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之间,山洞外的月光那样白,白得像是西门筑的脸。

    怀里的身躯仿佛一瞬之间长了刺一样,西门筑的手离开她,翻了个身。

    而就在西门筑翻身后的不久,身后的女子缓缓睁开了眼睛,那双眸子宛如无星无月的夜空一样,那般深幽与宁静。

    对着男子寂寥的背影,她轻轻叹了口气,声音那么轻,比尘埃还要轻。

    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蔚南风就闻到了一股好闻的香味。

    她揉了揉眼,发现西门筑正坐在火边上,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木棍上叉着一条鱼,香味便是从烤得七八分熟的鱼上散发出来的。

    睡了一夜地上,蔚南风身上酸疼得厉害,就在她揉着自己肩膀的时候,一股力道从她背后传来,男子的手很熟稔地在她背上和肩上揉捏着,一股舒缓的力道就这样从他手所过的地方传来。

    额前微长的头发覆来,蔚南风垂眸不语,眼里有不为人知的情绪闪过。

    西门筑一言不发,给她揉完肩背之后,又在那里静静地烤鱼。

    淡淡的烟雾将他的五官衬显得精致无比,几近完美,他安静来的时候,就像丹青画卷中走出的男子,带着遗世**的出尘脱俗,无论什么举动,都散发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高贵清冷。

    “尝尝看好不好吃。”他紧抿着唇,将烤好的鱼递给她。

    蔚南风想说什么,动了动唇,却终究什么也没说出口,迟了一拍接过他递来的鱼,她正想咬去的时候——

    “笨蛋,很烫,不知道冷一点再吃么?”

    蔚南风睁着眸子看着他:“不是你要我吃的吗?”

    “是啊,可是我没让你现在就吃。”

    “耍我。”她轻声嘟囔道。

    等到鱼温度差不多了的时候,蔚南风才咬去,对上西门筑墨黑的眸,蔚南风皱眉说了一句:“不好吃,一点都不好吃。”

    绝对不承认他做的东西好吃,谁叫他刚刚耍她。

    “那就拿回来,我自己吃。”他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绷紧的嘴唇露出一丝微不可觉的笑意,伸出修长的手去。

    “算了,看在你为本姑娘烤鱼烤得这么辛苦的份上,本姑娘就勉为其难地吃完吧。”说完,她又咬了一口。

    “不是给你烤的,只是让你尝一口而已。”他微微扬起嘴唇。

    “……”让她不来台是吧?

    蔚南风眼珠子转了转,突然露出洁白的牙齿,笑了笑。

    她突然这么一笑,西门筑就觉得大事不妙。

    果然,她说了一句“马上就给你”之后,就伸出舌头,将鱼的全身都舔了个遍。

    “呐,给你。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笑着递给他。

    满以为洁癖男会嫌弃地说“不吃了”,没想到他伸过手,竟然从她手里拿过了叉鱼的棍子。

    “喂,上面有我的口水!”她不能淡定了。

    “那又怎样?”他云淡风轻地说道,“我们不是连吻都接过了吗?”

    “……”所以吃她的口水也没关系?

    “拿来。”蔚南风扯过西门筑手里的棍子,咬了一口鱼后道,“好吧,我承认很好吃,比我吃过的任何鱼都要好吃。”

    “只是任何鱼吗?”他又作势要拿回自己的鱼。

    “……”她幽怨地回答:“不,任何东西。”

    他收回了手,满意地笑道:“快吃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蔚南风把鱼吃完之后,才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你没吃东西吧?”

    “看你吃就饱了。”

    “……”她可是用的关心的语气,他干嘛对她的吃相一脸嫌弃。

    算了,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一般计较。

    “我出去给你弄条鱼吧。”蔚南风说完,就要站起。

    脚好像有点疼。

    她就不信她站不起了,蔚南风咬着牙强撑着从地上站起来,成就感还没扩散开来,嘭通一声,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整个人顿时跟散了架一般。

    西门筑摇了摇头,走过来:“多大的人了,连站都站不稳。”

    “要你管。”她没好气地说道。

    西门筑笑了:“不要我管的话,我就不扶你了。”

    “又不是老太婆,我还用扶?告诉你,我可是上过战场的女将军,所以不要瞧不起人了。”

    她扶着一旁的石头,撑着力气慢慢站起,快站直的时候,纤瘦的身体陡然一摇,眼看就有要掉去的趋势。

    西门筑眼疾手快地扶住她的腰,正想笑她的时候,忽然间眼睛一凝,将她放好在地上坐着,手则伸向了她破裂的裙子。

    她缩脚:“你要干什么?”

