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夏倾遥。

    一双眸子在暗夜中透露出灰败的色泽,脸色苍白头发散乱,衣服破破烂烂,身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按在门上的手苍白而瘦得出奇,若不是颜溪眼力够好一眼看出是他,其他人见了,难免不会认为是从地府爬出来的夺魂索命的厉鬼。

    谨慎地观察一四周后,没有给颜溪任何犹豫的时间,夏倾遥冰冷的手立刻抓住了颜溪的手腕,声音沙哑得可怕:“跟我来!”

    风声呼啸,夏倾遥带着颜溪快速地游走在府邸之中,漆黑的夜,静得连心跳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屏住呼吸一路穿行后,噗通一声,夏倾遥似乎支撑不住了,摔倒在了地上。

    “什么人?!” 颜溪眉梢一挑,听到有很多人的脚步声像是密集的蝗虫一般朝这里涌来,一丝焦躁的情绪顿时溢上眉梢,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身体被猛的一推,颜溪闷哼了一声之后顿时滚进了草丛里。

    漫天的火光冲天而起,红得灼眼,清瘦的男子强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脸孔苍白,目光黯淡地看向执着火把的护卫们。

    领头的护卫冷声一笑:“好你的,竟然吃了豹子胆想逃!以你区区一副残碎之躯能逃到哪里去?”

    眸间迸射寒意:“抓住他!往死里打!”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藏在暗处中的颜溪看见夏倾遥被一群护卫围住,雨点般的拳头毫不留情地落,砰砰的声音,像是在心上锤着一样,残酷无情的,一声接着一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别打死了!”领头的护卫扬声命令。

    “萧统领,夏倾遥几次三番想逃,劳师动众,为什么不干脆杀了他?”

    领头的护卫一挑眉梢,不耐烦地道:“他曾经骗了颜小姐和相爷,将那个叫颜溪的私自放走,这种走狗,死了不是便宜他了?”

    “是该好好折磨!”护卫连声附和。

    “把他拖进去!”夏倾遥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被人像破烂一样拖住双臂往前带去,黯淡的光线中鲜血洒了一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待一行人走后,原本在的地方突然传来窸窣的声音,一个黑色的身影从草丛里钻了出来,双目如刀剑一般闪着清冷的光芒,纤瘦的身体猛然一动,像是鬼魅一般尾随在队伍的身后。

    一行人将夏倾遥丢进了柴房里,落了一把大锁,连窗户也给锁死,做完这一切之后,护卫们就冷笑着走开了。

    湖边一个丫鬟端着果盘而行,突然间一道旋风般的黑影出现在自己影子的身后,丫鬟还来不及大呼,突然间嘴巴就被人捂住,一股凶悍的力道顿时贯穿在自己后颈,一片昏黑席卷之后,丫鬟被悄无声息地拖到了假山后漆黑的草丛里。

    她身上可以说完好无损,唯独头上的簪子被人拔去。第一时间更新

    关押夏倾遥的柴房外,在经过一两秒钟的细微响动后,啪嗒一声传来锁被打开的声音,柴房门顿时打开,皎洁的月色一袭黑色紧身衣勾勒出女子姣好迷人的身材,颜溪抓住夏倾遥的手,扶起他快速行走。

    以这样的方式竟然走到了大门,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颜溪打开大门,发现竟然也没有护卫守着,就在她觉得事情有些诡异的时候,一阵大叫声突然响起:“那个女子不见了!”

    “在那!”一声惊叫之后,一群人顿时朝着大门的方向而来。

    颜溪什么也顾不得思考,眼尖地发现不远处的树拴着一匹马,颜溪脚步生风,扶着夏倾遥一踏而上,用衣带将自己和夏倾遥的腰围住绑了个死结之后,纵马狂奔了起来!

    “不好了,那女人跑了,咱们追!”

    身后响起护卫们慌张的叫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颜溪的身影转瞬就不在视野当中,一大批护卫赶紧追着,而应该最慌张的,领头的那个护卫,却在这样紧张的时刻勾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世界突然像起了大雾,扑朔迷离,月光被云层遮盖,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霎时弥漫整个天地。

    烟尘滚滚的驿道上,一匹骏马载着一男一女在急速地奔着。

    颜溪眉头缓缓地皱起,很多个疑问在心里头迅速蹿升,她开始发现很多事情都不对劲,这一切的一切,就像一条线一样串联起一些事件,像一个密不透风的大一样将自己包裹进去,但具体是什么事情,是什么样清晰的轮廓,她又陷入了茫然中。

    只是隐约有一个声音在提醒自己,有危险,有很大的危险。

    突然,眉梢间顿时闪现一抹凌厉,颜溪一手紧握缰绳,一手执着刀剑,登时进入高度的警戒状态。

    一大片的火光在眼前出现,灼灼的光芒令人有些睁不开眼。

    “大胆!还不给本太子马!”

