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蔚南风有点后悔,不应该在西门筑面前提起自己要去战场的事情的,总觉得他以他那种风格肯定会跟上去,说辞有两种,要么就是霸道强势的,你是我的人,在我身边有何不可?要么就是别扭着不肯承认的我啊是来到处看看的,又不是因为你才来的。

    臭屁男,想到西门筑那张得意的嘴脸,蔚南风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事实证明真正臭屁的人不需要追着别人跑,他只需要动动嘴,就可以让她的出行完美泡汤。

    梁国不可能因为这么点小事得罪煌国,更何况现在都是友了,更是极尽礼仪周到,西门筑不要一个小将上战场的这么点小小的要求,焉能不满足?

    蔚南风心想这样去可不妙,西门筑要是向皇上请示让她嫁给他,那……

    蔚南风觉得自己的危机意识要加强,既然她上不了战场,既然丘丘也有人照顾,既然蔚若姐姐和堇程哥也没有第三者插足了,那何不……

    为什么要把终生的幸福赔在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身上,而且那人还是一个吊儿郎当的花花公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蔚南风曾经想过,皇上非要她嫁给宣尤渠的话,那就别怪她逃婚以对,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自己的终生幸福当然要拼尽全力捍卫。

    但是,就在这几天,蔚南风听到一个消息,皇上将她和宣尤渠的婚事取消了。

    一国之君一言九鼎,说出的话一般不会轻易反悔,然而这次皇帝给了宣尤渠甚至所有人都无法抗拒的理由,蔚南风就是颜溪,而她的丈夫还活着,而且她还有孩子。

    相信很快,皇上就会让西门筑带走她了。

    “姐姐,你和堇程哥要好好的,等风口一过,我会回来看你的。”蔚南风握着蔚若的手,依依惜别。

    “你为什么不等等,你脚伤还没好……”

    “要是等我脚伤好了,西门筑未必不知道我要跑了,兵行险招,只有这样他才抓不到我。”

    “可是……我还是担心你。第一时间更新 ”

    “其实姐姐是最应该支持我的人才对啊。”蔚南风环住蔚若的胳膊,两个人在庭院间行走着,蔚南风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尤为漂亮,宛如繁星一般,“为了追求自己喜欢的人,不惜抛弃一切,可以执着那么久,不怕吃苦不怕累,我真的很佩服姐姐啊。”

    “人就应该为自己争取啊,既然不喜欢的话,何必将就,应该努力追求自己觉得幸福的生活才对,哪怕放弃很多也在所不惜,这就是我在姐姐身上学习到的啊,姐姐不仅是姐姐,还是我的老师呢。”蔚南风扬起头,笑着说道。

    其实不用学,这个孩子身上本来就有一种坚强的,野草丛生般的韧劲,很多事情也敢于争取,只是她自己可能没有发现罢了。第一时间更新

    蔚若静静地听着蔚南风的话,听着她仿佛说不完的叽叽喳喳,温柔地笑了笑,眼里含着不肯落来的泪水,晶亮如星。

    南风啊,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马车在暗夜不急不缓地行驶着。

    出于谨慎,蔚南风在马车走着走着的时候偷偷跳了来,这样一跳,本来就没大好的脚更加痛了。

    蔚南风躲在草丛里,刚想站起来的时候,一丝警惕在眉峰间聚集,赶忙趴去,果不其然,蔚南风冷笑了,冷风嗖嗖的夜里,无数道黑影追着马车的方向而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人应该不是西门筑的人,因为蔚南风在他们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浓烈的杀气,而且根据他们轻若无声的脚步声,和过于绵长的呼吸声,就可以断定他们身上绝对在上乘,绝非泛泛之辈。

    看起来,很像豢养的杀手。

    是什么人要杀她?上次在山林间也是,不杀西门筑而要杀她,这两批人是一伙人吗?动机何在?杀了她有什么好处?

    蔚南风百思不得其解,解不了就暂时不要想了,但是看来,要保持更高度的警惕了。

    这么个大晚上的,附近又没有什么客栈,蔚南风实在不想走路,所谓懒人有懒福,正在这个时候,一辆马车从蔚南风身边驶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等机会怎能错过!眼芒一闪,矫健一扬手,身子一抬,宛如壁虎一般贴在马车后面,忍住脚上的疼痛,轻声而迅速地往上爬去。

    就这样坐到了轿顶。

    刚一坐稳,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蔚南风嘴角就忍不住抽了抽。

    因为里面的声音是这样的——

    “恩恩,啊啊……”

    “好棒,再快一点,唔……”

    “你这个小荡|妇,都被多少人干了,怎么还是这么紧?”

    “都怪你这冤家太大了,弄得我好疼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你这小嘴真是甜,来,赏你这荡|妇棒子吃……”

    这两个人,未免也太……他们这要视外面的车夫为何物?

