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后,天高云淡。

    “王爷……”几个护卫低着头走进门来,“依旧没有找到王妃的落。”

    年轻的王爷薄唇紧抿:“活要见人,死……”说到这个字的时候,西门筑眉头紧皱,抓住杯子的手开始慢慢缩紧,“她不会死的。”

    “给我继续找!”

    一个月后。

    “砰”的一声,几个护卫们齐齐跪地,一个人说道:“所有的地方都找遍了,还是没有王妃和小世子的落。”

    一群人都低着头屏息等待着王爷的大发雷霆,但是等了很久之后,却没有任何声音传来,一小搓胆子大点的护卫诚惶诚恐地抬起头,却只看见王爷垂眸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而他的手中,有一个做工很是精致的钱袋。

    离西门筑近一点的护卫可以听见西门筑低低的叹声,那是这么多日以来,他第一次露出这么疲倦而无奈的声音。

    “你,到底去哪里了?”

    这么多天以来,西门筑一直睡在书房,除非必要,他不想进自己房间,明明很宽敞的一个房间,却无孔不入地透出一种狭窄和逼仄。

    就是在那个房间外,女孩子仰起头,一双眼睛清澈而黑白分明,递给他她精心制作很久的礼物,满含期待地看着他。

    “怎么样?喜欢吗?我可是做了好久的,喜不喜欢?”

    就是在房间内的那张床上,误以为他因病而死的她嚎啕大哭,眼泪湿了他整个怀抱。

    也就是在那里,在他要出征的离别的前一夜,她彻夜未眠却强迫让自己挤出笑容。

    “可是我睡过去了的话,就会很晚才起来,这样就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离开的,也没法送你了啊。”

    就是在那幅铜镜前,她含着淡淡的微笑,认真地给他盘着发,阳光落到她纤细白皙的手指上,那样的时光,那样的轻笑,一切都刚刚好。

    就是在那张软榻上,她一双清澈的眸子满含气恼,抓着他肩上的衣服:“反正孩子叫西门庆我就去死!一定死给你看!”

    很多很多个或吵闹或温馨的小时光在回忆里缓缓走过,她的开心,她的皱眉,她的恼怒,她抓住他衣服时讨好的笑,她真情流露时的委屈大哭,一切的一切,就像一根刺一样,狠狠地

    扎在他的心口上,拔出来的时候不见一丝的血,却留无法更深的疼痛,一点一点地侵占整个身体,扩散到四肢百骸。

    她在的时候习惯成自然,她不在的时候,世界原来那么黯淡。

    “做了菜,吃点东西吧。第一时间更新 ”突然间,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身后传来,西门筑瞳孔一缩,猛然回过头,门口逆光,少女的身形只剩一个曼妙的轮廓,看不清容颜。

    西门筑几乎是条件反射就走上去,眼睛里盛着满世界的光亮,却在看清楚那人的脸时,眉眼忽然地沉暗来。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

    “皇表哥,你怎么这样……”纳兰音气恼地拍着门,等了很久,书房里的男人依旧没有出来。

    一个半月了,颜溪依旧音讯全无。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孩子来王府找颜溪玩,一进大门小夏高兴地叫着:“姐姐我们回了一趟乡,给你带好吃的东西了!”

    一大群孩子叫了半天姐姐却没人回应,去颜溪的房前敲门也没人开门,星星抓着一个婆子的袖子:“阿婶阿婶,姐姐去哪里了呀?”

    婆子欲言又止,像是有什么东西梗在喉咙里,最终红着眼眶摇了摇头道:“上次我病得快死了,府上大夫没在,是她背着我去医馆的,心肠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哟,想不到,唉,年纪轻轻就,唉……”摇头叹息着走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发生什么事了吗?”星星歪着脑袋问乐乐。

    乐乐狐疑地皱了一小眉头,他虽然聪明但是年纪小,很多事情也不能想明白,思索了一之后,诚实地摇了摇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星星又逮住一个婆子,大大的星子般的眼睛忽闪忽闪:“阿婶阿婶,姐姐出什么事了吗?”

    那婆子四十多岁,闻言也是红了眼眶,有泪水在眼里凝聚,强忍住之后,含着愠怒瞪了一眼厅堂那边:“去问王爷吧!”

    除了星星外,剩的几个孩子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在对方眼睛里看到了一种大事不妙的凝重。

    “王爷叔叔,我们来看你和姐姐了,还带了很多好吃的东西哦,嘻嘻,姐姐老是请我们吃东西,都不好意思了。”

    小小的女孩子笑着,说话仍是奶声奶气的:“王爷叔叔,姐姐去哪里了呀?怎么没看见她?”

