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王不吃那种东西。”西门筑淡淡说道。

    本来在走廊处的李秀突然间推门进来,西门筑抬眸:“何事?”

    “王爷,属好像看见王妃了……”

    “你说什么?”

    这家店生意真的很好啊,才开张第一天,就有这么多排队买吃的,蔚南风排了好久的队才给丘丘买到几块饼,牵着丘丘的手,气喘吁吁地走出拥挤人群。

    “呐,给你。”蔚南风擦了擦额角的汗,将包好的饼递给丘丘。

    “南风真好。”小家伙眉开眼笑,抱着饼,像拿到了什么珍宝一样。

    “我好饿,没吃早饭,我想在这里吃饼饼。第一时间更新 ”小家伙又请示般地看向蔚南风,皱着眉的样子颇有几分可怜。

    “好吧好吧我找个位子。”

    将军府离这里挺远的,蔚南风也没吃早餐,便找了个就近的面摊,点了碗面,坐在那里。

    “南风我也要吃面。”

    “你吃得完么?”

    “不管,我就要吃嘛。”小家伙好像饿极了,什么都想吃的样子。

    面还没上来,丘丘就打开香气腾腾的饼,小小的手抓起一块饼,快要送到自己嘴边的时候,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澄澈无垢的大眼睛看着蔚南风。

    “南风,你吃。”

    好窝心的小家伙。

    蔚南风突然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养这孩子四年没白养,有些感动地摇了摇头:“丘丘吃。第一时间更新 ”

    “南风你就吃一点嘛。”

    孩子真挚的眼神令蔚南风轻轻笑了笑,不忍拂孩子的意,蔚南风凑近饼,小小地咬了一口。

    “很好吃,你也吃一口。”

    小家伙真的饿极了,一大口咬去,却突然皱起眉,眼里一子聚集起满满的泪水,哇的大哭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

    “我……呜呜……我……”

    “这饼太难吃了吗?”蔚南风试探问道。

    小家伙还在哭,却狠狠摇头。

    “那……是太好吃了?”蔚南风皱眉轻声问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呜呜……”小家伙哭着擦泪,“我咬到了自己舌头……”

    “……”都咬舌头了还不把饼从嘴巴上拿开,蔚南风无语地看着他,“叫你猴急。”

    把饼从孩子嘴边挪开之后,蔚南风捏起孩子的颌,皱眉道:“把饼吐掉。”

    小家伙有些不舍地把饼吐了出来。

    “舌头都出血了。”蔚南风秀眉微皱,“等饼冷一点再吃。”

    “我不要,我就要吃!”

    “不准吃,我陪你不吃,好了吧?”

    “我不管,我就要吃,我现在就要!”舌头被咬的小孩子话都说不清楚,对食物的执着却莫名强烈,眼泪花花的,活像蔚南风欺负了他一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我说不准吃就不准吃,你再给我哭试试。”对付现在的丘丘,只能来硬的压住他,碰上了自己喜欢的东西,他一点理智都没有,你再软言软语跟他讲道理也等同于放屁。

    小家伙果然止住了哭,低声啜泣了两,黑亮亮的眼睛委屈地瞅着蔚南风。

    但是一想到还要等到冷了才能吃最爱的绿豆泥饼,小家伙觉得世界上简直没有比他更可怜的人,可恶的南风,可恶!

    “哇”的一声,小家伙还是忍不住,大哭特哭了起来。

    很多人的目光都聚焦过来。

    蔚南风伤感地扶了扶额头。

    “丘丘!”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朗的声音横空冒出。

    蔚南风一怔,对这个声音她非常熟悉,不用回头她也知道来人——宣尤渠。

    “我家丘丘怎么哭了,告诉我是谁欺负你了?!”年轻的侯爷一阵风一样赶到丘丘身边,他当然看见蔚南风了,为了在美人面前树立对她儿子爱护有加的光辉形象,小侯爷眉头一皱,袖子一捋,一副要和人拼命的架势,“竟然敢欺负我们丘丘,本侯爷一定打得他满地找牙,连他爹妈也不认识!”

    “小侯爷说得是真的?”蔚南风淡淡地抬眸。

    生怕美人不信,宣尤渠就差发誓了,拍胸脯保证说:“当然,丘丘的事就是我的事,说了将那人狠狠揍一顿便绝不会食言!”

    “丘丘,你拉我袖子干什么?”对上小孩子明澈澈闪着泪光的大眼睛,宣尤渠笑得特别得意,“不用这么感动,一点小事,说真的,不是吹牛,这京城还没几个本侯爷摆不平的……”

    “欺负我的人,是南风。”小小的手拽住宣尤渠的衣袖,小家伙特小声地说道。

    “南风就南风呗,管他南风还是北风,照样……”宣尤渠瞪大眼睛,反应过来,“你说什么?南风?!”

