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往前走着,他走在她旁边,寂静无声。

    这段路,似乎格外漫长。

    就这样,蔚南风走回了将军府,要关上门的时候,西门筑手横在门中间,拦住她关门的动作。

    “心情好些了?”

    “什么心情?”她反问了一句,见他眼神瞥向喜庆的大红灯笼,她懂了他意思,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堇程哥纳妾又影响不了我什么,担心也是因为蔚若姐,她心情好我就心情好啦……”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想收回已经来不及,砰的一声,连忙把门关上,紧紧闩住。

    背靠在门上,蔚南风懊恼地拍了拍自己额头,朝着疑惑不解的守卫老头干笑了两声,往前走去了。

    门外,西门筑明显错愕了一,转瞬,唇边勾起一抹淡淡的笑。

    刚吃过午饭,就传来敲门的声音。

    蔚南风打开门,见到来人,明显愣了一,表情有些不自然:“堇程哥。”

    “边关战事吃紧,我们明天就要出征了。”席堇程神态一如既往,好像昨天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

    “堇程哥。”蔚南风叫住他。

    蔚南风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把心里的想法说出口:“很抱歉,我,我不能和你一起去战场了。”

    席堇程微微眯起眸子。

    风起云涌间,记忆像是潮水般汹涌而至,他一直记得女子四年前时候的眼神,带着年轻而炽热的坚定。

    “我身体已经好了,不能在这里白吃白喝,我应该要做点事情。”

    “我夫人喜欢你,你就安安心心地待在这里吧。”

    “如果你不让我做些什么的话,那我就告辞了。”

    “这么坚持要报答我的话,那就跟着我上战场吧。”

    何曾想过这么秀弱的女子会上战场,不过信口一说,以为她会知难而退,那一瞬间他确实在她眼里看到了犹豫与畏惧,然而转瞬却是坚定地沉声说道:“好的,我知道了。第一时间更新 ”

    一个眼神,就是四年的坚持。

    四年呵。

    “以后都不去了是吗?”席堇程看向她。

    “抱歉,堇程哥,我……”蔚南风低着头,“我应该都不会去了,而且……”

    而且也要告辞了是吗?

    “如果我希望你去的话呢?”见她露出错愕的表情,他缓缓说道,“不为别的,就因为你有比常人更敏锐的军事才能,以及鼓舞士气煽动人心的能力,我们在一起配合四年了,明天就要出征,你突然告诉我你不去了……”

    她垂着眸,嘴唇动了动,终究没说出话来。

    “我已经休了那个女子,就是昨天娶回来的那个。”

    “啊?”她讶异地睁大了眸子。

    “我无法忽略蔚若的心情。”

    说这话的时候,席堇程看着蔚南风,目光很深。

    “南风爱我,南风不爱我,南风爱我,南风不爱我,南风爱我……”

    别馆的亭子里,小小的男孩子抓了一朵花,一瓣一瓣地扯来,嘴里振振有词。

    “你在干什么?”突如其来的一个声音把专心致志的小家伙吓了一跳,手中的花一抖,掉到了地上。

    “爹爹你干嘛吓我。”小家伙嘟起了唇,恼怒中带点委屈。第一时间更新

    “我想知道你在干什么。”西门筑落座在一旁的椅子,:笑容淡淡,亭子间穿梭的风吹拂在他俊美的脸上。

    “我在测南风喜不喜欢我啦。”被打扰的小家伙不耐烦地说道,从地上捡起花来,打算继续扯花的时候,西门筑又好奇地追问道,“这个能怎么测?”

    “就是,扯着扯着花,扯到最后,看那片花瓣刚好念到哪里,是什么,就是什么了。”

    小家伙本来就奶声奶气的,表述不清,好像还带点不耐烦,于是说的话更不知所云了,难为西门筑还是明白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这种东西你也信……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西门筑忍俊不禁。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感受到了父亲大人的鄙视,小家伙极不乐意地瞪了他一眼,接着伸出手又扯起花来。

    “南风……唉,我刚才念到哪里了?”

