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南风有小侯爷叔叔了,南风会和小侯爷叔叔生孩子,南风就不会爱我了。”

    就算这孩子平日有多阳光,有多人小鬼大,他也不过是个需要爹娘疼爱的,最最普通不过的孩子,可能因为小时候没有父亲的缘故,他内骨子里偶尔会有一丝过于聪慧的敏感。

    “我又在说傻话了,只是做梦而已,南风怎么会这么无情无义,南风一定舍不得丢我的,对吧?”孩子从蔚南风怀里探出头来,天真无邪的目光里满含期待。

    孩子的纯白温暖,令蔚南风突然心生不忍。

    “南风,你为什么不说话?”孩子小小的手紧抓着蔚南风肩膀上的衣服。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还不明显吗?你娘根本不爱你了,她今天来的目的是告诉我,她要做她的侯爷夫人,不要你爹,更不要你了。”

    西门筑冷笑一声。

    “我才不信你的话呢,南风才不是这种人,她对我很好的,本来我还挺想要你做我爹爹的,没想到也是一个坏叔叔。”孩子轻蔑地哼了一句之后,又抓起蔚南风的手。

    “南风我们回去吧,别呆在这里了。”

    蔚南风纹丝不动。

    蔚南风不知道如何对孩子说出那句“那个人没有骗你”。

    “南风,南风……”

    “他说的是真的。”蔚南风努力不让自己眼眶通红,艰难地开口道,“但我绝对不是因为要嫁给小侯爷而抛你,丘丘,我不想你跟着我受苦。”

    孩子小小的脸一刹那苍白无比,他怔怔地看着蔚南风:“也就是,南风真的不要我了?”

    小小的脸蛋上,有眼泪倏忽掉。

    孩子扁着嘴,眼眶红红的:“南风,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蔚南风宁愿孩子不管不顾地大哭一顿,也不要他这么委屈地看着她。

    蔚南风突的把孩子紧紧抱住,克制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无声地流。

    她突然好舍不得孩子。

    她一点也不想离开他。

    她真的好想改变心意。第一时间更新

    就在蔚南风挣扎的时候,颈后突然传来一阵猛力,霎时间,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你这个坏蛋,怎么把南风打晕了?!”

    许昌忍不住摸了摸孩子的头:“不把王妃打晕,她就跑了。”

    “可是……可是……”孩子睁着一双明亮的眸子,依旧不喜欢许昌打晕蔚南风,可是却也反驳不出什么来,只能纠结地在那里“可是,可是”。

    “许昌应该控制好了力道的,可为什么她现在还没有醒来?”西门筑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子,对着大夫许窦问道。

    许窦静静地给蔚南风探着脉,却也没探出什么异常来,想到什么似的,问西门筑:“王爷,小的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西门筑皱着眉头:“如果是劝本王放手的话,那就不要说。”

    许窦摇摇头:“据我所知,一个人的秉性是不会有太大改变的,王妃她,并不是一个如此冷漠绝情的人,不然不会她一走后,王府上上的人都惋惜不已。”

    “是,她很得人心。”对于这点西门筑无法否认,府里的仆人甚至还无形把蔚南风当成主子,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们都对他冷冷淡淡的,冷淡中又含着一股怨气,令西门筑憋闷不已。

    “你想说什么?”西门筑转瞬问道。

    “我想说,就算是再心如蛇蝎的人,听到自己孩子没死的消息,都会有所动容,当王爷说世子爷没死的时候,我以为以王妃的性格,会不顾一切让王爷带她回去看世子爷,而结果恰恰相反,王妃的神情根本就没有任何波动。”

    “你的意思是?”

    “小的的意思是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这个女子不是王妃……”

    “不可能。”西门筑立即否定。

    大夫微微一笑:“既然王爷这么笃定的话,那就只剩第二种可能了,那便是,王妃失去记忆了。”

    西门筑一怔,眉头微皱。

    “王爷不要不相信,从那么高的山上摔来,摔坏了脑子里的一些东西,也并不奇怪。”

    想到之前她冷漠疏离得不像她的样子,西门筑原本坚信她不可能失忆的心也渐渐动摇,若是以前,哪怕他真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她也不会像把森冷的刀剑一样,毫不留情地戳他的软肋。

    “若是她真的失忆了,那有什么办法让她恢复记忆?”

