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柄大刀闪着森冷无情的光芒,眼看就要劈的时候,草丛中的少女一个敏捷的旋身,纤瘦的身形猛然一避之后,弹跳起来,砰的一声,一脚踹中了黑衣人的手臂,黑衣人还来不及发出嗷叫,手中的刀登时被人夺去,而一刻,伴随着一阵刺目刀光的闪现,一道血线登时出现在黑衣人的颈上,鲜|血喷射。

    一具尸体在面前倒,蔚南风并未就此松懈,因为她感觉出来了,还有很多刺客在自己周边。

    感觉很快应验,蔚南风的身边,黑压压地冒出了很多人。

    看来,有一场硬仗要打。

    将一撮头发咬在口中,蔚南风抓起腰间的匕首,不给对方任何时间,旋风一般猛冲上去,拔刀,开打!

    大风呼啸,喊杀声声!

    黑衣人似乎并没有对她非杀不可的意思,见己方渐渐处于风,黑衣人的为首者吹了一个口哨,黑衣人登时窜动起来,就像地老鼠一般速撤而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跑什么?!”蔚南风一声厉斥,充满爆发力的身体犹如腾龙猛虎,朝着两个黑衣人的肩膀就猛抓而去。

    两个黑衣人落在后面,其他人纷纷消失不见踪影,蔚南风还没出口,两个黑衣人就拔刀猛的朝蔚南风刺来,蔚南风一个倒地躲过袭击,身如豹动,借着雄厚的脚力和腰力猛的站起,朝着两个黑衣人扑过去,蔚南风砰的两个大拳头去,两个男人的门牙登时碎裂。

    就在蔚南风还要出手的时候,两个黑衣人又同时使出刀剑来,蔚南风意识一避,却见两个黑衣人速度同步得不可思议,都是朝自己的心脏**去!

    该死,看着两具冰冷的尸体,蔚南风皱着眉头,找是谁要杀她的线索看来断了。

    就在这个时候,蔚南风眉头越发皱紧,双目远望,蔚南风看到了那一边有人在打斗,叫喊声越来越大地传来。

    正在此时,一匹无主的马跑到了蔚南风的面前,蔚南风当机立断跨上马,纵马朝打斗的方向而去。

    可还没走出两步,马儿受惊般仰天大叫,蔚南风正感到事情不妙的时候,一阵密集如蝗虫般的箭镞从四面八方激射而来,像是一个漫天的大一样朝蔚南风包裹来。第一时间更新

    蔚南风已经跳马来,像个皮球一般迅疾地朝马肚一滚,霎时,头顶上的马儿被射成了箭靶子,砰的一声,马儿落地声在地上砸出惊天震响,马儿连叫喊都来不及发出,就变成了血流不止的尸身。

    此时,周围已经空荡荡的,再没有可以遮挡住身体的东西,风吹过林间,发出沙沙的窸窣声音,在如此阴沉的天空,显得有丝骇人心魄的恐怖。

    蔚南风甚至都听到了弓箭手们把箭搭在弓箭上的声音,那种声音听起来很遥远,却又感觉近在咫尺,仿佛一刻便可穿透你的身体而来。第一时间更新

    蔚南风手臂有些颤抖起来,连带着嘴唇也是一片苍白,此时此刻大脑出奇的清醒,大概有一百多支箭,分布在各个方向,除非插了翅膀,但凭一把小小的匕首,根本不可能挥砍开这么多的箭镞。

    感觉到,死亡离自己无限的近。

    而就在死一般寂静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像是惊雷般在耳边响起,蔚南风凝眸望去,男人迎风高贵而立,墨黑的眼眸里透出一抹云淡风轻的从容。

    “浪费箭杀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干什么?本王在这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霎时间,蔚南风清楚地察觉到,原本对准自己的那些箭,此刻竟然都指着西门筑的面门。

    “西门筑!”蔚南风瞳孔一缩,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不管不顾地朝着西门筑的方向猛奔而去。

    “不要过来!”西门筑暴喝一声。

    蹭!蹭!蹭!

