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在那里!”不远处,黑衣人中为首的那个低呼一声,颜溪清楚地听见黑衣人道,“活口,一个不留!”

    顿时,耀眼的刀光在眼前闪烁。

    那边危险就要到来,这边,又有一只毒蛇朝他们攻击而来!

    颜溪眼神闪过阴狠,两手挥刀,眼看就要朝那只巨大的毒蛇砍去。

    可,说时迟那时快,地上的一条健硕的青蛇突然弹跳而起,像条鞭子啪的抽在颜溪的两只手腕上,一阵痛感袭来,手中的刀与剑登时被弹,在空中划过两道弧度之后,分别插在了两个黑衣人的面前。

    颜溪紧皱的眉越发皱紧,身体一软,连忙扶住身边的一棵树,才没有倒在地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万念俱灰之际,却突现转机。

    眼闪绿光的蛇群竟然调转方向,庞大的队伍朝着黑衣人而去,

    “这是怎么回事!”

    黑衣人中冒出一句震惊而畏惧的尖叫,可转瞬,他们的声音就被淹没在烟尘滚滚的混战之中。

    毒蛇群起攻之,充满了巨大的攻击力。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颜溪眉梢一挑,抓住韦青御的手,生生忍住脚足以要人命的疼痛,扶着气息奄奄的他,蹒跚地行走。

    “哪里跑!”一个黑衣人爆发出一句大叫,可一刻,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黑蛇就缠住了他的脖子。

    这些蛇,很可能是颜溪在东非丛林遇到的那种毒蛇,当时,她接到缉杀组织叛徒的任务,穷追不舍地深入到叛徒逃匿的东非深林后,也看到过这样一群聚居在一起的蛇,它们没有斑斓的色彩,多是青黑为主,却暗含着令人不可小觑的毒性,它们的眼睛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闪着绿色的光芒,但是它们看不见任何东西,只闻得到鲜|血的味道,尤其是同类的鲜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是一群报复心极重的蛇,如果你胆敢伤害它们的同类,除非它们死,不然天涯海角也会抱得此仇。

    都说蛇是冷血动物,现在看来却不尽然,不过,很可惜它们报复错了人,虽然满含着同类鲜|血的刀剑在黑衣人那边,可是仇人却非他们。

    来到很远的一个大洞,颜溪再三确认没有人跟踪之后,就撑着力气,将韦青御扶了进去。

    洞里有湖,水光洞天,波辉粼粼。

    将韦青御放好倒在地上后,颜溪感觉自己要晕过去了,抓住一颗尖锐的石子,朝自己被咬的伤口划了一个十字。

    沁毒的伤口在脚背上,颜溪无法吸出来,只能放血,最后托着疲惫的身子来到湖边,用水将伤口处洗净。

    做完这些后,颜溪踉跄着来到晕厥不醒的韦青御的身边,发现他不仅肩上有伤口,连背上也有。

    难怪,先前藏在蛇洞里的时候,就听见有压低的闷哼声传来。

    原来,是他强忍着不发出动静,任蛇吸食。第一时间更新

    将他的伤口快速地处理了一,颜溪用尖锐石子在自己手臂上狠扎了一保持清醒,接着,就提起力气出去了。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颜溪又回到了偌大的洞穴内。

    很幸运,她找到了雾灵草。

    雾灵草在现代叫拉布土柯阿斯草,当时颜溪的同伴在东非丛林里被蛇咬伤后,一个喜爱养蛇的土著居民给了颜溪同伴这种草,让她成功地解了毒。

    颜溪将雾灵草捣碎,给韦青御的背上肩上上了药,最后在自己脚上抹了抹。

    许是太累,做完这些后,颜溪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韦青御醒来后,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没那么痛了,也发现,颜溪安安静静地睡在那里。第一时间更新

    可是他更发现,他上身的衣服,被人解开了,凭感觉,伤口已经上了药。

    她……

    韦青御不是不惊讶的。

    算得上明亮的光从洞穴高处的缝隙间透来,照在湖面上,一片光影闪闪。而一身白衣的少女被柔和的光芒围绕,发丝如墨,闭眼安睡,眉目如画的脸孔间,带着从瑶池而来的绝尘与圣洁。

    正在韦青御看得出神的时候,女子长长的睫毛微微一动,缓缓睁开了那一双星辰般幽远的墨色眼睛。

    “你醒了,好些没有?”颜溪从石床上坐起来,因为有些提不起劲,不免显得慵懒。

    “好,好些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平日冷厉的男子在她的凝视之,脸有些泛红了。

    “敢,敢问姑娘……”韦青御吞吐地问。

    “什么姑娘不姑娘,文绉绉的,受不了。”颜溪习惯性地拨了拨头发,又朝后一躺,懒散地靠在石枕上,有一丝妩媚,更多的是大而化之的率性。

    “那我问你,”韦青御愣了一后,便直言说道,“这么舍命救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因为你是韦青御啊,这还能为了什么。”颜溪懒懒抬了一眸,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这……”韦青御语塞。

    颜溪有点口渴,了石床,捧起一把水喝着。

    沉默片刻,韦青御站起来,沉声说道:“既然姑娘对韦某这般情深意重,韦某必定不辜负姑娘的心意,此番逃脱之后,定当明媒正娶,迎娶姑娘。第一时间更新 ”

    “噗!”颜溪口中的水全都喷了出来,此时此刻的她,可以说一点形象都没有。

    “姑娘不必如此兴奋,事实上,能娶得姑娘这样的人物,是韦某的福气才是。”

    “……”你那只眼睛看见我兴奋了?

