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秀柔弱的外表,出尘淡雅的气质,逼真妙极的演技,果然,男人一见美人儿这样,就有些难以招架了。

    “那就给美人儿看看,让美人儿好生准备。”男人淫|笑了一声之后,就扯开那女子白色的薄纱,任一片绮丽春色展露人前,随即毫不客气地分开那女子的腿,挤进那女子的腿间,开始疯狂地在她身上俯冲起来。

    空气里散发出**的气味,女人的叫|喘声,男人的闷哼声,与肢体碰撞间发出的独特声音,

    在宽敞的马车内交织响起。

    颤动的肉身让蔚南风有点反胃,忽然间脑袋隐隐作痛,有什么东西仿佛在脑海中盘旋,拼命叫嚣。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好像很久以前,也有人在她面前这样过,交织的**,淫|靡的春色,重重的喘|气声。

    好像那个时候的自己,也是这样被绑住的,被逼着看这一幕。

    有个女人掐着她的巴,强迫她抬起头,那女人声音娇媚,对着她一口一个好妹妹……

    看不清那女人的脸,看不清当时的环境……

    不要再想了!

    虽然记忆的捕捉很难得,但是蔚南风不能让自己再失神地想去了……

    她很清楚自己要干什么,蔚南风往角落处挪动着身体,开始慢慢地活动腿关节,好痛……

    脚还是不能太使力,蔚南风背靠着墙壁,咬着牙,开始缓缓地站立起来。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马上就能从窗子滚出去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干什么?!”

    还没来得及动作,脚被一踢,嘭通一声,痛得脸色惨白的蔚南风霎时跌落在地上。

    脖子间传来巨大的力量,男人的肥手狠狠掐在蔚南风的脖子上:“你个臭娘们在耍老子!”

    说完,砰的一声,鞭子在蔚南风身上落一道红痕。

    紧接着,肥壮的男人就开始弯身,试图在蔚南风脸上落吻,可蔚南风左闪右避,虽然慌张但还是克制自己保持冷静,男人的吻次次落空,不由怒火大起,可就在这个时候,蔚南风主动地将头往前一凑,眼里迸射出无与伦比的寒光,宛如一条凶狠的小狼崽,死死地咬住了男人的脖颈大动脉!

    “啊!”杀猪般的大叫声登时在黑夜里响起。

    感受到一股无与伦比的疾风,蔚南风眼眸一眯,丝毫不贪恋战果,像是闪电一般快速离开,也就是这个时候,肥壮男人蓄积了全部力量的手掌猛的朝蔚南风原来所在的地方袭来,因为蔚南风先一步躲避,那只大手落了空,并刹不住般继续冲去!

    砰的一声,男人的手猛的拍在墙壁上,把墙壁拍出了一个凹槽!

    “啊!”伴随着一声杀猪般的大叫,男人的手已经红成猪蹄了。

    “我要杀了你!”刷的一声,恼羞成怒的男人再度抽出刀来,高高地举起刀,猛的就朝蔚南风的眉心刺!

    像是拔地而起的万丈波澜突然陨落,像是喧嚣的万物生灵突然寂静。

    一阵槐花香。

    不淡,不浓,不急,不缓。

    清冷的风摇曳开层叠的涟漪,丝丝缕缕的淡沲,殊途无息。

    蔚南风看到刀在离眉心一厘米远的时候,男人的手停了,他的胸前,已经悄无声息地裂开了一个大洞,鲜血就从那里面涌出来。

    男人的瞳孔放大,眼里有着最后一刻的惊恐,砰的一声,男人的身体朝后倒去,隐约溅开了细小的尘埃。

    雪衣,墨发,天人般的气度,颜如玉,肤如雪,冷漠凉薄。

    他的剑上有血,似蜿蜒的红梅。

    原来在马车上赤|身裸|体的女子也顾不得船上衣服,惊恐地爬出车外,她发现车夫早已经跑了,没有人赶马,就是马在自由地往前奔去。

    在男人的心脏上残忍地补了两刀,确认目标死绝以后,雪衣霜华的男子擦了擦剑,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第一时间更新

    “那个,你能帮我松松绑吗?”

    男子冰冷的眸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转瞬就要跃马车。

    “纳命来!”就在这个时候,头发散乱的蔚南风爆发出一句大叫,那男子立刻回过头来,对着蔚南风的方向就是一砍!

    女子在地上矫健一滚,使得刀尖刚好划过绑住自己身体的绳子,刷拉一声,绳子从蔚南风身上滚落来。

    “谢谢啦。”蔚南风一笑。

    清冷的风从窗外吹进来,女子发丝翩翩,原本散乱的头发被吹开,露出清秀洁白的小脸,一双眼睛水盈盈的,灵动而清澈,嘴角还挂着一丝明媚的笑意。

    握剑的修长手指陡然一僵。

    男子微微眯眸,探究的目光落在蔚南风的脸上。

    而蔚南风似乎浑然未觉他的审视,撑着挪到那肥老鼠的身边,一屁股往肥老鼠腿上坐了去。

    “让你这死人头也尝尝脚被坐碎骨头的感觉!”

