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汪!”二十来只硕大的狼狗将他们迅速包围,对外来者们眼里冒着寒光。

    “哎哟!”

    “怎么了?”

    “我,我的脚!”黑漆漆的脚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捕猎夹子。

    很费力才杀出重围,一个黑衣人气喘吁吁地道:“头儿,该不会那些猴孩子在耍咱们吧!”

    “耍你个头啊耍,屁大的孩子一逼问就露出马脚了,准没错,那个女人肯定就沿着这个方向跑的!”

    一行人继续沿着小路奔跑,突然间有人大叫:“啊啊啊啊,怎么这么多狗!”

    没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百多只彪悍的巨犬……

    “谢谢了!”颜溪从仓库里爬出来,抖落身上的米粒,笑着说道。

    “还要谢谢姐姐上次给我们银子买糖人吃呢!”小舒很乖地说道。

    “是啊,那时我娘生病了,剩的银子就给我娘买药了,要不是姐姐的银子,娘可能会死呢!”小夏也笑着说道。

    这些孩子,就是在街上踢蹴鞠的孩子。

    颜溪很大姐姐地拍了拍小夏的肩膀,转瞬她又疑惑问道:“不过,你们是怎样让那些人走的?”

    “都是我的功劳哦姐姐!”星星奶声奶气地举手道。

    “少来啦,刚刚不知道是谁吓得哭,还往我怀里钻?”小夏撇嘴说道,随即又对颜溪狗腿地笑,“都是我的主意,幸亏我很聪明地瞟水缸那边,他们就以为姐姐你真的往那边跑了。第一时间更新 ”

    “如果没有我问姐姐要金子往你怀里塞,他们怎么会那么容易中我们计呢?”小舒冷哼道。

    “一群小鬼。”乐乐环着胸,打了个哈欠。

    “你……我们都是你哥哥,你说谁是小鬼呢!”小夏和小舒异口同声地说道。

    “##¥%&*……”

    “%¥##%*#!!”

    好吵……颜溪重重抚额……

    “我得先走了,不然那些人回来,你们也会变得跟我一样惨的。”

    “他们一时半会回不来的。”听到颜溪要走,三人停止争吵,小舒对着颜溪说道。

    “什么?”

    “那些狗狗很孤单的,肯定舍不得放他们走,去年我和爹爹去山上采药,那些狗就咬着我爹爹的裤子,汪汪汪说‘不要走,陪我们玩!’他们还亲我爹爹的腿,都亲肿了,那时候听说只有十几只狗狗,现在有一百多只了呢,他们肯定会可劲儿留住那些叔叔们的。”

    “傻瓜!”“笨蛋!”“白痴!”

    三人对着星星一人一句。

    星星眼底浮现晶莹的泪花,委屈地看着三个鄙视她的邻家哥哥,哥哥们都不理她,最后,她将视线转到了颜溪身上。

    “姐姐,我说错什么了吗?”

    “没有啊,姐姐也是这么觉得的。”颜溪露出一个笑容,摸了摸星星小小的脑袋。

    “哇塞!姐姐笑起来真是好看!”星星眼睛晶亮地说道。

    “就拍吧你!”“继续讨好!”“马屁精!”

    “……”这三只怎么越来越犀利了……

    看着他们一个个人小鬼大的样子,颜溪忍不住笑了。

    和孩子们相处,真的会让自己年轻很多。

    这是小夏的家,就在这个时候,去买菜的小夏娘和小夏爹爹回来了。

    “小夏啊,没发生什么事吧?”小夏娘刚进门,就预感不好地远远朝小夏问道,这孩子在跟谁说话呢,怎么好像有一个大人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一大群人也出现在附近的民宅。

    “看见这个女子没?”一个男人拿着画像,问着小夏爹。

    小夏爹摇头。

    “不管有没有看见,都给我搜!仔细点搜!”

    颜溪眉头一皱,小夏赶紧推她:“姐姐,好像又来抓你的人了,快重新躲到仓库里吧!”

    不能再留在这里了,刚才不知道孩子们用的什么方法将那些人弄走,但应该算作侥幸,仓库这里,并不安全。

    轩辕辰的那些人心狠手辣,说不定会杀了这些窝藏她的孩子们。

    “我从围墙翻出去!”颜溪说完,就往墙那边跑去。

    “王爷,您就回去休息吧,我们一定会找到王妃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跃入颜溪的耳朵。

    颜溪停脚步,回过头,有些怔的看向推开后门而来的众人。

    “王妃!”

    入目一排深蓝色服装的王府护卫,李秀,许昌,张梧,陈淳同时大叫道。

    几乎是同一时刻,砰的一声巨响顿起,后门被人生生地踹了来,陈淳“啊”的大叫一声躲过坠落的大门,尘烟滚滚之中,一个修长的身影陡然出现。

    薄唇紧抿,眼如寒星,精致到近乎完美的英俊脸孔上,有一道道妖冶的血痕。

    在众人目不转睛的目光中,西门筑如疾风一样走向了颜溪。

    看西门筑这架势,颜溪以为他要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没想到预料中强烈的力道并没有到来。

    在离她很近的地方,他停来,用那种很深的目光看着她,然后伸出手,顺了顺她的头发。第一时间更新

    很温柔的力道。

    他依旧衔着颠倒众生的笑:“你以为本王会抱你吗?瞧你脏得跟小狗似的。”

    “……”喂,几个意思?!