    越来越激烈的污言秽语令蔚南风有点反胃,再加上晚饭也实在吃得过饱,“呕”的一声,蔚南风到底没忍住,吐了出来。

    “什么人?”那男人反应特别快,按了一开关,马车车顶竟然突然间消失了,砰的一声,蔚南风从高高的顶上摔了来,而她还没站起来,一把亮闪闪的大刀就猛的朝自己心脏刺来!

    说时迟那时快,地上的女子鬼使神差般一转,以匪夷所思的速度避开,蔚南风不想惹事,直接就从窗口跳了去,没想到还没着地,就感觉脚上一股大力传来,那个男人竟然抓着蔚南风受伤的脚,将她从窗口拉了回来。

    砰的一声,蔚南风再度跌到地上,此时此刻,刚才那把大刀正直直地抵在蔚南风的面前。

    面前的男人生得肥头大耳,身上未着寸缕,肥大的肚腩还在抖动着,看得人一阵恶心。

    而在男人眼里的蔚南风,一袭淡蓝色衣裙空净明澈,眉目如画,五分魅惑人心的美艳,三分因厌恶而显出来的冷傲,两分令人想染指的高贵。

    “上天竟然赐给爷这么一个-漂亮的美人儿,看来今晚爷艳福不浅,瞧这小样子,说不定还是个雏呢。第一时间更新 ”

    说完就毫不客气地踢了踢角落处蜷缩着的女子,厉声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拿绳子把这美人儿绑上,聋了吗?”

    在女子穿上薄纱的时候,男人又往她身上踢了几脚。

    白色的覆体薄纱,穿上等同于没有穿,鲜红而暧昧的印记,沿着女人姣好的身体一路洒,有些地方还有显而易见的掐痕,再明显不过,这男人只把这女子当作一个玩物,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怜爱,而很可惜的是,这个女子根本没有这样的自觉,那种阴狠的目光紧锁在蔚南风身上,仿佛蔚南风才是她不受宠的罪魁祸首。

    不奇怪这里好端端的怎么会有绳子,这只肥老鼠口味这么重,sm什么的,怎么会稀奇?

    蔚南风被肥老鼠用刀指着心脏,很快,就被女人用绳子将手脚捆得死紧。

    “你把美人儿的脚捆住,我怎么和她欢乐啊?”

    男人又怒气冲冲地朝女人的踹了一脚,女人娇嫩的臀瓣上立刻红了好大一块。

    蔚南风看到,女人又恶狠狠地朝她瞪了一眼。

    已经没有无语的时间,蔚南风想着,只要他们解开了她脚上的绳子,就是她翻盘的机会,所以一定要抓住时机。

    然而男人远比她想象中的要精明,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美人儿想逃吗?”

    说完,就极不客气地坐到了蔚南风的脚上。

    这一两百斤的体重……去……蔚南风感觉自己脚都要断了,还仿佛听到了骨头碎裂的细小声音。

    “啊……”蔚南风痛叫了一声,脊背无力地朝后倒去,靠在马车的墙壁上,沾了汗水的凌乱墨发铺陈开来,唇红齿白,秀眉紧皱,构成一幅极美也极诡异的画面,看起来有些颓败的凄艳。

    “现在省点嗓子吧,待会有你叫的。”男人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之后,从蔚南风身上坐起,开始解绑住蔚南风脚上的绳子。

    就算现在绳子解开,蔚南风也根本没有挪动半分的力气,因为脚实在要断了……

    那一双肥手,竟然摸上蔚南风的脚尖,脚踝,膝盖,竟然还往上,眼看就要滑进大腿间……

    “不要碰我!”蔚南风厉叫了一声。

    看着男人的眼里掠过一抹寒意,蔚南风脸上很不情愿地挂起了笑脸:“其实爷根本就不必这么捆着我,只要爷吩咐一声,我一定会很愿意跟爷做那种事情的。”

    于女孩子来说,没有什么比自己身体更重要,就算是极尽卑微,说的话做的事也让自己极其讨厌,但是没关系,只要能逃走就没关系。

    “你会心甘情愿?”男人虽然不相信,但是很显然对猎物的反抗充满了浓厚的兴趣,一双芝麻眼里透出丝丝缕缕的光来。

    “当然,只是,只是我一点经验都没有,也不知道怎么服侍,才能让爷舒服。”蔚南风声音嗲得都快让自己恶心出来了,真不知道男人们为什么都喜欢嗲声嗲气的女人。

    “没事,爷我会慢慢地调|教你的。”听到女子甜软的声音,男人果然全身像酥麻了一样。

    “可是我还是害怕呢,我一点准备都没有。”蔚南风可怜兮兮地说道,楚楚可怜的样子令任何一个人看了,恐怕都不忍拒绝吧。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