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干什么?西门筑眉头微微地皱起,明知道她的性子,知道她拒绝不了别人对她的好,趁机占她的便宜吗?

    她让他吻,是出于喜爱吗?

    她不拒绝,恐怕是因为见他为她这么付出,所以不忍心推开他,只是这样而已吧。

    只是,一种想报答的心理而已。

    而非喜欢。

    忽然的,就有些心烦意乱了,原本在他口中辗转的香甜气息,也忽然的失去了味道。

    他眸子黯淡来。

    “西门筑,”女子的声音在黑暗中带着无助,“怎么办?”

    “我好像没有以前那么讨厌你了。第一时间更新 ”

    她的眸子在黑暗中闪烁着微微的光亮。

    她突然就埋首在他怀里,瑟缩的身体缩成一团小球。

    “抬起头来。”他一愣,摸了摸她的头。

    她抬起头来,黑暗中微微的光亮让他看清楚了她的脸,她的眼睛。

    “可以吻你吗?”他看着她说道。

    “……”这么认真,还以为他要说什么事。

    “如果我说不让你吻呢?”

    “其实,已经开始喜欢我了对吧?”他不仅没回答她的话,反而还抛出这么一个让她无语的问题。

    “刚才那个吻,也并非出自报答对吧?”

    “傻啦吧唧,谁会因为想报答所以让人吻啊?我……”话还没完,蔚南风就捂住了嘴。

    “也就是说,是因为喜欢,因为情不自禁?”果然,西门筑顺着台阶上,把蔚南风逼问住了。

    “少,少来,我,我是因为……”蔚南风还刚开口,男人温软火热的唇就再度贴上了她的唇瓣,他的眼在微微的光亮中散发淡淡笑意。

    “这么久了还没反驳,也就是说确实是真的了?”一吻完毕,他离开她的唇。

    “……”你这个混蛋堵我嘴怎么反驳啊?

    西门筑只是笑。

    “喂。”过了一会蔚南风开口,“你,你对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吧?”

    “哪样?”

    “碰见稍微漂亮点的女孩,就会想尽办法对人好,会温柔,会说让人无法不动容的话,会让再铁石心肠的人都难以招架。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在你眼里我这么用情不专吗?”

    “真没看出来您老是个专一的人呐。”蔚南风幽幽地说道。

    西门筑正想反驳什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凑近蔚南风问:“真奇怪,你闻见什么气味没有?”

    “啊?”她认真地嗅了嗅,不解地望着他,“这里有什么气味吗?”

    “醋味啊。”他悠悠闲闲地笑了。

    “……”

    “这不是吃醋,这是好奇,人的好奇心,你懂吗?懂不懂?!”

    过分激动的样子令西门筑嘴角越发上扬:“好奇心?都快要见阎王爷了还关心这档子事,你对本王的好奇心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蔚南风不吭声地坐在那里。

    “等,我刚才听见了一句话。”西门筑揉了揉脑袋,还原在脑海中走过的那一句话,“会说让人无法不动容的话,会让再铁石心肠的人都难以招架。”

    “无法不动容啊,无法招架啊。”他勾起一笑,眼神玩味,在微微的光亮中看到少女的头低得不能再低。

    很久以后,西门筑有些累了,躺在石板地上,也许久地没有听到少女的声音了,估摸着她也该是睡了,这丫头肯定会冷,西门筑摸索到蔚南风所在的地方,发现这丫头身子果然冰冷得不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将蔚南风纳入自己怀中,感觉到她的后背还是空的,西门筑将自己外袍脱来,盖在了她的身上,将她包裹得严严实实后,西门筑又重新抱住了她。

    可她似乎还是很冷,一个劲往他怀里缩。

    醒了,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我肚子疼。”

    宽厚的大掌自然地落到了她的肚子上:“这里?”

    “不是——”蔚南风突然想推开他。

    “小腹疼?来葵水了?”

    蔚南风的脸腾的一就红了,可他的一句话让她的脸更红。

    “不对,我记得不是这个日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西门筑,请你理解一我的心情。”她现在是蔚南风好吗?这样说让她感觉很突兀且……很不好意思好吗?

    “哦,也不用太感动。”他的手仍旧落在她的肚子上,“这个必须说实话,确实是特意记的,不过当时是因为我想和你亲热的时候,你就说来葵水了,一个月来了五次葵水,所以就非记不可了。”

    “……”蔚南风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他对西门筑的感情了。

    已经过去三四天了,这期间,那个齐岩一直没有出现。洞穴偶尔会打开,会送水,却没有食物。

    “这个齐岩真是有病,这么关着我们干什么?”蔚南风不悦地说道。

    “很饿?”

    “不废话吗?”