    话一出口,厅堂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丫鬟护卫们垂首低头,皆大气不敢出,空气中似乎连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西门筑端着茶杯的手陡然一滞,眼眸微眯,凤眸闪烁着一丝凌厉而危险的气息。

    “给本王回去。”

    “王爷叔叔你赶我们走吗?可是我们没有见到姐姐呢,两个月没见到她了,我好想她,”小小的女孩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王爷叔叔你让我们见见姐姐吧……”

    “还要再说一次吗?给本王滚回去。”

    “叔叔你好凶哦,我们才不是来看叔叔你的,我们想跟姐姐说说话……”

    话还没说完,星星衣服的领子就被提起,整个人也悬在半空中,男人的眉目阴沉得可怕:“你再给本王多说一句,信不信立刻叫你们几个人头落地。第一时间更新 ”

    呜呜哇哇的,星星吓得大哭。

    西门筑不耐烦地松手,砰的一声,小小的身体掉在地上。

    几个男孩子立刻拖着星星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脾气上来了的星星哭着回头道:“坏叔叔,你一点也配不上姐姐!”

    西门筑的眸子里霎时涌上一股寒意:“都给我回来!”

    他眉目寒冷地往前迈去。第一时间更新

    砰的一声,李秀跪在西门筑面前:“王爷,您不要伤了这几个孩子,他们都是王妃喜欢极了的孩子呀,王妃在天之灵见到这一幕,也不会开心的啊……”

    在天之灵……在天之灵……

    不,她没有死,她不会死,她一定没有死。

    可是,那么高的地方摔去,再加上她当时身受重伤,还会有活路吗?

    接受吧,西门筑,她已经不在的事实。

    “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年轻的王爷暴吼一声,踢开跪在他面前的护卫,开始暴躁地砸东西。

    “为什么找不到你!你给我回来,回来啊!”瓷器古玩,桌椅板凳,能砸的全部被砸,厅堂内爆发出似要震人耳膜的声音。

    “这算什么?说好陪我一辈子,你这个不守信用的女人,你给我滚回来!”声音沙哑,似嘶吼的野兽,西门筑双目通红,从怀中拽出那个精致的钱袋,“啪”的一声无情地甩在地上,砰的一声踢开门走进了别院。

    他开始砸自己的房间。

    他疯狂地砸房里的一切,明明她不在了,可她的气息却在充满回忆的房间里无处不在,这样的痛苦的滋味,他再也不想体会。

    他要彻底忘记这个女人,这个答应他会在她身边,却就这么离开他的,背信弃义的女人。

    铜镜,她的梳子,她的衣服,她写的字,她用的茶杯,所有的所有,在他手中摧枯拉朽,像是末日来临一般,全部毁灭得不成样子。

    房间一片狼藉,西门筑气喘吁吁地站在那里,肩膀颤动,停了一,又开始疯狂地砸,直到房间,再没有可以毁灭的东西为止。

    一阵清幽的花香遥遥传来,西门筑喘着粗气走出去,挥开试图阻拦他的护卫们,义无反顾地走进了花园,开始疯狂地撕扯那些长势正好的风铃草。

    蓝白色的花海,延绵着生命的温柔与美好,风香淡淡。

    却都一株一株被他连根拔起,沦为烂泥。

    “好热好热,西门筑,快帮我擦擦汗。”

    “真是的,既然这么累,还这么辛苦地种花花草草干什么?”

    “因为我超级喜欢风铃草啊,明年,你就可以看到了,看到之后,你就会很喜欢的。”

    “我又不是没见过。”

    “我种的,当然和别人的不同,我可是大美人呢,种的花当然要比别人种的漂亮,等着看吧。”

    “大美人?你倒是不谦虚啊。”

    “跟你学的。”

    不愿意忆起的美好往事就像一阵旋风般猝不及防朝他袭来,看着手里被连根拔起的枯败的风铃草,西门筑整个人都怔住了,又想起之前疯狂的举动,肩膀开始抑制不住地抖动起来。

    “颜溪……”整个人像一只拉满的弦陡然松懈,他冲过去,紧紧地抱住那些蓝白色的像铃铛一样的花,像是在抱着那一个再也见不到的人,眼神波动,神情哀伤,再也忍受不住,嘴里逸出痛苦而奔溃的喊叫。

    “颜溪,你回来……”

    从阳光正好到暮色沉沉,年轻的王爷就在遍地是泥的花丛里躺了一个午,没有人敢打扰他,时间静得连虫的声音都能听见。

    直到一声大叫从庭院传来:“找到王妃的落了!”

    ps:敢不敢再看去?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