    他不由分说握住了她细瘦的脚踝。

    撕开她透出血迹的裤子,莹白鲜血的小腿上,包着一块布,她几次想缩回脚,却都被他强行强行扣住,西门筑小心翼翼地揭开那块布,一道深深的痕迹出现在她视野,本来白皙娇嫩的肌肤,此刻竟然有些血肉模糊。

    这应该是从山上滚来的时候,碰到了什么尖锐的石头。

    西门筑眉头紧皱,眼神深黑:“为什么不上药?”

    蔚南风目光有些闪躲,却努力让自己显得理直气壮:“这算什么伤啊?我,我可是将军,区区一点小伤就能要我的命不成?”

    西门筑顿时脸色铁青,怒极就会口不择言:“我才知道你这么自以为是,愚不可及。”

    “你……”

    蔚南风低了头,有点委屈地轻声嘟囔道:“谁真的那么蠢啊,治伤口的药很少好吧。”

    省着药给他用,还这么凶她。

    算了,看在他不知道的份上,不跟他计较。

    “你要我背还是我抱?”

    看着她低头不语的样子,西门筑开口问道,声音不知为何,比之前柔和了几分。

    “啊?”

    “去找草药。”

    她“哦”了一声,随后仰头:“你扶我吧。”

    背和抱都太亲密了……虽然他一直说她是她的妻子,可是到现在为止,她还是没有对他产生很特别的想法,连所谓的怦然心动都没有。

    “那我抱你。”说完就蹲腰来。

    “……”

    看来是躲不过了,她手推拒地抵抗在他胸前:“你还是背我吧。”

    那就把他当共患难的兄弟好了,抱什么的,真的太暧昧了。

    他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一只手滑进她腰后,一只手伸进她膝盖窝,将她打横抱起。

    “……”不是问她要抱还是要背么?本来就想抱她,还非要给她两个选择,臭男人。

    不知道怎么的,这山里的草药很少,连最普通的止痛的草药都没有,忙活了一个上午,西门筑才找到两株蔚南风之前给他用的草药。

    回到山洞后,西门筑拿着那两株草药,一言不发地望了蔚南风良久。

    “这就是你不上药的原因?”他静静地看着她,终于开口。

    “什么不上药原因?”她装傻。

    “我知道了。”他淡淡地说了一句。

    “知道什么?”

    他没在说话,手伸出来,想搂住她,却不想在这样的时候弄得她发火,手最终落在她的头发上,给她轻轻地顺了顺头发。

    即便他知道,关心他,将药留给他用,不过是一向知恩图报的她感念他在生死关头引掉弓箭,救了她一命的无形报答,但还是感受到了驱散不开的温暖。

    他的丫头,无论怎样,就算不记得了,就算受过伤,也还是,一如当年般温暖晴明。

    西门筑将草药捣碎,皱着眉头洗干净蔚南风血糊糊的小腿,将草药敷上,扯自己一片衣摆,给她包扎好伤口。

    微垂的睫毛投影来,使得他五官越发像雕塑一般俊美立体,他定定凝眸,认真的时候,散发一股令人沉沦的男性魅力。

    “说来也巧,记得一开始遇见你的时候,经历了一些事情,也是和你掉在了山洞里,想想那个时候,五年过去了,最大的感触就是你一点都没变。”

    无论如何被赞美都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蔚南风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却并不面上那样淡定不惊。

    “碰一你,就砰的一个大巴掌甩过来,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你脾气都大得吓人。”他微微一笑。

    “……”在他没注意她的时候,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当时就想,这么凶的一姑娘谁娶了谁倒霉,没想到……”他没说去,却似有感触地笑了一。

    蔚南风想开口,却看到了男人望向她的眼睛,那是一双星辰一般的,深不见底的眼睛,带着毫不掩饰的温柔与宠溺。

    她闪避地低头:“很抱歉我什么都不记得。”

    修长的食指挑起女子精致颌:“我会让你全都记起来的。”

    她握住男子的指头,然后推开。

    “堇程哥以前给我找来了很多大夫,一个个都没有办法,就算吃药了针灸了也还是没有用,大夫们说我很有可能就一辈子恢复不了记忆。”她淡淡地叙说道。

    身体掉进一个温柔的怀抱,他的声音也是极温柔的:“没关系,我会把以前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你,所以不要觉得困扰。”

    犹豫了一终究推开他:“或许以前会,但是现在,我一点都没觉得困扰。”

    他微怔,动了动唇,并未开口。

    “你听懂我说的话了吗?”她抬眸看向他。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