    “不如,我割肉喂你吧。”

    “你肯喂,我还嫌弃呢。”

    “我不嫌弃,你如你喂我吧。”

    “……”蔚南风翻白眼:“我什么时候说要割肉给你了?”

    “我没叫你割肉啊。”

    “不割肉怎么喂?”

    他笑一声:“我有办法吃饱的。”

    蔚南风狐疑地看着他,突然顿悟了他说的吃饱——

    “大淫|魔,你够了啊!”

    “我可什么都没说,啧,不知道是谁老想到那方面呢。”

    “……”又套!

    蔚南风这饱了,气饱了。

    “说真的,你这丫头到底和人结了什么仇,弄的人要把你往死里整?”蔚南风思索了一,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我估计,是我太优秀了吧。”

    “……”她自恋起来真令人无语,因为完全不是以臭屁的语气说出,而是那么正正经经的,仿佛经过了万般的深思熟虑和缜密的计算推断,才得出她很怎么样这个必然无误的结论。

    “我是说真的。”

    “嗯,我知道,你很优秀。”西门筑点头附和道。

    “这不就明白了吗?齐岩经常妒忌我,他老觉得我比他厉害。”

    “所以不惜动用一切力量要杀你?”西门筑挑眉。第一时间更新

    “……”好吧,她也觉得很牵强。

    “可是我平常也没对他很坏啊,有时候他说话含沙射影的,我都没有反击他,上一次在教练场的时候,他非要拉着我比武,为了让他心理平衡点,我都故意输给他了。”她有点感叹地说道,“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我刚开始跟在堇程哥队伍里的时候,一个人也不认识,是齐岩主动跟我讲话的,还教了我很多东西,那时候相处非常愉快,也不知道怎么就……”

    她有点说不去了。

    “果然还是笨蛋。”

    她总是真性情地对人事物寄予太多的期待,以她平时的性格别人敢讽刺她,牙尖嘴利的她不把人还击到无法招架根本不是她的风格,可对齐岩她终因为昔日的一些施与而感念于怀,她在这里感叹以前发生的事情,记得别人曾经对她有所帮助,可是齐岩听到她这些的时候,可能会无情地冷笑一声,哦,这些曾经发生过吗?

    太多时候,真心未必会换来真心,这个世界总归群魔乱舞,鱼比龙多。

    这丫头,当真是一点都没变。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而她却因为有心事没有像以前一样推开他,所以,在洞门突然打开的时候,呈现的就是这样一幅温情至极的画面。

    “南……”席堇程担忧的呼唤梗在喉咙里。

    “堇程哥,你,你怎么来了?”看到突然现身的席堇程,蔚南风惊讶无比。

    噗的一声轻响,蔚南风被拉到西门筑的怀里,望向席堇程的时候,西门筑毫不掩饰他的敌意。

    “齐岩,我现在来了,你可以放她离开了。”席堇程转头望向齐岩。

    “没想到你真的把她看得比自己命还重要。”

    “她是我和蔚若的妹妹,我当然——”

    “兄妹之情?”齐岩冷笑着打断,“当真只是兄妹之情吗?”

    “齐岩,我知道你记恨我,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你先把南风给放了,你想怎么对我都无所谓。”

    “问题是我不想怎么对你,我只想怎么对你所谓的妹妹。”

    齐岩扬眉冷喝:“给我打!”

    话音刚落,雨点般的棍棒就落到了蔚南风的身上。

    “啊!”蔚南风忍不住痛叫。

    “放开我!”刚想冲过去的西门筑被人钳制住,他暴躁得发出大吼,“不许打她!停!”

    三天未曾进食,年轻的王爷被四个大汉抓住手臂,瘦小的女子身上染血,西门筑眼底霎时一片赤红,脸孔宛如鬼魅一般阴沉,山风呼啸,石子被风卷起,嘭通打在墙壁上,年轻的王爷用尽全力往前一冲,四个大汉霎时愣住,因为他们清晰地听到了骨头错位的声音。

    这般执拗……为了挣脱,这人手都脱臼了。

    一愣神之际,力气陡然大得惊人的西门筑脱离了他们的禁锢。

    一个棍棒又朝蔚南风的身体摔,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陡然扑向蔚南风,像是一层保护罩一样,盖在了女子的身体之上。

    ps:今天三更,码字很慢,码了快一天了,希望读者们看得开心。

    另外想说的是,请亲们多多留言,不要潜水~潜水的孩子不可爱哈~我也是个性情中人,一高兴就可以不眠不休地码字了,你的鼓励,我的动力~

    电脑上看的妞看完记得顶一,手机上看的多多推荐哈~感谢推手们,喜欢你们推荐的理由,嗯,我都有看到的哦~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