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是看到这一座座的楼宇,蔚南风用脚趾头也猜得出这家人非富即贵,蔚南风思索了一,谨慎地坐到一颗隐蔽的树上,等到深夜万籁俱寂的时候,树上的女子眸中闪过一丝清冷的锋芒。

    行动了!

    蒙脸,月的女子如灵敏的游鱼般在顶窜动着,一边注视着面巡逻的护卫们,另一边将一处处踩在脚。

    这里,就是那个房间了。蔚南风站在顶上,将瓦片掀开,没有丝毫犹豫地纵身一跃,落地的时候声音轻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按理说,那个人会把玉佩放到哪里?

    蔚南风在房里轻轻地翻箱倒柜,却仍旧一无所获。

    房外有几个人影走过,蔚南风受惊地蹲了来,待到那朝内探望的几个护卫走了之后,她才微微地直起了腰板。

    如果现在被抓住,那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难保她不会被当作小偷或者刺客,她一世英名估计就毁了。

    不是没有想过明日登门造访拿回玉佩,但那么名贵的玉佩,虽然这家人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但谁会嫌钱多呢?只要这里人咬定没有见过那玉佩,她能怎么着?到时候再来偷回玉佩,估计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儿了。

    所有能找的地方几乎都找遍了,却连玉佩的影子都没见着,蔚南风不容许自己丧气,小心翼翼地挪动着手脚。

    是了,视野所及,只有那人睡的床没有找过了。

    月光之,男子俊美的容颜散发出陶瓷一样的美感,他有一张精致到无可挑剔的脸,此刻俊秀的眉轻轻地蹙起,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好像睡得并不安稳。

    蔚南风发现,她的钱袋竟然被男子握在手里。

    看吧,就想过这人贪财吧,心心念念不忘她的钱袋,看样子,里面的钱还被他掏光了,只剩一个薄薄的空壳。

    玉佩在枕头露出一个小半圆的弧,蔚南风登时流露一丝喜色,伸出手去就要将玉佩拽出来,就在这个时候,手腕处突然缠上了一只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

    男人温热的呼吸喷在蔚南风的颈上:“颜溪……”

    低低的一唤,带着无尽的伤痛与思念,在蔚南风的耳畔温热缭绕。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蔚南风一怔楞,腰上登时传来一阵不小的力道,男人修长有力的手将她带进怀中,她的头撞在男人**的胸膛上。

    疼!

    “颜溪……”

    他闭着眼睛,看样子是在做梦,而那几句深沉的呼唤,也显而易见只是梦话而已。

    蔚南风虚惊地舒了一口气,抹了抹额角的细汗,竟然敢吃她豆腐,真想把这男人狂揍一顿,可是人在不得不尿性,所以,只能智取不能硬拼。

    蔚南风缓缓地以蜗牛般的速度动着自己被西门筑握住的手,耗尽心力终于把手给挪出来了,蔚南风像大便畅通般呼出一口气,接来要做的事情就是把男人横在她腰间的手拿开。

    蔚南风还没伸出手去,猛然间,男人的手就从她的腰落到了她的臀上。

    你妹的!

    蔚南风真想一脚踹过去,可是想到把他弄醒了之后她的一世英名也就毁掉了,握住拳头,好,我忍!

    眉头隐皱,她要去移开男人覆在她臀上的手。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这句话真是至理名言,蔚南风还刚抬手,猛然间铺天盖地的酒气就朝她扑来,男人竟然压在了她的身上。

    左手抓住握成拳头随时要暴动的右手,蔚南风告诉自己,冷静点,继续忍。

    有时候不是自己不想做冷静的人,而是对方实在太挑战道德与人格底线,喝醉了酒的西门筑仍在梦中,潜意识里对这副散发着熟悉气息的身子存在太过强烈的渴望,湿热的吻落在女子雪白的颈上,一只手探进她上身的衣服里,似乎想摸索到一些什么,另一只手则往滑进她纤瘦凝白的腿间,嘶的一声,裙裾破裂的声音传来。

    妈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绝对是分量非常足的一个大拳头,砰的一声,朝着西门筑的脸狠狠击过去!

    西门筑痛哼了一声,悠悠醒转了过来。

    眼前的女子以布蒙面,长长的头发略显凌乱地铺陈在肩上,秀气纤细的眉紧紧地皱起,瘦小的拳头握得紧紧,一双漂亮的眸子里闪动着熊熊的火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种眼神,这种感觉,还有这种气息……

    西门筑眼底出现明显的波动,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女子搂进怀里,声音是克制不住的激动。

    “你回来了,颜溪……”

    “颜你妹啊颜!”眉梢一挑,蔚南风不爽地推开他,在男人还想凑过来的时候,一脚毫不客气地出,砰的一声,男人顿时狼狈地倒在地上。

    “王爷,出什么事了?!”就在这个时候,一群人火速地推开门,在看到西门筑倒在地上脸颊高肿的时候齐齐怒视蔚南风,“吃了豹子胆了,竟然敢伤害我们王爷!”

