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而霸道的舌尖再一次攻进她的唇齿,带着令人沉|沦的野性气息,很快,颜溪的唇再一次被他吻得又红又肿。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阵衣服撕|裂的声音。

    颜溪的思绪顿时变得无比清明,就在她意识想要推开他的时候,双|腿猛然被分开,一股凶悍的力道就朝她身体冲了进来。

    “嗯……”她疼,一口咬住了西门筑的肩膀。

    “松开,像野猫似的,把我肉都要咬来了。”西门筑皱着眉头说道。

    “疼吧?谁让你也弄得我疼的,礼尚往来嘛。”她扬起眉。

    “那好,继续,往死里咬,我一定会还起你这份大礼的。”说这话的时候,他腰部一沉,又往她体|内送了一阵不小的力道。

    “唔……”

    她身体顿时如无骨的蛇妖,紧贴在他身上,呼出来的气息甜蜜而诱|人。

    原本只是想让她无力,将她的手掰开而已,现在,看到她花瓣般微红的小脸,扯开的睡袍领口若隐若现的白嫩,以及半掩的香肩,他的眼顿时闪过一抹浓重的墨色,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敞开的衣服间,蝴蝶骨瘦削而精致,雪白的肌肤透出冰玉般的色泽,是那种薄如蝉翼的,显得十分脆弱的嫩白肤色,细瘦的腰不安地窜动着,即便已经有了两个多月的身孕,可由于身体清瘦的缘故,她的小|腹依旧平坦得不可思议。

    见到她的小|腹,他的眸中霎时涌过一抹柔和,温柔的吻轻轻地落在了上面。

    可是一刻,高不可攀的灼|热就在身体间肆意游走。

    湿|润的舌尖纠缠住她胸前的蓓|蕾,辗转轻咬,墨发间洒落开来丝丝的汗水,掉落在她的身体上,滑落她身后铺陈的墨发间,像是彼此彻底融为了一体。

    高|峰的时候,她发出一句闷哼声,纤瘦白嫩的身体上敷上了一层薄薄的细汗,她的眼迷离间闪烁着水漾般的媚色,小嘴微微张着,完全不知道自己这副模样有多诱|人。

    西门筑的手落在她纤瘦的手臂之上,由肩膀开始徐徐探去,最终握住了她抓住床柱的手。

    西门筑要用极大的力气,才能克制心中的那股挫败扩散开来。

    她身体已经软成一滩水了,可是抓住床柱的这只手,却仍坚|硬固执地捍卫着自己的领地。

    “乖,松开,抓了这么久,手会疼的。”他温柔地看向她,哄着道。

    “你让我睡觉好不好?”她迷蒙地看着他。

    “还想着睡?”难道他的侵占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吗?把他当什么了?空气吗?岂有此理!

    “你信不信我继续‘欺负’你。”

    坚|挺的标志涩涩地抵在她的小|腹上,满以为她会就此举白旗,没想到她张开嘴却笑了。

    “西门筑你真是猪啊,你这么对我,我会很累,很累就更想睡觉的。”说这话的时候,她又打了一个哈欠,清澈的眼里却仍有笑意。

    “……”西门筑脸黑了一,紧接着——

    “唔……”颜溪痛哼了一声,这一次,他的力道很足,不知道是因为恼羞成怒,还是为了宣示他的主导地位和男性雄 风,不把颜溪弄得求饶绝不罢手。

    强势的攻占让颜溪全身酸软无比,身上顿时没有一点力气,紧抓住床柱的手也被男人顺势地掰开。

    “出去走走!”拽住颜溪的手,西门筑不由分说从床上来,拿出湿毛巾分别给颜溪和自己擦干净身上的汗,双双换上干净衣服,拉着她踹开门就走出去了。第一时间更新

    庭院中清凉的风令人心旷神怡,颜溪顿时感觉瞌睡虫被扫去一大半,精神抖擞了不少。

    “怎样?在外头走走的感觉不错吧?”他环着胸,眼神潋滟,一副“信本王者得永生”的自大模样。

    颜溪懒懒地翻了个白眼之后,又打了个哈欠,很不配合地道:“啊,好累啊,越走越累。”

    “……”

    “一天不搓本王的锐气心里头就不舒坦了是吧?”他乜斜着眼看向她。

    颜溪笑了,眼睛都是笑的。

    庭院中传来淡淡的花香,令人恍惚置身梦境,颜溪顺势坐在秋千的长凳上,还没坐稳,身体就猛的被人捞起。

    “别坐去,待会又睡着了。”西门筑严肃地说道。

    “怎么这样啊?”她苦着脸道,“让我坐一吧。”

    “不行。”他语气是少有的冷厉,“站起来,跟我到处走走。”

    “我不管,我就要坐。”颜溪使起了性子,不管不顾就坐在了秋千凳子上。

    他板着脸,不说话,颜溪也不说话,沉默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

    其实听大夫说过,不能睡多了,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说不定会一睡不起,颜溪蔫头耷脑地站起身来,小手抓住西门筑的袖子。

    “我真的有点累,腰酸背疼的,拜托让我坐一啦。”她软着声音说道,就像是一个请示老师的小学生。

    “我保证不会睡过去,也不会坐太久。”她脸有点红,“我,我两只腿像灌了铅似的,好重……”

    他一挑眉:“才走了几步脚就疼了?”

