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镜中,鲜明的手指印落在俊美的脸上,西门筑皱着眉头:“手可真狠。”

    以手支着精致颌,西门筑懒散地抬起头来,目光落在墙壁上的画卷。

    “很像吗?这么粗鲁的丫头哪里像你了?”看着画卷上微笑的女子,西门筑抬眸淡淡道,似在问她。

    “真是笨蛋。”吹着窗边的风,那一双清澈倔强的眸子在西门筑脑海中闪过,猜测着她的心事,西门筑有些无奈,也有些好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的时候,脸上的痛感就火辣辣地袭来。

    嘶——真疼!

    *

    月上柳梢,风影淡淡。

    颜溪突然就想喝酒。

    很久没喝酒了,就喝一点点。

    她拿了个酒壶,醇香的液体倒入白玉酒杯里,偌大的庭院中,她看着月亮,静静地饮着酒。

    周围一个人也没有,突然的,孤独感就袭来,伴着清冷的夜风,颇有些无孔不入的架势。

    颜溪又倒了一杯酒。

    眼前重叠出现的,是那个人温柔幽黑的眼。

    可一瞬,又是那日,他将画卷视如珍宝,冷淡地看着她:“你出去,以后别来我房间了。”

    “怎么还不走?”

    个中滋味,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再一次,酒杯空。

    “真是个讨人厌的混蛋。”

    颜溪心里头的火焰开始攀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然而,再大的愤懑也无处发泄,最后挫败来,只余化不开的郁闷。

    颜溪又倒了一杯酒。

    在她将酒杯往唇边送去的时候,一只手突然出现,抓住了她的手臂。

    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芬芳,是属于他的,独特的气息。

    颜溪挣开了西门筑的手臂,冷冷淡淡的表情。

    察觉到她的不悦,他也没有发怒,反而嘴角扬起淡笑,优雅地席地而坐。

    她不再看他,老僧坐定地继续喝着酒。

    可是,酒喝到一半,酒杯就被突如其来的手抢了过去。

    西门筑就着她的唇印,抿了一口酒。

    “还以为有多聪明。第一时间更新 ”挑衅的话语自西门筑口中缓缓流出,意料之中,他看到了她不悦的表情。

    “换做别人,将我的画弄湿,还将那套茶具打碎,我非杀了他不可。”

    “这样看来我还真是荣幸之至,王爷大晚上的特意跑来告诉我,是要我哭着喊着跪谢王爷您的大恩大德?”颜溪嘲讽说道。

    西门筑低声一笑。

    “你如此置气,不就是认为画上的女子在我心目中地位很重要?我可以将你的行为理解为——”他顿了一,似笑非笑地凑近她。

    “少来!我才没有吃醋!”颜溪脸色涨红,大声说道。

    话一出口,颜溪就后悔了,因为她看到了西门筑扬起的唇角:“我可什么都没说,你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忽然间,酒气冲上脑门,颜溪怒气腾腾地站了起来。

    “西门筑,从今以后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不想和你玩暧昧,也不想跟你有牵扯,你给我好好听着,生完孩子后我就会走,以后桥归桥路归路,我和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床都上了,怎么还是暧昧?”西门筑衔着痞痞的笑意,仿佛她的话语不仅没有给他造成影响,反而还让他觉得挺有意思。

    “不要脸!”颜溪忍住踹他脸的冲动,大步腾腾地走向自己的房间。

    而在她推门的刹那,修长的身影一闪而至,很是悠闲地挡在了她的面前。

    “喂,西门筑!”

    对上她欲抓狂的眸,他笑:“其实,那个女子,确实是我很重要的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但是,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爱她了?”西门筑环着胸。

    “关我什么事,给我让开!”

    大风吹来,树叶轻轻作响。

    “那是我皇姐。”

    西门筑嘴角笑意不变,可是神色却多了几分认真。

    “什么?”颜溪突的一愣。

    “皇姐生了重病,生死未卜,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见她了,这幅画,和她送我的茶具,很可能是她留给我的最后东西,我把它们,看得比我性命还要重要。”

    他敛去了玩世不恭的微笑,沉声淡淡地说道。

    颜溪的表情,已经不能用讶异来形容。

    竟然……是这样。

    “可是为什么你姐跟我长得像?”颜溪皱眉,语气终于正常来了。

    “很像吗?你有她那么漂亮吗?你身材有她好吗?你气质比得上她吗?”

    “去死。”颜溪真想踹他。

    “说实话,眉宇间有几分相似的人又不少,你不说,我当真没发现你和我皇姐真有一些神似。”

    “笨蛋,”他凑近她耳边,“怎么会认为我将你当成其他人,所以才娶你的呢?”

    颜溪后退一步,明澈的大眼睛里有讶异也有困惑:“你怎么知道?”

