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你就接受我的爱意吧!”不管蔚南风怎么挣扎,宣尤渠就是不放手。

    “要她爱你,辈子,不,辈子,不,永生永世都别想!”

    一个暗红色的身影傲然而立,俊美的眉宇间闪烁着不可一世的睥睨,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浑然天成的高贵气息,仿佛尊贵绝然的永夜王者。

    宣尤渠一怔楞,只看见西门筑一伸手,自己怀中的人就被西门筑抓住,落到了他的怀中。

    “你给本王听着,她是本王的女人,你再敢碰一她,本王就要了你的命!”凌然的气势,肃杀的眼神,饶是宣尤渠平时张扬跋扈惯了,此刻也被西门筑的王霸气势生生摄住。第一时间更新

    “凭,凭什么南,南风是你的女,女人?”宣尤渠吞吐地说道,气势明显输西门筑一大截。

    “凭什么吗?”西门筑俊美的脸上闪过一抹诡异的邪魅,二话不说就按住蔚南风的头,朝她的唇瓣狠狠吻去。

    这么大胆……霎时间,人群响起一阵欢呼!

    “本王跟她孩子都有了,你说凭什么?”西门筑舔了舔被蔚南风咬出血来的嘴唇,勾起一弧意味深长而胜券在握的笑容,他的脸,邪魅张扬宛如妖孽。

    比相貌,宣尤渠不如西门筑,比身材,还是不如,比气势,更是差了一大截,比深爱的程度……人家是有夫之妇,孩子都有了,宣尤渠再爱有什么用?

    很显然,花落哪家再清楚不过……这一场胜负已定的戏码也没什么好看的了,群众们开始纷纷散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但是……他们似乎忽略了,那朵被两个男人围在中间的花,并不是一朵娇弱的花……

    很美,却带着扎人的刺……

    “去你娘的,你有完没完啊?!看见你我就烦,谁和你生孩子了,臭不要脸!”西门筑一个不防,被蔚南风推得踉跄不止,幸亏李秀扶住了他,不然他准跌得四脚朝天,形象尽毁。

    蔚南风一双明眸仿佛能喷出火来,狠狠地擦被西门筑吻过的嘴。

    蔚南风对西门筑没一点好感,他满身酒气,身上还有不知道哪个女人的脂粉味,更令人不齿的是,他脖子间还有几枚吻痕,这种花天酒地的纨绔子弟,口口声声说是她丈夫,三个字,不要脸!

    “有权有势你了不起?混蛋,你还不如小侯爷呢!”

    蔚南风嫌弃地甩一句之后,牵起丘丘,此时此刻是谁都看得出来她火大得很,嗅到杀气的人群自动为她让出一条道来……

    “蔚将军真是女中豪杰!”人群中有弱弱的声音传来。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

    人群纷纷散开,人们偷偷看一眼西门筑,议论不止。

    “这煌国的王爷看来不是什么好人……”

    “他天天都来歌姬馆呢,花花子弟一个。”

    “啧啧,要我是蔚将军,也不会选他。”

    “人家长得英俊又有权有势呢,煌国皇帝疼他得紧,嫁给他说不定就是煌国国母了。”

    ……

    ……

    “王爷,走吧。”李秀弱弱地拉了拉西门筑的袖子。

    西门筑浑然未动,在他脑海中回放的一直就是那一句,混蛋,你还不如小侯爷呢!

    你还不如小侯爷呢!

    你还不如小侯爷呢!

    一阵风吹过,西门筑宛如石化了一般。

    她骂他不要脸,她说看见他就烦,她讨厌他吻她,她说他比不上别的男人……

    好想杀人啊!

    西门筑觉得自己被狠狠甩了一个巴掌之后,再被狠狠地抛弃了……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西门筑暴走,抓起一把剑,表情凶神恶煞。

    “再看信不信本王砍了你!”

    “王爷你冷静点……”

    李秀和许昌制住抓人就要打的西门筑,无奈地对看一眼,齐齐叹了一口气……

    王爷又来了……

    而不远处的歌姬在楼上看到这一幕,不禁傻眼,那个暴躁得像一头牛一样的男子,是之前谈笑风生高贵斐然淡定不惊的煌国王爷吗?怎,怎么跟个小孩子没两样?

    肯定是自己看走眼了,歌姬摇摇头,死活都不相信。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喂喂,你干什么?”蔚南风叫着挣开她手往外跑的丘丘。

    “南风你等等我,我马上就回来!”丘丘挥了挥手,划动着小小的腿,快速地跑远了。

    “别跑,有种跟本王打一架!”西门筑酒气上来了,醉得厉害,低吼着,更显疯狂,李秀和许昌快要制不住了。

    “别跑,把我女人还给我!”

    唉,就知道王爷心心念念都是王妃……

    “叔叔,你真的那么喜欢南风吗?”

