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怕这样的慢性折磨。”

    说完,她就屏住呼吸,咕咚咕咚,一口气把一大碗药喝光了,一滴不剩。

    一口一口喂,要苦很多次,一口喝去,也就苦一回。

    西门筑脸色略黑,他这辈子第一次给人喂东西,竟然被人说成是折磨?

    一碗清淡的小米粥拿到颜溪面前,西门筑面无表情地道:“自己吃。”

    “你生气啦?”她小心翼翼地瞅着他。

    “没有。”他没好气地说道。

    在一起好歹也这么久了,她能读不懂他的表情吗?

    “西门筑你喂我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讨好地笑着。

    “自己吃。”

    “西门筑……”她睁着一双晶莹清澈的眸子看向他。

    “本王可不想再折磨你。”

    “……”就知道他在生气。

    “我肚子一点也不饿。”她将送到自己面前的碗推回去,“你自己吃吧。”

    “你……”

    “我就是不饿呀。”她特无赖地看着他。

    “不吃就不吃,谁稀罕。”

    僵持了几秒,西门筑到底认栽:“张嘴。”

    颜溪在心里比了一个“v”字,笑眉笑眼地张口了。

    “这粥真的超级好吃啊,是因为某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大美男喂的吧。第一时间更新 ”她凑近他脸色阴沉的脸,笑着说道。

    果然,在她拍完马屁之后,西门筑面色明显缓和了几分。

    等到颜溪粥喝完了的时候,许昌走到了西门筑和颜溪的身边。

    “王爷,求求您休息一吧。”

    “本王自有分寸。”看着颜溪高兴的笑脸,西门筑朝许昌挥了挥袖,“你退罢。”

    许昌噗通一声,跪在颜溪面前:“王妃,求求您让王爷休息一吧,他已经好几天都没合过眼了。”

    “接到您被缉拿的消息,秘密从边关回来,千里加急,一个月的路程被硬生生缩短到九天,其中的艰苦可想而知,再加上这两天,王妃病中昏迷不醒,大夫还说王妃生死未卜,王爷茶饭不思地守在病床前,守了整整两天,直到你现如今醒来为止。”

    “西门筑你……”颜溪睁大了眼睛,西门筑脸色苍白,眼角有不可忽略的青影,安静来的时候很憔悴的样子,感觉整个人瘦了一大圈,但为什么自己没有发现到,是因为这个男人,从开始到现在,都是一副谈笑风生眸光熠熠的样子,跟她开玩笑,让她开心让她气恼让她无语,像个没事人一样。

    “许昌,你太多嘴了。”西门筑有好几次想打断许昌的话,但喉咙里总有一股腥甜冒出来,强压那股不适,西门筑并不很高兴地说道,“不过几天没休息而已,区区小事,还能要本王的命不成?”

    特拽地说完这句之后,一股鲜血就沿着西门筑的嘴角淌来。第一时间更新

    “西门筑!”颜溪着急地唤了一声。

    接触到许昌“要你休息你不休息,还装”的眼神,西门筑脸色微黑,他满不在乎地擦了擦唇角,不悦地扫向房里的一众护卫们:“既然要本王休息,还不给本王滚出去。”

    护卫一哄而散。

    “西门筑,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

    颜溪望着睡在她身边的男子,眸眼清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西门筑双手枕在头上,吹了一落到眼眶处的发丝,眸子转过来,潋滟生辉:“不然对谁好?”

    他语气不是很正经,眼神也不深情,但就是这种自然而然的态度和表情,让颜溪更感觉到踏实与舒心。

    问这种傻问题,不对你好,对谁好。

    “西门筑。”

    “嗯?”

    西门筑转过头,却发现脖子陡然被一双手缠住,清秀的少女温热的脸紧紧地贴在他的脸上,那样亲昵温暖的姿势,她声音很清脆,很好听。

    “西门筑,我要一辈子都和你在一起。”

    西门筑的手穿过她的颈后,温热的大掌覆在少女清瘦的背上,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吧嗒”一声,她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笑着说道:“快睡吧,不吵你了。”

    他摇摇头:“我不困,真的。”

    “少逞强了,快睡吧。”

    “你同我说说话。”他固执地看着她。

    她不知道,当他一闭上眼睛见不到她的时候,就会想到她被人砍头的一幕,她孤立无援地站在漫天的风雨之中,她倒去了,她的身上流出那么多的鲜血。

    她永远都不能再睁开眼睛,对他笑,跟他说话。

    真的只差一点点,他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说什么啊?”颜溪为难地皱着眉头,突然间怎么找话题啊,一瞬后眼睛一亮,“西门筑我给你唱歌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对,唱轻音乐,助眠。

    西门筑看向她,薄唇流露出一丝笑意:“你这样……还会唱歌?”

