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门,西门筑明显怔了一,似乎没想到蔚南风会主动来找他。

    女子一袭明媚的单衫,肤白胜雪,明眸顾盼,嘴角噙着一丝似有若无的微笑,那般优雅而明净。

    她负着手,仰头看着他:“不打算让我进去?”

    西门筑笑了一,让开了路。

    蔚南风不请自坐,看到了茶几上放的一个钱袋,先是没怎么注意,突然察觉到什么似的,捻起了钱袋。

    “这个?”她看向西门筑。

    “这是你以前送给我的,在我生辰的时候。”

    当西门筑注视着蔚南风的时候,蔚南风总感觉有些不自在,她生硬地“哦”了一声,很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以为我从你那里偷的?”

    “……”被看穿了。

    他轻笑一声,清了清喉咙后说道:“你以前可比现在大胆多了呢,当时你送我钱袋后,还吧唧一声往我脸上亲了一口,就是在那天晚上,你冲我表白的。”说完还故作困扰地摇了摇头,“真是想不通,对我示爱的女子也不在少数,我怎么就看中了你呢?”

    那句“我怎么就看中了你呢”真是欠扁,说得蔚南风是一个歪瓜裂枣一样。

    “胡说八道,”蔚南风不相信地哼了一声,“我怎么可能冲你表白,开玩笑。”

    西门筑扬了扬钱袋:“女子送男子闺阁之物,不是表明对男子的爱慕之意,还能是什么?”

    “……”蔚南风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反正我不可能向你表白,再胡说信不信我揍你。”蔚南风举起拳头。

    “……”这丫头还是一样经不起逗。

    “找本王什么事?”他忽而淡淡挑眉。

    想起了来的目的,蔚南风也不举拳头了,也不表情凶恶了,甜甜地笑了笑:“其实吧,我觉得你人也蛮好的,真的。”

    他退后一步:“你要整我吗?”

    “哪有。”蔚南风站了起来,逼近他,“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妻子,我想了想,觉得吧,就算我失忆了,我也应该尽一些妻子的义务。”

    “妻子的义务?”他玩味地咀嚼这几个字,笑了,“其实是你寂寞了吧。”

    她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还不手,岂不对不起美人的这份心意。

    手欲揽过她的腰肢,却被她敏捷地避开。

    纤瘦的身形一子来到一个柜子前,笑:“我可能确实是寂寞了呢。”

    西门筑勾起唇角:“你想在那里?”

    “给你叠衣服,不在衣柜前,还能在哪里?”

    “……”敢情她所说的妻子的义务……是叠衣服……

    特意给他来叠衣服,她果然已经寂寞到了一定程度。

    “不用了,叠衣服这种事情是丫鬟做的,而且都已经叠得很整齐了。”

    “好吧,看来用不上我了,那我出去了。”女子低头的时候似乎有些落寞,声音也是低低的。

    “……你想怎么整理就怎么整理吧。”独处的机会如此难求,说什么也不能让她就这样离开,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这可是你说的。”适才还低沉的女子扬起眉来,眼睛亮得如一泓清泉。

    “……”怎么感觉事情有点不妙。

    “听说你有洁癖吧。”蔚南风轻描淡写地问道,一边从衣柜里拿出一件衣服,抖开来,“听说还相当严重。”

    他点点头:“所以不要弄乱我的东西。”

    “哦?如果弄乱了会怎么样?”

    “会感觉心里极不舒服,好像有蚂蚁在身上爬,看什么东西都不顺眼。”

    蔚南风的脚在西门筑没注意的时候抬了一,嘭通一声,柜子倒在地上,衣服呼啦地散落一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啊,我不是故意的……”蔚南风无辜地瞅着他。

    感受到西门筑脸色乍青乍白,蔚南风仰着脑袋问:“很不舒服吧?有蚂蚁在身上爬吧?”

    “……”

    “你那是什么眼神,难道觉得我是故意的吗?”蔚南风皱着眉头。

    “没……没有。”

    “那就好。”她转瞬笑了,手里的衣服也翩然落到地上。

    “这里这么乱了,我也不想整理了,我给你理理其他地方吧。”

    “……”

    “不必了,你安心待着就好……”话刚落音,一声脆响,花瓶砰的掉在地上,摔得粉碎。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东西就像某些人一样娇气呢,一子就碰倒了。”

    “……”打碎了我东西不说还影射我,你到底几个意思……

    不过,想到很久以前,她也喜欢嫌弃他娇生惯养,忽然的,连带着一起在脑海中回旋的,还有那些美好的过往,西门筑忍不住扬了扬嘴角。

    就在这出神的时候,桌椅已经成功东倒西歪地移位了……

    西门筑已经不想说话了,对于一个有洁癖的人来说,没有比看到房间乱更槽心的事了……

    而且,已经不是一般的乱了。

    三五除二的,房间已经一片狼藉,几乎没有一处可以踏足。第一时间更新

    “你可以出去了……”他怕他会克制不住揍人……

    站在一片废乱中,少女巧笑嫣然:“你不是希望我陪着你吗?”

