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筑微不可觉地动了一眉,却没有睁开眼睛的打算。

    一只清凉柔软的小手覆上了他的太阳穴,力道正好地按摩着,她的手在他头部和肩部运作,认真地缓解着他的疲累。

    沉默了一,响起了女孩子闷闷的声音:“我知道你没有睡着。”

    “西门筑,你到底要生我气到什么时候?”

    满以为西门筑又会沉默的时候,他却缓缓地开口道:“我没有生你气。”

    说话了。

    颜溪一个旋身,坐在他身旁的椅子上,她低头:“西门筑,你骂我吧。”

    西门筑闭着眼,倦怠地说道:“本王乏了,你出去吧。”

    “西门筑!”颜溪忽然提高了一个声调。

    西门筑睁开眼睛,面无表情地看向她。

    “西门筑,拜托不要跟我冷战啦。”她降低声音,诚恳又委屈地望着他,他清了清喉咙,神色不自觉地缓了几分。

    见这招有效,颜溪笑着坐到了他的身上,很亲昵地环着他的脖子,仰头,明眸秋水:“西门筑,你原谅我吧。”

    “我真的大错特错了,我也已经彻底地反省过了,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类似的事情。”

    颜溪一本正经地做军令状。

    “去。”他仍不肯原谅,冷声说道。

    “除非你原谅我,否则我死都不去。”她耍无赖,更紧地黏在他的身上。

    西门筑干脆一动不动,也不理她了。

    “西门筑,你不跟我说话,我真的很难受啊。”良久,她将头埋在了他的怀里,声音闷闷地传来。

    带点哭声的声音让西门筑一愣,薄薄的嘴唇轻轻地抿起来,良久之后,他神色终于不再冰冷,伸出手,将少女的脑袋更深地按进怀中。

    慢着,那均匀绵长的呼吸是怎么回事?

    睡着了?

    这是道歉该有的态度吗?

    突然间,颜溪纤长的睫毛微微一动,清澈漂亮的眸子缓缓睁开,见到西门筑冰冷的脸,她立马清醒过来,连忙道:“啊,我不是故意睡着的,只是,只是这两天都没好好睡觉了。”

    愣了一,心突然就软了,再也狠不心来做出冰冷的模样,他望着她:“傻瓜。第一时间更新 ”

    “你不生我气了?”刚才还无精打采的少女突然眸光熠熠,兴奋地说道。

    “说你错在哪里了?”他开始打算和她好好谈谈。

    “我不该追着别的男人跑,忽视你了。”她很乖地说道。

    “还有呢?”

    “还有……”还有什么啊?

    想了一颜溪说道:“还有,孩子没出生之前,我应该安分点,不乱跑。”

    “还有呢?”

    “还有吗?”她蹙起秀气的眉,歪着头想了一会,茫然地看向他,“没有了啊。”

    “很好。”他点点头,表情比之前更冷。第一时间更新

    他伸出手架在她的腋,将她小小的身子提起来,放到椅子上,他则起身,面无表情地走出书房。

    深夜的时候,西门筑在房内已经入睡,突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谁?”

    “我。”熟悉的声音,闷闷的,好像生病了一样。

    “本王已经睡了。”

    “那好。”

    说完这两个字后,房外就再也没有声音传来,应该是走了,西门筑皱了一眉,打了个翻身,准备继续入睡。

    突然间,外面起了大雨,还轰鸣起雷声。

    西门筑心烦意乱起来,再也睡不着,燃起了烛光,随意捧起一本书看。

    突然间,瓢泼般的大雨声中,西门筑听到有细小的声音传来。

    呜咽声,很细微,像是某种被抛弃的小兽。

    西门筑一愣,丢书起身,立刻打开房门。

    漫天的冷风冷雨迎了进来,果然,西门筑看到自己的门边坐了一个瘦小的身影,抱着膝盖,头埋去,孤单而无助。

    “你……”西门筑突然间皱起眉来,将颜溪打横抱起,快步走回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你真是一点也不拿自己当回事。”西门筑立即给颜溪擦脸擦身,眉间隐现一丝愤怒,“这么淋雨,要是受凉了怎么办?要是身体又出问题了怎么办?要是……”

    “是你自己不理我的。”颜溪抬起一双清澈的眸子,眼眶通红地看着他,有些控诉地道,“既然都不理我,为什么要管我的死活?”

    “你还有理不成?”西门筑不悦地沉声说道。

    “我到底还要做什么啊?歉也道了,诚意也表示了,几天都没吃好睡好了,不过就是和韦青御在一起呆了一段时间,你至于发那么大的火吗?”

