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出来!”

    蔚南风话刚落音,一柄厚重的大刀就从旁而来,朝她狠狠劈!

    很快,陷入厮打中。

    蔚南风不敢再抱希望于虚长净,现在大雨瓢泼般滚,虚长净就像个废人一样,蔚南风甚至还要分心保护虚长净的安全。

    正所谓空拳难敌四手,蔚南风身体本来也没恢复得大好,几番交战来,已然气喘吁吁了。

    “齐岩?”

    出现在蔚南风面前的无疑是熟悉的脸孔,好歹也是曾经并肩作战过的战友,虽然是对头但是蔚南风从未想过他已经厌恶她到取她性命的地步了,一分神之际,几把明晃晃的大刀就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带走!”齐岩似乎并不想杀她。

    蔚南风根本不会认为齐岩只是单纯地出使命令,想要将她带回将军府,若是他是替上头来抓她的,那么随带的人就应该是士兵们才对。

    而现在,都是一些黑衣人,蒙面,招式狠辣,也陌生得很。

    他们眼神间那种戾气……看起来很像杀手。

    蔚南风被蒙住眼睛,被丢到了马上,赶了很远的路之后,被人丢了马,而与此同时,耳边传来机括转动的声音。

    蔚南风蒙面的布巾被人扯,而就在这个时候,砰砰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一道身影突然在面前闪过,猝不及防地踢翻了好几个人。

    蔚南风感觉自己身体腾空了,腰肢被人捞起,入目是熟悉的脸,男子的眼凤般璀璨狭长。

    “西门筑——”

    男子的眼光芒一闪,腰间长刀出,如光洁的流水般呼啦一扬,一大片黑衣人嘭通倒。

    “没想到煌国王爷一点也不像外界传说得那样草包,身手可真是了得啊。”齐岩脸上挂着令人讨厌的笑容。

    齐岩手一挥,嘭通一声,西门筑怀中的身体登时倒在地上。

    看到西门筑眉头紧皱的样子,齐岩笑了笑,扬了扬手中的细线。

    那是一根几近透明的细线,缠在中指上,另一端则缠在蔚南风的手腕上。

    中指微扬,看起来极像挑衅。

    西门筑长刀一挥,朝着细线直直砍,而齐岩似乎早有准备,伸手一拽,蔚南风的身体顿时落到了他的脚旁。

    西门筑提刀劈来,齐岩动也未动,一脚就踩在了蔚南风的脖子上,刀直直抵着蔚南风的眉心。

    举起的刀刃停滞在了半空中。

    “放了她。”西门筑眉头紧皱。

    “王爷还以为这是在煌国么?王爷您说怎样就怎样?”

    “你的意思是,非要跟本王作对了?”

    “非也。”齐岩摇摇头说道,“我跟这女人有点私人恩怨,并非针对王爷,王爷还请不要插手的是。”

    “她是本王的妻子。”

    齐岩一笑:“一个往王爷头上戴了绿帽的女人,王爷为什么还要这么执着?”

    “你说什么?!”

    “这女人恶心得很,席夫人将她视为自己亲妹妹,可她跟她姐夫搞在一起……”

    “你他妈的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蔚南风忍着痛说道。

    “干净?你也知道什么是干净?”齐岩往蔚南风身上踹了一脚,“吃着碗里想着锅里,席堇程和这王爷两头都不放过?!”

    “找死!”见蔚南风被踹,西门筑眼里闪现怒火,但因为蔚南风的要害被齐岩用刀抵住,所以饶是西门筑想杀了齐岩也是枉然。第一时间更新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了她?”西门筑握着拳头,沉声问道。

    “他不会放过我的。”蔚南风皱着眉头,“傻瓜蛋,不要跟我在这里,快离开。”

    是的,蔚南风感觉到,齐岩不会给她活路的,他让西门筑离开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不害怕西门筑日后会杀掉他,因为他可能知道杀了她他也没活路,所以已经做好了和她一起死的打算了。

    因为不想挑起两国战事,所以让西门筑离开。

    但是齐岩这个人脾气并不好,西门筑在这里不走,难保他会失去耐心,把西门筑一并抓了。

    “真是太聪明了,难怪席堇程这么喜欢你。”齐岩对蔚南风露出一笑。

    我一定会回来救你的。

    西门筑动了动唇,很想说出这句话,可是他不知道,他让手们来救她的时候,她还有没有命在?

    又或者,这些人是不是带着她转移阵地了,他还能不能找到她?

