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转眼,四年后。

    四年,足够改变很多事情,在这四年里,各国变化风起云涌,九州大陆上的五国势力经过一次次的或军事或经济的洗盘后,开始了重新的分配,煌国和期国作为九州大陆上面积与实力最大的两个国家,虽然仍旧一南一北彼此抗衡,但是两国的实力与往年相比,都削弱了不少,分别为煌国国和期国国的巴哈国与东棠国势力都在逐步提升,但东棠国无论从政治经济还是军事都比巴哈国又更胜一筹,而在这几年中,梁国,一个本来毫不起眼的东北边陲小国,在一次次战争中奠定了史诗般的胜利,短短的几年内,一个原本备受欺压的小国开疆扩土,奋起而上,变成了各**事指挥中再也不能忽视的要员。

    毫无疑问,在一个国家裂土开疆的过程中,贡献最多的绝对是骁勇善战的士兵们。

    经过又一次的告捷之后,与梁国厮战的东棠国终于举起了白旗,梁国国内一片热情高涨的欢呼声,在这样的一个时候,百战百胜的将军俨然比皇帝还要受人尊敬。

    梁国最颇负盛名的将军有一个儒雅好似书生的名字,席堇程。相传,席堇程在四年前虽然同样运筹帷幄,战绩骄人,但却不像最近这四年一样场场常胜,荣光至顶,有崇拜者曾问过席堇程短短几年神勇至此的窍门,席堇程还没回答,他麾的大将便笑言,得红颜美人在旁,席将军自然英勇盖世。

    众人都明白,席堇程断不是酒肉好色之人,虽已有妻儿却也不惯儿女情长,他的成功来自于他的文韬武略的智谋和审时度势的杀伐果断,但无可否认,自从他身边出现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之后,他在战场上的胜势便真如神助般节节攀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听有幸存活的敌**士说,那个在战场上一贯蒙面的女子,有一双漂亮得令人移不开目光的眼睛,那是一双清澈如昆仑山白雪融化的眼睛,莹莹生亮,水漾着一般,仿佛随时都能流出眼泪,仿佛眼睛的主人是一个涉世未深的深闺少女,应该出现在莺啼燕语的秋千架上,而绝非杀人如麻的铁血战场。

    但就是别人以为不过如此的黄毛丫头,转瞬就能将一个个彪形大汉甩在马蹄,手起刀落,毫不留情。

    很多人都认为她是席堇程的女人,然而据知晓情况的一小撮内部人员说来,事情并非如此。第一时间更新

    这个谜一样的女子,是席堇程夫人蔚若四年前去北泷山寻灵芝草的时候捡回来的,奄奄一息的女子身边还有一个两个月大的婴儿。

    当时被带回梁国后,被救治后昏迷很久的女子终于醒来,醒来之后,她不记得自己的姓名,不记得自己的年龄,甚至也不清楚身边躺着的婴儿是不是自己的。

    她迷蒙地看着陌生的一切,陌生的自己。

    她就像是一个被上天抛弃的小孩,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她乐观的程度远超乎所有人的想象,经过一天的埋被休整之后,她就冲着席堇程夫妇微笑,很江湖中人地抱拳:“谢谢你们救了我,一定不会忘记你们的恩情的!”

    这些往事只有席堇程几个亲信知道,而席堇程断不会让他们透露一星半点出去,他知道南风当时身上有很多伤痕,断定她是有仇家,他不可能再让南风有被仇人追杀的可能,所以这些事情他让亲信属严格控制,不说出去。

    是了,那个女子被席堇程和蔚若赐名,叫做蔚南风。

    皓月当空,夜风阵阵,白日里喧嚣的梁国都城已经淡去了那份热闹,只留微凉的宁静。

    “南风南风你等等我……”突然间,一声大叫刺破了宁静的夜。

    “堇程哥你和南风别跑啊,等等我!”一个松绿锦袍的男子气喘吁吁地追赶着前面的两个人,穿过一条街又一条街。第一时间更新

    “别逼我!”跑不动的男子突的大声一吼,却也没能止住前面两人奔跑的脚步,男子定了决心,握拳,仰天一吼。

    “来人啊,席堇程将军出现了,大家快出来看啊!”

    什么叫人气,什么叫百姓爱戴,什么叫疯狂,明明夜已经算深了,这么一呼,附近百姓家的门登时砰的打开,潮水般的群众霎时将席堇程和蔚南风围了个水泄不通。

    “真的是席将军啊!”

    “席将军近看之更是一表人才,这么会打仗又这么英俊,啊啊,席将军!”又一女再犯花痴,像只发情期的母猫一般,尖声大叫。

    “席将军,我要嫁给你!”一声过后人群静了一静,因为梁国民风实在还没开放到这种地步,就在大家准备看那个女子是谁的时候,一个更惊世骇俗的声音从另一边蹦了出来。第一时间更新

    “席将军,我要给你生孩子!”

    “……”

    席堇程将一只肥手从腰上拽开之后,凝重地揉了揉眉头。

    “本将军很感激大家这样的热情,可是更深露重,本将军实在要回府歇息了。”

    “席将军!席将军!席将军!席将军!”