    她美眸里闪过一丝难为情:“又不是因为走的原因,而是……而是你在房里,对我……”

    他长长地“哦”了一声,戏谑地看着颜溪越来越红的脸,笑道:“说来说去都是我的错了。”

    颜溪清了清喉咙:“认真来说的话,可以这样讲。第一时间更新 ”

    “那我就要好好地道歉了。”男人邪魅一笑,“哪里疼,我给你揉揉。”

    大掌落在她的膝盖处,缓缓往上:“两腿间最疼吧?”

    “喂,你……”颜溪挥开了他的手,美眸闪着隐隐的怒火,一副要打人的样子,“你嘴巴和手脚给我放干净点。”

    女孩子一张小脸通红无比,西门筑笑了,翻身坐到了秋千硬邦邦的凳子上,轻轻一拉柔|软细瘦的腰肢,她带着幽香的身体就落到了他的腿上。

    “答应过我的,不许睡着了。”

    这个男人时而正经时而不正经,颜溪挑了挑眸子,想到刚才他把她弄得那么窘迫,她满怀怨念,低着头没有搭腔。第一时间更新

    “听到了没有?”

    她心不甘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不行,我信不过你。”本来颜溪是背靠在西门筑的身上,西门筑说完这句话之后,手伸到她腋,她小小的身子就被他提起,由背对变成正对,如此,她的一个表情一个动作都将落入西门筑的视线中。

    她超级无奈地看着他:“西门筑,你干脆如厕的时候也把我带上得了。”

    他一笑:“这倒是个好主意。”

    “……”被他完败。

    渐渐的,颜溪发现西门筑脸有点红了。第一时间更新

    “怎么了,生病了?”她皱着眉头问道,他清了清喉咙,没搭腔,表情却有丝不自在。

    一阵大风吹来,颜溪有点冷,忍不住往西门筑怀里缩了缩,可是,好像有什么东西。

    颜溪低头,发现有一个小帐篷高耸起来。

    “西门筑你……”

    “还不去!”

    颜溪从他身上跳了来,环着胸冷冷地看向他:“是你自己要抱我的,出了事还对我凶。”

    “回房去!”他眼里闪过一抹幽黑,抓住她的胳膊。

    “不,我不回去,我要在外头走走。”她嘴角带着不可一世的笑意,摇头道,“我绝对不回去。”

    她又不是傻子,哪看不出来他这个时候叫她回房间是另有深意。

    切,谁要满足他的淫|欲?

    西门筑刚抓住她的手走出一步,颜溪滑溜溜的胳膊就从他手中钻了出去,西门筑挑眉伸手,却只抓到她的一小片衣角,很快,那丝衣角都自他掌中流泻而出了。

    “啊,今天的月光真是漂亮啊,怎么有这么迷人的月亮呢?”她一副很有赏月心情的模样。

    “啊,这湖水看起来好清澈,这风也吹得真舒服。”颜溪眉眼柔和,仿佛很钟爱今夜的自然山水。

    “啊,风光真是好啊,”她很夸张地作陶醉状,双手合十,“今晚都想睡在这里了呐。”

    她她她她……岂有此理!西门筑面色铁青,牙齿都要磨烂了。

    “最后警告你一次,快点给我过来,跟我回房去!”

    颜溪环着胸,背靠在假山上,与西门筑隔着较远的距离:“我说你啊,真是没有一点做人的自觉,警告我?拜托,你应该识时务地对我客气说话,这样本姑娘心情好了,就可能勉为其难地嫖嫖你。”

    什、什么?嫖他?还勉为其难?

    这丫头简直无法无天了!

    “给我过来!”

    颜溪不为所动,西门筑身形一动,旋风般闪到颜溪身边,而颜溪仅是笑了一,就速度比他更快地离开了原先站立的位置。

    她人畜无害地朝他挥了挥手:“今夜的风景真是好啊,我就不陪你在这破坏心情了,四处逛逛去了。”

    说完,她鬼影般一闪,一子就消失了踪影。

    西门筑的脸已经黑成锅底了。

    咬牙切齿了好久之后,西门筑阴冷一笑,我就不信你今晚上不回来。

    折磨死你!

    令西门筑失望且抓狂的是,整整一个晚上,颜溪真的就没回来。

    清晨,一宿未睡的王爷终于忍不住暴走:“姓颜的,你给我出来!”

    一路鸟雀走,而那个要找的人却迟迟不见踪影。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