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她什么都忘了?她不记得他们的过往,在她的眼里他完全就是一个陌生人,他们在一起的朝朝暮暮全部都被抹杀了,没有一点点的痕迹?

    不,他不甘心,所以,他不相信。

    他宁愿她恨他,埋怨他,也不要在她心里是陌生人般的存在。

    失去记忆?这种戏码他根本不相信!一定是她编造的,她想完全丢开他,重新开始而已。

    “放开他,再不放……”

    “不放的话又如何?”西门筑淡淡地抬起眼来,见蔚南风一副愠怒的样子,微微地扬起唇来。

    他不相信她能舍得将他暴打一顿。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许昌,李秀,她要打本王的话,就任她打,你们不许出手伤了她,听到了没有?”

    “这……好吧。”

    这丫头特别容易满足,他这么一说她肯定很感动,看她那颤抖着的拳头,一定是想揍他一顿,但又不了手吧。

    自家的丫头他还制不住?笑话!西门筑忍不住笑得有点得意。

    “最后说一遍,把孩子给我!”蔚南风皱着眉头,眼里缓缓凝聚着一抹冷意。

    “这是我儿子。”西门筑紧紧抓着丘丘的手不放,孩子挣扎了他也无动于衷。

    “想要儿子也行,乖乖跟本王回去。”西门筑噙着俊美而欠扁的笑意,“只要跟本王回去……”

    “砰”的一声,几乎是毫无预兆的,一个拳头狠狠地砸在他的脸上。

    “你,你,你真打我……”西门筑讶异地瞪大了眼睛,话还没有说完,一阵猛力突然朝他的大腿攻进,他登时很没形象地痛叫起来。

    “你你你竟然还敢踢我?”

    蔚南风收回纤长的腿,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扬眉冷笑:“踢都踢了,还问敢不敢。”

    就在这个时候,手里突然有什么滑了出去,原来是丘丘被蔚南风从他手中拉扯出去,蔚南风抓住丘丘往前冲刺而去,西门筑登时一惊,条件反射往前一扑,嘭通一声,两人的身体顿时倒在地上。

    她胸前的柔软抵在他硬邦邦的胸膛上,他不自觉脱口称赞道:“小山丘大了很多啊。”

    “……”死色|狼!

    见到她快速窜起烈火的黑亮双眸,他一怔,想解释些什么,又一个拳头朝他脸部狠狠砸。

    要不是西门筑这次躲得快,鼻梁骨都能被她打碎了。

    她速冲来的手被他抓住手腕,两只脚被他压住,这压人的姿势非常令人遐想,有刚从酒坊里出来的老头举着酒坛摇头:“这些年轻人啊。”

    一个读书人模样的士子见到这一幕惊住了,喉干舌燥地舔了舔嘴唇,却不得不正经地摇着折扇:“世风日,白日宣|淫,孔圣人若见到这一幕,定然会从坟头里跳起来,唉。”

    刚从里走出来的贵族子弟在和送他的烟花女子吻别着,见到这一幕,先是惊,后是忧,最后是谁与争锋的信心满满:“竟然有人比爷我还放荡不羁,一次我要在大街上压两个,哼!”

    短短几秒钟,众人就不一而足地发出唏嘘。

    “你们说什么呢!一群思想不健康的人!”蔚南风气得真想把他们揍一顿,但是身体很可恶地被西门筑压住,动一都很困难。

    “色|狼!”蔚南风将愤怒悉数对准西门筑,火气腾腾地伸出仅存的另一只手,却被西门筑敏捷躲过,再一拳,西门筑又躲过,再一拳……

    于是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的,就是大街上的一对男女,以亲密得不得了的姿势一上一,男人跨坐在女人身上,很激烈地在女人身上运动着,忽左忽右忽前忽后……

    不得了啊!这么开放!群众发出一片惊呼声,生怕来不及一样急忙捂眼,嘴里还发出唾骂声:“现在的人真是没羞没臊的!”

    “娘,为什么你们捂眼,手指要张得这么宽啊?眼睛都露出来了……”

    孩子奶声奶气地问道,话还没完,一个耳光啪的一声甩在他脸上,孩子的娘憋红一张脸:“叫你乱说!”

    孩子委屈地捂着脸:“我没乱说啊,是你自己骂别人羞羞脸,可是却在偷看……”

    周围的人顿时爆发出一阵哄笑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蔚南风脸色酡红,气喘吁吁的,她似乎也察觉到了群众们诡异的眼神,终于停止揍西门筑了。

    一双美眸却喷火般看向西门筑。

    “有种起来单挑!”