    突然间,一声厉喝在冷风嗖嗖的夜里响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颜溪脚的马缓缓停住了,待颜溪适应突如其来的光线之后,看清楚了眼前的人们。

    太子西门全傲然地高居马上,身边是太子妃客玛,周围是颜溪有过一面之缘的几个皇子,而在他们的身后,则是密密麻麻的御林军,猎猎的旗帜在风中招展,颜溪不由得紧紧皱起了眉头。

    颜溪砍断了与夏倾遥捆绑住的衣绳,跳了马来,而夏倾遥则像个木头般朝她倒来,手臂压在了颜溪的肩膀上,姿势非常引人遐想。

    “来人!把这个**给本太子拿!”

    霎时,御林军如猛虎般冲了上来,颜溪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去,突然间手臂却被一阵猛力拉住,颜溪瞪大眼睛看着嘴角含笑的夏倾遥,突然间很多事情像是潮水般涌上心头,从头到脚顿时陷入死寂般的冰凉。

    夏倾遥拉住颜溪的手,带着她嘭通跪在地上,他面容悲戚:“我和阿溪是真心相爱的,求求你们大发慈悲,放我们离开吧!”

    “她不是你们所说的**,是西门筑强行霸占了她,从头到尾她爱的只有我一个人!太子爷放过我们吧!”

    世界大风忽起,涌动的树叶散发出沙哑的声响。

    你有没有这样无措的时候?

    你有没有这样讨厌过一个人?

    心底深处的冰冷疯了一般蔓延开,颜溪喉咙像是被重物堵住,一句话都说不出,甚至连表情都做不出了。

    *

    原来天牢是这个样子。

    跟小时候待的地室很像,有很多只老鼠,有无边无际的黑暗,有怎么也驱赶不了的寒冷。

    颜溪耳力极好,隔着厚重的墙壁,也能听到夏倾遥悲痛交加的声音:

    “皇上,是你的儿子棒打鸳鸯,强行将我和阿溪拆散,我们情投意合,担不起通|奸一说啊!”

    颜溪忽然好想大笑。

    原来,黑的和白的可以这样颠倒,原来,欺骗与背叛可以来得这么自然。第一时间更新

    她救了他,这就是他给她的回报。

    明黄色的衣袍在颜溪面前闪现的时候,颜溪突然大叫:“父皇请留步。”

    “你还有脸叫朕父皇么?”

    “这一切并不是您想的那样,请听我解释。”颜溪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尽力冷静地说道。

    “那你就先给朕解释解释,你不远千里与那个男子相会是怎么回事?”

    颜溪就将从小篱出事,到途中情况详尽地说了一遍,并道:“是因为夏倾遥之前救过我,所以我看到他有危险的时候才会出手的,我没想到他会反咬一口,这么陷害我……”

    “住嘴!”西门炳眉间凝聚一抹厉色,“朕原以为你好歹有点担当,没想到竟将夏倾遥人撇得与你一点干系也无,现在朕令说要夏倾遥死,你是不是连眉头也不会皱一?”

    “父皇是认定对我与他人有染吗?”

    “想不到筑儿迷恋的,竟是这样一个谎话连篇的女子。”西门炳一副很失望的表情。

    “谎话连篇?父皇您有证据证明我说的是错的吗?”

    “还要狡辩!”西门炳猛然一喝,龙颜大怒,“你说你是因为你的丫鬟小篱中毒才出去寻找药材的,而事实却是,就是你的丫鬟气息奄奄地找到京兆尹府上,检举说你和心爱的男人私通款曲,远走他方!”

    “什、什么?”颜溪顿时面色死白,她摇着头,“不,我不相信,小篱不会这样的,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大理寺的审判殿内,颜溪面无表情地跪在案台前,突然间门被打开了,小篱被官差带着走了进来,噗通跪地。

    她的气色很好,完全看不出几天前中了剧毒。

    “小、小姐……”小篱一见到颜溪,眼泪就忍不住簌簌地流,扑到了颜溪怀里。

    “小篱,我相信你的,不要哭。”颜溪给像妹妹一样的少女擦去眼泪,温柔安抚道。

    小篱磕头叩首,哭着说道:“小姐,奴婢求求你认罪吧!”

    “也就是说,真是你说我的和夏倾遥私奔了?”

    “奴婢只是良心难安,小姐,王爷对你一往情深,你这么背叛他,奴婢实在看不去啊!”

    “啪”的一声,一个重重的耳光甩在小篱的脸上。

    “我把你当成自己的妹妹,怀着孩子也去给你找药,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吗?”颜溪眼眶通红,愤怒地大吼,眼看就要抓住小篱衣领的时候,颜溪的身体被侍卫们猛的拉开。

    颜溪奋力地挣扎着,声音愤怒而凄切:“你说,你让我死个明白,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说啊!”

    小篱只是哭,咬着嘴唇不哭出声,眼泪却一直流,一直流。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