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典园外,护卫拦住夏倾遥。

    夏倾遥举起令牌:“颜公子有要事向主子禀报。”此时天上光芒淡,夏倾遥的脸不甚明晰,他的声音也压得很低。

    “福如东海。”

    “一枝独秀。”

    对好暗号,两护卫对望了一眼,放了拦人的刀。

    “放开我!”颜溪被护卫们抓着,有一个护卫居高临地看着颜溪,他手里端着一碗红花汤,只待轩辕辰一声令,那碗红花汤就会灌进颜溪嘴里。

    “给她喝罢。”

    “放开我!”颜溪像只不安分的小兽,极力地挣扎着。

    “乖乖喝罢,我不想伤你。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轩辕辰淡淡说道。

    “你不如直接杀了我好了!”

    “把他的孩子看得比命还重要?”轩辕辰冷笑一声,蹲身来,眸光深深地看向颜溪。

    什么啊?大夫说流产了就必死无疑,孩子没了不就等于杀了她吗?一刀去不更干脆?

    轩辕辰拍了拍颜溪的肩膀:“不要太把西门筑当回事,你以为他很喜欢你吗?他不过是在利用你。”

    “我凭什么认为你不是在骗我?”颜溪冷笑说道。

    “继续执迷不悟好了。”

    颜溪不屑的目光令轩辕辰燃起了一丝怒气,他起身挥袖,沉声道:“给我灌!”

    颜溪的巴被人扣住,嘴巴强行被人撬开,雪白的牙关因为被人击中肩膀而吃痛松开,碗里的药汁就被灌进了她的嘴里。

    “唔……”

    砰的一声,门突然被踢开,一个黑影猛的跃出:“大事不好,颜公子被人杀了!”

    “你说什么?”轩辕辰猛的一挑眉,急声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黑影眼里闪过一抹亮光,在众人瞠目结舌的时候就地一滚,像只灵巧的豹子一样,抓住颜溪的手就朝外奔而去!

    “给我追!”轩辕辰这才明白是被人骗了,平日淡然的脸上充满恼怒。

    刀光闪闪,兵器相撞!

    黑衣男子很熟悉这里的地形,不到一会就将一系列护卫踹开,抱紧颜溪,朝一颗大树上奔去,蹬踏跃三步起跳,在半空中抓住一根事先就准备好的绳子,穿过远处的围墙,高高地荡了出去!

    砰的一声,男子狼狈地摔在地上,颜溪摔在男子的身上。

    颜溪刚站起来,男子就拉着颜溪的手,迅速地往前跑,抱住她的身体,跃上了一辆马车!

    黑衣男子朝车夫点点头,马车迅速地跑动了起来。

    借着忽而明亮的月光,颜溪看清楚了男子的脸。

    “是你?”此人正是夏倾遥,颜溪诧异地低呼出声。

    夏倾遥朝外看有没有人追上来,将视线转过来的时候,发现颜溪正将手伸进嘴里,接着她的头伸出马车外,哇的一声大吐了起来。

    “是不是坐马车会晕?”夏倾遥担忧地问道。

    颜溪擦了擦嘴后,摆了摆手说道:“哪有那么娇气啦,只是刚才他们给我灌了药,要吐出来而已。”

    “什么药?”

    “堕胎药啊。”颜溪诚实地说道。

    夏倾遥的眼里浮现出淡淡的寒光:“你有孩子了?”

    也就是那抹寒光让颜溪及时回过神来,虽然救了她,但他同样存在危险。

    颜溪警惕地问道:“可以告诉我你救我的理由吗?”

    夏倾遥愣了一,苦笑说道:“你非要跟我这么生疏吗?”

    “……”难道我们很熟吗?

    他看向她,眼深如海,眉宇间弥漫着夜色的忧伤。第一时间更新

    “白头山上,合欢树,阿溪,你,全都不记得了吗?”

    那种浓浓的满含爱意的目光令颜溪有些怔楞,看来,夏倾遥和以前的颜溪有不同寻常的关系。

    在他含着期待的目光的注视,颜溪只得认真摇摇头:“我什么都不记得啊。”

    突然间,滚烫的手紧紧抓住颜溪的手腕。

    “看来颜思珍真的把你毒傻了。”

    “……”你他妈才傻。

    他的眼神如他手一样炽热:“现在不记得没关系,以后总能记起来的,反正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不是吗?”

    颜溪皱着眉头:“你不会让我跟你走吧?”

    “难道你不愿意吗?”他眯起眸子,对她的质问显得很是不悦。

    颜溪硬生生地从他手里掰出自己的手来。

    “做朋友可以,做恋人,辈子吧!”她揉了揉被他握得红肿的腕。

    夏倾遥又来抓她的手,颜溪恼怒地想推开他,可是他却紧抓不放,他的眼里迸出一抹锋芒,带着颜溪就往马车外跃去!

    再一次,他掉到地上,让颜溪垫在他的身上。

    接着,他背着颜溪就开始狂奔起来!

