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慎地用完餐后,却好像一切都是自己多想,一点事也没有。

    颜溪没有歇多久,就独自踏上了崎岖的山路。

    山路上石子很多,颜溪脚上的鞋子都快磨破了,而她一张清秀的小脸也因为连日的奔波劳累而变得无比苍白,一丝血色也没有。

    她按照大夫大概划定的范围,在高高的唐鸾山上艰难地跋涉着。

    小腹一阵绞痛,颜溪皱着眉头,没什么温度的手按上小腹,尽力柔声说道:“小家伙,坚强点。”

    “救完小篱姨姨之后,娘肯定不会再让你这么辛苦了。”

    像是有了感应一般,小腹奇异地平和来,不再绞痛了,还隐隐约约有暖意冒出来,让颜溪体内的凉意有丝缓解。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山风吹过来,发丝如墨衣袂飘飘,年轻的女子眼如星辰,嘴边缓缓扬起一抹温柔的笑。

    经过整整两日不眠不休的寻找之后,颜溪很幸运地,遇到了大夫所说的千年玉莲。

    很小的一株,整体不过巴掌大,开在浮起冰霜的湖里,叶子如翡翠一样通透,触手升温,花瓣则有些像玉兰花,乳黄淡白的色泽徐徐延展,泼墨般浓淡有致,更散发着难以言喻的清浅奇香。

    颜溪还要去找琛水琥珀。

    从冷的可怕的幽深山洞里出来 ,颜溪有些打哆嗦了,她在双手间重重哈气,才让自己体温渐渐回暖,很快,她就了山来,准备踏上寻找琛水琥珀的征程。

    三天没合眼了,身体已经累到极致,颜溪在唐鸾山的小客栈里等待小二上菜的过程中,就那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好酒好菜都给咱家爷上来!”这时,一个尖利的男声响起。

    “几位爷请上座!”

    客栈里来了一个看起来非富即贵的公子哥,公子哥长相算不得极好,本就不太俊秀的脸上长了一道略长的疤痕,但眉眼间却自有一股骄矜之气,不由让人提起心来好生照顾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公子哥身后的护卫很多,二三十来个,小二越发不敢怠慢了,忙招呼着公子哥入座。

    “这人谁啊?怎么睡在这里,这一身黑不溜秋的行头真他娘的晦气,把这人给我丢开!”

    公子哥一脚朝着颜溪的腰间踹去。

    颜溪本就没睡得很深,浅睡而已,本来这些人到这来颜溪就已经暗暗留了心,有人接近她的时候,突然眉梢一挑,一种不好的危机感就直直地窜上眉间,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纤瘦的手臂反手一抓,一个利落的擒拿手就将踹来的脚抓住,咔嚓一声反手一折。

    “啊呀”的痛呼声登时响起,与此接着响起的是那人尖锐的声音,“杀了她!”

    冷厉的气势在眉间聚集而起,颜溪一个旋身暴动,身体猛的一转,在逃避刷刷过来的刀剑时,以泰山压顶的迫人气势扑倒那个公子哥,砰的一声,整个人顿时压在了他的身上。

    “颜……颜思珍?”眼前的公子哥,正是女扮男装的颜思珍,果然应了那几句话,山不转水转,冤家路窄。

    “是你……贱女人!”颜思珍顿时怒不可遏,却殊不知,眉眼凌厉的女子嘴角勾出了一抹冷冽到极点的笑,躲开几个人凌厉的攻势之后,颜溪抓着颜思珍的身体滚到一边,纤瘦的身体跨坐在大惊失色的颜思珍的身上,一个火辣的拳头就朝着颜思珍的脸砰的一声打了去。第一时间更新

    颜溪过于激动一时忘了用剑,刷的一声,锋利的刀刃自鞘间闪闪而出,朝着颜思珍的胸口迅猛地插,突然间一声大叫猛地响起:

    “小旭没有死!”

    在离颜思珍胸口只有一厘米的时候,颜思珍迸发出这样的大叫。

    “你说什么?!”听到颜思珍的话,颜溪眉梢一挑,手都颤抖起来了。

    可一刻,容颜惨淡的颜思珍突然勾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该死,颜溪瞳孔一缩,突然意识到大事不妙的时候,一把冷剑就朝着她的脖子迅速砍!

    颜溪果断放弃了抓颜思珍,就地一滚,整个人弹跳而起,像是只豹子一般迅猛扑上,陷入混乱的厮打之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怀中的千年玉莲掉了出来,颜溪瞳孔一缩,要去捡起来的时候,一只脚毫不留情地践踏在玉莲之上,脆弱的花朵瞬间变成碎泥。

    颜思珍弯腰,捡起被她踩成渣的花朵,递到颜溪面前:“好妹妹,这朵花好生漂亮,不小心被姐姐踩碎了,妹妹不会怪姐姐吧?”