    “啪”的一声,给颜溪擦雨水的帕子被甩在地上,西门筑脸色沉沉,身上散发令人胆战心惊的寒意。

    沉默的气氛不住蔓延。

    她也没再说话,秀眉微皱,一双眼睛清亮而倔强。

    噗的一声,她的身体转瞬被丢到床上,男人面无表情地解她的衣服。

    “不要……”颜溪愣了一,随即愤怒地推他。

    嫌解衣繁琐,西门筑干脆用撕的,颜溪上身的衣服顷刻被他撕得粉碎。

    “不可以,西门筑,你怎么能对我这样?”颜溪护住胸前挣扎着,像一只暴躁的小兽。

    男人根本无动于衷,长手一伸,猛然一拽,她莹白修长的双腿登时暴露无遗。

    极度的恐慌如潮水般涌来,颜溪皱眉:“西门筑,你根本就是因为我和韦青御待在一起所以对我发火,就为了这种小事你要对我这样,西门筑,我真的很失望。”

    接触到他冰冷的眼神,她护住身体,朝后退去:“不要……不要过来……”

    他则面无表情地拉住她的手,将她从床的内侧拖了出来。

    预料之中的怒吻和侵占并没有发生,西门筑擦干净她湿漉漉的身子,从旁拿出一套白色的里衣,没有表情地给她套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是你自己想太多了。”西门筑淡淡地扔出一句话,意料之中,女子白皙如画的脸上泛开两朵海棠色的红晕。

    他的表情很冷,他的动作很温柔。

    “不是为了你追着韦青御而去,才生气的。”沉默了一,他俊美如画的脸上,薄唇微微开合。

    “不是吗?”她不是很相信。

    “你可以跟别人有往来,我完全相信我所选择的女人,我不会拘束你,你也可以怀着孩子做想做的事情,我不会担心你保护不好孩子,我唯一,最无法忍受的事情就是,你一声招呼都不打,就消失不见,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坐立难安,担心你会遭遇不测,随时像一根绷紧的弦一样,你知道那样的时间有多难熬吗?费尽辛苦找到你的时候,却看见你一身是伤,你知道那样的心情吗?”

    男子声音低沉,眼眸黑亮,强自压抑很多的情绪,而他认真的表情,和他认真的话语,仿佛就像一只笃定而有力的手,将她心里那架寂静的古琴,弹出了一声又一声。

    满世界仿佛都是绕梁的乐声,没有惊天动地缠绵悱恻,却温暖而洁白,让人从头到脚都是热热的。

    愣了很久,她才讷讷地吐字:“我,我知道……对不起。”

    “不,你不知道,你如果知道,就不会认为我在吃那种无聊的闷醋,也不会认为我关心孩子胜过关心你,更不会任性妄为地淋雨伤身。”

    “我现在真的知道错了!”她急忙伸出三个指头,一本正经,“我对天发誓,以后要做什么事情一定会跟你说,绝对不会让你担心。”

    “西门筑,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颜溪可怜兮兮地摇晃着他的胳膊。

    “你回去休息吧。”他说。

    “怎么还在生我气啊?”

    “没有。”

    “那为什么不让我睡在这里?”

    “身体好了?”他淡淡挑眉。

    怕他担心,她点头道:“好了。”怕他不信,她加重了语气,“真的,能走能跳了,打翻几个人根本不在话。”

    “是吗?那你就待这里吧。”

    慢着,身体好与否跟待在这里睡觉有什么关系吗?颜溪疑惑地皱眉。

    直到一片湿热覆上她的唇时,颜溪才突然明白过来。

    “没说睡觉就一定要做那种事情啊。”她躲开他的亲吻,微蹙着眉。

    “你让我抱着你却不碰你?”他一挑眉梢,“确定不是想折磨我?”

    “折磨……有这么夸张?”

    “你严重饥饿的时候一盘爆香鸡肉放在面前,却不让吃只能看着,还不是折磨?”

    “很抱歉我不吃鸡。”而且也不要将她比喻成鸡好不好?

    “很抱歉我吃。”

    “……”

    他很强势地揽住她的腰,对着她的唇就覆上去。

    “西门筑,我身体不舒服。”她皱眉抗议道。

    “不舒服?”他撩起她的头发,“刚才是谁拍着胸脯保证说身体很好?”

    “……”

    将她墨发尾端转了一个圈:“说能走能跳?”

    “……”

    将她的头发温柔抚顺:“打翻几个人根本不在话?”

    “……”

    颜溪囧得想把头埋进地底。

    他凑近她雪嫩的耳,玩味一笑:“又不是第一次了,还这么害羞干什么。”

    “哪有害羞!”她脸颊泛红。

    “我只是想睡觉了好吗!”她不自然地说道,脸颊越来越红。

    他笑了笑,也不和她争辩,深深的吻抚平她的情绪,修长的手指穿过她水流一般的长发,带她进入他的世界。

    温柔的缠绵,摇曳的罗帐。

    最动情之际,他发出一声粗喘,湿热的吻落在她的额心,伸手将她更紧地拥在怀里。

    精致的巴抵在她的头顶,他富有磁性的声音温柔而蛊惑地响起:

    “记得你说过的,无论怎样也不会再乱跑。”

    他深深索取,她青涩回应。

    停歇之后,他将她揽进怀里。

    “不许离开我,知道吗?”

    “知道啦。”她很乖地说道,打了个秀气的哈欠,懒洋洋地窝在他的怀里。

    外面电闪雷鸣,他们闲适入眠。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遥远处一场惊心的风雨正在酝酿,即将以狂风般的姿势向他们袭来,势不可挡。

    窗外,雨越越大。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