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主帅的一声令,出征的号角声顷刻响起,马蹄滚滚,擂鼓震天。

    “筑儿此去,会不会出什么岔子?”

    高高的城楼之上,明黄衣袍的帝王眉头紧锁,在呼啸的风声和马蹄声中,静静凝望三军远去的方向。

    “五王爷天资聪颖,纵便有意外发生,微臣相信,五王爷也能够披荆斩棘,化险为夷。”吏部尚书杜如英说道。

    “如果筑儿得胜归来,你们这几个提议者就是大功臣。”

    “不敢,为皇上分忧,是微臣义不容辞之所在。更何况五王爷天赋异禀,仁义而有勇谋,他若有所成就,必定能造福社稷,臣也是为了煌国的百年基业着想。”

    “文武百官中,就你几人最有觉悟。”皇帝满意一笑,随即又淡声道,“接来,知道该如何做吗?”

    “臣一定会找出太子难堪重任的证据。”

    天气阴沉,北风卷地,苍鹰盘旋。

    良久,居高临的帝王又开口。

    “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筑儿对那个女子已然真心萌动,有她在身边,筑儿难成大事。”

    高处的风猎猎吹动,呼啸而往的所过之处,顿时变得充满寒意。

    算算日子,怀孕两个月了,颜溪最近害喜得严重。

    因为犯困,颜溪经常做的事情就是蒙着被子大睡,好在西门筑上战场之前将纳兰音撵走了,不然得多不省心。

    到现在还记得纳兰音那副可怜的模样,拽着西门筑的袖子:“皇表哥,你让音儿在这里等你回来,不好么?”

    当时西门筑负手而立,脸上挂着很客气的笑:“还是回家待着吧。”

    “不要啦。”

    “回家吧。”他笑得很颠倒众生。

    “表哥真讨厌,人家说了不要啦。”她一跺脚,抓住西门筑的手臂,软着声音撒娇。

    “我叫你滚回去!”突如其来一句暴喝,一转眼,男子已经飘然而去,留纳兰音错愕地瞪大了双眼,石化了几秒后哭得梨花带雨。第一时间更新

    西门筑不在的这些日子,都是小篱陪着颜溪。

    小丫鬟喜欢拉着颜溪出来散步,会在颜溪无精打采的时候唱歌给她听,有时候会和颜溪讲有意思的故事,小丫鬟笑点诡异的低,说着说着自认为有趣的故事,还刚讲了个开头就抱着肚子大笑,连眼泪都能笑出来的那种。

    小丫鬟很傻,由内而外的傻。

    一天晚上,颜溪感觉到莫名其妙的冷,话都说不出来几句,正巧那日大夫摔楼梯,晕厥不醒,无计可施的小丫鬟急得团团转,最后在瑟瑟秋风中将一桶冷水淋到自己身上,几分钟后她身体果断发热,跳上了床抱住冷得发抖的颜溪。

    颜溪不久后身体有所好转,至少能说出话了,她说的第一句话是:“被你笨死了。“

    “冷可以给我加被子的啊。”颜溪叹口气。

    “加被子还是没有奴婢给你暖|床好。”小丫鬟脸因为发烧而通红,反驳道,“被子又不会有热量。”

    颜溪突然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渐渐的,有说不出的暖意浮上心头。

    外面起了很大的雨,也吹起了很大的风,颜溪注视着紧挨着自己的少女,心在电闪雷鸣的喧嚣中,奇异地安静来。

    这种感觉,就好像小旭回来了。第一时间更新

    虽然小旭温柔得像是姐姐,眼前的这个丫头糊里糊涂的,可是那种被关怀,被照顾的感觉,是一样的,就像怀里塞了一个大大的暖炉,那么窝心。

    看着颜溪晶亮的眸子里泛起了浅浅的晶莹,小篱皱眉问道:“小姐又在想王爷了吗?”

    颜溪摇摇头:“不是,在想其他人。”

    “怎么可以……”小丫鬟瞪大了眼睛,“小姐怎么可以想王爷之外的其他人?”

    “……”颜溪黑线,“想的是女子。”

    “天啊,”小丫鬟愣了一,转瞬捂着唇,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大,“小姐你……你竟然……”

    “……”竟然对女人有特殊兴趣么?

    “我在想你啦。”颜溪受不了地看了她一眼,“想你为什么能这么蠢。”

    “小姐很嫌弃奴婢吗?”小丫鬟很敏感,眼里又泛起潮水。

    “开玩笑的你也当真。”虽然是觉得你很蠢没错……

    “那……小姐喜欢奴婢吗?”