    “什么叫我这样,少看不起人了。”颜溪白了他一眼。

    颜溪清了清喉咙,很正经地道:“听着啊。”

    西门筑很配合地点头。

    心里头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升上来,每次炒菜的时候她都会这么正儿八经,而事实上……

    果然啊果然。

    一歌唱完之后,颜溪小脸都是红扑扑的,她特别兴奋地转过头来,眼睛星子般晶亮:“怎么样,好听吧?”

    西门筑很违心地捧场:“第一次听到这么独特而……动听的歌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真的吗?”她连眉眼都蕴含笑意,很开心的样子。

    “那我继续唱了。”

    呃,西门筑皱了皱眉,转瞬又笑了笑,点头。

    大概是第一次,西门筑任一个人这么摧残他的耳朵。

    其实她声音很好听,就是唱歌的时候老不在调上,技巧什么的也完全没有,简直就像小孩子在咿咿呀呀,还甚动情的模样。

    在她这种奇异的歌声中,他怀着淡淡的笑意,渐渐睡去。第一时间更新

    醒来的时候,身边已不见她,问人,说她在厨房。

    西门筑走到厨房,要找的女子一袭明媚淡雅的浅蓝色裙衫,身前穿着自制的围裙,袖子利落地挽到手肘处,露出雪嫩无瑕的皓臂,纤瘦的手正在挥舞着一把菜刀。

    见到他来,她凝眸一笑:“看吧,我就知道你今天会醒来。”

    “我睡了很久吗?”

    “三天了。”

    他清了清喉咙:“其实我早就醒来了,只是躺在床上思索一些事情而已。”

    “知道啦,你身体很强壮,一点都不弱,根本不要睡三天就能恢复元气。”颜溪取笑地说道。

    西门筑幽怨地看向她。

    很快,颜溪的菜就做好了。

    酱香牛肉,糖醋排骨,红烧鲤鱼,百合南瓜蛊,小炒豆腐,一大桌子菜,荤素搭配,应有尽有。

    菜色比之前好多了,西门筑微微一笑。

    白皙清秀的脸上冒出了薄薄的细汗,颜溪随意地擦了擦,眼睛清澈清亮,瞅着西门筑:“快看好不好吃。”

    动了动筷子,夹一口菜入口,虽然仍旧比不上西门筑府里的厨子,但比之前有不小的进步,虽然,依旧有那么一点咸,还有那么一点辣。

    看来,这丫头口味比较重。

    不知道怎么的就笑了一,颜溪眼巴巴地看着他:“是不是还可以?”

    “很可口。”西门筑笑着说道。

    颜溪笑得更开心了,听说西门筑对吃的东西很挑剔,经他认证是美味的,一定很好吃。

    很快,她收了笑容,抬眼幽幽地看向他:“其实,西门筑你是哄我的吧。”

    西门筑一愣,随即很从容地道:“好好看着我把这些菜扫进肚子里。”

    颜溪笑容还没展开,眼睛一子就变得黯淡了,她托着腮,也不看西门筑了,就呆呆地看着窗外。

    窗外是通往花园的一条小径,西门筑上战场没在府里的时候,她就喜欢漫步在那条小路上,黄昏的时候花朵宁静,花香淡淡,彼时在她身边还有一个像小鸟一样唧唧喳喳的女孩子。

    “其实,小篱有教我做菜,她虽然人比我小,可是手比我灵活多了。”

    “我问她什么她都特别耐心,从来不会抱怨什么,不过她爱哭,哭起来就没完没了,有时候我真被她弄得一个头两个大。”

    颜溪神思恍惚地说着,西门筑静静地听着,不时凝望少女哀伤的侧脸。

    “我会很迷茫,有时候从梦中醒来,感觉没有一个人是可以信任的,谁都可能随时背叛我。”

    “不要这样想。”西门筑放碗筷,将无助的少女揽进怀里,“吃一堑长一智,你该做的不是消极面对生活,而是思考事情的症结在哪里。”

    “你是个优秀而勇敢的女孩子,不会所有人都想伤害你,只是一次结识人的时候,小心戒备为好。”

    颜溪怔怔地点了一头:“其实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也曾这么对自己说过,并不是全世界的人都跟我过不去,我不应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更不应该封闭自己,只是……”

    她叹了一口气,埋进他的怀里:“我会忍不住想起她。”

    “明明不必要对我好了,可是我被挨板子的时候,她死死地护在我的身上,硬生生被我挡掉了五十个大板,她被打得皮开肉绽,话都说不太清了,却仍旧求着寺官不要伤害我。”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