    似乎还不解恨,女子撑着力气站起来,嘭通一声又坐在那肥老鼠的身上,骂了几句三字经。

    看起来挺稚嫩一小姑娘,怎么这么横……

    男子冰冷的脸上薄唇微微动了动:“他已经死了。”

    “废话,我又不是瞎子。”女子不耐烦说完后才觉得不对劲,特市侩地挂上了笑脸,“谢谢提醒谢谢提醒。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杀手不好惹这一点蔚南风还是知道的,没必要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

    男子冰冷的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却突然眼眸一眯,而与此同时,蔚南风也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一丝警惕顿时窜上眉梢,还没来得及动作,手腕顿时被人抓住,蔚南风惊讶一抬头,男子乌黑如墨的眸子就这样映入眼帘。

    为什么?没道理,这个人没有理由救她。惊讶和感激的同时,一抹疑惑涌上心头。

    嘭通一声,男子带着蔚南风跃马车。

    蔚南风脚站不稳,嘭通掉到地上,而身后,有数十道危险的影子在接近。

    雪衣男子竟然毫不犹豫地背起了她。

    这男子身手到底到了何种诡异的地步,蔚南风自己身手也不弱,更看见过许多武功上乘的人,可是单凭这风驰电掣般来无影去无踪的跑步速度,似乎都比不上这个男子的一根毫毛。

    很快,身如闪电的男子就将那些人成功地甩在身后。

    刚刚定来,可面前又出现了二十道身影,从这些人和刚才那些人拿的武器来看,未必是同一路的人。

    “浣花剑客虚长净,千凤楼的头号杀手,曾一剑战百人,衣衫浴血宛如红梅,己身却毫发无损,故又有红梅公子之称,更具传奇色彩的是,一百名曾在战场磨砺过的精兵不过在一盏茶的时间内,便悉数消失殆尽,虚长净,江湖既然将你传得这样神乎其技,那今天就让我一试,看你是不是浪得虚名!”

    那人话刚落音,蔚南风就感觉一道飓风般的力量在自己周围涌现,突然间空气中传来芬芳怡人的槐花香,霎时间,一阵哀号声遍起。第一时间更新

    虚长净似乎动都没有动过,发丝如墨衣袂飘飘,而那个原来还在叫嚣的人却霎时失去了言语,惊呆了地看着一瞬间全部倒二十个的手。

    他们没有死,只是被击伤而已,躺在地上,嚎叫声不绝。

    “主上没有吩咐的人,我不会杀的。”

    如画的眉眼沁着月光般的清冷,转瞬,雪衣霜华的男子背着微显呆愣的少女,清风一般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冰凉的空气中,残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淡淡槐花香。

    蔚南风还是一脸呆愣的表情,怎么说她战场上也跑过,很多地方都去过,应该勉强算见多识广了,可是现在,她完完全全第一次被一个人这样震慑到。

    那样诡异的身手……先前还以为他很厉害,没想到他是相当的非常的厉害,神出鬼没,气息强大,纵是她眼力这么好,隔得他那么近,也无法看清楚他是怎样出手的,先前还担心干不过那二十个人,因为凭经验蔚南风看得出那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没想到还没出手就被他给秒了……

    虚长净是吧?蔚南风甚至都有点怀疑他不是人类了。

    夜里四无人,而这个时候,天上闷雷滚滚,不一会儿竟起了大雨。

    蔚南风敏锐地发现,随着这场大雨的落,背着她的虚长净身体竟然在抖动,他的脚步已经停止住了,而身上,也没有散发出刚才那般强大的凌厉气息。

    是不是过于强大的人都会有不可小觑的弱点?虚长净,怕雨?

    听到男子的喘气声加重,挪动的脚步变得有点艰难,这成猜测就大致在蔚南风心里坐实了。

    幸运地看到一个躲雨的长廊,虚长净背着蔚南风走了进去。

    “喂,你怎么样了?”问完这一句之后,蔚南风简直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像这么厉害的人物,肯定不能让别人知道他的弱点的,他他他会不会杀她灭口?

    果然,蔚南风看见雪衣男子眼里隐隐约约透出一抹寒意。

    “那个,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情的!”蔚南风急忙地保证道。

    而雪衣男子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眼里的寒意转瞬变为杀气,蔚南风闻到了,那一股淡雅袭人的槐花香。

    致命的芬芳。

    衣袖一抬,男子手中的剑直直朝着蔚南风的方向而来。

    蔚南风急忙地试图抓住男子的手,却扑了个空,根本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死亡的气息笼罩在头顶,一刻,鲜|血迸溅,惨叫声起!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