    西门筑扶额,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突然间瞥到房间还有一处完好无损的地方,西门筑意识地要去护住那里,没想到,身边一阵疾风掠过之后,蔚南风就状似很享受地躺在了床上。

    “好累啊,好想睡觉呢。”

    西门筑根本来不及出手,被子就被她手一拉,登时乱作一团。

    “这床好软呢。”蔚南风在床上打了几个滚,很快,被单也皱得不成样子了。

    “啊,你那是什么眼神,口口声声说我是你妻子,往你床上睡一也不成吗?”

    “成,当然成。第一时间更新 ”几乎是从牙齿缝里蹦出来的声音,蔚南风已经强烈地感觉到西门筑的怒火了。

    “既然这么喜欢我的床,那干脆多待几个时辰再来吧。”

    说完,就并不温柔地按住蔚南风的胳膊,另一只手毫不犹豫地抚向蔚南风的锁骨,在凝白的颈项间一滑,并眼看就要往探去。

    咔嚓一声,骨头错位的声音清脆传来。

    看着面色苍白的西门筑,蔚南风笑得像个无害的小白兔:“继续,那一只手也来。”

    “……快把我手接上。”他的声音恶狠狠的。

    “哦,接上。”蔚南风很乖地点了点头,伸出莹白无瑕的手,本来可以速战速决地接好脱臼的手腕,可她非要慢慢慢慢地折腾,期间西门筑已经痛哼几次了,一张俊脸也黑得像锅底。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不经过女孩子同意就对人动手动脚,总归是不好的,你说是吗?”给他接好脱臼的手后,她微微笑着。

    “你死定了!”说完,就像一只愤怒到极点的雄狮,西门筑猛的扑向坐在床上的少女。

    如闪电般一旋身,再如灵豹般一弹起,玉立的少女拍了拍手上的灰尘,一脸嫌弃地说道:“呀,这房间真是乱啊,我还是明天再来和王爷聊天吧。”

    说完,旋风一般往门边跑去。

    “你给我站住!”男人几乎是吼出来的,整个别馆顿时充斥一种地动山摇的震撼感。

    几天了,西门筑都没有和蔚南风说过话,蔚南风表面上若无其事的,心里却在暗暗懊恼。

    唉,早知道用这种方法就可以让他不理她,为什么不早点用?

    第一次出击已经算成功了,接来要着手准备第二步,离开这里。

    已经五天了,如果有援兵的话早来了,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是夜,蔚南风躺在床上,静静地思索着。

    突然间,一阵敲门声响起。

    蔚南风狐疑地扬声:“谁啊?”

    “娘,是我。”小家伙不叫她南风而改口叫她娘就是这几天的事。

    蔚南风打开门:“这么晚了找我干什么?”

    “我想跟娘一起睡。”小家伙仰着头,甜甜地笑道。

    “好吧。”

    “还有……”小家伙眼睛转了转,朝另一边大声说道,“都一起来了,爹爹你怎么又跑回去了?”

    小家伙小小的腿一抬,愣是把西门筑拽回来了。

    “还有爹爹也要和娘一起睡。”

    “不可以。”蔚南风皱眉道。

    “为什么不可以?”小家伙本来眉开眼笑的脸突然间垮了来,“小庄的爹爹和娘亲,还有小琳儿的爹爹和娘亲,都是一起睡觉的,为什么我的爹娘就不行?”

    “因为……”蔚南风也解释不出什么来,只能弯头摸着丘丘的头,“说了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听话知道吗?”

    说完之后,蔚南风莫名其妙感觉有点不对劲,意识地抬起头,正对上西门筑墨黑的眸。

    他这么望着她干什么?蔚南风皱了一眉,突然间感觉到了什么,果然,松松垮垮的睡袍,自己胸前的肌肤大半裸|露,从他的视线看,肯定将她看得一览无余了……

    蔚南风脸腾的一红起来了,美眸不悦地瞪向西门筑,将自己衣服整理好,也不再弯着腰了。

    本来还甚别扭的西门筑,此刻微微一笑。

    “我不要,我就要和爹爹还有娘睡,娘你不能老这么霸道,一点都不可爱。”小家伙扁着嘴说道。

    “……”蔚南风转眸看向西门筑,那眼神像是在说,是你让孩子这么说的吧?

    西门筑微微噙笑。

    “丘丘,我……”

    “娘,就一个晚上,我想和爹爹还有娘一起睡,你答应我好不好?”

    小家伙哭丧着一张脸,分外可怜的样子,又开始蹭蔚南风的大腿了。

    “西门筑,”床上此时睡着三个人,丘丘在中间,蔚南风在内侧,西门筑在外侧,沉默了很久之后,蔚南风想到了什么,忽然开口道,“我要和你说一件事情。”

    听到她这般正经的语气,西门筑语气不掩好奇:“何事?”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