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风宴就在两天之后。

    天气很好的一个日子,不冷也不热,御花园的花香透过淡淡的清风传过来,与杯中的醇酒交融,沁人心脾。

    蔚南风一袭雪兰色的裙衫,雪白修长的颈,精致清秀的脸,一颦一笑扣人心弦,偶尔托着腮,垂着长长的睫毛,若有所思的认真模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似乎完全不知道很多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南风南风,你穿裙子的模样比你穿战袍好看多了!”

    此时圣上尚未到来,备受荣宠的小侯爷宣尤渠强行要跟蔚南风身边的一个武将换位置,越看越觉得蔚南风漂亮,年轻的小侯爷眼睛发亮,不时地发出赞叹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事实上他的话也说出了很多武将的心声,因为常年随席堇程征战的缘故,蔚南风甚少穿裙子,就算回京城了,也通常一袭深色裙衫,绝对没有现在这么惊艳。

    她皮肤很白,眼睛很大,看起来细细嫩嫩的模样,就算常年在战场,皮肤也完全黑不起来,浅色的群袂让她看起来明媚不少,而这套衣服也十分适合蔚南风,精致瘦削的锁骨若隐若现地勾勒出来,使得她散发些微的妩媚却丝毫不会显得失礼。

    “南风,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大美人!”几乎所有的目光都转到蔚南风和宣尤渠身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小侯爷过誉了。”蔚南风端起一杯酒,想要掩饰尴尬地喝去,小侯爷却也兴致勃勃地端起一杯酒,朝蔚南风晃了晃,蔚南风干笑了两声,不得已和小侯爷碰了碰杯,一口到底地喝了去。

    “原来梁国比煌国要开放多了,也不怎么注重礼仪,果然,一方水土一方人,本王今天算是领略了。”

    说话的是淡淡饮酒的西门筑,狭长的眸子微微一抬,作为一个将一切尽收眼底的人,他不咸不淡地丢出这句话。

    大臣们一个个都精成神,怎么听不懂西门筑话里的意思,他无非是在说宣尤渠和蔚南风分明不讲礼仪,公开调|情,不把他这位客人放在眼里……

    大臣们顿时觉得老脸都丢尽了,这王爷回去一说,他们梁国不成体统的形象不就在煌国权贵心中树立了?

    李秀在旁汗颜,王爷虽然挑剔了点,但从来不会这样公开让人不了台,不管是四年前还是现在,王爷只有在那个人面前像个冲动的孩子。第一时间更新

    “小侯爷,这里您坐,我坐到那边去。”被这么多人的目光聚焦,蔚南风心理素质实在没那么强,起身对宣尤渠说完后,就要坐到那边席堇程身边的位置去。

    没想到这只缠人的鱿鱼竟抓住了她的手:“南风,你不是说做人要率性吗?什么时候也在乎这些俗礼了?”

    “……”率性也要看场合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南风,我不管,我就要你坐我身边,反正你迟早都会是我的人,怕什么?”宣尤渠强硬地将蔚南风摁在她原来的位置上。

    “……”去你妹的,谁说要跟你在一起了。

    蔚南风真想一脚踹过去,让他感受一什么是想打就打的率性,但是……人家是备受荣宠的小侯爷啊,动动指头就能将她脑袋刷掉的万恶特权阶级。

    哪一天她打算离开席堇程离开蔚若姐姐去闯江湖了,离别的前一夜一定会好好招呼这个让她敢怒不敢言的死鱿鱼,一定打得他这辈子都忘不了她。第一时间更新

    想到牛皮糖鱿鱼鼻青脸肿的可怜模样,蔚南风差点笑出声,但突然间,她感觉到身上莫名传来一阵凉飕飕的冷气,狐疑地循着冷气的源头而去,蔚南风看到了一双深不见底的墨黑眸子。

    眸子的主人眼型很好看,有一张薄薄的性感的唇,精致瘦削的颌也仿佛布满了冷意,蔚南风一双水盈盈的眸子充满了疑惑,这人是谁?跟她有仇吗?为什么用一副要宰了她的眼神看着她?

    蔚南风强硬地将手从宣尤渠手中掰出来,在他再度想凑过来的时候用手肘抵在他的胸口,淡定一转眸,问:“那人谁啊?”

    “那个就是煌国来的王爷,叫什么来着,对,西门筑。”宣尤渠顺着蔚南风的视线看过去,皱了一眉后回答道。

    西……西门筑?

