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我们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了断?”他微微挑眉。

    “是的,我一点也不喜欢这样不清不楚地耗着,很烦。”

    “你不是我王妃么?怎的是不清不楚地耗着?”

    “西门筑!”她声音提高,即使是不看,西门筑也能想象到她恼怒的样子,他抬唇,微微一笑,“好,你说去,不打断你了。”

    “能让我喜欢的人,一定是要比我强的人,西门筑,我们比一赛吧,去打猎,在规定的时间内打得多者为胜,如果你赢了,那我就乖乖呆在你身边,做你的王妃,如果你输了,你就保证这辈子都不纠缠我,怎么样?”

    西门筑皱眉,并未立刻答应。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是不是怕了?”蔚南风摇摇头,“真是比女人还弱,没有一点男子汉气概,越来越相信我以前是你强抢过来的了,还是让手强抢的,因为自己根本打不过我嘛。”

    “……”

    “爹爹,真是这样吗?”小家伙一双眼睛瞅着西门筑,皱眉头的样子显得有点可怜。

    爹爹不应该是英明神武的吗?

    西门筑摸了摸孩子头:“别听你娘瞎说。”

    “说我是瞎说的话,那就和我比啊。”女子的声音带着丝挑衅。

    “真这么想和我比?我话说在前头,我身手可能不如你,但是论箭术,你就未必是我的对手了。”

    “一句话,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很显然蔚南风并不相信他的话。

    “到底比还是不比?”

    “既然如此,那……”他沉默了一,“比吧。”

    蔚南风在心里默默比了个“v”字。

    “明天怎么样?”虽然竭力保持平静,但她的声音还是流露出几分雀跃,这丫头……西门筑忍不住微微一笑,轻轻点头。

    “好。”

    这件事决定了之后,蔚南风就没理西门筑了,翻了个身,朝内睡着。

    待到蔚南风昏昏欲睡的时候,清脆的声音传来:“爹,娘,你们为什么不说话了啊?”

    眼看就要睡着了,被打扰的蔚南风神烦:“睡觉就睡觉,说什么话啊?”

    “可是我睡不着。”小家伙闷声说道。

    蔚南风翻身过来,眉头微皱:“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小家伙眼睛转了转,转瞬苦着脸,一脸痛苦的模样:“我想我要去茅房了,我肚子疼。”

    “一个人怕吧,我陪你去。”

    “不用了!”小家伙意识到自己语气太强硬,嘿嘿一笑,软声说道,“你就好好待这吧,我一点也不怕,我都是大人了呢。”

    说完之后,又在西门筑耳边说了什么,蔚南风清楚地看到微愕的神色在西门筑脸上闪过,接着,俊美的男子嘴角就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小家伙很快跑远了。

    蔚南风狐疑地问西门筑:“他跟你说什么了?”

    西门筑勾勾手指,示意蔚南风靠近。

    “切,爱说不说。”蔚南风一点也不买他的账,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西门筑笑了笑,也不恼。

    蔚南风总感觉这小家伙怪怪的,正所谓好奇心杀死猫,蔚南风在床上几个辗转还没释怀后,只好凑近西门筑:“他到底说什么了?”

    亮晶晶的闪着求知欲的眼睛令西门筑唇角微扬,他凑近她的耳畔,温热的气息在她洁白的颈上微微喷洒,似笑非笑。

    “他说……”他拖长了声音。

    “说什么?”她显得略急迫。

    “他说,”他顿了顿,看着她好奇宝宝般的眼睛,笑了,“他说这件事情,不能对任何人说。”

    “……”她能说句靠吗?

    蔚南风正自无语,却突然感觉到一个温热的手掌到了她胸前。

    蔚南风眉梢一挑,举起手,朝西门筑袭击而去,却被男人在黯淡中轻易捕捉住手腕。

    男人手虽然贴在了她胸前,却并无任何过分的举动,给她提了提胸前的衣服,黯淡的光线中依稀可见俊美的容颜,唇角微勾:“衣服穿好点,别露出这么多,你比任何人都该清楚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蔚南风脸腾的一就红了,受不了他一脸欠扁的笑意,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突然意识到什么,蔚南风嘀咕了句:“这孩子掉坑里了,怎么还不回来?”

    “掉坑里?你以为儿子跟你一样蠢?”西门筑忍不住笑了。

    蔚南风都懒得瞪他了。

    “说你蠢还不承认,事到如今,还以为儿子真要去茅厕。”

    “你……你说什么?”