    “……”

    “席将军可真是抢手啊。”身边,一个白衣墨发的清秀女子发出了淡淡一笑。

    被人不时摸胳膊蹭大腿,英勇盖世的席将军幽幽望天。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随后挑眸看向女子,眼神传递的意思很明显,不如我们杀出一条血路吧?

    “伤了百姓是要坐牢的,就算不坐牢名声也不好听,更何况这些人围的又不是我,是席将军你……”女子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噢,你想抛我一个人走,”席堇程笑得如同他名字一般儒雅,声音刻意加大地唤了一声,“南风啊……”

    “什么?她就是蔚南风?”

    “蔚南风原来长得这么有模有样,我还以为是个三大五粗的糙娘们呢!”一个男丁惊讶地说道,丝毫不掩饰话语中的惊艳。

    “简直比天仙还漂亮的美人儿啊!”

    “蔚南风!蔚南风!蔚南风!蔚南风!”声音多是出自于男人们的。

    面对这么窘迫的状况,蔚南风却淡定地对着席堇程摇了摇食指,意思很明显,这么小儿科的东西对付不了本姑娘。

    一句话完美让所有男人的声音静来:“谢谢大家,我已经嫁人了。”

    再一句话完美让席堇程只有皱眉纠结的份:“席将军前几天跟我说想找几个小妾,现在大家看着办啊。”

    “啊!席将军!”似乎自从那声“席将军我要给你生孩子”后,这里的妹子们就越来越开放了。

    “席将军,你看我怎么样?”一女人大声说道,随后胳膊被人猛的扯住,“臭娘们,你相公我还没死呢!”

    “席将军,选我,选我!”

    “席将军,我最漂亮!席将军!”

    一袭白衣的女子朝手足无措的席堇程挥了挥手,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

    纤瘦的身形游鱼般在人群中一钻,很快,就到达了包围圈之外了。

    “南风!你跑出来了,真厉害!”

    人真的不能做太多亏心事,现世报来了……蔚南风默默地闭了一眼,装住没听到,脚一抬,开溜!

    “大胆蔚南风,本侯爷叫你多次却不予停,如此藐视本侯爷,信不信本侯爷株了你九族!”

    这话弄得蔚南风虎躯一震,立刻刹住了脚步,努力不让自己露出太凶恶的表情,手扯了扯嘴角,微笑回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小侯爷,我最近有些耳背,实在不知道您在叫我。”

    宣尤渠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见美人儿笑容甜甜的样子,心顿时就酥软了,跑到她面前:“南风南风,你这么晚跑出来干什么呀?”

    他一副憨憨厚厚的样子,仿佛刚才那个要诛人九族的人跟他没一毛钱关系。

    “我没事就出来逛逛呀。”

    “那,那为什么不叫上我?”年轻的侯爷有些脸红了,吞吐说道。

    “这个……”蔚南风为难地吞了一口水,“小侯爷你跟堇程哥的府邸隔得还不是一般般远……”

    “南风的意思是,让本侯爷搬到将军府附近吗?”

    “……”

    “南风,你嫁给我,好不好?”

    “……”你丫思维跳跃得未免太快了吧。

    蔚南风抹了抹额角的汗,挫败道:“小侯爷,你饶了我吧……”

    “你是要拒绝我,对吧?”蔚南风刚想小鸡啄米般点头,没想到宣尤渠板着脸道,“不给本侯爷一个合理的理由,本侯爷就株你九族!”

    估计不能说“不喜欢怎么嫁你啊”,不然这个死鱿鱼又会说“不说清楚为什么不喜欢本侯爷,本侯爷就株你九族”。

    “那个……”憋了有一会了,蔚南风终于说道,“有一件事情必须告诉小侯爷。”

    “其实,那个,丘丘,他不是我弟弟,他是我儿子,真的,儿子!”天知道那小屁孩是她谁,虽然自有记忆以来那小屁孩就跟着她,可是她真不知道那小屁孩是她儿子还是她弟弟或者什么都不是……

    为了照顾这只鱿鱼的感受,蔚南风一脸伤心的样子:“其实,又何尝没有被小侯爷的不凡魅力所吸引,只是像我这样一个残花败柳,真的配不上高贵的小侯爷……”

    突然间,蔚南风的手被人捂住,宣尤渠眸中闪着真挚的光芒:“南风竟然会用世俗的眼光衡量我,南风,我一点都不在乎你的过去,真的。”

    蔚南风唇角抽了一,只好继续编:“丘丘的爹是我爱了一辈子的男人,我去战场上,也是因为丘丘的爹就是死在那里的,我要为他报仇,所以,不是小侯爷你不好,而是我更早认识丘丘他爹。”

    “南风就打算一辈子都不嫁人吗?”

    这个……啊,要疯了,她一副此生不再嫁的贞烈模样就算能拒绝掉宣尤渠,不也是很蠢吗?难道她就为了避宣尤渠永不嫁人?

    “我……”

    话还没开口,她的身体就被人拥入怀中:“南风,嫁给我吧!”

    蔚南风如触电一般推开他:“小侯爷你失态了。”

    说完也不知道抱着什么心态,火急火燎地就走了,走开好远之后才想到什么,默默祈祷臭鱿鱼不要又说株她九族的话……

    而宣尤渠则看着女子纤瘦的背影愣愣出身,跑得那么快,南风她……是在害羞吗?

    宣尤渠笑了。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