    颜溪擦了擦脸上的水,站起来,对着他笑:“我知道之前对不起你,让你因为我而死,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已经深深地忏悔过了,所以老哥大人,别再和我开玩笑了好吗?”

    韦青御剑眉紧皱,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的光芒:“什么死?什么老哥大人?”

    那种莫名其妙的眼神,一点都不像是假装。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21世纪。”颜溪开口。

    “什么?”韦青御皱眉。

    “组织。”

    “嗯?”

    “电视机,电脑,机,火车。”

    “这些都是什么?”韦青御眉头皱得越发紧了,“姑娘到底想说什么?”

    颜溪原本充满期待的目光,一寸一寸冷了去。

    “你,是从小就生活在这个世界里吗?”

    韦青御一愣,沉默后答道:“韦某自小便是煌国人士。”

    颜溪面色略微苍白:“既然你不认识我,那为什么我说我叫颜溪的时候,你一副很震惊且喜悦的表情?”

    啊啊啊啊,要抓狂了!

    韦青御韦青御,前世的这个人,是兄长一般的存在。

    组织里的很多事情,都是他替她打理,在一次高难度的任务中,为了救她,他失去了生命。

    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有和他同样的容颜,甚至有同样的名字。

    所以,之前在酒楼之上看见他的时候,震惊的程度可想而知,一个大胆的想法跃上脑海,是不是,他和她一样,也穿越了?

    后来,她跟踪离开队伍的他,想观察一他,被他逮住之后,因为容颜已经改变的缘故,她以试探性的口吻说,她叫颜溪。

    他当时的眼神,分明就是很惊喜的,而且是带着震撼的惊喜。

    如果不认识她,那为什么见到她这么开心?

    韦青御清了清喉咙,不自然地解释道:“之前姑娘在楼上使箭,救了韦某性命,加之姑娘气质不俗,所以不免对姑娘心生好感,又见姑娘一路尾随于韦某,并自报名姓,在我们煌国的传统中,如果一个女子主动对男子姓名,那便是想对这个男子托付终生。韦某对姑娘一见倾心,面对此情此景,自然震惊非常。”

    “……”

    这什么跟什么?弟兄没找着,还惹了一笔桃花债?

    “姑娘……”

    “想都别想,我已经嫁人了!”颜溪没好气地说道。

    韦青御眸子黯淡几分,突然又接近颜溪:“姑娘……”

    “你烦不烦啊?”颜溪意识就想远离他。

    突然间,手腕被韦青御抓住。

    “你……”

    “放心,姑娘若不愿,韦某也不会死缠烂打。”年轻的将军眉目清朗。

    “……”那你抓着我的手是几个意思?

    就在这个时候,密集的箭雨刷刷刺破空气,从外面激射进来。

    韦青御抓着脸色苍白的颜溪,抓住洞穴高处垂落的树藤,沿着高处的缝隙,带着颜溪从一个略大的空隙间钻了出去。

    洞穴高处便是树林间的地面,两个人坐在略显空旷的树,相视而对,劫后余生地喘了口气。

    “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韦青御淡淡开口道。

    “什么?”

    “先前站在姑娘身边的紫衣男子,是姑娘的丈夫吧。”

    “是又怎么?”

    “姑娘尾随韦某而来,他同意?”韦青御挑了挑眉。

    惨了,西门筑会不会认为她喜欢上别人啊?招呼都不打就追着别人跑了。

    啊啊啊啊,当时是情况紧急啊,但愿西门筑别朝她发火。

    心里已经万军奔腾,面上颜溪谈笑自若:“他很相信我的,不会怪我。”

    “是吗?”韦青御笑笑,“之前姑娘不过放了一只箭救我,他就已经怨气丛生,不会怪你?姑娘大可不必如此逞强啊。”

    怨气丛生?不是吧?惨了。

    颜溪默默哀叹过后,一声怒叫:“还不都是你!”

    “姑娘自己要跟着我而来,如何怪得了我?”韦青御淡淡一笑。

    “……”

    颜溪巨烦地用手指戳着地面。

    烦着烦着她猛然抬头:“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故意让我不开心吗?”

    “礼尚往来而已,之前姑娘做出诸多让我误会的事情,结果告诉我找错了人,姑娘知道我的心情吗?”

    噗,颜溪被他惆怅的表情弄笑了。

    “别笑了,有人来了。”韦青御谨慎地说道。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