    见蔚南风明白过来,坐起来,要床的样子,西门筑幽幽一叹:“记得我跟这孩子一样大的时候,母妃和父皇的关系很不好,那时候最大的心愿,就是母妃和父皇好好相处,不要不理对方,有一段时间父皇和母妃关系好转,看到他们关系融洽,那时的我,比得到父皇任何的赏赐都要开心。”

    西门筑声音低低的,似乎有些哀伤,眼角一瞥,看到刚坐起来的蔚南风皱了一眉,犹豫了一还是躺来了。

    她似乎不再有离开的打算,蒙着被子大睡。

    西门筑勾唇,母妃?母妃是因为生他难产而死的,哪有什么母妃。

    没过多久,就可以听到均匀绵长的呼吸声。

    这丫头睡得真快……

    西门筑伸手,将蔚南风身上的被子扯了出来,丢在了地上。

    纤瘦的身体不安地动了两,之后,又安安静静了。

    她身上的睡袍偏大,又不是特别厚,西门筑的目光落在她莹白的身体上,淡淡的月光洒来,女子的身体宛如陶瓷一般美丽而脆弱。

    他碰了碰她的唇,并不是多深的触碰,浅浅一吻,鼻息间是她甜甜的女儿香。

    此时尚是春天,虽然不至于春寒料峭,但夜晚怎么着温度也不高,蔚南风瘦小的身体缩成了一团,巴掌大的脸上秀眉微皱。

    “冷……”

    眼快蔚南风迷迷糊糊地快醒来了,西门筑朝她那里挪了挪。

    蔚南风毫不客气地揽住了“被子”,奇怪,这被子怎么打不开……

    懒得打开了,就这么抱着睡吧,唔,好累……

    细瘦白嫩的手环在他的脖子间,小小的脑袋埋进他的怀里,脚还更大胆地横进他的两腿间,似乎这样才没那么冷。

    她香甜的气息在他的鼻息间胡乱游走。

    西门筑突然觉得这样似乎不妙……

    玩火**玩火**,某个部位明显地开始硬起来了。第一时间更新

    西门筑赶忙将她手掰开,在要把她脚挪开的时候,她手又缠上来了。

    西门筑只好再次掰开……可是她却相当固执,最后还像个八爪鱼一样,死死地黏在他身上。

    西门筑额角渗出了细密的汗。

    终于不能忍,扣住她的腰,热火朝天长驱直入攻城略地……地吻住她的唇。

    樱桃般的红唇被他吻得红肿,她皱了皱眉,睁开了那双星子一般的眼睛,揉了揉。

    西门筑做好了她甩臂打人的准备。

    没想到她就迷蒙地看了他一眼,孩子似的嘟了嘟嘴,动了动卷长的睫毛,继续睡了。

    西门筑放松地呼了一口气。

    可很快,身体又绷直了,因为面的热火又烧起来了。

    一夜无眠的西门筑,等到清晨的时候,身体才终于疲软,有了睡意。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陡然响起:“爹,娘!”

    紧接着,门就被推开,孩子小小的身体一蹦一跳地走了进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压在了蔚南风身上的西门筑正想说什么,孩子就夸张地捂住眼睛,大叫:“哇,爹爹,你和娘在做什么呢?”

    就在这个时候,蔚南风缓缓睁开了眼睛。

    孩子转瞬露出灿烂的笑脸:“娘你就是太矜持了啊,嘴上说不喜欢爹爹,其实……嘻嘻……”孩子眨着眼睛,兴冲冲地跑远了。

    “喂,我没有喜欢他……喂!”蔚南风冲着孩子远去的背影大叫,因为刚睡起来,脑袋有些短路,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和西门筑的身体紧贴着,蔚南风“啊”了一声:“你对我做了什么?”

    “拜托,看清楚,是你黏在我身上的好吧……”

    “色-狼!”砰的一声,一拳头砸中西门筑脸颊。

    “我可什么都没对你做……”

    又是砰的一声,另一边脸颊也高肿起来。

    看着蔚南风远去的背影,西门筑揉着发疼的脸,不碰是打,碰了也是打,昨晚上憋这么辛苦干什么?

    臭丫头,再有次,你给我等着!

    当天,西门筑因为一夜未睡加脸受伤加心情受伤,所以并不打算去打猎,等到隔天清晨的时候,才踏上了马,带了人去几里外的山林中。

    树林内一片绿意,蔚南风看起来精神很好,高居马上,笑容微扬:“那就开始吧!”

    “等等。”西门筑对许昌说道,“你和那几个去守着王妃。”

    “你这是要监视我吗?”她不悦地扬眉。

    “我怕你有危险。”

    她还有再说什么,西门筑抬眸:“如果你不想他们跟着你的话,那咱们就回去。”

    “……”威胁她是吧?

    人在,不得不低头:“好吧。”

    西门筑这才微微一笑。

    “一炷香之后在这里汇合,看谁打的猎物多。”还不等西门筑说什么,啪的一声,长鞭落在马背上,马儿登时扬起蹄来。

    “王妃去哪了?”看到蔚南风射了几只鸟后,一眨眼之间,便不见蔚南风人影,护卫们登时急得团团转。

    傻啦吧唧,谁真和你比射猎啊?

    藏身于草丛的女子勾唇一笑,见护卫们都星散去寻找她了,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准备开溜的时候,突然间,双眸眯起,眉间缓缓聚集起一丝凌厉,一刻,纤瘦的身子如猛虎一般暴|动起来。

    ps:喜欢读者们留言,很开心。

    今天两更,么么哒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