    无论哪一种可能,他都不想再有,她死了或者她不见了,对他来说都是再痛苦不过的事情。

    “那你们也把本王抓住吧。”西门筑朝着齐岩走过去。

    在场的人皆是大惊,齐岩刚开始以为西门筑是在耍花样,让人捆住他,并小心翼翼地提防他的举动,却没想到他一点不对劲都没有,就那样任他们团团捆住,纹丝不动。

    “西门筑——”蔚南风心情复杂,皱着眉头,“你为什么要这么蠢?”

    “你开心或者无助的时候,我都想陪在你身边,仅此而已。”

    “你会后悔的!你离开,算我求你——”

    西门筑摇摇头,无声一笑。

    “我也相信你会后悔的。”齐岩看着西门筑,诡异一笑。

    既然这个王爷非要闯这虎穴,那么他就只好毁尸灭迹了。第一时间更新

    当然,在看完一场好戏之后。

    洞穴之中,西门筑和蔚南风分别被捆住手脚。

    “你到底要干什么?”

    “干什么?”齐岩手里突然出现了一根鞭子,长长的劲鞭砰的一声朝蔚南风的身体甩,娇嫩的身体登时划过一道红痕。

    “你找死!”西门筑眼睛闪过一抹戾气。

    “现在已经不是你嚣张的时候了!”砰的一声,长长的鞭子竟然也朝着西门筑甩去。

    “别动他,你讨厌的人是我,要杀要剐冲我来!”蔚南风眉头一皱,沉声说道。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鞭子已经换成棍子,齐岩拿在手中,敲打自己另一只手的手掌心,梆梆作响。第一时间更新

    “不过不是今天,你放心。”话刚说完,齐岩就转身走出去,不知道按了什么机关,洞穴里的门在他走出后霎时关了。

    里面漆黑一片。

    “西门筑,你有事没有?”蔚南风在黑暗中呼喊他的名字。

    “没有。”

    不久,西门筑像是长了眼睛一般,慢慢地挪向蔚南风的方向。

    他的手伸向少女的后背,想解开她身上的绳索,却发现她的绳索也已经解开,她察觉到了他的气息转过身来,而他的手落去,却落到了她的小腹上。

    满以为她又会说他什么,连忙缩回手,却听见她淡淡的叹息声响起:“为什么要跟着我来遭罪?”

    他愣了一,抓住她的手:“就像现在这样,在黑暗中,陪着你一起,你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就为了这样,所以连自己的命都不要?”

    “以前,你也是这样的。为了我得罪太子妃,差点被她给害死,当时我不过被她骂了几句,你就要为我强出头,其实就算在几年前,你也不是一个多冲动的女子。”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善于在她面前表达自己的感情了。

    “更何况,我们不会死的。许昌他们会找到这里来的,我已经沿途留了痕迹。”

    “那万一找不到,又或者找到了进不来呢?”

    久久,他才回答。

    “你在我身边,我死而无憾。”

    最幸福的事情就是陪在你身边,给予你温暖,陪伴你度过孤单困苦的时候,人生如逆旅,光阴百代过客,只要你在我身边,生命的长或短,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他的丫头其实是很脆弱的,很多年前的晚上,她曾抱着他哭得像个孩子,她说她害怕青蛙,她说她想她的妈妈。

    他再也不想放任她一个人在黑暗中,再也不想让她有那么痛苦的记忆,就算被人杀死,沉入了永恒的寂静,他也想告诉她,不用怕,他在的。

    生或死,高兴或者悲伤,他都想陪着她一起。

    感觉到蔚南风在微微颤抖,西门筑沉声:“怎么?”

    “没怎……好吧,我有点冷。”本来是想说没怎么,没事的,可是突然就不想欺骗他,于是诚实地说道。

    毫无意外的,身体陡然传来男人微热的体温,周围都是他的气息,散发着淡淡的香气,独特而好闻。

    蔚南风脊背有些僵,想抬头说什么打破沉默的时候,西门筑也正好低头来,两张唇顿时碰在了一起。

    蔚南风如触电一般意识想别过头,可是男人的舌已经灵巧地滑进了她的口腔。

    她应该拒绝的,她应该推开他的,这是一个太有魅力的男人,这是一个她无法掌控的男人,她不应该和这种男人纠缠在一起的,哪怕他几次为她挡刀,哪怕他对她极尽呵护,哪怕他为她出生入死,哪怕身为王爷的他无数次容忍她的挑衅与忤逆,哪怕现在,他是因为她,才沦落到这种濒临等死的的地步的。

    哪怕哪怕哪怕……

    只是,她不是木头啊。

    她有感情,她会控制不住自己,她会真心地想和这个男人说一句谢谢,她会开始迷茫……

    她没有想和他亲吻的渴望,只是那份炙热,让她无法像以前一样伸手拒绝。

    男人的唇,深深地衔住她,他的手紧紧地揽住她的腰。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