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长净……”蔚南风声音低低的,看着男子牵着马慢慢走出她的视野,想从草丛间站起来,却终究在他离开之后。

    失望也好,她没道理让一个人这么为她付出,找不到她的话,他就不会再做这种蠢事了吧。

    “你倒是跑得远啊。”

    突然间,一个并不陌生的声音在蔚南风身后响起。

    “那个,我想你是找错人了!”说完就要开溜。

    冒出来的护卫们拦住了蔚南风的道路,蔚南风被堵。

    蔚南风脊背一僵,终是回过头来,不远处的小山丘上,男子迎风而立,华衫翩翩,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淡笑,眼底却显现出清冷之色。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他一步一步走上前来,蔚南风认命地低头。

    “怎么?这么喜欢把自己弄成这副鬼样子?”看到蔚南风身上还穿着那样艳丽的衣服,什么青楼啊接-客啊的词语一子涌现了出来,西门筑眉头紧皱,把衣服盖在了蔚南风身上,语气不见得多好。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你不喜欢我,我还不见得喜欢你呢。”蔚南风自然注意到了西门筑望着她衣服时的不悦模样,拨了拨头发,同样没有什么好语气。

    “不过话说回来,”蔚南风往前凑近,仰头的时候一双眼睛水盈盈的清澈无比,纤细的食指轻佻地在西门筑巴上挠动着,“你不就喜欢这种风格吗?”

    “……”何尝不知道她是在讽刺他经常进出青楼。

    比任何人知道这丫头软肋在哪里,他不怒反笑地贴近她的耳:“是啊,本王就是喜欢这种风格,多少银子?你陪我风流一晚。”

    意料之中,群袂微动,一只纤细的脚朝他踹来,早有准备的他闪身一避,才避免了被踢残的命运。

    蔚南风细瘦的腕被人一拉,整个人不防之跌到男子的怀中,西门筑声音低低的:“乖,别吃醋,本王进出那种地方是出于一些别的考虑,不会真的和人乱来的。”

    “……谁,谁吃醋啊?少,少在那里瞎说。”

    西门筑笑而不语。

    “跟我回煌国。”他攥着她的手不放。

    “不去。”

    “很抱歉我不是问你去不去,而是告诉你这件事情。”

    “……”也就是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我讨厌别人不尊重我的意愿。”

    “嗯,我不是别人,夫妻一体不是吗?”

    “恶心,谁跟你一体了?”

    西门筑凑近她,手指把玩她的头发,笑容轻佻:“不是一体,怎么生出孩子?”

    蔚南风愣了愣,一体……霎时,脸红得不能再红。

    “你,你无耻!”

    “亲热的时候你也喜欢这么说,还喜欢咬我。第一时间更新 ”

    “你混蛋!”

    “我缠了你整整一夜的时候,你也会这样骂我。”

    “你,你……”

    她想骂人,可脸皮实在太薄,受不了西门筑说的那些东西,说多了反而还是她吃亏,可是不骂……难平心中这口怨气。

    看着她一副恼怒又纠结的可怜样子,西门筑扬了扬唇,这丫头再厉害,也毕竟是女孩子。

    西门筑已经坐在马上了,伸出手来:“上来。”

    蔚南风眸子转了转:“我脚痛。”

    “要我抱你上去?”

    蔚南风点了点头。

    “然后一个人骑马跑掉?”

    “……”

    “刚才开溜的时候怎么不见脚痛?踹我的时候怎么不见脚痛?”

    “……”

    他笑的时候潋滟斐然,对着秀眉紧皱的女子:“别闹了,上来。第一时间更新 ”

    “不用你拉,我自己能上。”

    蔚南风踩着马镫,扶着马鞍,感觉甚是费力,就在西门筑想拉她一把的时候,女子的身体突然失力般摔了去。“丫头!”

    衣袍翻,西门筑不管不顾就伸出手去,试图抱住女子坠落的腰肢,可就在这个时候,蔚南风嘴角勾出一抹无限明媚的笑意,紧接着,砰的一声,西门筑的身体就摔在地上,而原本要坠落的女子借力一升,衣衫翻,鬼使神差般地坐稳到了马背上。第一时间更新

    “驾!”女子一甩马背,扬长而去。

    变故来得如此突然,一些护卫们马扶起狼狈的西门筑,一些护卫们则追着蔚南风的方向而去。

    高高的山丘之上,西门筑看到远处的女子回过头来,眼角眉梢尽是笑意:

    “再见了猪头王爷!”

    “……”

    “你给本王站住!”西门筑暴吼一声,树上的鸟儿扑啦啦走。

    “有本事的话你来追啊!”女子笑容扬,回眸朝西门筑竖了一个中指,手指摇啊摇的。

    “那个,竖中指是什么意思?”护卫低声询问。第一时间更新

    “不知道,应该不是什么好意思吧。”另一个护卫小声地回答道。

    “还愣着干什么?都去追啊!”