    离弦的箭像是一只只野兽一样,冲破牢笼而去,试图死死咬住自己的猎物!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体猛然出现,将西门筑扑倒在地,而那个人的背上,却插满了三四支箭。

    “王爷……快……快跑……”许昌的气息很是虚弱。第一时间更新

    西门筑甩袖避过几支锐利的箭镞后,说时迟那时快,又一只箭闪着寒光,朝西门筑激射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手腕处猛然传来一阵大力,少女咬着牙将他从地上拽起,牵着他的手,也似地往前奔跑着,突然脚前出现一颗大石头,猛的一绊,砰的一声,两人的身体像是皮球一样,沿着山线朝滚去。

    夜晚,山洞间冒出微微的光亮。

    蔚南风跪在地上,给西门筑有箭伤的手臂第二次上着草药,她低头的样子异常安静,微颤的睫毛,精致的五官,看起来有点美得不真实。

    “这草药倒挺能止痛。”西门筑背靠在墙壁上,出声道。第一时间更新

    “当然,这可是堇程哥教我用的药,以前我在野营时受伤了,军中药不够了,堇程哥就拿这药来给我敷,还细致地跟我说了这种药的药性,讲了很多呢。”

    对于药什么的,西门筑倒显得不是很关心,他比较关心的是:“他给你上药?你当时伤哪儿了?”

    她眨眨眼睛,指着自己的胸口:“这里啊。”

    西门筑登时脸色铁青。

    “啊,不对,好像是这里。”她指着自己的小腹。

    “……”什、什么?

    食指抵着精致的颌,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好像还是不对,当时记得箭是射在屁股上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

    他脸色铁青:“那种地方你都能让他敷药,你怎么不干脆嫁给他?!”

    她叹口气:“我也想啊,可是人家有妻子了,很恩爱的呢。”

    我也想啊……我也想啊……我也想啊……

    西门筑气结地戳着她的脑袋:“不准想!”

    蔚南风担心他愤怒过度血止不住,不想麻烦地再给他上药,顺从地点了点头:“好,不想了。”

    然则心里,却还是在想着席堇程……

    堇程哥,我对不住你,唯一的一次你给我肩膀上药被我歪曲成了给我屁股上药,损坏了你英明神武的形象,如果这话一不小心传出去了,你和蔚若姐可还要继续爱我……

    我是迫不得已的……

    “苦着一张脸在想什么?”

    “啊,那个,”似乎是因为西门筑之前很大丈夫地来救蔚南风的缘故,所以蔚南风对他的态度也不像之前那样凶巴巴,“我在想,到底是什么人要来杀你呢?”

    “你在关心我?”他唇角微勾。

    “……”那些人差点砍死了我呢,这么大的仇不报才怪。

    蔚南风干笑了两声。

    “想要杀我的人太多了,与煌国交恶的其他国家,煌国的皇子们,也或许就是梁国的人,没有进一步的证据,谁也说不定是谁,可能性太多。”

    “你之前知道有人要杀你?”

    “这深山老林,是最好手的地方。”

    “那你为什么还愿意答应我出来?”她皱着眉头。

    他的眼睛一瞬间仿佛吸取了万千的光华,望着她,碎星一般莹亮轻漾。

    “你不是想出来么?”

    是夜,负伤的许昌躺在王府的床上,望着窗外空洞的夜色,微微叹了口气,竟然还是没有找到王爷的落。

    许昌不会忘记,听到王爷说要去打猎的消息时,他心里充斥着怎样的震撼与激动。

    这样的措辞并不夸张,因为王爷虽然看似玩心很重,但是轻重还是分得清的,当此时动荡不堪,要对王爷手的人不在少数,他竟然还要往林子里钻。

    难道……是王爷的什么谋略?

    问王爷原因的时候,王爷只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不想扫她的兴。”

    早该知道了,只有王妃,才能让王爷这么不计后果。

    哪怕,她已经不记得他。

    夜深得厉害了,柴火簇起的火光给山洞带来一丝温暖。

    西门筑的目光,静静流连在少女安静的侧脸上,他的手指,抚过她薄薄的唇瓣,又给她顺了顺额前的头发。

    忽然很喜欢这样静谧的时光,无人染指,无人打扰。

    仿佛一子回到那年的冬天,他们歪在软榻上,各自捧着一本书,每次他看着看着的时候,腿上总会传来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道,她一点也不喜欢看书,看着看着就会睡着,每次脑袋,都会毫无意外地倒在他的腿上,毫无顾忌的,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他心烦意乱的时候,就会看一看熟睡的她,看着他的丫头单纯得像个没长毛的小嫩崽,就会不由自主地扬起嘴角,烦恼如奇迹般,就那样一扫而空。

    噼啪,火光映亮女子清秀的脸。

    呵护般的,他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身边的女子像是突然醒了一般,猛的缩进西门筑的怀抱,她的手,还紧紧地环住他的腰。

    西门筑怔了怔,也环住了她。

    这丫头,做噩梦了吧。

    “别怕。”他在她耳边低声说。

    “不要走……不要……”她紧紧地抱住西门筑,就像是在抱住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

    她的声音,听起来仿佛带着哭声。

    “别离开我,堇程哥……”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