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转眼,又是几天过去了,这样的日子过得很安宁,颜溪每天种点花草,就这样如流水一般闲散度日,这样的日子里,再也不用担心时不时接到任务,不用动不动就去南亚的丛林,北非的沙漠,也不用担心会有人来取自己的小命,整个人都变得简单而满足。

    二十多年来,应该是第一次这么放心来吧,再也不用漂泊,再也不用惴惴不安,她有了丈夫,还有了孩子,有了家,有了可以停泊的港湾。

    颜溪用力地吸了一口花香沁鼻的新鲜空气,好心情地笑了笑。

    她并不知道,此时此刻,在她身后的远处,临窗而立的男子正皱着眉头看向她。

    “王爷,要和王妃说吗?”李秀低声地询问道。

    沉默些许,西门筑淡淡道:“事情还没有定来,告诉所有知情者,对王妃封锁这个消息。”

    “是。”

    “整天锄草种花的,不累吗?”颜溪转头,就看见了西门筑走上来。

    “就想种花啊。”

    “这种事叫人来不就可以了吗?”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颜溪淡淡地看向他,“我可不像某些人那么娇生惯养。”

    “……”

    “经常不运动的人,身体可是会变弱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继续鄙视他。

    “虽然不做运动,但本王力气一直很足,不是吗?”

    “有吗?”她审视地看着他。

    他凑近她,低声道:“你晚上不是经常能感受到吗?”

    在她甩大白眼之前,他大笑着走开了,衣袂翩翩,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也就是这样一个背影,让颜溪突然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太阳穴突突地跳动。

    几天之后,王府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一个女人,婀娜的身姿,淡雅的妆容。

    听人说,这是西门筑的远方表妹,叫纳兰音,文如其人,工于音乐,声如莺啼,柔媚可人。

    刚开始颜溪对纳兰音的印象还可以,虽然她经常拉着西门筑去她房里听琴,偶尔走到房门外,还可以听见她似娇还羞的莺啼燕语,但少女情怀总是诗,这些春心萌动的行为都可以理解。

    再加上,纳兰音对颜溪客气有礼,所以颜溪对于她缠着西门筑一事也只是淡淡一笑,并不说什么。

    让颜溪对纳兰音恼怒并改观的事情发生在那一天,她看到小篱满脸是伤,小丫鬟忍着痛什么都不跟她说,她后来才知道是纳兰音命令人的手,她问小篱为什么不跟她说,小篱低头道:“其实奴婢不痛的。”

    颜溪忽然明白过来:“傻,你以为你被她打一顿,她对我的恶意就会消失了吗?你以为忍气吞声,就会息事宁人吗?”

    “奴婢真没用,又让小姐困扰了。”小丫鬟嗫嚅地说着,眼里噙着一汪泪水。

    “没有,你都是为了我着想,我都知道,我很感动,非常感动。”在小丫鬟有大哭的趋势之前,颜溪赶紧实行怀柔政策。

    几天之后,王府又来了几个不速之客。第一个是暄王,其余的是他保卫他安全的将军们,其中包括韦青御。

    当韦青御来到颜溪房前的时候,颜溪正在翻着一本关于各地风土人情的书,窗前重叠的花影将她白皙的侧脸勾勒出越发优美的弧度,韦青御清了清喉咙,引起她的注意。

    “是你。”颜溪很是高兴地站起,言笑晏晏,可一子,她的脸又垮了来,“是你啊。”

    明明不同的人,为什么要有相同的容颜和名字。

    韦青御很清楚,之前她眉开眼笑,是将她当成另一个人了。

    “别露出那种困扰的表情,说起来,我比你更憋闷才是。”

    “你有什么好闷的?”

    他走近她,与她隔着洞开的窗户:“被人当做另一个人,难道能开心到哪里去?”

    “你也在看这本书啊。”他手伸过窗子,提起她桌子上的游记。

    “喂喂,你懂不懂什么叫做男女有别啊?”颜溪不高兴地从他手里扯回书。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抱歉,在军营待久了,没有顾忌这些。”他愣了一,眉目清朗地歉声道。

    这么正经弄得颜溪老不自在,她随意挥挥手:“好啦,我其实也不太在意那些,说吧,你来找我什么事?”

    颜溪走出了房门,来到了他的面前。

    “借一步说话。”

    “什么借一步说话啊?鬼鬼祟祟的。”颜溪不同意地说道,“别去那种阴暗偏僻的地方啦,弄得咱们偷|情似的。”

    “……”说话真直接。

    两人围着大湖走着,一前一后,颜溪踢了颗石子,皱眉回头说道:“你到底说不说?扭捏得跟个娘们似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许久还是没开口,像是为了缓和气氛,好切入话题,韦青御道:“你倒是洒脱,被人们这么观望都面不改色。”

    因为颜溪和韦青御在湖边走的缘故,引来了府内不少人的注意。

    “这有什么?我又没有做错事,为什么要顾忌别人的目光?”