    “我还能不知道?”西门筑凤眸一挑,特拽地说道。

    “……”

    “既然知道,那……”

    “为什么不跟你解释,让你误会了这么久?”

    “……”颜溪怀疑西门筑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我以为你很聪明,能想通,也能明白我对你的感情,所以给你时间,结果看来,”西门筑揉了揉眉头,“真是我想多了。”

    “……”

    颜溪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之后,突然一愣,她仰起头,极轻极缓地开口道:“你刚才说,你对我的感情?”

    *

    深夜,月凉风淡。

    年轻的王爷目光落在墙壁的画卷上,声音恍如月光般低而轻。

    “皇姐,我知道你那时的心情了,为一个人欢喜,为一个人忧愁的那种心情。”

    “她,是可以信任的人吧?”

    他看着窗外温柔的月光。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

    第二天一大早,颜溪就被西门筑拉起来。

    “干什么啊?”颜溪打了个秀气的哈欠,懒懒问道。

    “带你出去逛逛。”

    “不要啦,我想睡觉。”颜溪脑袋一歪,慵懒地倒在了西门筑的胸膛上。

    西门筑忍不住笑:“乖,起来。”

    面对无动于衷的她,他勾起邪痞的笑意:“我可有的是办法让你清醒过来。”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手滑向了她宽松的里衣内,胸前的肌肤滑腻柔软。

    一阵酥麻登时传遍全身,颜溪睁大了眼睛。

    西门筑笑:“还想睡吗?”

    颜溪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今天是一个很适合出游的日子,秋高气爽,微风徐徐。

    为了避免护卫打扰兴致,西门筑要护卫们在暗处跟随着,而他自己则拉着颜溪的手,在大街上,带着她慢悠悠地走着。

    他带她去了风景如画的山水湖边,他带她吃了很多美味的食物,他带她走过很多有意思的地方。

    果然,小丫头如他意料中的,很开心。

    “西门筑,京城真的很漂亮啊!”颜溪笑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这种感觉比看电视剧棒多了!”

    京城的繁华与美好如画卷般映入眼帘,有人在街上表演高难度的杂耍,围观群众响起阵阵叫好声,有人在高声叫卖,摊上古色新奇的小玩意应接不暇,有新开的酒楼在热闹地放着鞭炮,为了吸引客人眼球,有一群衣袂婆娑的女子在酒楼前跳着婀娜的舞。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望不到边的繁华大街上,充斥着人们欢乐的笑声。

    如明珠般璀璨的京城。

    “为什么今天带我出来?”颜溪仰起头,看着西门筑。

    “今天是秋花节。”西门筑用袖子擦了擦颜溪脸上的细汗。

    “秋花节?”

    “因为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说法,所以,秋花节又叫秋水节,在这一天,男子可以对喜欢的女子表达心意,他们的爱情,也会得到上天的庇护。”

    “原来就是情人节啊。”颜溪小声地嘀咕道。

    “什么?”

    “没什么。”颜溪转瞬皱眉道,“我脚好累。”

    “那就歇歇。”

    “可我还想逛。”

    西门筑一时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难题,女孩子却眼神明亮地朝他凑近:“西门筑你背我吧。”

    “好不好?”她的声音恍如枝头开着的浅色花朵,被风颤动出微甜的幽香。

    怎么会不好。

    没有迟疑的,西门筑背对着她半蹲身子,转头说道:“上来。”

    她小猴子一样,手脚利索地爬上他的背。

    “西门筑,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她在他耳边神秘兮兮地说道。

    他轻笑,侧转头来:“什么秘密?”

    “其实……我脚一点也不累。”

    西门筑一愣,清晰地闻到了女孩子呼吸间,夹带的花香。

    “我也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

    “我喜欢背着你。”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这是一个落英缤纷的地方,花瓣纷纷扬扬。

    西门筑将颜溪放在了树的石椅上,伸出修长干净的手指,捏去了她头上的一片淡粉色花瓣。

    “这里好漂亮,我好想躺在地上。”

    细碎的花瓣铺满了一地。

    “当心脏了衣服。”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颜溪拄着脑袋,心想,有洁癖的人真是伤不起。

    “只此一次,不为例。”

    到底,西门筑还是陪着颜溪躺在了洒满花瓣的地上。

    风轻云淡,扬花簌簌。

    颜溪打了个翻身,手肘撑在地上,以手托腮,看向他:“西门筑,为什么突然间对我这么好?”

    “我之前对你不好吗?”凤眼迷离,慵懒反问。

    “我是说,突然这么好。”

    她一副他别有目的的样子,令他有些眉头隐皱。

    “不开窍的笨蛋。”

    “什么啊?”又骂人。

    “今天带你出来,是有话要对你说。”西门筑看向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