    刀剑一闪,寒光夺目。第一时间更新

    蔚南风谨慎地后退一步。

    死也要拿着玉佩,蔚南风快速朝枕头底伸手,玉佩却先一步被人拿走。

    “慢着,别动手!”西门筑朝要来抓蔚南风的护卫们命令道,随即把玩着手中的玉佩,探究的目光转向蔚南风,“你想玩把戏到什么时候?”

    说了她不是颜溪,他想眼瞎到什么时候?蔚南风困扰地皱着眉头,随即眼睛一亮,嘴角露出没有人看到的笑意,赫赫赫赫,看在你这么执着的份上,本姑娘就勉为其难地圆一你的相思梦吧。

    笑吟吟地跑过去,抱住男人的腰,无限娇羞的声音:“跟你开开玩笑啦,这么严肃干什么?”

    西门筑微妙地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是那种她在怀中的喜悦将一切的思绪都冲蚀而去,这种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熟悉的温暖,都是属于她的,手颤抖着伸出去,一如既往抚了抚她的长发,想说出一些什么,许久却终究只能词穷地重复着那句话。第一时间更新

    “你回来了。”

    “是呐,我回来了。”抬起头,清澈的眼里充满着毫不掩饰的笑意,西门筑微微一怔,正想将她的面巾去掉吻她的时候,背上突然传来一个坚硬的物体。

    他的手停在半空中,她眼里的笑意已经淡去。

    她绕到他身后,那把匕首仍旧抵在他的背上。

    “王妃你……”

    一个护卫诧异地叫了一声。

    “我不是你们王妃,我也不叫颜溪,我叫……”喂,凭什么要告诉他们她的名字啊,蔚南风清了清喉咙,“反正那块玉佩是我的,我只是来拿回我的东西,没有要伤害你们王爷的意思。”

    “现在——”蔚南风眉梢一挑,眼芒一闪,“烦请各位给让出一条道来。”

    蔚南风挟持着西门筑,一路穿行,最终踢开了大门。

    “别跟上来!”西门筑对着那些追上来的护卫冷喝一声。

    “可是王爷……”

    “她不会伤害我的。第一时间更新 ”他目光沉沉,“都给我退回去,听到了没有?”

    “是……王爷。”

    大门砰的一声关上,蔚南风摇了摇头:“看来你不仅贪财好|色而且还是白痴,谁说我不会伤害你,我脸上写了‘我是好人’么?”

    “……”贪财好|色还是白痴?

    “我跟你说,我可是纵横江湖的大杀手,官府不惜千金来悬赏我人头,我杀人的时候可是不眨眼睛的……”

    “所以?”西门筑淡淡挑眉。

    “所以识相的就把那玉佩交出来。”刷的一声,蔚南风凶神恶煞地拿匕首抵住他的脖子。

    他“噢”了一声,随即轻佻一笑:“玉佩在我怀里,自己来拿。”

    “……”无时无刻不想着占女孩子便宜的臭流|氓,啧。

    不想跟西门筑磨叽去的蔚南风嫌弃地扫了他一眼,伸出手,快速地钻进他怀中。

    手腕却被他抓住。

    “你真是没有一点作为人质的自觉,你的命还在我手里,就想动手动脚?”

    很霸气无畏地说完这段话后,蔚南风眸子一眯,霎时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

    “竟然敢挟持煌国王爷,蔚南风,你有几颗脑袋够砍的!”

    蔚南风回头,看见一片火光闪闪,而当中的那一人身形高大,眼里发着寒光,嘴角噙着令人讨厌的笑容。

    齐岩,这个巴不得她出事的臭男人!

    蔚南风愤愤咬牙,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似的,眨巴着眼睛看着西门筑:“你就是那头西门猪?”

    西门筑动了一眉,脸色铁青。

    “呵呵……”她讪讪一笑,随即脚底抹油,开溜!

    被齐岩逮住了就是铁板钉钉地挟持国王爷了,但是没被他抓住的话,她打死也不承认她挟持了人,他能奈她何?

    齐岩的大批人马要去追蔚南风,齐岩却被一只修长的手臂拦住,年轻的王爷微微挑眉,深不见底的眸里有层叠的暗涌在流动。

    “你说她叫蔚南风?”

    *

    冤家必然路窄,狭路肯定相逢。

    过了两天安稳日子后,席堇程告诉蔚南风,皇上要为煌国来的王爷正式办一场接风洗尘的晚宴,三品以上的文臣武将必须全部出席,以示热情。

    蔚南风刚想说不用担心,反正她是小四品,没想到席堇程一句话是:“皇上说你也立了不少功,是时候将你提携为正三品了。”

    早不提晚不提,正巧这个时候……皇上是想整她呢还是想整她呢。

    “平日里你可想参加皇宫宴会,今儿个怎么反倒蔫了?”

    蔚南风想说些什么,却终究只幽幽叹了口气:“一言难尽啊。”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