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西门筑和颜溪一直处于冷战状态。颜溪仍旧是一副笑容满面充满了活力的样子,只是,不会出现在西门筑出现的地方。

    通常情况,她会在自己房里。

    颜溪有时候做梦,会梦到被轩辕辰抓住的那个晚上。

    他手按在她的肩膀,对她说:“你以为西门筑很喜欢你吗?他不过就是在利用你而已。”

    他的目光充满同情,就好像在看一只被人抛弃的动物。

    替代品。

    颜溪努力不让自己去想这三个字,可是越是不想想起,就越在脑海中喧嚣得厉害。

    前尘往事在脑海中回放,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之前,他会那么想要她做他王妃。

    是因为,她太像他视若珍宝的那个女人了。

    不过是利用她的容颜,来延续他对另一个女子的思念。所以每当他温柔地看向她时,不过是在透过她,看另一个女人。

    你知道这样的感觉吗?

    你感受过这样无法发泄的委屈吗?

    你知道这样,有多难受吗?

    窗外,细雨滴答地敲打着荷叶,池塘里的锦鲤倦怠地游动着,满世界的萧瑟。

    *

    阳光明媚的初秋,颜溪拿着一把锄头,在花园翻动着泥土。

    “锄草这种事情怎么可以王妃来做?”护卫眼尖地发现了颜溪,低呼一声,连忙抢过颜溪手里的锄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细薄的刘海被汗水微微濡湿,风一吹来,露出光洁没有瑕疵的额,清秀的女子笑容浅浅:“左右也闲得无聊,况且大夫说,多运动运动也是好的。”

    “没事啦,不用担心。”颜溪不由分说抢过锄头,又开始翻起土地来。

    怕颜溪累倒,护卫没敢走开。

    年轻的女子认真起来的时候散发着一股温柔与专注,以及令人难以移开目光的英气,她清秀白皙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仿佛乐在其中。

    护卫发现,颜溪不只在锄草而已,她翻完土地之后,从腰间拿出了一个袋子,袋子里装着米粒大小的种子,颜溪将它均匀地撒进土里。第一时间更新

    “王妃,这是什么?”护卫好奇地问道。

    “这啊,是风铃草的种子。”颜溪笑笑说道。

    “风铃草?”护卫很显然没见过,或者,见过了也没在乎长什么样子。

    “是啊,风铃草,很漂亮的花,有白色的,深蓝色的,像是会唱歌的铃铛一样,很好看的。”到底是女孩子,说到花花草草的时候,颜溪连眉眼都是带笑的,迫不及待地要像身边的人分享喜欢的东西。

    “秋天种了,明年春夏就能开花。”

    护卫点了点头,知道颜溪一向平易近人,没有架子,于是有了疑惑就问:“王妃为什么突然想要种风铃草?”

    “因为,我肚子里有孩子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颜溪微微笑着,眉目间流露出一丝圣洁,“每一种花都有花语,风铃草的花语就是健康,温柔,听大夫说肚子里可能会有两个孩子,种花就是想,以后我不在这里的时候,孩子们能健健康康地长大,看到风吹着的蓝白色花海,会感到生命的温柔与美好。”

    她的声音突然低了来:“这是我唯一,能为他们做的啊。”

    护卫愣了一:“言之意是,王妃打算生完孩子后就离开这里?”

    见颜溪没有否认,护卫皱眉:“那王爷怎么办?”

    “我和西门筑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啦。”

    “……”都生孩子了还不是那种关系。

    “我和他,算是聊得来的好朋友吧。”颜溪吸了口气,轻轻笑道。

    护卫还想问,忽然间颜溪美眸一转,微笑地看着他。

    “我和你,也是朋友吧。”

    护卫愣了一,吞了一口水,王妃是在暗示什么吗?她前一句说王爷和她是朋友关系,现在又说他们是朋友,难道……王妃也想给他生孩子?

    “所以,不要做出卖我的事情哦。”颜溪不知道护卫为什么脸上涨红,愣了一,轻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囧,原来是这个目的……只是要他别将她要离开的打算说出去而已……

    “好累啊。第一时间更新 ”颜溪将这边的土地翻开种种子后,又跑到另一边去了,她揉着酸疼的肩膀,说道。

    “要不属叫点人来帮你吧?”

