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韦青御说完之后,看见颜溪一张清秀的小脸霎时失去了血色,薄薄的唇微微颤着,半垂的睫毛微微动着,像是欲却折断了翅膀的蝴蝶。

    她紧握着拳头,指甲深陷,苍白的掌中渗出点点鲜血,她摇头:“不可能,西门筑不会这样对我的。”

    “你一定在骗我!”就像潮水突然涨起,年轻的女子眼眶通红地发出一句怒吼,刷的一声,一把长刀抵在韦青御的脖子上,“说,你和轩辕辰是什么关系,你是不是他派来离间我们的?”

    韦青御一愣,随即淡淡一笑:“王妃觉得是便是吧。”

    伸手拂开颜溪的刀剑,将颜溪激烈的反应收在眼底,韦青御淡淡地叹了口气,衣衫磊落地走出了火光噼啪的破庙。

    颜溪骑着马,不知道是以何种心情走回王府的。

    暮色苍凉,苍茫的天地间,只有一只白色的鸟在孤独地着,心仿佛随那只鸟在一上一地动着,那只鸟渐渐微缩成不确切的小点,心也跟着拉紧,充满逼仄的喘不过气来的疼痛。

    一路上颜溪都是茫然的目光,近了王府的门前,一个护卫惊喜地大喊:“王妃回来了!”

    回来了。

    一种莫名的温暖在体内流转。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是她的家,不是么?

    可是一刻,一种无可掩饰的悲凉席卷过来,几乎侵占所有的感官。

    “如果不是王妃身上有血蝴蝶胎记,王爷会纳您为妃吗?”

    “据末将所知,王府的大夫曾用药试图废去王妃的功夫,差点让王妃沦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这一切如果不是王爷授命,他一个小小的大夫,敢么?”

    “王妃认为王爷对你好,王爷天之骄子,皇室贵胄,什么美女没见过,为什么要待你好?王妃就没怀疑过他别有用心么?”

    “你的孩子能救王爷的皇姐雪沿郡主,你说什么,他给孩子治病去了?可能一年半载在山上?呵呵,这样的话大抵只有王妃会信吧。”

    在月色氤氲的王府,美得就像一场梦,一场华光流转,笙歌不歇的梦,醒来的时候,仿佛还能听见遥远的余响,穿透飘渺的梦境而来。

    不,只要那个人没有承认,只要她没有亲眼看到,这一切,就不会是一场易碎的梦。

    这就是她回来的理由。

    那天过了约十天之后,西门筑回到了王府。

    彼时颜溪吃了饭,心不在焉地和王府里的婆子闲聊着。

    “西门筑!”见到他现身,她腾的从椅子上站起。

    “今天怎么这么激动?”他仍旧一脸不变的笑意,走上前来。

    丫鬟婢子赶紧行礼,他点过头后一一屏退。

    她忽而低头忽而抬头,眼睛睁着,像是有话要说。

    “孩子……怎么了?”她终于问道。

    他愣了一,才道:“没什么大问题。”

    “既然这样的话,把他们抱回来,不好么?”清澈的眸子间带着一丝征求。

    “我自有分寸。”他目光敛去了几许柔情,优美的脸部线条显得有丝冷硬。

    “我先去沐浴。”说完就要走开。

    “西门筑!”她声音很大。第一时间更新

    他回头,颌微扬:“嗯?”

    “我想问你一件事情。”她低声说道,她的眼里,有情绪起了又退退了又起。

    “说吧。”他站定,淡淡地道。

    “孩子们……真的没事吗?”

    他眸子微转:“你不相信我?”

    她低着头,轻声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间觉得你好陌生。”

    她是孩子们的母亲,关心他们,想知道他们具体的生活状况,有没有哭,身体生病是怎样的病,会出现怎样的症状,那里的环境是怎样的环境,他和孩子们会不会出现危险。

    他不能体会她的心情,反而还冷冷淡淡地抛出一句她不相信他。

    “别想多了,我只是昨夜没睡好,有些累而已。”他走过来,略显疲倦地将她拥进怀里。

    “西门筑——”她有话要说。

    他转身:“我去沐浴了,待会聊。”

    沐浴完,到了颜溪房间的时候,西门筑发现她正在呆呆地凝视着他送给她的手镯。

    “在想什么?”他轻轻拍了拍她肩膀。

    “在想西门筑你是怎么喜欢上我的呀。”之前淡淡惆怅欲言又止的神情已然消失不见,现在的她,眼角眉梢挂上了甜美的笑容,就跟精心修饰过似的。

    明明在笑,却看不清喜怒。

    西门筑皱了皱眉头。

    “呀,怎么这么严肃的样子?”她环胸轻笑,“说喜欢我哪点让我高兴高兴,就这么为难吗?”

