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音笑得得意,转瞬,一个纤瘦的手臂在她面前一扬,一阵猛力就朝她袭来,砰的一声,她摔进了水里。

    “救……救命啊!”纳兰音狼狈地大声叫道。

    颜溪追着西门筑而去。

    西门筑走进了自己房间,颜溪推开门,看着他:“把话说清楚。”

    他坐在那里,淡淡地翻着一本书,也不抬头。

    “我再说一遍,之前我不是有意挑事的,你到底信还是不信?”

    “回房间去。”西门筑放书,看向她。

    “你……”颜溪美眸闪火,她握紧拳头,沉声问道,“是你根本不相信我,还是你的小表妹在你心中分量更足?”

    久久,他没有说话。第一时间更新

    “好,我知道了,我们的感情根本不堪一击,”颜溪声音沙哑,看着他,终于倔强地扬起巴,“既然不是一条道上的人,我们就各走各路吧。”

    “你要离开我吗?”

    风将窗子吹得啪嗒作响,他的声线冷淡而单薄。

    她咬着唇,清澈的眼睛里映照着他越来越走近的身影,不顾她的反抗,他强硬地抓住了她的手。

    “别胡闹。”

    “是我胡闹吗?”颜溪扬眉反问。

    沉默须臾他淡淡叹气:“真是蠢到家了。”

    整整一天,西门筑几乎都是抓着颜溪的手过的,好像怕她真要走似的,虽然嘴上说要禁足,但她非不听他的,他能将她打一顿吗?

    转眼已是晚上,在今天这样的情况,颜溪一点也不想和他多说什么,匆匆洗漱后,就躺到了床内侧,背对着正在脱衣的西门筑。

    熄了烛,室内一片黑暗,他上了床。

    “过来。”

    颜溪想,为什么你让我过来我就过来,虽然很想跟他反抗到底,但今天实在太累太困,晕晕乎乎的,她转过身,将头枕在了他舒展的手臂上。

    五秒钟,就进入睡眠状态。

    颜溪晕乎乎的,却突然感觉身上一片冰凉,她反应过来,却还来不及说什么,双|腿被分开,一股蛮狠的力道就冲进了她的身体里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唔……”她睁着一双大眼睛,控诉地看着他。

    “既然不愿意被禁足,那就接受别的惩罚。”

    雪白纤瘦的身体落满了咸湿的吻,长长的墨发散乱地铺陈开来,她一次次感受到他的顶撞,她拳头紧握地看着他,咬着唇,克制自己不发出声音来。

    待他终于满足地撤出她的身体后,她望着床顶,喃喃吐字:“西门筑,你这样,让我好累。”

    “你说要互相相信,可是你根本都不相信我,我一直都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情很莫名其妙,很狗血,但确实就这样发生了。”

    在他深深的目光之中,她穿上衣服,越过他,滑了床。

    她没有穿鞋,赤着脚,走在冰冷的地上,最后走出去,带上了门。

    庭院,皓月当空。

    颜溪坐在花园小道的长椅上,呆呆地看着在云层中游走的明月。

    秋天的夜晚很冷。可是身体冷,心就没那么冷了呢。

    突然间,一阵温暖顿时席卷至全身,有衣服盖在了她的身上,她猛然回头,原本微亮的眸子变得暗淡:“是你啊。”

    许昌笑着说道:“不然王妃认为是王爷吗?”

    颜溪不吭声,低着头。

    “虽然不是王爷为你盖的,但这衣服却是他的,他适才急忙传唤于属,属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没想到他递给属一件衣服,让属找到你并给你披上。”

    看到颜溪一愣,许昌继续说道:“王妃了解王爷吗?”

    颜溪点点头,想到了什么,随即又摇摇头。

    “王爷聪明绝顶,白天你与纳兰小姐的事情,孰是孰非,他一眼便知。”

    “那他为什么还要惩罚我?”

    “王妃确定王爷是因为这件事而生你气吗?”

    “不然还有什么。”

    “王爷之所以能在纳兰小姐落水之际出现得这么及时,是因为他一直在旁边观看,据属所知,知道韦将军去找你的时候,他推迟了与暄王的商议时间而匆匆赶到王妃房间的附近,王妃这能明白了吧?”

    “你是说——他在吃醋?”

    “当您每和韦将军说一句话,他就恶狠狠地折断一根树枝,拳击一次树干,露出来的那种眼神,足以杀死韦将军。”

    “王妃不要想以王爷的性格会对你承认这种事情,总之明白点的人都知道,王爷确实将您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在您之前,属还没见过王爷为一个人这么失去理智。”

    这丫头怎么还不回来?真打算在外头待一个晚上吗?

    会不会又溜走了?

