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没有之前那样从容斐然的气度,西门筑越过跪地的众人,走向缩在角落里的女子。

    她身上很多很多伤口,想要将她揽入怀中的手霎时停住,西门筑眉头紧蹙,最终只是轻轻地抚了一她的脸。

    “西门筑……”她的身子却不管不顾地扑进他的怀中,她颤抖着,像是一只被逼无路的小动物。

    “没事了,别害怕。”他的声音低低地在她耳边响起,他的怀抱很温暖,是能给她遮风挡雨的港湾。

    这一刻,颜溪突然觉得很委屈。

    之前,无论如何她都没有让自己哭出来,就算眼泪到了眼眶也被硬生生地逼了回去,因为她觉得那些人不值得,可是现在,莫名其妙地就有酸水从心底冒出来,她的头深深地埋进他的怀中,眼泪不受控制地打湿了他的衣襟。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我又没有做对不起他们的事情,为什么要这么害我,为什么?”

    “为什么说打我就打我,说让我死就让我死,为什么都没人相信我说的话?”

    “傻瓜,我不是人吗?”西门筑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发上,浅浅的,“你是跟我过日子,我相信你不就成了,管别人的想法干什么。”

    这个男人,感觉说话很不正经,很玩世不恭,却偏偏就有一种天大的事也就那样的洒脱气度,仿佛什么事情都不是事情,什么风雨都不是风雨,那么轻而易举地,就给人一种浓浓的安全感。

    “你真的一点都没有怀疑过我吗?”女孩子抬起头,眼角犹有泪水,眼睛清澈的,晶莹的,微怯的。

    深情款款到底不适合他,勾唇邪魅一笑:“不信吗?晚上证明给你看我有多信任你,对你的爱有多亲密无间。”他把亲密无间四个字咬得极重,暧昧而深意。

    “……”能不能不要逼她翻白眼啊。

    突然间,一阵腥甜自颜溪喉咙口传来,噗的一声,西门筑的颈上顿时被溅上血花,一刻,纤瘦的身躯冰冷地倒在了他的怀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丫头!”

    没有人见过西门筑这样急躁过,他抱起颜溪,像只暴躁的野兽,踹翻了好几个跪地的人,连轩辕辰都被踢翻在地,他不管不顾地往前冲着,连日来没有休息的双眸变得充满血丝,像兽一般狂狷而骇人。

    “西门筑,你好大的胆子!”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明黄猛的出现在大理寺牢房的大门口,西门炳目光灼灼,全身却散发出一股属于天子的滔天冷意。

    “还不把人给朕放!”他冷声一喝。

    而西门筑身上的冷意,却并不亚于盛怒中的天子。

    嘭通一声,西门筑跪在地上:“如果父皇一定不让颜溪走出这个大门,那就请父皇将儿臣一同收监吧。第一时间更新 ”

    “你……”

    西门炳努力克制自己的怒气,他沉声说道:“枉你如此真心待她,可这个女人做了什么你知情吗?在你沙场征战之际,她竟不远千里与人私奔而去,你知道你的真心在被人廉价地践踏吗?”

    西门筑抬起头,目光清亮,没有丝毫的迟疑:“不管别人说什么,儿臣都相信自己选择的女子。”

    “你……”

    “如果我不相信她,便不会千里加急,放军中一切事务,整日整夜跑马赶路,便不会冒天之大不韪伪造金牌,只为救她于水火之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逆子!”西门炳气得要说不出话了。

    “父皇,儿臣和颜溪有过誓约,彼此信任,同生共死,父皇如果非要将颜溪处死的话,那便将儿臣一并葬了吧。”他的话语间透出一股冷厉的强硬。

    在场的人皆大气不敢出。

    在此之前,西门炳想过很多说服西门筑的办法,他想告诉他颜溪不贞的确凿证据,人证,物证,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得天衣无缝,可现在看来一切都派不上用场,再强大的算计终究败给这份赤金的信任。

    “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你如此这般,成得了大事吗?”西门炳怒不可遏,一双眸子中闪烁着熊熊怒火。

    “儿臣从来就没想过要成大事。”西门筑面色淡然平静,“朝廷政事本来就非儿臣热衷,儿臣只愿做闲云野鹤,一人常伴左右,冷暖不离,足矣。”

    “那你就去做庶民吧!”西门炳怒气腾腾地拂袖。

    “谢父皇成全。”

    “你……”成全?这算什么?难不成将这个逆子生在皇家,还是委屈了他不成?

