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笑的时候,颜溪也登时察觉到气氛不对,秀气的眉毛缓缓皱了起来。

    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对着他们这么穷追不舍。

    从那些人手的对象来看,更想杀她而非韦青御。

    是谁呢?

    一个带着长痕的女子的脸登时在脑海中闪过,颜溪刚一想到就否决了,不应该是颜思珍,她手的人没这么厉害,能追得她这么上气不接气。轩辕辰?可是轩辕辰不像要取她性命的人,如果他想杀她,她之前早就死了。

    颜溪犹自思索,突然耳边传来一阵破风的呼啸,听身辨位,闪电转身,颜溪一个利落的扬手,刷的一声,就硬生生抓住了破空而来的箭镞。第一时间更新

    竟然是一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箭,没有任何标志,材质也十分平常,比一般的箭还要不起眼。

    混乱的战斗再次开始,浓烟滚滚你死我活,这次,韦青御腰间被重伤一刀,却仍很义气地将颜溪护在身后。

    脸色苍白的颜溪并不是那么能撑去了。

    经过长时间的打斗后,重伤在身的韦青御砰的倒在地上,就在这个时候,一只长剑闪着烈烈灼人的光亮,所到之处仿佛都是寒气,雷霆一剑气势万均,就朝着颜溪的头挥砍去!

    声势夺人,危机空前!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把长刀从另一个方向速而出,闪着凌厉夺目的光芒,哐当一声,黑衣人手中夺魂索命的利剑登时被击落,稳稳地插在一旁的草地上。第一时间更新

    一个不知从何出来的鹅黄色身影飘然而至,抓住颜溪的手:“小姐,跟我走!”

    颜溪虽然惊讶却也顾不得这么多,正想随来者走的时候,突然脚步一顿,回眸。

    不管怎么样,韦青御也是为了救她而倒的。

    鹅黄衣的少女似看出颜溪迟疑,眉头一皱蹲身便背起韦青御,纤小的身体晃了一晃后勉力站稳,经过一番殊死搏斗之后,带着颜溪逃出了包围圈。

    “追!”黑衣人怒声道。

    又是一处山洞,鹅黄衣少女将背上的韦青御放了来,并伸手欲脱颜溪的衣服。

    “这是……?”对她冒昧的举动,颜溪避了一,轻挑眉梢问道。

    “小姐,奴婢要给您包扎伤口呀。”少女笑笑说道,“您身上流血不止,自己没力气包扎吧。”

    思及这个少女救了自己一命,颜溪放了放戒心,不再扭捏地任她给伤口上药包扎。

    其间,颜溪问了这个少女一些问题,少女一一回答,她叫小篱,是护卫颜溪安全的丫鬟,也是颜溪贴身丫鬟小旭的表妹,请假回老家看望重病祖父的期间,颜府老爷尚书大人无故失踪,颜家大小姐颜思珍在尚书府内掌得实权,无法无天到将二小姐颜溪关起来重责,小篱得知消息归府的时候,颜溪已经逃逸而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她说她找了颜溪很久,后来听说颜溪在煌国京城便赶来,觉得出现在街上的背景和颜溪很像于是便追上,几次跟丢,兜兜转转后猛然发现颜溪被危险包围,忙不迭相救。

    面对颜溪有些茫然的目光,小篱由衷一叹:“以前的很多事,小姐果然一点也不记得了。”

    并不想听到颜府的事,颜溪故作忧伤地揉了揉头:“是啊,被颜思珍折磨后,脑袋就很不灵光了。”

    “都是奴婢的错!”

    小篱正儿八经地跪在地上。

    “怎么会是你的错呢……还有,别在我面前自称奴婢,怎么听怎么别扭。”

    “哦。”小篱听话地点了一头,突然泪水就盈上眼眶,“都是奴……我没有保护好小姐,让小姐受这么多委屈……”

    说着说着,她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竟然大哭起来。

    “喂,别哭啊!”颜溪的劝阻不仅没有止住她的倾盆大雨,反而加剧了她的嚎啕大哭,到最后颜溪只得无奈地揉了眉头。

    “别哭了,真不关你事。”

    继续哭。

    “我不怪你,真的。”

    哭声继续响起。

    “再哭我可要生气了的啊。”

    哭泣丝毫没有减弱的架势。

    “够了,别哭了!”颜溪猛然一喝。

    哭声终于停止来,颜溪呼出一口气,觉得再没有比这更有成就感的事了,可这个时候,一双泪盈盈的眼睛委屈地看向颜溪。

    “就知道小姐不喜欢奴婢了……以前才不会和奴婢这么凶地说话……”说完,眼泪又滑眼眶,湿了满脸,但她敢怒不敢言地看着颜溪,咬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呜……奴婢很讨人厌,对吧?”