    西门筑心烦意乱之,伸出手就要打开门。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突然间,门被推开。

    西门筑身如豹动,一个弹身就落到了床上,用被子盖住身体,闭上眼睛。

    颜溪一进来,看到了睡姿诡异的西门筑,微微皱了皱眉,看到什么东西后,转瞬又笑了。

    “要装没过床的话,好歹要把鞋子脱了啊。”

    西门筑睁开了眼睛,不自然地清了清喉咙,长脚一伸,两只靴子就了出去。

    “知道回来了。”他冷冷淡淡地说道。

    “你挺能装的呀。”她走到一旁,将身上他的衣服挂进了柜子里。

    见她语气如常的样子,他放心来,转瞬又狐疑地皱起眉头:“许昌是不是和你说什么了?”

    “这么说,你有什么秘密瞒着我?”她挑眉一问。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没有。”他不自然地别过头。

    颜溪坐到床沿上,环胸看着他:“是谁跟我说过来着,会相信我,之前生我的气也不是因为我追着别人跑,根本不会吃那种无聊的闷醋?”

    “……”

    “像只小狗狗一样藏在树后,对着树拳打脚踢,”纤长的食指在他肩膀上戳着,“西门筑,我做梦也没想到你竟然幼稚到这种程度。”

    风轻云淡的一天,颜溪一个人在庭院中散着步,突然间,一阵叫喊声响起:“有刺客!”

    颜溪看到草木皆兵的护卫们倾巢出动,转瞬聚拢在围墙处,动也不动,很显然刺客就是在那里,而且很顺利被他们围住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呜哇哇,不要杀我们……”颜溪听见刺客哭了,眉梢微动,狐疑地走过去。

    “姐姐,是我们!”见到颜溪来,小刺客们顿时招手大呼。

    “姐姐,他们要杀我们……”五六岁的小女孩泪眼汪汪地道。

    “是你们,”颜溪诧异地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是之前救过她的玩蹴鞠的孩子们。

    “我,我们搬来京城了,知道姐姐在这里,来找姐姐玩,可是大门的叔叔们不让我们进来,所以,所以我们就翻墙进来了。”小夏低声说道。

    “姐姐不会赶我们走吧?”星星擦了擦眼泪,小鼻子微微皱起。

    颜溪愣了一:“当然不会。”

    就是这句当然不会,让四个孩子们成了王府的常客。

    后来,四个孩子们新增加了一个成员,七岁大的孩子,叫寻寻,这是一个不怎么爱笑,喜欢板着脸跟人讲道理的孩子。

    孩子们很喜欢颜溪,觉得她漂亮,人又好,他们隔几天就来王府玩,也不踢蹴鞠了,五个孩子硬拉上颜溪,玩丢沙包。

    “我都一把年纪了,还玩这个。”颜溪意识拒绝。

    “来嘛姐姐,五个人就不能凑成两队了。”

    孩子们缠着她,软语相求,颜溪无奈,终究妥协答应。

    欢声笑语阵阵响起,澄澈无瑕的蓝天,年轻的女子笑容明亮而朝气,空气中,干净清爽的风吹卷而过。

    西门筑站在那里,愣了一,转瞬看见脸色微红的女子朝他走过来。

    “孩子们比较闹,没吵到你吧?”

    “怎么会,”西门筑笑了一,“他们多陪陪你,你就没那么无聊了。不过记得别做太剧烈的运动。”

    “知道啦。”她声音清脆。

    转瞬又道:“可恶,没想到竟然输给这些孩子们了,我一定要赢回来,嗯!”

    说完就走开,投入到战局当中。

    不到一分钟,颜溪又走了回来,苦着脸:“西门筑我又出局了。”

    “你是笨蛋嘛,理解。”他笑。

    “哼,我一定会赢的!看着吧。”

    再一次垮着脸:“又输了。”

    西门筑笑,摸了摸颜溪的头后,从护卫手里接过帕子,替她轻轻地擦去额角的汗。

    “快帮我祈祷这次一定要赢,不然被孩子们笑话,好丢脸的。”她仰起头。

    “好,你一定会赢。”他笑笑说。

    “借你吉言啦。”她打起精神又走上战场。

    “耶!赢了!”终于,这次将敌军全部消灭,颜溪扬眉吐气地大叫一声,高兴地和小队友们击掌。

    “就说姐姐你很棒!”小队友星星笑着道。

    “当然,以前是让着他们的。”颜溪得意地说道。

    “姐姐最棒最棒啦!”

    看着蹦蹦跳跳的孩子们,西门筑不由淡淡一笑。

    他,不久也会有孩子了,是属于他和她的。

    那么小,那么可爱,那么活蹦乱跳的生命。

    此时含着淡淡喜悦的他并不知道,一场暴风雨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侵袭他们。

    无忧无虑的一段日子过去之后,颜溪突然听到一个令她有些猝不及防的消息。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