    颜思珍笑容间带着挑衅,待颜溪着急地要抢她手中的残渣花瓣时,微笑着一扬手,残渣花瓣就掉进了一旁水流湍急的溪水里,几乎是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哟,都怪姐姐手滑,没抓得紧。”

    颜溪顿时像一头暴怒的狮子,猛的扑上来,却被颜思珍的护卫拦住,转瞬陷入厮打之中。

    “你知不知道,你又害死了一个人!你知不知道这是给人救命用的!”颜溪眼眶通红,愤怒地朝颜思珍大吼。

    她终究是太单纯,不知道世界上有些人的心石头做的,颜思珍对她激动的情绪不仅不屑一顾,反而还在护卫身后笑着勾起唇角:“救命?救谁的命?你家那丫头的吗?叫小篱是吧。”

    “你……”

    “怎么?被这么多男人轮着上,她还有脸活去吗?”

    “你……你说什么?!”颜溪整个人如遭电击,怔怔地看着颜思珍,连身后一个拳头砸到背上,也浑然未觉。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是你做的!你这个禽兽!”几乎是从心底爆出来的声音,那么大,那么声嘶力竭。

    颜溪霎时变成了野兽般的存在,目光凶狠身手毒辣,烟尘滚滚风声呼啸,一番攻势来,护卫们就要快坚持不住了。

    许是见到这种状况,颜思珍在五六个护卫的保护,脚底抹油,偷溜开了!

    “你给我站住!”颜溪暴喝一声,不顾一切挥开众人,像是凶悍的豹子一般猛的扑向自己的猎物,而狡猾的猎物已经坐上马车,迅速跑开了。第一时间更新

    颜溪身形一闪,轻巧的身子顿时落到一旁的马背上,扬鞭跨马,以闪电般的速度追着马车而去!

    “轩辕辰!快救我!”不知道何时,颜思珍的马车已经驶近了一处高大豪华的大宅,颜思珍隔着一百多米的距离挥着手大喊。

    几乎是同一时刻,大宅的大门就窜出一百多来号护卫。

    穷寇莫追!待颜溪猛然明白这点之后,已经来不及了。

    大宅里的护卫悉数朝着颜思珍身后的颜溪奔来,风驰电掣般,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不要伤了她性命!”遥远的高楼上,一袭青衣的男子大声地命令道。

    角落处,颜溪被捆住,她小脸苍白,眼睛紧闭着,像是晕倒了过去。

    轩辕辰愣了一,在要叫大夫来的时候,忽而听到一阵略重的呼吸声。

    她这是……睡着了。

    轩辕辰清了清喉咙,清秀的女子睁开了眼睛,眸眼惺忪,头靠在柱子上,一副很懒散的模样,不看他,也不说话。

    “你一点都不害怕吗?”

    颜溪面无惧色:“既然没打过你们,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轩辕辰动动唇:“你这是……”

    “废话这么多干嘛呢,要动手快动手,最烦你们这些磨磨唧唧的男人。”

    轩辕辰不怒反笑:“你这么激我,无外乎两种原因,第一,你觉得我不会杀你所以大可肆无忌惮,第二,你想激怒我,杀了你。”

    他扬起唇角:“我怎么会杀了你呢,西门筑如今沙场征战,重权在握,你说,我拿你的命跟他交换东西,他会不会答应呢?听说他视你如绝世珍宝,不知道你这颗所谓的珍宝,值不值他麾的那颗三军帅印呢?”

    “你未免太看得起我了。”颜溪冷冷一笑。

    “高看还是低估,不是一试便知的事情吗?”

    颜溪面色一白,沉默了一,随即冷声道:“要挟皇子,意图帅印,此举无异于叛国,轩辕辰,你身为朝廷重臣,官居一品,皇上待你恩重如山,你这是要辜负圣恩,自毁前途吗?”

    “王妃严重了,臣适才只是玩笑之语,当不得真的。”轩辕辰勾出一笑,很敷衍地客套着。

    轩辕辰没再捆着她,却锁住了颜溪所待的房间的房门。

    虽然轩辕辰说的拿她换帅印一说是玩笑之语,但颜溪自然无法放心来,反正决定了,如果真的要因为自己而让西门筑受威胁,她绝对会在那之前了结一切,她不喜欢成为任何人的累赘。

    但能活谁不想活,所以先打起精神来吧。

    房门从外面锁死,窗户也是锁死的,周围都是密不透风的墙壁,顶上的如果掀开就会发出引人注意的响声,这其实是相当绝望的一个环境。

    颜溪无计可施,只得让自己保持冷静,躺回床上,养精蓄锐,恢复点体力也好。

    而深夜的时候,颜溪突然睁开了眼睛,因为她听到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那是……钥匙在转动。

    有人来开门了?

    是来救她的人,还是恨不得除她而后快,想偷偷杀掉她的颜思珍?

    颜溪眉梢一挑,谨慎地贴近了门,却在看到来人的脸时,大吃一惊。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