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南风浑身湿漉漉的,也脏兮兮的,像是在泥土里滚过,小腿上有鲜血流,顺着雨水,滴答滴答。

    席堇程非但不怒,眼里还闪过一抹光芒:“南风……”

    叫护卫挥开了看好戏的众人,蔚南风一瘸一拐地走上前来,双眸定定地看着一袭红色喜袍的男子。

    “你从别馆特意赶来的吗?”席堇程努力掩饰住内心的激动。

    “堇程哥,你为什么娶别人?”一向明亮的眸子里,此刻含着毫不掩饰的痛楚。

    她不否认,反而还很在意地质问,席堇程像是冬天的旅人见到了久违的阳光一般,仿佛自己的感情,终于有了落脚的地方,而不是虚无缥缈地独自游荡。

    他有理由相信,她对他是有感情的,不是令他困扰的兄弟之情,而是实实在在的男女之情,不然她不会抛西门筑,在脚受伤的情况,跋涉那么远的路程走过来,也不会眼神痛楚,质问他这样的问题。

    席堇程站起来,想些说什么,女子却望着他,开口道:

    “我本来不愿相信,堇程哥你娶了蔚若姐姐以外的别人,堇程哥,我本来以为你是一个一心一意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一直以你为榜样,没想到,你跟京城的纨绔并没有两样。”

    “蔚若姐姐那么爱你,为了你可以连命都不要,可是你却一句话不说就纳了妾,你知道她一个人在大雨中哭得有多伤心吗?堇程哥,你怎么这样可以辜负她?”

    她并不想插手人家夫妻间的事情,但是蔚若对她而言,却是不能不强出头,不能不关心的存在。

    蔚若将她救起来,还给了她一个稳定的居所,在她孤立无援的时候,是蔚若对她嘘寒问暖,在蔚南风的心目中,蔚若就是姐姐一样的存在。

    是的,姐姐,她是蔚若,而她是蔚南风。

    一直试想过,如果不是蔚若,那她会变成怎样?死在山崖?或者死在颠沛流离的饥饿中?或者在底层的生活中一点一点磨掉对生命的渴望?

    蔚若知书达理,温柔坚强,她第一次看见她那样大哭,失去了所有希望般,无助大哭,那一瞬间,她甚至害怕蔚若会自杀。

    在她记忆里,她没有爱过一个人,但不知为何,却深刻地懂得那种被人辜负的感觉,心脏都被揪紧了一样,自己仿佛那么多余,往哪一处安放,都太狭小。

    窗外的雨无情地着,席堇程的眼神,就像是摇曳的红灯笼一般,在无声的静默中越来越暗淡。

    他动了动唇,却终究什么也没说。

    蔚南风走回去的时候,发现蔚若依旧站在树,她眼神空荡荡的,眼睛布满血丝,衣袂飘飘,看起来像个幽灵。

    蔚南风朝她走过去,叫了一声姐姐,蔚若暗淡地转过头来,嘴唇翕动着,像是一条垂死挣扎的鱼。

    这样的蔚若,让蔚南风好心疼。

    “姐姐我带你回房去吧,不要在这里淋雨了。”一滴雨顺着蔚南风的眼眶流,她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哽咽。

    “这棵树,是他亲手给我种的,他曾说,他对我的情谊就像这棵树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只长不减,我原来也以为是这样的,只长不减,可现在,”蔚若眼神空空地看着树顶,无声地笑了,“你看,这棵树,已经被风雨摧残得枝摇叶落了,就算还在长,到最后也只剩一个光秃秃的树干,又有什么用呢?”

    “蔚若姐……”

    “抛弃我的国家,抛弃我的父皇,舍弃了所有唾手可得的富贵,隐姓埋名嫁给当时还只是一个小兵的他,跟他度过了最饥寒交迫的两年,在这期间我不是没有埋怨的,但是我问自己,错过他会后悔吗?我无法给自己一个不后悔的答案,所以就咬牙珍惜,长此以往,就觉得所有的苦楚都不是苦楚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静静地叙说着,这还是第一次,蔚南风听到这个安静温柔的女子,一次说这么多的话。

    却有比这个事更让蔚南风震惊的,国家?父皇?唾手可得的富贵?蔚若姐她……是别国的公主?