    “连王爷的目光都不顾忌吗?”

    “西门筑不会误会我的啦,他说不束缚我,也相信我,怎么样?贤夫吧。”颜溪抬眸笑道。

    “到底有什么事?可以说了吧。”颜溪停脚步,淡淡地看向他。

    “我就想问一个问题,”沉默了一,韦青御终于鼓起勇气道,“我并没有其他的意思,更不是想对你的**进行窥探,我只是单纯地询问一。”

    “啰叽吧嗦。”

    “……”

    韦青御压低声音道:“姑娘身上是不是有一个蝴蝶型的胎记?”

    话一出口,韦青御就看到了颜溪隐隐闪着怒火的目光,她好像一副要暴起打人的样子。

    韦青御吞了一口水:“冒犯了,你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韦青御!”颜溪低吼一声,“就这么一个小小的问题你竟然纠结了这么久。”

    “这种话怎么能轻易问出口?”他理所当然地说道。

    不想再跟他墨迹,颜溪直接给出回答:“是,我身上是有蝴蝶型的胎记,血红色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看着他皱眉思索的样子,她狐疑地凑近他:“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姐姐真是好兴致啊。”突然间,身后一个带笑的声音传来。

    纳兰音一袭粉白色的长裙,妆容淡雅,温婉有礼。

    颜溪淡淡看向她,其实早就应该发现纳兰音对自己的敌意了,她叫西门筑皇表哥,却从不叫自己皇表嫂。

    伸手不打笑脸人,颜溪犯不着明着跟她过不去,于是也对她淡淡一笑。

    纳兰音走到颜溪身边,压低声音道:“姐姐是另有喜欢的人了吗?”她眸光含着挑衅。

    生气就输了,忍。

    “姐姐怎么这么有本事,这个将军看起来对姐姐颇有好感呢。”

    不跟贱人计较,继续忍。

    “光天化日之,姐姐是要给皇表哥戴绿帽子吗?

    一忍再忍。

    “这位将军身体好生魁梧呢,床榻之上,会不会逗得姐姐娇喘吁吁呢?”

    “你怎么这么恶心啊?!”颜溪胃里一阵翻腾,眸光闪着怒火,扬手就将她推开。

    纳兰音姣好的面容上露出一丝甜美而意味深长的笑容,身体缓缓地朝后倒去,噗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救命啊!我不会游泳,救命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陡然而至,跳进了水里,将纳兰音救了出来。

    西门筑脸上湿漉漉的,纳兰音柔弱地依偎在他怀里。

    “皇表哥,不要怪姐姐,是我不小心掉去的。”纳兰音楚楚可怜地说道。

    以退为进,颜溪这才发现纳兰音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对手。

    “本王看见了。”他淡淡地说道,声音像笼着一层寒冰。

    “是,西门筑,是我推的她,可谁让她在我面前说那些流的话,而且,而且我也没推得多重。”

    “姐姐这话说得过分了。”纳兰音委屈地说道,“我只是提醒姐姐,要姐姐注意一待人接物的分寸而已,姐姐知道我不会游泳却还把我推水里,这不是将我往死里整吗?”

    “今日一事皆是由卑职而起,卑职奉暄王之命对王妃询问一些事情,不想造成这么大的动静,还请王爷不要将此事怪在王妃身上。”气氛僵硬的时候,韦青御上前一步,挺身而出。

    西门筑淡淡抬了抬眸,眼里含着复杂莫辩的光芒。

    旋即,他看向颜溪:“一个月内,不要踏出房门半步。”

    此言一出,其余三个人心情各异。

    韦青御脊背一僵,纳兰音心中涌过一阵狂喜,而颜溪,却是不满意地叫了出来:“为什么?”

    “两个月。”他淡淡开口。

    “你不相信我,你觉得是我无理取闹。”心顿时凉了半截,颜溪定定地看着他。

    “三个月。”

    “西门筑你到底有没有脑子啊?这么三滥的手段你看不出来吗?”

    “四个月。”

    “你干脆关我一辈子好了!”颜溪气愤地说道。

    “这是你自己说的。”西门筑淡淡扔了这么一句,随即转身走了。

    “你……”

    “看来,皇表哥并没有外界所说的那么爱姐姐呀。”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