    “啊,我到处去走走了,你自己玩。”直觉到儿子怒火会往自己身上发的西门筑赶紧起身,摇着折扇翩翩而去。

    换了大人肯定拿西门筑这种无赖的行为没辙,可是小孩子永远都有一个杀手锏——哭。

    耍无赖,大人永远不是小孩的对手。

    呜呜哇哇的声音在西门筑身后响起,西门筑无奈地转过身来,走回去。

    “我记起来了,你刚好说完了你娘爱你。”西门筑一边给哭泣的孩子擦着眼泪鼻涕,一边说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真的吗?”孩子的眼睛亮晶晶的,停止了哭泣,认真地瞅着西门筑。

    “这个……”其实他也不是很确定。

    “呜哇”一声,孩子又大哭特哭起来了,那声音好凄惨,不知道的还以为西门筑将他从里揍了个外……

    哄了半天也没见好,一股无力感从西门筑心底升起,在这种时候,果然还是要有娘啊……

    “娘!”小男孩叫了一声,西门筑还刚把头转向来人的方向,刚才还在身边的小家伙旋风一般跑去,蹦蹦跳跳地跃到了年轻女子的身上。

    “你娘脚没好,来自己走。”西门筑说道。

    蔚南风抹了抹孩子脸上的泪,将他放在地上。

    她今日穿了一件月牙白的衣服,如画的眉眼间含了一丝淡淡的温柔,使得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秀丽素净,就像一个待字闺阁的少女一样。

    “怎么哭了啊?”蔚南风摸了摸孩子的头。

    小孩子立马委屈起来了,小小的手指指着正想申辩的父亲:“都是他。”

    “我……不关我的事。”

    “爹,娘说撒谎的人鼻子会变长哦。”

    “……”臭崽子,不知道在你娘面前给爹我留点面子啊,坏我英明神武的形象。

    面对蔚南风审视的目光,西门筑摇着折扇,坐到了椅子上:“是我又怎样?”

    “是我的儿子怎么揍都没事不是吗?我以后啊,还会给孩子娶一个后娘,让后娘带着孩子们,我呢就到处去找美人花天酒地了。”

    用意太过明显的话让蔚南风不仅没恼,反而还没忍住笑了笑。

    “娘,”小家伙扁着嘴,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我在这里过得好痛苦啊,爹一生气就会打我,有时候还不给我饭吃,看,我在这里都瘦了好多。”

    其实是父亲大人觉得他有长肥的趋势,每天控制他吃甜点,还带着他练武,所以就瘦了点……

    “所以你想让我怎样做?”蔚南风笑容淡淡。

    小家伙摸了摸自己的手,扁着嘴说道:“娘就待在爹爹身边,好好管管爹爹吧。”

    就知道,这孩子已经完全叛变到西门筑那边去了。

    不约而同的,西门筑也在想关于叛变的事,以前也是现在也是,身边的护卫们似乎都挺向着这丫头的,她来都护卫们都没通报一声,肯定是受了她的指示……丫的什么时候他说话他们这么听进去了?!

    “丘丘啊,我要出一趟远门。”蔚南风对着小孩子说道。

    “远门?南风是要去打仗吗?”他一激动就会习惯性地叫她南风。

    这孩子真敏锐……蔚南风有点无奈,点了点头:“很快就会回来的,不用担心。”

    “不可以带我去吗?以前我可都是跟在南风的身边的。”

    “这次不行。”以前是实在没办法,孩子她不带谁带?

    “哦。”孩子只点了点头,就没再说什么了。

    “……”果然这孩子在这里呆了这么久后,不想跟她去那种艰苦的地方了。

    “那么,南风回来后,会和爹爹一起走吗?听说爹爹不久就要回去了呢。”

    看着孩子期待的眼睛,蔚南风没忍直接打击:“我也不知道,到时候再说吧。”

    再和孩子聊了两句,蔚南风就走了,自始至终,她都没和西门筑讲过一句话。

    臭……臭丫头!

    西门筑铁青着脸,走开了。

    “爹你在干什么?”

    书房外的窗子,小家伙探出一个头来,歪着脑袋看着西门筑。

    “看书。”西门筑脸色有点不自然。

    “爹爹看的什么书啊,翻的这么快,嘴里还念念叨叨的。”小家伙头搁在窗台上,好奇地问道。

    西门筑清了清喉咙,脸沉了来:“去其他地方玩。”

    “爹你其实是在看羞羞的书吧?”还不待父亲大人大发雷霆,小家伙赶紧滑窗台,老鼠一样溜走了。

    羞羞的书?春宫图?……这孩子从哪里知道这么些玩意的,毛都没长齐呢!

    西门筑继续翻着书,翻得贼快,简直不像看书的速度,口里还念念有词:“她喜欢我,她不喜欢我,她喜欢我,她不喜欢我……”

    “她不喜欢我。”翻到最后一页了,西门筑刚好念到这一句。

    风吹过来,发丝凌乱了,心情也凌乱了。

    王爷大人坚定地摇摇头:“必然是被人打断,所以不准的缘故,再数一本。”

    过一会儿。“再数一本。”

    “不准,再数。”

    西门筑努力克制住打人的冲动,告诉自己要冷静,最后,他选了一本撕得只有五页的书:“她喜欢我,她不喜欢我,她喜欢我……”

    王爷大人终于心满意足了。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