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听说梁国的小偷多,没想到猖獗到这种地步,午的时候,蔚南风听说街上有一家新开的布店,布料无论是色泽还是质量都一等一的好,于是就想给孩子们和蔚若姐姐拉布做衣服穿,没想到选好了布料刚想付钱的时候,发现钱袋不见了,与钱袋一同不见的,还有蔚若姐送给她的一块名贵玉佩。

    岂有此理,一定是刚才那个人,他撞她的时候她就觉得他有问题,丫丫的,竟然偷到她身上了。

    蔚南风一握拳,拔腿冲了出去。

    “招呼了你这么久,你这布料就不要了啊,耍老子啊!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掌柜的骂骂咧咧地收起了布。

    耳力极好的蔚南风自然听到这一番骂声,默默地把这一笔账算到那个该死的小偷身上。

    看见那小偷了,蔚南风以风一般的速度跑上去,然而那小偷也不是省油的灯,一见对方来势汹汹就拔腿溜。

    “抓住他!那个小偷!”见到几个捕快,蔚南风大声一呼,然而她发现那几个捕快也没那个小偷跑得快,有群众想围住那个小偷,满以为能抓住他,没想到那小偷恬不知耻地从一个妇女的胯钻过去,那妇女当场呀呀大叫起来,像是被狠狠凌|辱了一样。

    尖叫的声音令众人忍不住捂住耳朵,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小偷也似的往前冲着,可能瞧着蔚南风等人追不上他了,回过头来作死地哈哈一笑。第一时间更新

    这绝对是挑衅!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偷盗了,而是对官府赤果果的蔑视,她好歹也是个英勇盖世的将军……的得力干将,怎么可以放任一个小偷在眼皮子底猖狂,说出去她怎么面对那些对她崇拜有加的人民群众们?

    开足马力,奋勇直奔,今天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我就改名喂西北风。

    “梁国果然美女如云啊,这酒喝起来也别有韵味。”从京城冉城的玉宇楼出来,一袭暗红色衣服的男子一手抱着一个娇滴滴的美人,招摇过市,引来许多人注视的目光。

    男子有一张令女子都自叹不如的绝世容颜,狭长优美的凤眸,白皙高挺的鼻梁,性感紧抿的薄唇,每一处都仿佛是造物主所钟爱的,精致到无可挑剔,染了酒晕的脸更为他增添不少的魅惑,看起来就像一只祸乱众生的妖孽,不羁放荡间又透出一股浑然天成的高贵气质,仿佛是哪个国家走出来的王孙贵胄。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这个当街与女人搂搂抱抱的绝色男人,就是煌国帝王最宠爱的儿子,朝野上最炙手可热的权贵,煌国西门炳的第五个王爷,西门筑。

    “王……不,少爷,时辰不早了,咱们回别馆去吧。”李秀扶着东倒西歪的西门筑,小声地说道。

    西门筑手不离两个美人的腰肢,跌跌撞撞地踏进了马车。

    一坐进马车,西门筑却没有刚才那般扬的气度,让那两个美人安静待在一旁,他则半阖着眼,慵懒地躺在榻上,像是累极了一般。

    “快些回去吧。”他淡淡地朝驾车的李秀说道。

    “是。”

    妈呀,今儿个碰上狠角色了,这女人忒厉害,不就是偷个东西么,追了他起码十条街,从午追到傍晚,还在追,不行不行,脚都磨破皮了,跑不动了,得想个法子躲躲。

    贼眉鼠眼的小偷抓耳挠腮,看见不远处有一辆马车,感觉那女人的杀气逼近,小偷不管三七二十一,咻的一就躲进了马车,心中祈祷那女人一定不要看见他。

    “这死小偷跑哪去了?”

    找不到我吧,嘿嘿,小偷正自得意,没想到马车在一声淡淡的“快些回去吧”后突然动了,小偷条件反射地抱住车底的横木,避免了被车轮轧扁的命运。

    但是,背好疼,啊,贴在地上随着马车的速度走,刮着背,这血流的,真是欲仙|欲死……

    “给我停!”蔚南风眼尖地看见地上一滩血,顺着血往前看去,马车一大只胳膊露了出来,看来,这死小偷十有**躲马车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人是很难追上马的,再加上她又跑了这么久,蔚南风当即决定,要找到一只马。

    马不远处就有,抱着身无分文只能算做坏事的心理,蔚南风拿布巾把脸一蒙,趁着人不注意的时候,将拴在树的马的绳子咔嚓一声砍断,一拍马背,利落地坐了上去。

    “我的马呀!”一男人大叫。

    “我不是你妈!”

    “……”那男人暴怒一喝,“把我的马还给我!那是我要卖了救我娘命的!”

