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很厉害。”席堇程淡淡一笑。

    过会又像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对了,你刚才这么出神地发呆,可是有什么心事?”

    蔚南风低头玩弄自己的发丝,沉默了一会才抬起清澈见底的眸。

    “堇程哥,那个煌国来的王爷,口口声声说我是她的妻子,你觉得是吗?”

    “我觉得吗?”席堇程摇摇头,“我觉得他在说谎。”

    “理由呢?”她不由好奇他的笃定。

    “这么一个只知花天酒地的纨绔子弟,根本配不上你。”

    她愕然,随即一笑:“堇程哥对我的评价很高呢。第一时间更新 ”

    “也不看看你是谁的得力手。”大将军难得这么自恋。

    “说真的,”席堇程敛了笑,“南风,你如果还在困扰这件事的话,只要问自己一个问题就好。”

    “什么问题?”

    “你爱他吗?”他接着说道,“不是说以前,我知道你记不起,我是说现在,你爱他吗?如果现在的你都不爱他,以前的你又怎么会爱?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以前很爱他,只要你现在不爱,就不要和他在一起,因为和他过日子的,不是以前而是现在的你,你需要这样委屈自己么?”

    眼睛间的茫然之色顿时一扫而空,清澈的眼里隐约浮现一抹亮光,蔚南风抱拳说道:“谢谢堇程哥,我知道了。”

    看着她一副江湖中人的模样,席堇程到底忍不住一笑。

    “不过,”蔚南风转瞬又皱眉道,“丘丘怎么办?他现在还在西门筑那里。”

    “你总归是要嫁人的,孩子能给别人带,对你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

    “可是……”

    “看这模样形容,西门筑很可能是丘丘的生父,他不至于薄待丘丘的。”

    蔚南风还想说什么,转瞬又想到了自己早晚要实行的一个滔天计划,到那个时候自己就是亡命之徒,丘丘跟着自己颠沛流离担惊受怕,不如随西门筑回煌国过安逸日子。

    年轻的女子眉目间忽现一抹坚毅:“我知道了。”

    梁国的别馆是一座坐落在京城东部的奢华宫殿,与皇上妃子们所在的皇宫隔了一定的距离,繁华而安静,很适宜贵客的居住。

    梁国的别馆不像皇宫那样守备森严,其实与其说是宫殿,倒不如说是贵气逼人的大宅。

    清晨,别馆传来笃笃的敲门声。

    护卫打开门后,惊呼了一声:“王……王妃?”

    蔚南风挑了挑眉:“西门筑……不,你们王爷在哪里?”

    护卫不知道为什么王妃要这么生硬地改口,但还是很高兴地叫人去通传了,一边领着蔚南风和蔚南风身边的两个士兵进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不久,西门筑派人叫蔚南风去厅堂内等候,他先沐浴更衣。

    过了会儿,西门筑出现了,他穿了一件湖蓝色的衣服,神清气爽,笑容焕发的样子。

    蔚南风注意到了,他和她穿的,是颜色很相近的衣服,看起来像是一对恋人。

    蔚南风皱了皱眉,喝了口茶。

    “怎么,既然打算回来了,还一脸不甚高兴的样子?”他眸一转,轻笑,“还带两个手来?”

    “我是来和王爷谈正经事的,请王爷务必严肃一些。”蔚南风放茶杯,沉眸定定说道。

    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折扇摇啊摇的,他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回来就回来,还要办个仪式不成?”

    蔚南风脸一沉。

    “好好好,听你的,你说怎样就怎样。”西门筑不翘腿了,也不扇折扇了,愣是正襟危坐地看着蔚南风。

    蔚南风一扬手,后面两个士兵中的一个走上前去,将手里的盒子放在西门筑旁边的桌上。

    “这么客气?给本王礼物?”西门筑星子般的眸里泛起笑意,伸手打开了精致的盒子。

    里面整齐地摆放了一些小物什,弹弓,小球,还有一些五颜六色的小石子等。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送我这些干什么?”他轻轻挪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她微微皱眉,似乎有话要说,他赶忙开口:“好好,只要你送的我都喜欢。”

    “这些并不是给你的。”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这些都是丘丘的,是他平日里,自己放在盒子里的一些东西。”

    “为什么给我?”

    “王爷说如果我不待你身边的话,就会把孩子带回煌国,既然如此,希望王爷能好好照顾丘丘。”

    她起身,沉声道:“告辞。”

    “慢着!”

    蔚南风并未停。

    “拦住她!”