    颜溪环胸,乜斜着打量他:“你以为自己就很干净吗?”

    是的,西门筑一向挑剔讲究,他追求完美,也有比较严重的洁癖,尤其不允许自己的衣服上有脏东西,可是此时此刻他的样子,完全可以用不修边幅来形容。

    俊美如玉的脸上蹭破了皮,有干涸的血迹,也有灰尘,眼眶周边有青影,头发散乱,衣服也破破烂烂,还可以看见小洞,尤其肩头,还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

    “王妃,王爷可是为了你才弄成这样的!你失踪后,他一个晚上都没睡,连伤口也忘了包扎,说怕你有危险,就带人挨家挨户找你……”张梧兴高采烈地说道,却被西门筑过来的一个凌厉眼神弄得噤了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没……没有的事,他乱说的。”西门筑别过头去,神情别扭。

    “西门筑。”颜溪忽然笑了起来,眼睛如星辰一般,“其实你是很担心我的吧。”

    “乱讲……”看着她带着笑的小脸,他低头,俊美的脸微红,“好吧,有,有一点。”

    突然间,有温热的东西窜进了他的怀里。

    女孩子身体瘦小,莹白的手环住了他的腰,小小的脑袋埋在他胸前,声音很低。

    “其实我很害怕死,因为这样,就见不到西门筑了啊。”

    西门筑愣了,她的话语,好像一阵轻柔暖热的风,在他心里无声地吹着,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情绪在心里起潮,因着她温热的气息缭绕,越发地汹涌在四肢百骸。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都没想笑呢,怎么就笑了。

    可是一刻,突然就头晕目眩起来,可能是看到她安然无恙吧,所以紧绷了这么久的神经终于舒缓来,彻夜不眠,失血过多,再加上因为昨日跳马车时重伤到了脚,他身体过度劳累,眼皮也渐渐重了起来。

    砰的一声,西门筑倒在了地上。

    “王爷幸福得晕过去了!”看到西门筑晕倒,一个护卫大声地叫道。

    “王爷不会又流鼻血了吧?”

    “这次应该是心跳太快,嘭嘭嘭打鼓一样。”

    呃,这些人,颜溪黑线。

    西门筑在弦城有一个别院,在西门筑晕厥的这段时间里,护卫们一直拉着颜溪,神神叨叨地给她说很多东西,比如王爷怎么为她茶饭不思啊,怎么看着她送他的东西出神啊,怎么残忍地虐待他们这些属们啊……

    “得了吧,他如果真那么想我,怎么还跑去青楼?”颜溪拨了拨头发,环着胸扫视围着她的护卫们。

    她不怀疑西门筑会担心她,但是这么夸张,真的让她觉得不符合西门筑的风格……

    “是真的!”张梧很正经地看着颜溪,“是属们劝王爷出来散散心的,想让王爷心情好点!”

    王爷心情好,他们的日子就好过了……

    颜溪似信非信地看着他们:“就算真是这样好了,你们这么急地跟我说起这些,是想干什么?”

    “当然是想王妃和王爷关系更上一层楼了!”七八个护卫竟然异口同声地说道。

    颜溪摩挲着巴,审视地看着他们:“原来你们这么忠心为主啊。”

    “当然!”又是整齐划一的声音。

    当然……不是!谁真的这么担心他们两个的事情啊,主要是如果王爷和王妃关系不好,王妃生气走了,王爷肯定又会劳师动众地要他们夜以继日去找她……

    王妃大人,您就行行好,从了王爷吧。

    看着众人满含期待恳求的晶亮眼睛,颜溪唇角抽搐了,这些家伙的眼神怎么这么诡异啊……

    “都整整一天了,西门筑怎么还没有醒来?”颜溪担忧地皱了皱眉头。

    “要是担心王爷,王妃就守在床前吧!”

    “对,最好连觉也不睡,饭也不吃!”

    呃,不过就是体虚晕倒了,至于整得这么生离死别吗?

    “不如,今天给王爷擦身子的任务就交给王妃吧,王爷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够了啊你们。

    颜溪重重扶额。

    “还有,喂东西,王妃可以用嘴巴喂啊!”

    “对,对,就像这样!”另一个护卫连声附和,于是这两个护卫相互嘟起嘴,对望着发出“啵”的声音。

    “心肝!”

    “宝贝!”

    “……”啊啊啊啊受不了了。

    颜溪摸了摸身上的鸡皮疙瘩,甩开了这一群阴阳怪气的护卫们。

    颜溪来到西门筑的房门外,正要敲门,却听见大夫的声音:

    “准备后事……”

    “你说什么?后事?”颜溪突然惊声一叫,猛然推开了门。

    大夫点头说道:“是。”

    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男子,颜溪猛的抓住大夫的衣领,双眸含水,声音低沉:“你说他,后事?”

    大夫愣了愣,依旧点头。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