    颜溪温柔笑着,摸了摸小篱的头:“当然啦,像妹妹一样的丫头,怎么不喜欢。”

    满以为能止住她满眶的泪水,却没想到又是一场倾盆大雨。

    “小姐你对我真好,呜呜……”小篱痛哭,“其实我不是一个好人,我很坏的,我对不起小姐……”

    抱着颜溪的肩膀,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往她身上蹭。

    “之前没保护到我的事情说了不要再想,真的不怪你,以后,咱们好好的就成了。”

    看着颜溪清澈明亮的眼睛,小篱张了张口,想说什么终究没说,却哭得越发厉害了。

    昏昏沉沉病了几日后,颜溪终于感觉身体好得差不多了,阳光明媚的花园小径中,颜溪放肆吸了一口清晨新鲜的空气,顿时心情大好。

    “小篱这丫头呢,去哪了?”颜溪叫人给小篱做了一套新衣裳,衣裳到手了,可小篱却不见人影,问其他人,都说没见着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十四五岁的小丫鬟可能耐不住寂寞,想出府去集市上逛逛,恰好今日是煌国的一个节日,她偷溜出去玩了也说不定。

    饶是这么对自己说,可颜溪还是放心不,太阳穴在突突跳动。

    几个时辰之后,小篱还是没有回来。

    不再迟疑,颜溪当即派王府的护卫们去找寻小篱的落。

    一无所获。

    小篱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

    颜溪心烦意乱,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没有小篱在身边,她很容易想起西门筑,跟她隔得很远很远的西门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总觉得会出什么事情,一个晚上都处于不安定的状态,天还没亮颜溪就起来了,坐在床边,有些怅然地抚摸着自己并不如何凸起的小腹。

    天蒙蒙亮的时候,颜溪就走到了偌大的庭院中,仿佛空旷的地方不会让自己那么憋闷,风虽然有点冷,但能很好地抚平烦乱的情绪。

    走着走着,就走到大门处了,颜溪突然很想出去,她总觉得小篱就在不远的地方,护卫们一定没把寻找小篱的事情放在心上,小篱可能就只是在附近迷路了,只要用心找她,一定能找到的。

    就在这个时候,突的传来叩响大门的声音。

    “谁?”颜溪狐疑地皱起眉,朝外说道。

    一声低低的“小姐”,让颜溪顿时脊背一僵。

    她几乎是手忙脚乱地将大门打开,一边皱起眉头:“你这整整一天一夜都跑哪里去了?”

    大门被打开,冷风灌了进来,没有雨,小篱却穿着一袭不知道从哪捡来的破烂蓑衣,小小的脸被蓑衣帽遮去了大半,露出黯淡的,失去光泽的眼睛。

    “小姐,我不知道找谁,不知道。”小篱茫然地摇着头,风一吹,蓑衣帽被吹落,她一头乌黑的墨发随风舞动,洁白的颈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痕迹。

    没有预兆的,砰的一声,她晕倒在地,苍白的脸磕在冷硬的地面上,像是纸一样脆弱地被撕开,她的脸上,磕出了那么多,那么多的血,触目惊心。

    颜溪赶紧抱起小篱,一边大声朝周边的护卫道:“快叫大夫来!”

    “不要,求小姐不要……”小篱虚弱地睁开眼睛,紧紧地拽住颜溪手臂上的衣服,坚决而乞求地道,“不要叫大夫……”

    颜溪将她放到自己床上,关上门,皱眉问道:“为什么不肯叫大夫来?”

    小篱勉强让自己从床上坐起,一个翻身掉床,颜溪低呼一声要去扶她,却被她推开,小篱朝颜溪磕了一个很大的响头,跪在地上,仰起晶莹泛泪的双眸看着颜溪:

    “小姐,求求你给奴婢洗洗身子。”

    可能由于刚才大幅度运动的原因,蓑衣的带子断裂开来,本就破破烂烂的蓑衣顿时间垮了来。

    内里,年轻的身体大半裸露,密布着很多的红痕和青紫的印记,膝盖处可以看见暗红色的鲜|血,那是从双腿间蜿蜒流出的。

    她紧紧按住自己的胸口:“我觉得好恶心,好难受……”

    “你……”颜溪身体一僵,震惊地看向她。

    小篱不说话,咬着嘴唇,泪水终于决堤起来。

    小篱坐在浴桶里,颜溪克制住自己手的颤抖,按照她想要的,给她洗着身子的每一处地方。

    娇嫩的肌肤几乎没有一处是完好的,而浴桶中的小篱,也麻麻木木没有表情。

    “到底是谁干的?”颜溪终于忍不住,啪的一声将巾帕甩在地上,眼眶通红。

    “不只一个人。”小篱的眼泪,啪嗒一声掉了来。

    颜溪愣了一,紧紧地握住拳头,肩膀忍不住颤抖,像是一头暴怒的小兽。

    “小篱!”浴桶中的少女突然晕倒,颜溪大叫一声。

    不久后,大夫来到房间,坐在椅子上,给床上的少女探脉。

    “她还能活吗?”颜溪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她中毒不浅。”大夫面色凝重地说道。

    “中毒?”颜溪吃惊地道。

    “王妃还是节哀吧。”良久,大夫叹了口气说道。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