    护卫们立即拦在蔚南风面前,挡住她的去路。

    “我话说得明明白白,还请王爷理解。”一袭墨发在风中扬,她面无表情,俨然是战场上淡漠绝然的蔚将军。

    “他是你的儿子,为了离开我,你自己的儿子也可以不要吗?”西门筑说话的时候声音低沉,听起来带着些隐约的凄楚,眼睛黑得像是一望无际的夜色。

    “既然他也是王爷儿子,那他待在王爷身边有何不可?”她冷静挑眉。

    她一口一个王爷,客气有礼地将他和她的世界隔开。

    “到底是谁教你这么气我的?”西门筑拳头紧握。

    “还请王爷让路。”蔚南风毫不理会他的情绪,淡淡说道。第一时间更新

    他伤心,愤怒,几欲抓狂,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猛的抓住她的手:“小泽没有死。”

    她眉头微皱地将手从他手里扯出来,说道:“他死没死,关我什么事?”

    西门筑仿佛被一个大石击中心脏,脸色苍白,四年不见,她已经这么冷漠绝情了吗?那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那是她的儿子啊,是她怀胎十个月生来的骨肉啊。

    她对他,已经一点也不在乎了吗?

    顾不得在场人讶异的目光,像个濒死的人抓住了稻草一般,他近乎疯狂地抓住她的肩膀,黑亮的眸里写满了痛楚:“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原谅我,你说啊,你说好不好?!”

    蔚南风仍旧冷着一张脸:“王爷,请你自重。”

    “自重?”他在众人面前放身段求她原谅,只换来她嫌弃的一句“自重”,情何以堪?西门筑墨黑的眸里噙着寒冷,嘲讽一笑,“你是我的女人,是我孩子的母亲,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要自重?”

    蔚南风突然用那样一种眼神看着他,怜悯的,同情的。

    “我是你强抢过来的,我一定不喜欢你,然后你强行娶我为妻的,对吧?”她突然问。

    “为什么问起这个?”

    他没有否认。

    “看来是了。第一时间更新 ”她一笑,“就说,我不可能喜欢上你这种横行霸道一无是处的男人,更不可能心甘情愿地嫁给你。”

    “你说什么?”他紧紧地抓住她的肩膀,刀子一般的眼神刮在她的脸上。

    “看来我很可能是蔚南风了,”她看向他,“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的话,就不要再纠缠我了,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我对你一点喜欢都没有,我很纳闷,我又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女子,王爷为什么要缠着我不放,是因为愧疚,还是因为我就要和小侯爷完婚了,心有不甘?”

    “你……”

    好像有什么东西大口地咬在心口上,心脏疼得要蜷缩起来,她明明曾经那么爱他的,哪怕她说得再决绝他也感受到的,可是现在,她一口一个对他一点喜欢都没有,是真的要将所有的过往全部抹煞吗?

    “来人,给本王把她拿!”

    年轻的女子面无惧色地扬眉:“别馆外一百多个士兵候着呢,他们都是上过战场的骁勇精兵,王爷确定要对我干戈相向?”

    “你……”

    几乎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西门筑蓄势待发的戾气,他的眼睛像是数九寒天般冰冷,天上黑云如浪涌,大风阵阵,充满一种逼人的压抑感。

    “南风!”就在气氛僵硬得不行的时候,一个甜甜软软的声音忽然响起。

    蔚南风一怔,转过头,看见蹦蹦跳跳朝自己跑过来的小儿子。

    小家伙很开心的样子,抱住蔚南风的腿,亲昵地蹭了蹭:“南风你是来接我回家的对不对?”

    蔚南风并没有说话,她紧了紧拳头,蹲了来,摸了摸孩子的头。

    “在这里过得怎么样?”

    孩子歪着脑袋,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带着笑意:“过得很好啊,王爷叔叔对我很好的,给我很多衣服穿,还有很多好吃的,我以前都没见过的,王爷叔叔有时候还会跟我玩踢蹴鞠,他可厉害了。”

    蔚南风弯眸笑笑:“那就好。”

    一个护卫深知孩子是蔚南风和西门筑和好如初的关键,小声地在丘丘耳边说:“小世子,你之前可是叫王爷为爹爹的啊,怎么突然就改口了……”

    “因为南风没有说他是我爹爹啊,所以我不能当着南风这么叫,南风说他是爹爹,我才能真的叫他爹爹的。”

    “……”看来,这孩子也未必站在王爷那边了。

    蔚南风闻言,捏了捏孩子的脸颊,眉目温柔,微微笑了笑。

    “南风我们回将军府吧。”孩子握住蔚南风的手。

    她微一踟蹰:“你待在这里不是很开心吗?”

    “可是,我想南风了啊。”一向爱笑的小孩子此刻眼眶红红的,像只委屈的小兔子,“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到南风,昨天晚上还梦到南风不要我了呢。”

    蔚南风把孩子搂进怀中,不知道以何种心情开的口:“为什么会认为我不要你了呢?”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