    颜溪本想说没事,但护卫真诚的目光让她说不出拒绝的话,她笑着点点头,很开心的样子:“好啊,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护卫觉得自己帮上了颜溪大忙,特有用,连忙高兴地叫人去了。

    十来个护卫都扛着锄头来了。

    “王妃歇息一吧。”看着颜溪苍白的小脸,先前那个护卫担忧地说道。

    “本来就是我的事情,怎么可以要别人帮忙而自己闲着?”颜溪理所当然地拒绝。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护卫们面面相觑,王妃,身为奴才,伺候您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啊……

    很显然,颜溪并没有把他们当奴才,反而大有和他们称兄道弟的态势……

    “其实,要不是我怀了孩子,真想找个机会和你们好好喝酒呢!”颜溪很喜欢王府的这些护卫们,很单纯,很傻,她喜欢和这样的人交朋友。

    前世,刀口舔血之余,也常和朋友们这样酣畅人生,把酒痛饮。

    无论男女,只要率性,简单,聊得来,颜溪都会非常乐意和这种人打交道。

    “王妃可以生了孩子后再喝酒啊!”一个护卫高兴地说道。

    颜溪愣了,生了孩子之后,就可能不在这里了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喝你个头啊喝,王妃逗我们的你也敢当真?”另一个护卫敲了那护卫的头,提醒他尊卑有别。

    “王妃还是多和王爷喝喝小酒,听听小曲吧。”护卫中又一个声音冒出来。

    护卫刚说出这句话,气氛就陷入了沉默。

    谁不知道这段时间王妃和王爷在冷战,两个人碰面的机会都屈指可数。

    说完这句话后,那个护卫连忙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在心里暗骂,自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突然说这个干什么?”旁边一人用手肘撞了撞那个护卫。

    护卫懊恼自己的失言,但在同伴埋怨的目光显得有点委屈:“我就是想让王爷和王妃的关系好一点嘛,这几天王爷一副冷冰冰的不理人的样子,你不觉得很堵吗?”

    现在在王爷身边伺候,就好像身处极地,稍不注意就会被王爷冰冷的眼神杀死。

    “啊,加把油,马上就要干完了。”颜溪若无其事地岔开话题,笑了笑,继续翻动着土地。

    渐渐的,原本安静的气氛又变得欢声笑语起来。

    可是没过多久,又静了来。

    像是突然察觉到什么,颜溪抬起了头。

    微敞的华服隐隐露出蜜色的胸膛,男子的颌精致瘦削,俊美如玉的脸孔上薄唇微抿,漆黑如墨的眸子藏着意味不明的情绪。

    面对突然现身的男子,颜溪怔了怔,后退一步与他拉开距离。

    他什么也没说。

    她却笑得大方而有礼貌:“是不是也想帮我种花?”

    坦率而明净的笑,让西门筑觉得,自己在她心目中,与这些护卫们无异。

    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关系。

    该死,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他?

    西门筑不由分说拽住颜溪的手,一路穿行,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房间。

    一路上颜溪没有推推搡搡,也没有大喊大叫,她顺从地任他牵着走,也没有任何不悦的表情,直到西门筑将房门重重关上的时候,颜溪的脸才垮了来。

    她揉了揉自己通红的手腕,并没有说话。

    四目相对,西门筑捏住了她尖尖的巴。

    女子秀眉紧皱,清澈的眸子闪过一抹倔强,欲别过头,却被他紧紧扣住。

    她的神色,颇有些咬牙切齿。

    气氛登时变得绷直起来。

    缓缓的,西门筑微微弯腰,目光在她清秀的脸孔上停了许久,才缓缓地伸出手来。

    他的袖子,在她的脸上轻轻擦着。

    因为之前用锄头翻土,她漂亮的小脸上有细小的汗珠,光洁的额头上湿漉漉的。

    “怎么这么闲不住?”他目光温柔认真,宛如星海。

    颜溪意识就想推开。

    而那只扣住她巴的手陡然移到她腰间,长臂一伸,将她搂进了怀里。

    小兽一般清澈惶惑的眼神令人忽的一软,西门筑低头,吻住了让他神思了多日的柔嫩唇瓣。

    入骨清甜,寸寸温软。

    “唔,放开……”挣扎的叫唤声被他吞进腹中,颜溪吐出来的,只剩片段的残音。

    “为什么要放开?为什么?”西门筑发出一句低吼,越发霸道地侵占她的口腔。

    他看向她的眼神,幽黑而沉沦。

    颜溪一愣,而眼睛却看到远处墙壁上,挂着的那一副画。

    画上的容颜绝世的女子横笛在手,笑容优雅。

    画的案台上,碎掉的茶具被粘了起来,阳光照在瓷器细不可见的缝隙上,隐约有巨大的光亮透出来,灼人眼球。

    有很多情绪在慌乱的溃不成军后,变得坚硬而冷冽起来。

    “啪”的一声,响声很大。

    颜溪扬起手,朝西门筑甩了一个很大的巴掌。

    他皱着眉头,看向她澄明的眸。

    “我一点都不想再看到你。”颜溪冷冷地丢一句话,一脚踢开门,走出后砰的一声,将门重重关上。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