    怀中的人闷哼了一声,西门筑说完之后,立即起身,不去看脸色铁青的西门炳,跨上一匹马,扬长而去。

    “你这个逆子!”西门炳怒火中烧,捂着被气得发疼的心脏,一口气没喘上来,两眼一闭,脚一直,晕了过去。

    “不好,她腹中的孩子,怕是保不住了!”王府内,大夫许窦手搭在颜溪凝白的腕上,凝重地皱着眉头。

    “你说什么?”西门筑的拳头紧紧握着。

    “那……她人呢?”做足了心理准备之后,西门筑才开口,艰难地问道。

    “如果她两天后还未醒转,那,府里就准备丧事吧。”

    西门筑一瞬间面色死白,像个雕塑般,脊背僵硬无比。

    颜溪感觉自己睡了很久,梦里,她忽而冷得厉害,忽而又热得可怕,但这些都是一瞬间的事情,当她冷的时候,会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抱着她,当她热的时候,她感到有气流在她身边来来回回,一子就凉爽了很多。第一时间更新

    她突然梦见,隔着山山水水的遥远白雾,那个玩世不恭的男子淡去了颠倒众生的笑,由内而外变得清华而内敛,尤其的透出亘古的冷意,那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酝酿着深深的寒意:

    “我本来是要相信你的,可是证据确凿,颜溪,我已经不能像当初那样坦然地面对你了。”

    “父皇要你死,谁也无可抗驳,你就安心去吧,本王会为你寻一处好地方安葬,也不枉我们曾经一番情意。第一时间更新 ”

    “西门筑!”颜溪忽的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坐起,“不要离开!”

    突然间,一双带笑的好看眼睛像星光一样包围住她,一秒,身体就被卷入某个温暖的怀抱。

    “还没欺负你够呢,怎么可能就离开。”他的巴抵她的头上,头顶,他略带沙哑的声音戏谑传来。

    “西门筑西门筑!”颜溪像是个委屈的孩子般使劲往他怀里蹭。

    他有点哭笑不得:“当心头发都给蹭掉了。”

    她从他怀里抬起头,想是被差一点给毒死吓到了,不免有些脆弱,她皱了皱鼻子,明澈的眸里泛起一丝晶莹:“我刚才梦见你丢我跑了。”

    “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明澈的眸子涌出一抹疑惑。

    “昏睡不醒的这两天里,你不时地就蹦出梦话,西门筑,不要离开,不要走,还死紧地抓着我的袖子,掰都掰不开。”

    苍白如玉的小脸翻开一丝海棠花般的红晕,颜溪不自在地咳了咳,西门筑见她如此嘴角越发上扬。

    他装作很唏嘘感慨的模样:“呀,个人魅力这么大真是让本王困扰。”

    “……”自恋狂你好。

    想到了什么,颜溪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气氛也不再轻松,她的手抚上自己小腹,轻声地问:“孩子呢?”

    西门筑喉咙处传来一阵腥甜,想说话却无力,看着她,摇了摇头。

    颜溪扶住自己额头,一手紧紧抓住西门筑的手,努力让那种眩晕的感觉不蔓延开来:“对不起,西门筑,我没能保住孩子。”

    她知道他很喜欢孩子,每次睡觉的时候,他总是喜欢抚着她的小腹,微微地拍打着,笑得比任何时候都要满足。

    血要冲破喉咙的感觉终于褪去,西门筑能说出话了,他轻轻拍了拍她苍白的脸颊:“说什么傻话呢,孩子还在你的肚子里。”

    “可是我问你孩子,你就摇头。”

    “我的意思是,孩子没事。”

    “……”还可以更没默契一点吗?

    “许窦为了救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用尽平生所学,三天三夜未曾合眼,须发尽白。”

    颜溪本来挺讶异也挺感动的,但是脑海中忽然就想起那一天毕堂医馆的大夫问她的,给她治病的那个大夫是不是与她结了仇。

    她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中。

    “先喝完药吧。”西门筑拿起一个药碗,打断了她的思索。

    “我自己可以喝。”颜溪想从西门筑手里拿过药碗和汤匙,可是西门筑不给她机会,汤匙舀起一勺药水,送到她嘴边,淡淡道,“张嘴。”

    “我这么大了,又不是小孩子,不要喂啦。”颜溪看着房里表情各异的护卫们,有丝尴尬地道。

    “张嘴。”男人面不改色地坚持道。

    颜溪拗不过,只好红着脸张嘴。

    一勺药水肚。

    好苦。

    颜溪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可怜兮兮地看向西门筑。

    他板起脸,像个严肃的老头:“再苦也要喝,求我也没用。”

    “不是啦……”她看了他手里的药碗一眼,不由分说地抢过,“其实我不怕苦。”

    “我只是……”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