    蔚南风凝重地吞了一口水。

    因为那次是在晚上,所以蔚南风不是很能看清楚西门筑的长相,而且自从她失忆之后,她对人脸的记忆也不是很清楚,通俗来说就是有轻微的脸盲,不混得老熟休想她记住脸,所以她完全没有想到现在这个淡淡饮酒高山流水一般的高贵人物,就是那夜对她动手动脚还强行扣住她玉佩不放的万恶西门筑。

    怪不得,他老用那种要对她除之而后快的眼神看着她,看来这梁子结大了。蔚南风眼神复杂地喝了一口酒。

    就在这并不美好的气氛中,皇上在太监吊着长长嗓子的“皇上驾到”中翩然而至。第一时间更新

    梁国的皇帝与煌国的皇帝年纪不相上,却看起来比西门炳要老许多,也看起来要稍显木讷,然但凡知道他过人手段的人都不会说他木讷,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大智若愚。

    皇上在的地方没有人敢大声说些什么,饶是觥筹交错看来热闹不已,也不过是沉闷气氛的一种掩饰,吃了些喝了些,看了些歌舞,对西门筑表示了欢迎,说了一些希望两国邦交友好的客气话,宴会也就差不多完了。

    在这段时间里,西门筑的目光几乎都纠缠在蔚南风身上,眼神无波无澜,而看到宣尤渠一靠近她,眼里就散发出明显的冷意。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李秀莫名感觉,有千年陈醋的气味在空气中飘散……奇怪,听说菜并没有放醋啊。

    李秀想,估计宴会一结束,王爷就会冲过去把王妃拽回去,看他现在一副青筋暴起的样子,会不会把王妃揍一顿?

    李秀唯恐天不乱地偷笑。

    “来,南风,多吃点肉,你太瘦了,要补补身体。”宣尤渠殷勤地给蔚南风碗里夹菜。

    西门筑拳头握得紧紧。

    “南风你怎么不吃鸡肉?我喂你好吧?”

    喂……喂?西门筑简直能把手里的筷子折断。

    蔚南风当然不会让他在大庭广众之喂她,多丢脸啊,她无奈地动着筷子,吃着宣尤渠放在碗里的鸡肉。

    她不是不吃鸡肉吗?为什么那人给她的就吃?她为什么不拒绝他,她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吗?难道,她对那个人有不一样的心思?……

    岂有此理!砰的一声,西门筑手里的酒杯猛然碎裂。

    蔚南风似乎想到席堇程那边去,站起来的时候,因为喝多了酒可能脑袋有点晕,一不小心就要倒去,宣尤渠眼疾手快地将美人儿拉进怀中,满目温柔关怀:“南风你醉了吗?”

    李秀顿时感觉大事不妙,预感在一秒应验,“啪”的一声,脸色铁青的某男终于忍受不住拍桌而起:“你给本王放开她!”

    霎时间,空气为之一静。

    西门筑一直紧紧地盯着蔚南风,那种森冷中含着愠怒的目光看得蔚南风头皮发毛,条件反射推开宣尤渠,没好气地低声说道:“小侯爷你注意一些好不好?”

    宣尤渠愣了一,南风,我可是怕你摔倒好心扶你,你怎么能这样?

    见到蔚南风推开宣尤渠坐来了,西门筑脸色稍缓,才愿意坐。

    寂静并没有维持很久,很快,大家就都没当回事了,素闻煌国五王爷是风流的主,看上了蔚南风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但是,慢着……蔚南风不是小侯爷看上的女人吗?小侯爷爱慕蔚南风是只要是人都知道的事,这个小霸王会放手?

    果然,小霸王在哀怨地注视着蔚南风后,想通了蔚南风生他气的原因,还不是那个西门筑!

    愤怒的眸光一转,却对上西门筑似笑非笑的眼神,那双风华潋滟的眼睛似乎含着淡淡的……挑衅。

    所以,宣尤渠目光一沉,这人要跟他抢南风!

    高贵斐然的男子唇角越发上扬,似乎在说,她刚才不是推开了你吗?

    敢……敢笑他!宣尤渠双拳紧握。

    随即想到了什么,宣尤渠对着西门筑投去阴冷的一笑。

    “皇伯伯,您还记得答应侄儿的事情吗?”宣尤渠看向梁国皇帝萧同殷,笑笑说道,“就是给侄儿赐婚的事情。”

    萧同殷自然也察觉到了三人之间的暗涌,在这关头他不自然愿得罪西门筑,但是,那件事情他确实答应了宣尤渠,如果不是宣尤渠的父亲宣昭以生命的代价让他登位,这个皇位几时能轮到他萧同殷来坐?所以宣昭唯一的儿子的要求,他焉能不满足?

    萧同殷目光沉了一沉,说道:“既然朕答应了你,定然不能食言,刚好你也提起,那今天趁着这兴致,朕便把蔚南风赐婚于你。”

    “侄儿谢皇伯伯赐婚!”宣尤渠喜笑颜开地跪。

    “什、什么?”蔚南风则不明状态地瞪大了眼睛,

    “南风还不跪谢恩。”宣尤渠笑着抓住蔚南风的袖子,把她往一拉,让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蔚南风想说什么,头却被宣尤渠按到在地,“皇伯伯,南风不是不懂礼节的女子,她只是激动得有点不知道做什么,皇伯伯千万不要怪罪她。”

    “……”你哪只眼睛看到本姑娘激动了?!

    “你呀,还没娶过门呢就这么疼媳妇了。”萧同殷慈爱一笑。

    “不准嫁给他!”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