    小家伙弱弱点头。

    “你怎么不早说?!”宣尤渠语调拔高,没好气地说道。

    拉你袖子要告诉你的时候你自己啰啰嗦嗦一大堆,现在又凶我,丘丘不像反驳南风一样反驳宣尤渠,他低着头不说话,却在心里给宣尤渠画了好大一把叉叉。第一时间更新

    “怎么,不是要把我打得满地找牙吗?”蔚南风面无表情地扬起眉。

    宣尤渠很狗腿地笑:“我方才是说笑的,说笑的。”

    很多人的目光都注意到这边来了,蔚南风不想和宣尤渠多作纠缠,伸出一只手:“丘丘,咱们回去。”

    小家伙这会乖了,从椅子上跳了来,一手抱着尚有余温的饼,另一只手缩进蔚南风的手里,看也不看宣尤渠一眼,迈着小步子跟着蔚南风走了。

    这小子真是没义气,要不是因为这小子,他会惹南风生气吗?现在一句好话都不帮他说就走了,臭小子!

    “南风你等等我!”宣尤渠并不死心地跟上去,横着手臂拦在蔚南风面前。第一时间更新

    “你知道有多少人在看着我们吗?”蔚南风皱着眉,对他这般死缠烂打的行为并不如何高兴。

    “管别人呢!南风,皇上答应了我们的婚事,你迟早要嫁给我的!”

    “可是我没有答应……”

    “大家在场的给我做个见证!”宣尤渠突然高声说道,像是突然间做足了准备似的,“我爱眼前的这个女子,天塌来也不会改变的事实!”

    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之后,宣尤渠突然眸子一转,深情款款地看向错愕的蔚南风:“南风,为了你,我可以把府里的妻妾都散掉,以后也不会再纳妾,今生今世就只会有你一人,南风,我爱你!”

    “多深情的男人啊……”

    “要是有个男人这么爱我,我为他死都乐意,别说嫁给他了。”

    满腔的感慨顿时转化为对两人的祝福:“姑娘你就嫁给他吧!”

    更有人起哄:“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你……”蔚南风皱眉看向宣尤渠,“你这不是让我难做吗?”

    拒绝,这个小侯爷就会成为大街小巷谈论的笑柄,同意,那她就是拿自己的婚姻幸福不当回事。

    “难道你一点都不感动吗?”小侯爷的眼神有些受伤。

    蔚南风不知道该怎么办,想逃出去,可是这里一子围了这么多围观群众,无奈之又接触到宣尤渠黯淡的神色,蔚南风更加无奈了,只能低头。

    她觉得这辈子都没这么窘迫过。

    突然间,一个什么热热的东西碰到了她脸颊上,紧接着,周围顿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般的叫好声。

    宣尤渠他,真那么大胆地吻了她。

    怒火在心里蔓延,蔚南风真想甩他一巴掌,他这种方式,将两人都置于高危之地,跟强抢有什么分别?

    她终究克制住了自己的怒气,他是备受荣宠的小侯爷,对他动手,除非她不要命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蔚南风感觉自己身后突然出现一股化不开的冰冷。

    而身前,一个怀抱将她抱紧。

    “小侯爷你松手……”蔚南风一脚踩上宣尤渠的脚,可是他不仅没有松开,反而将她抱得更紧了。

    不远处,西门筑的眼神十足的冰冷。

    被别的人亲和抱,她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甩他巴掌啊,对我不是挺能手的吗?

    西门筑紧紧握住拳头,竟然无动于衷,气死他了!他一定要让她知道,只要他没休她,她一辈子都是他的王妃,他的妻子!

    臭丫头!

    西门筑火大地走上前去,李秀在旁拉住他袖子:“王爷,您千万不要冲动,不要伤到王妃了……”

    “别伤她?我一定要揍得她屁股开花,不拿点颜色出来,还真当本王唬她!”

    许昌深深不以为然,以前连王妃一个手指头破了一点点,王爷就能急得团团转,这么放在心尖尖上的人,王爷会舍得揍一顿?

    王爷,你也就只能唬唬人,充充面子吧。许昌笑。

    丘丘无语地看着对南风死缠烂打的宣尤渠,好想回家吃饼饼,南风都说了不喜欢这鱿鱼叔叔,这坏叔叔还要引来这么多人看热闹,好讨厌哦。小丘丘怨念地看着宣尤渠。

    慢着,那里有一个叔叔眼睛好像能喷火哦,那叔叔走过来了,话说那叔叔真好看啊……

    存在感比较弱的丘丘仰着小脑袋,看着身材修长的西门筑拨开人群走过来。

    叔叔真高啊,皮肤也很好的样子,眼睛好好看,叔叔真的好像爹爹哦。

    对哦,我没见过自己爹爹,四岁的小孩子戳着指头,又想,不过如果我有爹爹,应该就是长这样的吧。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很英俊啊,我这么英俊,这么多女孩子喜欢我,爹爹会差到哪里去?

    他们都说我是全京城长得最好看的小孩子呢,我爹爹也肯定是个绝色大美男,这个叔叔,是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叔叔,我爹爹的容貌一定跟他不相上。

    缺父爱的小家伙小食指头抵着脸颊,歪着头在那里神游幻想着。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