    “很多东西我太多年没和他提起,所以,他就那么忘了吧。”

    蔚南风抿紧唇,像潮水一样袭来的,是浓得化不开的心疼。

    蔚南风不知道该说什么。

    雨越越大,像是瓢泼一样,朝人兜头泼。

    “要打雷了,不能待树。”

    蔚南风刚拉了拉蔚若的手,噗通一声,虚弱的蔚若倒在地上。

    蔚若没有晕倒,她爬起来坐在树,一动也没动。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一道闪电划破苍穹,照亮蔚若惨白的脸,紧接着雷声轰隆而。

    蔚南风背起了蔚若,她咬着牙,忍住腿上的剧痛,一瘸一拐地往前走着。

    “南风你脚受伤了……”蔚若眼泪再也止不住,“南风对不起,姐姐不应该这么任性,让你担心。”

    “一点小伤没事的,姐姐不要担心才是。”

    “南风……”

    很久之后,久到很多事情都开始发生变化,像一束入秋的花的一样再也失去了当年的色泽,蔚若却总是会想起这时的这一幕,女孩子得罪她视为兄长的最尊敬的人,在遍体鳞伤的情况,在风雨之中,背着她一寸一寸,坚定而缓慢地行走着,她们就像两只孤弱而依偎的蛾,向着灯光微暖的远方而去。

    那是蔚若记忆里,最温暖的画面。

    蔚若身子骨本来就弱,一进房就晕倒了,蔚南风给蔚若换好衣服,吩咐人熬好姜汤,姜汤好了,蔚南风喂着蔚若喝完,给她盖好了被子,吩咐人照看好她,就回房间了。

    洗了个澡,换好了衣服,问了问蔚若的情况,丫鬟说她情绪没有不稳定,该是累得睡了,蔚南风放心地点了点头,这个时候雨已经停了,看到不远处长廊悬挂的大红灯笼,蔚南风心里头忽然感到抑制不住的烦闷,拿了把伞,走出了府邸。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因为脚受伤的缘故,蔚南风走路走得非常慢,她看着雨过之后,淡淡露出头的月光,才感觉到了淡淡的清明与安静。

    “这一辈子,我从未这样爱过一个女子,我答应过她,会和她一起相互扶持相互信任,无论再大的苦难也不放开她的手。“

    “她不是倾国倾城的美艳女子,可是她的笑容,她的感动,对我来说却是再美好不过的珍宝。”

    “我想让她回到我身边,我想让她能明白我对她的感情。”

    “就算是宣尤渠,你也有考虑过,为什么不给我机会?”

    “别离开我,至少是今天,别去,好吗?”

    不要去,不要跟西门筑解释,既然他误会她喜欢堇程哥,那就没有解释的必要,因为这正是自己原来的目的不是吗?

    让他失望,让他难过,让他对她失去信心,让他放弃她,知道她已经不是颜溪,而是与他并没什么关联的蔚南风。

    虽然残忍,但需要一刀两断不是吗?这样吊着不好不是吗?

    蔚南风很冷静地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做,可是不知道怎么的,鬼使神差般,脚在岔路口的时候,迈向了通往别馆的那条道。

    淡淡的凉风吹过,女子青色的衣袂在风中舞。

    现在夜并不是多深,京城最大的女儿楼此刻灯火通明,进出女儿楼的多是一些熟面孔,不外是王公贵族,举手投足间透出一股浓浓的奢华与风流。

    蔚南风定了定脚步。

    “王爷为什么要带奴家去其他地方?在女儿楼不好吗?”

    男人醉得东倒西歪,软泥一般倒在女子的身上,手放在女子的腰肢间。

    “这里哪有本王呆的地方干净……怎么,不愿意和本王去别馆吗?”俊美的男子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眉梢一挑,低沉磁性的声音充满了致命的诱惑。

    “奴家自然愿意。”饶是见识过形形色|色的男人,与这等绝色此般接触,青楼女子脸上也不由挂满了绯红。

    站在不远处的女子一袭青衫,如画的眉眼间染上错愕之色,忽然的就起了雨,女子没有撑开手中的伞,雨轻声地覆盖在她身上,风吹衣袂。

    西门筑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抬眸,女子清瘦的身影就那样猝不及防地映入眼帘。

    隔着泛起淡雾的风雨,微垂的睫毛,那双眸子清澈而墨黑。

    她额前的头发被风吹起,洁白的额映衬着乌黑的发,破碎的黑色,像一只只振翅的蝴蝶。

    手中的伞掉落在地上,她也没去捡,转身,没有表情地走开了。

    “你去哪里?”突然的,细瘦白皙的手腕被男人抓住。

    蔚南风微不可觉地皱了皱眉:“难道王爷还要继续软禁我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着急地想解释些什么。

    细嫩的腕自他手中滑出,雨点打在她清秀苍白的脸上。

    她往前走着。

    他亦步亦趋,最终拦在了她的面前。

    “干什么?”她语气淡淡。

    “我……你,你的伞。”西门筑给她撑开了伞,她也没接,没说话,只越过他,缓慢地挪动着脚步。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