    突然间,一个清脆甜软的童声出现在众人耳畔。

    小小的男孩子一双眼睛如黑水晶一般澄净清亮,脸也是小小的,唇边却绽放出大大的微笑,就像绚烂的阳光一般。

    “世子爷!”李秀和许昌惊呼一声。

    剑不小心刺到自己手臂,出了点血,有点疼,西门筑好像清醒过来了,看着小男孩,黑亮的眼眸里盛放着怒火。

    “说了要你待在家里,跑来干什么?”

    “什么?”小男孩歪着脑袋,大大的眼睛无辜地眨着。

    “别给我装傻充愣,你给我交代清楚,是谁吃了豹子胆把你带这来的,说话啊西门泽!”

    小男孩愣了一,知道这叔叔是认错人了,摇摇头后笑着说道:“叔叔,我不叫西门泽,我叫丘丘……”

    “西门泽,你耍我是不是?!”西门筑怒声说道,“想让我揍你一顿吗?”

    “叔叔,我真的不是西门泽,我是南风的儿子,南风啊,就是你刚才亲的那个美人!”小男孩眨巴着眼睛,很有耐心地解释着。

    “王爷!”许昌和李秀同时叫道。

    “嗯?”西门筑扶着因为醉酒而有些疼痛的头。

    “他,他,他该不会是,小世子吧……和王妃掉悬崖,大难未死……”李秀惊喜得有点说话不清了。

    “什、什么?”

    西门筑流露出一抹震惊,颜溪没死已经让他很觉得很奢望了,他不敢想他掉山崖的孩子还能活着,那个时候他的小昱才两个月大啊,那么小的婴儿按理说会粉身碎骨才是,没想到现在,竟然能出现这样的生命奇迹……

    小男孩看着怔怔的西门筑,虽然有点疑惑但还是露出大大的笑脸。第一时间更新

    “叔叔,如果你想让南风喜欢你的话,你千万不能逼她哦,你要对她好她才会喜欢你,她吃软不吃硬的哦。”

    软软的声音,带着孩子特有的奶声奶气,就算是一个铁血大汉,也能因此而柔软到心底。

    这是他的小儿子,西门筑无比肯定地想,小泽不爱笑,脸色安静苍白,不像眼前的孩子一样,总是习惯性地扬起嘴角,像是一个能量充足的小太阳。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是他的儿子啊。

    小胳膊小腿,小小的脸蛋,眼角眉梢都充满着生命的气息,他有和他母亲一样清澈的眼睛。

    “孩子……”

    西门筑眼眶泛红,再也控制不住,将小儿子紧紧地抱住。

    抱着比什么都要珍贵的小小身躯,西门筑忍不住动容,老天真没有薄待他。

    以前蛮讨厌人喝酒的,现在怎么觉得酒气一点也不难闻了,被西门筑抱在怀里,丘丘莫名其妙地想笑,这种感觉就好像比吃了绿豆泥饼还开心。

    “叔叔你不用这么感谢我啦,我也只是这么一说,追不追得到南风可还要看你自己的本事呢!”

    小家伙从西门筑怀里探出头来,咧开嘴笑着,人小鬼大地说道。

    “以后不要叫我叔叔了,叫我爹爹。”

    小男孩歪着头,看了西门筑一会,甜甜地笑了:“爹……”

    “西门筑你放开他!”

    孩子的唤还没完,一个清脆的女声突然响起。

    久久不见丘丘回来,蔚南风便追着孩子跑的方向而去,远远听见有人在怒骂“你耍我是不是?想让我揍你一顿吗?”走近了,却看见丘丘被西门筑紧紧箍着。

    “你敢动他试试看!”蔚南风一双明眸闪着火焰,不悦地走上前来。

    西门筑站起来,不怒反笑:“我怎么舍得动自己儿子?”

    “放屁!他不是你儿子!”

    “……”这丫头越来越粗鲁了。

    他依旧衔着淡淡笑意,牵着小丘丘的手:“你随便叫个人来,看会不会说这孩子不是我儿子。”

    这孩子跟他长得这么像,是个人都不会否认他们的父子关系。

    “……”蔚南风憋了好一会,才甩出一句,“无论如何,我也不是你妻子!”

    “是,你不是我妻子,”西门筑勾出笑容,“你是我儿子的娘而已。”

    “……”这不一样吗混蛋。

    西门筑放丘丘,朝蔚南风走近,站在她面前,他泛开温柔一笑:“跟我回去吧,颜溪,很多事情我都可以跟你解释。”

    “说了我不是颜溪!”

    “还要不承认么?”他目光清亮,似笑非笑。

    小丘丘抓住西门筑的袖子。

    “什么事?”西门筑低头问道。

    “他们说,南风得了一种病,叫什么失忆吧,听说她以前不叫南风,南风是堇程叔叔给她取的,叔叔,南风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你别逼她啦。”

    “什么?失……失忆?”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