    蔚南风思忖了一,当即解手腕处的玉镯,扔给那男人:“先借用一,到时候把你马和我玉镯换回来!”

    转瞬,女子再不迟疑,跨马而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喂,前面的马车,给我停来!”

    身后响起女子清脆的声音,西门筑皱了皱眉头,倦倦地问李秀:“外头什么事?”

    驾车的李秀朝后张望了一,说道:“有人在追着我们。”

    “蒙面,一个女人,骑着马,还拿着刀……好像要追杀我们……”李秀一边说着,一边若有所思地皱眉,这女的,竟然透出一丝熟悉感来,她是谁?

    “属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他眸子一转,“不会是爱慕王爷却被王爷拒绝的女人吧?”

    “所以要追杀本王?”西门筑甚觉不靠谱地挑了一眉。

    “那也不是没这种可能……什么因爱生恨嘛。”李秀弱弱地说道。

    西门筑慵懒地翻了个白眼,随即悠悠说道:“也说不定是个疯子,不管了,你快些驾车吧,不理她便是。”

    什么是最远的距离,这就是最远的距离,一个在奋力追赶,一个更奋力地往前跑着……

    而对于马车底手酸背疼的那位来说,什么是最远的距离,马车在走的每一步都是最远的距离……

    痛得简直要撞墙……

    快追上马车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辨物只凭朦胧的月光,马车直接开进了一处豪华大宅,待蔚南风想追进去的时候,砰的一,门关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小偷可以不用抓住,钱也可以不必追回,已经不是小孩子,一点怒气可以忍,但是那块玉佩,可是蔚若姐姐送给她的礼物,当今世上独一无二的一块玉,蔚若姐姐把她看得比亲妹妹还亲,她一定不能丢了那块玉。

    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孙子弟的大宅,这么豪华,不管了,先翻墙进去再说。

    话说回来,这围墙真高啊……

    努力了大半个时辰后,蔚南风终于奇迹般地站在围墙顶上,此时此刻蔚南风才真正知道什么是“累成狗”……

    喘息了两之后,再不迟疑,纵身起跳,跃到一颗大树上,借力一踏,纤瘦的身体转瞬就出现在顶之上。

    “饶命啊,我不是刺客啊!”突然间,一声大叫响起,蔚南风皱了皱眉,小心翼翼地踩在顶上,循着叫声而去,却发现那个被护卫包围着的大叫的人就是那个偷她玉佩的小偷。

    “既然不是刺客,那鬼鬼祟祟地在这里干什么?”一个护卫扬眉冷喝。

    “我……我……”那小偷似乎想解释自己如何被一个女人追杀,又如何潜进马车底,在这府里转了大半天只为找到围墙爬出去,但忽然想到如果要这样解释的话,他是个小偷的事情迟早也会被逼供出来……

    刺客是会死没错,但是偷了人家那么贵重的玉,还不得把牢底坐穿……

    “许统领,他怎么不作声了……好像晕了……”

    “看他这怂头怂脑的样子,不像刺客,”许昌沉凝后说道,“先把他关进暗室去。”

    就在众人拖小偷离去的时候,小偷怀里突然掉出什么东西,众人仔细一看,是一个非常精致的钱袋,里面该有不少银子,在钱袋的上面掉了一块玉佩,名贵而罕见的玉,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

    捡起钱袋和玉佩,许昌感觉事情有些不寻常,还是先去请示王爷吧,许昌叫人将小偷带走后,思索着朝着西门筑的房间而去。

    “王爷,刚才那个人应该不是护卫,估计是个小偷,属从他身上找出了这个。”许昌递给了西门筑玉佩和钱袋。

    看见玉佩西门筑并没什么反应,但是当看到钱袋时,淡然的眼里突然浮现一丝疾澜。

    精致的做工,繁复的花鸟,还散发出一股女儿家的独特幽香。

    “本王知道了,你去吧。”西门筑关上了门。

    从枕头底掏出一个浅绿色的钱袋,与许昌送过来钱袋一对比,非常类似的风格与气息,很难说不是出自一个人之手。

    是你么?

    这一次,又是一闪而逝么?

    颜溪……

    这两个字在心里一浮现,整个人仿佛被惊涛骇浪席卷,西门筑感觉心泛开了丝丝缕缕的疼痛。

    他眸光泛亮地看着玉佩,不,这样名贵的玉佩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只要找出玉佩的主人,就应该可以找到她的落。

    蔚南风远远地看见有人从地上捡起了什么,还听到了什么“玉佩”二字,微微皱起了眉,又见那个捡起玉佩的护卫朝远处的一个房间走去,房间里走出来了一个人,她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却看到护卫转头走过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没有了玉佩。

    看来,护卫将玉佩交给了房间里的那个人。

    眸中光亮一闪,看来,她有必要去那房间一趟了。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