    “怎么感觉你有话要说。”他眸光敏锐。

    她笑吟吟地勾住他的脖子:“听说只有做了亏心事的人才会这么敏感,”食指戳着他的左胸,“心虚嘛。”

    明亮得过分的眼睛令人有些不敢直视,西门筑轻声一咳:“我有些累,想睡了。”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早帮你铺好了床,快去吧。”她不再缠着他。

    他倒像是真累了,一上了床就闭上眼睛,什么话也不说。

    夜深,颜溪打了个翻身,借着月光凝视着他的侧脸,一抹说不清的神色在眼中流转,纤长的手指轻轻抚上他薄薄的紧抿的唇,他高挺的鼻梁,想到了什么,颤了一,眸子中的神色变得有些冰冷,不知出于什么心情笑了一,静静收回了手。

    一夜无眠的两个人。

    一大早,丫鬟婢子就知道王爷走了。

    很快到了吃早饭的时间,几个丫鬟去敲颜溪的房门,没人回应,因为王爷出门之前千叮咛万嘱咐今天不要让王妃出房门,所以几个丫鬟交换了眼色之后,斗着胆撞开了颜溪紧闭的房门。

    床上,锦被凌乱地铺散开来,在薄薄的锦被之,压着一个人,整个身子都被盖住,只有一只雪白细长的手臂露了出来,手臂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红痕,一看就是什么激烈运动后留的痕迹。

    王爷也真是的,将王妃折磨成这样了,还担心她会乱跑。几个丫鬟婢子脸红而暧昧地笑了笑,估摸着王妃一时半会不会醒来,遂退出了房门。

    “小茜这丫头跑去哪了,怎么一整天都不见人影?”傍晚,一个婆子皱眉寻找着失踪的小茜,“小山小莲,你们几个瞧见小茜没?”

    都说没有。婆子暗自嘀咕,小茜这丫头跑哪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婆子听见王妃房里传来一声大叫:“啊,小茜!”

    婆子走上去,发现门半掩着,王妃的床前站着两个丫鬟,而床上惺忪揉眼的女子,却并不是王妃,而是婆子寻找已久的小茜。

    婆子意识到有什么事情,立刻走进去,发现小茜虽然穿着衣衫,但是右手臂的衣服被人剪去。

    小茜不明状态地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又看了自己的手臂:“这是什么?”她伸手去擦,“怎么这么多胭脂在我手上?”

    “不好!”包含婆子在内的另外三人同时惊声一叫。

    北泷山是煌国北部盛祁山系的主峰,北泷山连绵广布,是期国与煌国的分界线之一,北泷山植被丰富,绿意盎然,山路高耸曲折,这些加上盛行野兽猛虎,绝少有人踏进。

    而就是这座绝少有人踏进的山峰,清晨却传来了人说话的声音。

    声音的发源地是一处机关重重的极其隐蔽的洞穴。

    洞穴里亮着好几颗夜明珠,将原本没光线透进来的山洞照得透亮,洞穴里最显眼的莫过于那副雪白的冰棺,此刻冰棺的盖子已经开着,可以看到里面躺着一个脸色苍白,却面容绝美的女子。

    显眼的是这样一副情景,而刺耳的,却是婴儿嚎啕不止的啼哭声。

    西门筑坐在石椅上,怀中是一个两个月大的婴儿,婴儿在不停地挣扎着,但小小的手指还是被人刺穿,鲜红的血掉进特殊的容器里,滴答滴答。

    “呜呜……哇哇……”

    而在不远处的石床上,一个与被放血的婴儿有同样模样的婴儿则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脸色苍白憔悴,像是死了一样。

    被掏空的极细极长的竹子插进了冰棺女子的嘴中,鲜红的液体顺着竹管子缓缓地流了去,一股接着一股。

    “幸亏圣体孩子出现得及时,不然雪沿郡主铁定没救了。”五个巫医中的一个感慨说道。

    怀抱中的孩子只有两个月,却已经奇异地有了眼泪,他里哇啦地大哭着,眼睛红肿,一张小脸揉皱了似的,流得过度的眼泪将他的小脸弄得通红,看起来分外的可怜。

    对于孩子的哭声西门筑浑然未觉,像得了魔怔似的,盯着冰棺中的女子:“她……一定会醒过来的吧?”

    巫医点头:“情况很好,最迟两个月,雪沿郡主就会醒来。”

    “好,我只要她能醒来。”西门筑仍旧目不转睛地看着女子,沉声说道。

    “只要她能醒来,你就什么都可以做是吗?”突然间,像是平地起了万丈波澜,一个带着无限清冷的声音在偌大的洞穴间响起,落到厚重的墙壁,碰撞起旷久空幽的回声。

    时间,那么寂静。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