    “没有的事,你很可爱。”颜溪赶紧抚慰。

    “一看就是敷衍。”

    “……”

    颜溪好想往墙上撞一撞。

    先前,颜溪还被她陡然现身的英姿震撼到,对她毅然背起韦青御的汉子般体魄与心灵佩服不已,没想到事实上这个武功高强的丫鬟就是个小哭包……

    还在哭,天……

    在鬼门关前徘徊的韦青御估计被她给哭醒了,咳了咳,睁开了眼睛。

    颜溪一点不想小哭包再缠着自己,于是跑到韦青御身边嘘寒问暖去了。

    “那边是什么状况?”韦青御指了指小篱。

    “估计是被我的美羞愧到了吧。”颜溪挑了挑眉。

    “……”

    “什么眼神?之前不还是对本姑娘一见钟情吗?现在不肯承认本姑娘魅力大?”

    “……”

    颜溪突然很喜欢这种感觉,一个人把自己弄得很郁闷,她去把另一个人弄得很郁闷,这种感觉真的好爽。第一时间更新

    突然间,空气中陡然安静来,说话的不说话了,哭的也不哭了,三个人都保持高度的沉默。

    因为,又有人来了。

    这里并没有之前那么大的缝隙直通上面,后面也无退路,既然这样,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颜溪和韦青御极有默契地贴在洞穴两侧的墙壁上,分别用力举起大石,只待对方进来便暴起伤人,而小篱护在颜溪的身后,眼里仿佛只有主子一人。

    “啊……”蓝衣人刚踏进洞穴,一丝警惕还刚窜上眉间,就看见一个厚重的物体猛砸过来,蓝衣人身手敏捷地闪过之后,突然间一个起的长脚就朝自己踹过来,那人的容颜让他猛然一惊,失神之砰的一声,竟被踹倒在地。

    而颜溪看清楚那人的脸以后,也不由得低呼一声。

    “许……许昌。”

    颜溪赶紧蹲身去,试图拉起许昌,突然间,一道化不开的寒意在颜溪周围升起,那种寒冷,像是能把颜溪冰为化石。

    愣了一之后,颜溪才把头抬了起来,对上那人冰冷的视线。

    风起云涌中,男子紫衣墨发,细薄的唇紧紧地抿起,一双墨黑的眼睛噙着深不见底的寒意。

    他一句话也没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之后,就转身走开。

    “喂,西门筑,你等等我啊!”

    颜溪无奈地大声叫道,快速从地上站起,跌跌撞撞地试图跟上西门筑的步伐。

    突然间,砰的一声,颜溪体力不支地摔倒在地。

    几次尝试,仍旧站不起来,颜溪赌气地说道:“死了算了,反正没人心疼。”

    在护卫们的簇拥,西门筑停了一脚步,却仍旧头也不回地走着。

    “既然如此,姑娘不如跟着韦某吧,姑娘脚上余毒未消不能走,何不让韦某背你?”

    很大声地说完这句话之后,韦青御凑近颜溪低声道:“等着吧,他一定会回来,不用感谢我。”

    “……”

    果不其然,西门筑停了脚步,转头。

    仍旧是冷到极点的表情,他走上前来,蹲身抓起颜溪蛇毒未清,肿得老高的脚。

    他的手也好冰,颜溪有点怕地缩回脚,却被他一个用力又抓住。

    “西门筑,你跟我说句话好不好?”女孩子委屈地抬起双眸,声音脆软。

    冰到极点的沉默。

    还是沉默。

    西门筑表情冷冷的,却低头,对着颜溪脚上的伤口就吸去。

    颜溪意识想抽回脚,可他的手箍得好紧。

    黑血从他嘴中一次次吐出,颜溪有点心疼地唤道:“西门筑……”

    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西门筑面无表情地起身,回头,终于开口:“上来。”

    颜溪愣了一,随即眉开眼笑地爬上他的背,小小的手紧紧地环着他的肩膀。

    “小姐……”身后传来幽怨地一唤。

    “奴婢会一直在暗中保护你的。”眼眶通红的少女坚定地说道。

    “跟上来吧。”颜溪回眸浅笑。

    “还是不要了,奴婢会打扰到小姐的。”

    “跟着我吧。”

    嘭通一声,小篱跪在地上,眼里淌出感动的泪水:“谢谢小姐不责怪奴婢,奴婢,奴婢一定会好好照顾小姐的,绝对不会让小姐再发生危险。”

    回府后,西门筑一句话也没跟颜溪说,叫来大夫给颜溪看完伤势,让她吃了几副安胎补神的腰后,他就面无表情地走开了。

    王爷生气了。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王府变得像是极地,冷得可怕,没有人敢大声说话,就连天上的鸟都不敢在王府的树上停留。

    整整两天过去了,西门筑一句话都没有说。

    每次碰到颜溪的时候,他都会冷淡走开,根本不给颜溪开口的机会,到后来碰面的机会多了,他干脆将自己关在了书房里。

    看了会书,西门筑靠在椅背上,昏昏欲睡。

    就在这个时候,门传来轻轻的,嘎吱的声响。

    有人轻手轻脚,像只小猫一样溜了进来。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