    “可是王爷您的安危……”

    “笑话,本王还需要人保护?快去追,一定要把那丫头追回来!”

    看到西门筑炸毛的样子,蔚南风顿时觉得风光无限,倍爽,可是,慢着,她怎么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

    这马……喂,喂,干嘛往回走?!

    “好像不用去追了,那马载着王妃回来了。”

    就要离开西门筑去追蔚南风的护卫们看到这情况,停来了。

    原本还脸色铁青的西门筑登时脸色和缓,勾起了一抹笑意。

    西门筑勾了勾手指,看着越来越跑近的蔚南风,说道:“不是说不喜欢本王吗?怎么本王一勾手指,就乖乖回来了?”

    “……”可不可以再欠扁一点?

    马儿在西门筑面前停,蔚南风皱着眉,一副什么也不想说的烦躁样。

    西门筑衣袍翻,利落上马,坐到了蔚南风的后面:“闹也闹完了,该回家了。”

    “去死吧,我不要去你那里。”

    去死吧。

    去死吧。

    突然之间,一阵槐花香。

    似乎世上的所有声音都寂静,似乎山河全都在这一刻换上了阴沉的色泽。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大风呼啸,一道疾利的白光像是劈开混沌般,带着雷霆般的威慑逆风袭来。

    突然之间,蔚南风不知道哪里来的速度与力气,抱住西门筑,用力一旋,两人的身体嘭通一声摔在地上。

    连痛叫声都没有,原本站在那里的马儿顿时被劈成了两半,漫天都是迫人的血腥味。

    “你干什么?”

    蔚南风看着衣袂飘飘的剑客,不悦扬眉。

    突然现身的虚长净像是机器人一般面无表情地说道:“不是你让他去死吗?”

    “……”

    看着她无语的样子,虚长净理解有误地说道:“我不是要杀你的,我用了不到两成的功力,风向,速度,角度,力道,我都已经严格控制好了,刀直中他的胸口而断不会伤你分毫。第一时间更新 ”

    “……”

    “如果我真要取你性命,你逃不掉的。”

    蔚南风揉了揉额头,“我的意思是,你不用杀他的。”

    “可是你说要他去死。”

    “……”这只是随口一说好吗?

    “你的命令,我必然绝对服从。”

    “……”蔚南风头好像从来没这么痛过,“都是我的错,你别杀他了,好吧?”

    “哼,本王的命岂是你随便能取……”西门筑还没说完,蔚南风就捂住了他的嘴。

    冲着虚长净嘿嘿干笑:“他脑子有点问题,别理他。”

    “你不必害怕我,就算他杀了我,你说让我别动他,我就不会动他的。”像是为了加重蔚南风的信任,他说道,“我早已经说过,我是你的人。”

    看好戏的护卫们清晰地闻到陈醋的气味在空气飘散。

    抓住蔚南风捂在他唇上的手,西门筑眯着眸:“他是谁?”

    “这个……”蔚南风正想酝酿词语解释,突然间想到什么,“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关你什么事啊?!”

    “好,很好。”

    西门筑咬牙切齿地看着虚长净:“去那边,咱们有必要打一架。”

    “没有人会是我的对手,而且,主人没有要我动的人,我是不会出手的。”虚长净平静得没有表情。

    怒到极致,西门筑反而冷静了来,探究的目光落到雪衣男子的身上。

    眉头一皱,沉声说道:“你是浣花剑客虚长净?”

    虚长净没有说话,却以鬼魅般的速度闪到了西门筑面前,接着,又以快得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风一般地跑远了,雪衣霜华的背影转瞬消失在视野。

    随着一起消失在视野的,还有原本站在西门筑身边的女子。

    趴在虚长净的背上,蔚南风莫名生出一种从狼窝到虎穴,再回到狼窝的悲催感觉。

    想起了什么,她问道:“对了,你怎么刚好出现了?”

    他一边往前走着,一边说道:“之前为你找了一匹马,死了,听到有马蹄的声音,便赶来,就见到你了。”

    “哦。”吓死了,还以为虚长净神通广大到能定位她的位置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雨了,淅淅沥沥的声音洒在一旁的树叶上。

    虚长净停了来,放蔚南风,脸色苍白地捂着胸口。

    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要有人追杀他们啊……不然就……

    蔚南风还刚这样想着,突然间,空气中就传来一阵肃杀的气息。

    有刀剑出鞘的声音。

    蔚南风从地上站了起来,衣服被风吹起,眼眸微眯。

    【今天三更呢,求表扬】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