    颜溪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们原本坐着的马车被无数只火箭刺中,热烈的火焰烧过车布,烧焦味弥漫在空气中,漫天火光冲天而起!

    风声呼啸,树叶闪动,一支支火亮的箭镞划破空气,尾随着他们而来!

    急速的跑动中,噗的一声,夏倾遥的腿被箭刺中,整个人都扑在了地上。

    “快走!不要管我!”他脸布满了淤泥,沙哑地朝她大吼。

    颜溪愣了一之后,从地上爬起,毫不犹豫地抓住他的胳膊。

    “起来!”她拽着他,大声说道。

    他伸出手,猛的将颜溪的长裙撕了一大截来,包裹住将一个大石头,用力地推开了颜溪!

    之后,他背着那颗高大的石头,朝另一个方向奔跑而去。第一时间更新

    被箭上火光映亮的天地中,血流了一路,他一次也没有回过头。

    远远的,一支箭射中了他的腰,血光溅,颜溪捂住了自己的嘴唇,差点叫出声来。

    她刚朝夏倾遥的方向跑了两步,突然间一个响声顿起:“箭竟然射不穿!他背的是石头!”

    “人在那里!”

    马蹄声滚滚,朝颜溪奔来。

    天已经蒙蒙亮了,可是身后还有人追着。

    颜溪已经进了一个树林,事实上她在这个树林里兜了很久的圈子了,却仍旧没有甩掉他们。

    此时天色渐亮,颜溪紧张地皱起眉头,这就意味着,被他们发现的可能性又大了一圈。第一时间更新

    深呼吸一,颜溪命令自己冷静来,她拍了拍脸,告诉自己打起精神来。

    “在那里!”

    该死,这群人眼睛是抹了油吗,怎么尖得发亮?

    看准一条小路,颜溪拔腿就跑。

    应该是到了住宅区,入目一排整齐的房,树叶在淡淡的晨光中反射微光。

    “加油!”一个清脆的童声响起在清晨的庭院中,五六岁大的女孩子拍着手掌,大声地欢呼道。

    两棵五米之远的树间,横着一个大大的。

    两个十二三岁的少年站在大的两侧,随着他们的踢踹,圆圆的皮鞠在天上来去。

    “喂,你到底在给谁加油啊?”七八岁大的小男孩皱着眉头,用手指戳了戳小女孩的肩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嗯……”小女孩歪头想了一,张口,“小舒哥哥!”

    热战的蹴鞠场上,一个不悦的眼神扫向小女孩。

    “啊,不对不对,小夏哥哥!”

    叫小夏的少年收回了凶巴巴的目光,扬起巴,示威地对着小舒笑了笑。

    换成小舒瞪小女孩了。

    “啊,不对不对!两个哥哥都好棒,都要加油!”

    这回,换七八岁的小男孩鄙视小女孩了:“墙头草!”

    “其实吧,我最想要乐乐哥哥玩球了,最想给乐乐哥哥加油!”小女孩开心地凑近小男孩,很明显,小男孩就是小女孩口中的乐乐哥哥了。

    小男孩红着脸哼道:“才不要马屁精加油!”

    “啊……那是什么?”突然间,小女孩惊叫道。

    几个孩子转头,发现一个年轻的女子从墙头上翻了来。

    “救命……”小女孩刚想尖叫,却被奔过来的小舒捂住嘴巴。

    约三分钟后,院子的大门猛的被人推开,一大批黑衣人猛的冲进。

    “这里有不认识的人来过吗?”一个黑衣人眼神凶狠地道。

    “叔叔你不就是不认识的人吗?”乐乐环着胸,好像在说你是白痴。

    “你……我是说不认识的女人!”

    “没有!”四个孩子异口同声地说道。

    “真的没有?”黑衣人拿出亮闪闪的刀来。

    小女孩吓得大哭,缩进了小夏的怀抱里。

    “看你们就在撒谎!快说,那个女人跑哪里去了!”黑衣人竟然把刀架在了小女孩的脖子上。

    “星星别怕。”小夏安慰着小女孩,许是因为星星在他怀里乱窜,一锭金子就从小夏怀里掉了出来。

    “这是什么?”黑衣人捡起金子,眯着眸说道,“是那个女人给你们的对吧?”

    小夏的眼睛开始瞟向东南方的方向,小舒则大声说道:“这是我们捡来的,不知道怎么的,就掉到了我们的院子里。”

    黑衣人推开小舒,就朝小夏余光总是瞟着的东南方走去,那里有一个很大的水缸。

    黑衣人猛的掀开水盖,发现是个废缸,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但是却有一个被砸出的大洞。

    在废缸的后面,有一面墙,墙脚有一个狗洞。

    三十多个黑衣人依次从狗洞钻进,因为当他们逼问那些孩子的时候,孩子们说这个狗洞通往山上的树林,而如果从外面,要绕很大的圈才能进树林。

    树林间,走了一个大坡,黑衣人们终于抹干净头上的狗屎和身上的狗毛后,突然听到了一声声令人耳朵都要聋掉的狗吠声。

    妈呀,怎么这么多狼狗!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