    大夫摇摇头:“这种病,从来就没有用药治好的先例,小的先开几个方子让王妃养养神吧。”

    大夫走后,西门筑坐在床前,静静地凝视着女子的容颜。

    这也是重逢以来,他们第一次这么安静地相处吧。

    他不敢想象她到底吃了多少苦头,从那么高的地方摔来,什么都不记得了,身边还有一个那么小的婴儿需要照顾。

    听说这几年,她都在战场度过的吧。

    西门筑双手握住女子纤瘦的手,让它贴在他的脸颊上。

    “我一定会让你恢复记忆的,然后,告诉你很多,你并不知道的事情。”

    蔚南风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微风徐徐的树,男子一袭淡紫色的长衫,风流中透出几许高贵儒雅,他正抓着孩子的手,一笔一划地教他在写些什么。

    “你娘亲原来的名字叫颜溪,爹告诉你写娘的名字。”

    “娘的名字好难写哦。”

    “不怕,慢慢来。”西门筑温柔起来的时候,有一种特别蛊惑人心的力量。

    “你还有一个哥哥叫西门泽,跟你长得一模一样。”

    “真的吗?”孩子笑着转过头去,“我有哥哥吗?还是一模一样的哥哥。”

    西门筑温柔地点了点头。

    “那我可以见他吗?”

    “他没有在这里,他在自己家里。”见小家伙有些失望的模样,西门筑笑着抓紧他的手,“来,爹教你写哥哥的名字。”

    耳力极好的蔚南风将他们的话听得一字不差,眉头微微皱了皱,在思索着一些什么,突然察觉到西门筑有在望着她,不自在地清了清喉咙,大步迈上前去。

    “南风你来了啊!”小家伙惊喜地叫着。

    西门筑往丘丘小腿上踢了一,孩子立马改口:“娘你来了啊,我和爹爹在练字呢。”

    一个娘,一个爹,硬生生将他们联系到一起。

    “昨日睡得可好?”西门筑笑着问道。

    “已经一天多了,席将军难道还没派人来别馆?”蔚南风并不理会西门筑的问候,冰着一张脸回答道。

    “来了。”他回答道,“不过让我叫人打跑了。”

    她忍不住皱眉:“圣上就这般任你胡作非为吗?”

    他教着丘丘写字,头也没抬地说道:“我父皇一向不管我。”

    “西门筑!”

    他云淡风轻地“嗯”了一声。第一时间更新

    “你明知道我说的是梁国的圣上。”

    “这不一样回答你了吗?”他淡笑着看向她,“我父皇都不管我,梁国皇帝能拿我怎么样?”

    “……”蔚南风感觉体内的暴力因子又蠢蠢欲动了。

    蔚南风觉得自己遭遇了史上最无语的囚禁。

    她觉得相当荒谬,可却无法反驳自己不能迈出别馆的这个事实。

    心烦意乱的,什么东西也吃不。

    有人敲门,蔚南风打开,发现是自己最不想见到的那张脸。

    和这种人置气纯粹是浪费自己情绪,蔚南风幽幽地看了西门筑一眼,坐回到了椅子上,一言不发。

    “饿不饿?”说话的时候,西门筑身后的一个丫鬟将一盘香喷喷的栗子粥放在了桌子上。

    蔚南风特不领情地摇了摇头。

    “来,喝一口。”他端起栗子粥,递给她。

    “……”敢情问她饿不饿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见她不接,他也并没有恼,拿起勺子舀了一小口,并不给蔚南风抗拒的机会,直接就送到了她嘴里。

    “……”

    觉得把粥吐出来未免显得太小家子气了,蔚南风告诉自己一定要克制情绪,上天总会派一两个讨厌鬼来考验你,过了这些关卡,你就是一个完全能主宰自己情绪的优雅强者。

    讨厌鬼笑着把第二口粥送过来。

    蔚南风站起来,避过了。

    “我跟你说清楚,就算我是蔚南风好了,就算如你所言我曾经很喜欢你好了,但是现在我根本不记得你,在我的世界里你就是一个陌生人……”

    “没关系,我有自信你会重新喜欢上我。”他含着淡笑,将那口粥送进了自己嘴里,并特不要脸地点头道,“嗯,本王熬的粥果然人间一绝。”

    “……”蔚南风奔溃地扶了扶额头。

    蔚南风觉得,就算是一只蚂蚁,临死前也会挣扎两,就算是蚍蜉,也会试着撂倒一颗大树,为什么她就要一个人在那里闷头不开心,而讨厌鬼却能优哉游哉地赏花看鸟呢?

    不行,不把他也弄得不快活,她实在咽不这口气。

    想到西门筑气得铁青的脸,蔚南风噗的一声笑出来了。

    跟本姑娘斗,你还嫩得很呢。

    蔚南风早上心情倍棒,吃了特大号的一碗饭,她穿了一袭浅蓝色的裙子,像天空一样淡淡的颜色,唇角总是不自觉地扬起来。

    “什么事这么开心?”西门筑看着蔚南风神清气爽的模样,发自内心地笑了笑。

    “为什么要告诉你?”蔚南风轻蔑地笑了一声。

    西门筑摇了摇头,看着她孩子似的样子,不觉得怒,反而越发想笑。

    吃多了,在花园里转了两圈消化了些之后,蔚南风敲开了西门筑的房门。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