。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主子说不能伤了这位姑娘,难道您忘记了?”

    颜思珍拳头紧握,终究只能咬牙切齿地道:“我没忘记!”

    “磨蹭什么?快把她抓回去啊!”颜思珍冷冷挑眉,喝道。

    窜动的马车内,西门筑仍在大叫:“放开本王!”

    而护卫,仍旧死死不松手。

    突然间,西门筑滑到在了地上,像是突然晕厥过去。第一时间更新

    “王爷,王爷!”护卫着急地唤着,而一刻,年轻的王爷就睁开了寒星般的双眸,砰的一掌将护卫推开极远。

    护卫跌坐在奔跑的马车中,一秒,暗红色的身影就从急速奔跑的马车内跃了去。

    “王爷!”

    护卫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西门筑在地上翻滚了好几个圈之后,才从地上爬起来,他的肩膀上,有血洞在汩汩地冒着鲜血。

    西门筑脸上被蹭破了皮,俊美的脸上有血流淌,他浑不在乎地擦了擦,举步就往颜溪的方向跑去。

    很明显,这里刚才有过一场打斗,但此时此刻,一个人也不见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冷冷的风从树枝间吹过,在寂静的夜色里,呼啸如浪。

    漆黑的房间里,有淡淡的烛光摇曳。

    刚才那一场打斗虽然颜溪耗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但空拳难敌四手,可想而知颜溪还是被他们抓住了。

    被撕开了蒙住眼睛的布巾,淡淡的光芒中,颜溪看见了一个修长的青色身影。

    男子的衣服面料很好,看起来就很有质感很精致的样子,猜想得到他的身份非富即贵。

    “松开她。”男子转过身来,凌厉的凤眸里透出一股上位者的威严。

    绑住颜溪手脚的绳子立刻就被人解。

    “所有人都出去,我有几个问题要问她。”青衣男子淡淡令。

    “连我也要出去吗?”颜思珍不悦地跺脚。

    他仍是那一副淡淡的神情:“我说,所有人。”凤眸在注视颜思珍的时候,凝聚着点点的寒光。

    “是。”颜思珍在那双眼睛的注视战战兢兢起来,怒瞪了一眼颜溪之后,她就转身走开。

    所有人都走了出去后,男子坐到了椅子上,示意颜溪也坐。

    颜溪皱了一眉之后,便落落大方地坐了来。

    他递过来一杯茶,颜溪笑笑接过,一口饮尽。

    “你胆子倒是比以前大了许多。第一时间更新 ”男子淡笑开口。

    “区区一杯茶而已,难道应该害怕吗?丞相大人如此礼仪周全地请本妃做客,难道本妃会担心相爷以犯上?”

    这话表面说得很是客气,却含着诸多潜台词,笑如春风的话语里,有提醒警告之意,也有嘲讽哂然之声。

    轩辕辰抿紧了唇。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聪明太多。”他眼睛无波无澜,却好像别有深意。

    “相爷过奖。”

    “这不见得是好事。”他眼里浮现淡淡的杀机。

    颜溪噤声了,只因为他表现出的那种寒意。

    本来,颜溪就觉得他在哪里见过,后来,突然灵光一闪,她记起来了,在皇家的宴会上,她见过他,丞相轩辕辰。

    轩辕辰当时似乎没有看见她,因为他刚落座,就被人叫走了,颜溪之所以对他有印象,是因为他起身时,优雅淡隽面容间一闪而过的寒光。

    当时她就觉得,这个男人十有八|九要去杀人。

    “说吧,不惜这么大的代价把我劫来,到底所为何事?”

    颜溪也不想装模作样和他打太极去了,单刀直入问道。

    “你母亲在哪里?”沉默之后,他出声问道。

    母亲?谁啊?她面都没见过,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怎么知道她在哪里?

    对了,不是听说这副身体的母亲早就死了吗?

    “我不知道。”她诚实摇头。

    突然间,一把长长的剑架在颜溪的脖子上,冰冷地抵住她的喉咙。

    “说。”

    “……”不知道怎么说啊喂,有病啊。

    “我真的不知道。”年轻的女子眼眸清澈。

    不知道是从她的眼神里看不出撒谎的迹象,还是那样清澈无辜的样子让他想起了多年前的另一个人,轩辕辰竟然有片刻的晃神。

    竟然出神?大好时机!

    一丝冷笑噙在嘴边,颜溪眼里闪过一道锋芒,袖中的短刀滑落手中,大胆地避开架在脖子上的长剑,手中的短刀有如出笼猛虎,快狠准地朝轩辕辰的要害部位猛的捅去!

    噗的一声,血花溅。

    轩辕辰的肩膀绽开不小的血洞。

    该死!竟然避过了要害!失了先机,糟糕!

    一丝不安浮上颜溪的眉梢,果然,她还来不及出一招,长长的剑就带着凌厉的剑锋,朝她的手臂猛的刺来!

    颜溪强行体力,闪身一避,手臂是没有被扎到,但是胸前的衣服却被刺开了一条缝。

    锁骨之,胸部之上,凝白的肌肤间,一只血色的蝴蝶栩栩如生地舞着。

    片刻的怔愣之后,轩辕辰脸上浮现寒彻到极点的表情。

    狂暴的掌风攻袭颜溪的肩膀,颜溪闪身避开,轩辕辰继续猛攻,出乎一个母亲的本能,在马上就要被抓住的时候,颜溪的手护住了自己的小腹。

    在手掌离颜溪肩膀还有一厘米远的时候,轩辕辰猛的停来了。

    “别告诉我,你已经有孩子了,而且还是西门筑的。”轩辕辰的那张脸透出彻骨的寒意。

    颜溪越觉得他这句话奇怪,他的意思是说,她有孩子尚且可以理解,但是竟然是西门筑的。

    难道他和西门筑有什么深仇大恨?如果有大仇,为什么刚才不把西门筑抓住,而只抓了她一个人?

    见她没有否认,轩辕辰眯着双眸,杀机在眼中浮现。

    “来人!”一声令,轩辕辰的手们纷纷涌进了房内。

    “把她给我捆住,另外,熬一碗红花汤来。”

    红花汤?那不就是堕胎的药吗?颜溪的瞳孔疏忽缩紧。

    红罗帐内,晃动的人影,纠缠的身体,急促的闷哼,奢靡的气味。

    一次次忘我交融,一次次深度结合。

    “倾遥,你说你是更喜欢颜溪,还是更喜欢我?”女人抚摸着埋首在她腿间的男人的头,沙哑着声音问道。

    没错,此时此刻,在大床上巫山**的人,就是夏倾遥和颜思珍。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你。”夏倾遥的唇一路往上,纠缠着颜思珍的唇。

    “你骗我,你明明就更喜欢颜溪。”颜思珍一边承受着他的施与,一边娇声软语地道。

    “如果不是更喜欢你,我怎么会千里迢迢赶到你这里来呢,我就是太想你了。”夏倾遥将她随意翻转,从后进入了她。

    因为是在身后,所以颜思珍并没有看见夏倾遥说完这句话后露出的,厌恶到极点的神情。

    床榻摇动,终于,在一声满足的喟叹中,颜思珍晕过去了。

    夏倾遥眼里闪过一道锋芒,从床上爬起,换上了一身黑衣,从颜思珍的柜子里拿出了令牌。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