    西门筑擦擦汗:“躲来躲去真累,比以前亲热一晚上还要累。”

    “……”开口闭口这种话,臭流|氓。

    “你别误会,是和你亲热。”四年都没找别的女人亲热,像他这样的模范丈夫,她难道不应该好好爱护吗?等等等等,这丫头怎么又举起手来了,靠,又打他!

    西门筑的脸又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我警告你,不要再对任何人说我是你妻子,更不要说我跟你……”,蔚南风脸涨红,气势顿时削了一大截,“跟你……”

    “跟我什么?”他邪魅一笑。

    “……”她白了他一眼,“臭流|氓!”

    “……”他什么都没说,怎么就是臭流|氓了。

    “到底跟我什么?”他黑眸盈笑地看着脸红的美人,“跟我……亲热么?”

    他一偏头,避过她挥舞过来的拳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他笑:“想不到你比以前更敏感,以前好歹是我碰了你什么地方你才打人的,四年不见,倒越来越青涩了。”

    他一副把她身体操练了无数回的样子,令她的脸黑得不能再黑……

    “给我起来,我们单打独斗,一定把你打得满地找牙!”蔚南风抓狂道。

    他悠然一笑:“明知道你会往死里揍我,我还起来?”

    “……”

    她真想杀人:“你个王八蛋打算坐我一辈子吗?”

    “是做东西的做吗?你未免也太直白了吧。”

    “……”

    她一个拳头挥过去,他躲,又一个拳头,又躲……

    在躲避的过程中,他一边喘气一边说道:“知道那些人为什么捂眼吗?不觉得我们这样很令人遐想吗?像是在造孩子……”

    “……”蔚南风挥拳的手陡然一滞。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哎呀羞死人了。”

    “他们两个真是好不要脸啊。”

    “刚刚已经来了一回合了,现在又来,他们也不嫌累。”

    “……”蔚南风的拳头都快要握碎了。

    就知道这丫头恼羞成怒之后想要办的人一定是他,西门筑在她冒火的美眸看向他时,酝酿了一个无辜的表情,耸耸肩看着她:“我也是受害者啊,更何况,是你要打我的……”

    “……”蔚南风拳头握得紧紧,却终于松开,扶了扶自己的额头。

    这种欲哭无泪的悲伤感,真心塞。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愤怒过度,蔚南风突然感到一阵气血上涌,忍不住咳嗽起来。

    西门筑赶紧从她身上来,手忙脚乱地抱起她的头:“丫头你怎么了?”

    蔚南风刚想推开他,突然又重重地咳了起来。

    “别怕,我带你找大夫。”说完就将蔚南风打横抱起。

    “南风你……你……你和他……”宣尤渠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看着蔚南风柔弱躺在西门筑怀里的这一幕,由刚开始的震惊转化为悲痛欲绝,他追了这么久都没到手的女孩,竟然被人几天不到就收入怀中了……

    他的男性魅力难道为负吗?

    宣尤渠像受了奇耻大辱般暴走。

    “小侯爷,我,你听我解释,我跟他什么都没有,小侯爷……”

    蔚南风只是单纯地不想人误会而已,并不是有多么爱慕宣尤渠,可这一幕落到西门筑眼里,一切就另当别论了。

    他心有不甘地哼哼:“找也要找个好歹跟我不相上的,竟然看上这么个怂包,都说一孕傻三年,三年不是过了吗?你莫不是又有了?”

    “……”

    再和这男人说去,她怕她会被气死。

    “你放开我!”她在他怀中挣扎着。

    “不放。”他抱着她继续走。

    “总有一天我会宰了你……”说到最后她的声音越来越弱,西门筑低头,发现女孩子眼眶红红的,明澈澈的大眼睛里好像有水在闪,他心一紧,“怎么了?”

    “我心疼。”她揪着自己胸前的衣服,皱起秀气的眉,低声说道。

    “啊?怎么了?”西门筑语气显而易见地着急,这丫头这几年莫不是落了什么病根?

    她吸了吸鼻子,明晃晃的大眼睛瞅着他,声音低弱,好像真有大病缠身。

    “被你气疼的。”

    “……”西门筑黑线。

    看着西门筑无语至极的样子,蔚南风突然感觉心没那么塞了,好像报了仇一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皮肤雪白宛如羊脂白玉,眼神通透地映照着蓝天白云,嘴角带着毫不掩饰的笑意,西门筑一怔,一刹那仿佛时光倒移,他们好像回到了多年以前的木槿树,落英缤纷间,她仰起头,带着满满的笑意,清澈的眼里全部是他。

    仅是一瞬,她敛了嘴角,扬眉道:“还不放我来。”

    看着她气呼呼的小脸,他不怀好意地一笑:“好,放你来。”

    ps:祝大家七夕快乐,这章挺有爱的,希望大家的生活也能一样有爱,早日找到另一半~么么哒~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