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震耳欲聋的声音在蔚南风的耳畔响起。

    男子的脸俊美而苍白,眼里含着痛楚,却是那么坚定执着,鲜血,顺着他精致的颌缓缓淌,打湿了蔚南风胸前的衣襟。

    有人来抓西门筑,想把他从蔚南风身上提开,可是他却紧紧地护在蔚南风身上,肩胛骨处传来骨骼错位的声音,他面色惨白,却纹丝未动。

    眼见无法挪开,砰的一声,恼怒的黑衣大汉一棍砸,西门筑登时呕出一口鲜|血。

    “西门筑,你让开,求求你……”蔚南风几乎是哭着求他的。

    他的脸好白,他的身体好冰,他流了好多好多的血。

    “不要命!”伴随着黑衣男子中的一个的怒叫,一个棍棒带着猛力砸,目标竟然是西门筑的头部。

    瞳孔一缩,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抱住西门筑的身体闪电一旋,嘭通一声,重重的棍棒敲在了蔚南风的头上,血液登时滚。

    “颜溪!”西门筑疯狂地大吼一声。

    “啊?”

    耳畔传来喧嚣的叫声,很杂乱,像是从另一个世界而来,西门筑在说什么,她完全听不到,可是她知道他在说话,睁着一双眸子,茫然地看向他。

    耳旁,鲜|血蜿蜒。

    “西门筑,你在和我说话吗?”她的眸子聚焦不起来,声音也相当飘忽。

    “南风!”席堇程终于控制不住,失态地跑到蔚南风面前,将清瘦的女子揽进怀里。第一时间更新

    “南风你不要有事!我求求你千万不要出事!”

    “堇,堇程哥……”她想说话,却突然找不到自己的声音,连动动嘴唇,都太费力。

    嘭通一声,席堇程跪在地上,眼眶通红,眼里透着哀求:“齐岩,算我求你,有什么事冲着我来,不要这样对她!”

    久久的,齐岩忽然勾出一笑。

    “看这一个比一个情比金坚的,我忽然很想玩一个游戏。”

    “把煌国王爷好生招呼!”

    黑衣大汉们自然理解所谓的“招呼”是怎么回事,把一身是血的西门筑拖到一旁,棍棒宛如雨点般砸。

    伴随着那一阵比一阵强烈的敲打声,有什么东西渐渐在颜溪脑海中回放。

    “西门筑西门筑。”

    “是不是想要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叫你的名字。”

    “我名字很好听吧?”

    “很特别。”

    “怎么个特别法?”

    “嗯,通常情况,父母给孩子取名都寓意很好,很喜庆或者很光明之类的,可是你的名字,西门猪……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时,我忍笑了很久呢。”

    “我,我知道……对不起。第一时间更新 ”

    “不,你不知道,你如果知道,就不会认为我在吃那种无聊的闷醋,也不会认为我关心孩子胜过关心你,更不会任性妄为地淋雨伤身。”

    “我现在真的知道错了!我对天发誓,以后要做什么事情一定会跟你说,绝对不会让你担心。”

    “不叫西门庆便不叫西门庆,你如此激动作甚?”

    “我取名字!”

    “依你。”

    “就叫……就叫……一个叫西门英!”

    “英姿飒爽,英雄才人,倒也不是不可以,另一个呢?”

    “西门俊……”

    “英俊……你能取得有点内涵么?”

    “那我再想想。有了!”

    “一个叫西门聪……”

    “另一个是不是叫西门明?”

    “为什么今天带我出来?”

    “今天是秋花节。”

    “秋花节?”

    “因为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说法,所以,秋花节又叫秋水节,在这一天,男子可以对喜欢的女子表达心意,他们的爱情,也会得到上天的庇护。”

    透过迷蒙的记忆,她恍惚看见了那么多的画面,男子背着她,走过川流不息的人群,走过扬花簌簌的树,走过山明水秀的湖畔,风华绝代的男子眼底有一丝妖娆的花意,动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他唤她,颜溪。第一时间更新

    颜溪。

    而脑海中的男子此时已经从记忆中跃了出来,蜷在地上,被人棍棒交加,拳打脚踢。

    “不要!”

    原本呆愣的,仿佛随时要倒去的女子突然站了起来,朝着一大群人的方向奔跑过去,试图以自己孱弱的身躯拽开那些黑衣壮汉,可壮汉们一挥手,砰的一声,虚弱的女子就倒在地上,头上的鲜|血流得越发汹涌。

    “不要……不要打了……”泪水顺着女子苍白的脸颊流,孤立无援的声音撕心裂肺。

    “我叫你们不要打了!”她站起来,爆发出一句大叫,鲜血丝丝缕缕淌,染红了她的大半个颈子,看起来触目惊心的凄艳。

    她站都站不稳,却仍旧摇摇晃晃地往那边走去,仍旧是毫无意外地被人一扔,再次摔倒在地。

    突然间,棍棒停止了,而此时此刻,地上的男子却一动不动了。

    “西门筑!”颜溪撑着从地上站起,朝西门筑跑去,可还刚动脚步,身体就被黑衣人拦住。

    “让我看看他怎么了!放开我!放开!”女子撕心裂肺地大吼着,一身染血,狼狈而疯狂。

    “给我滚开!”愤怒痛楚,拳打脚踢,女子已经暴躁到完全失去理智,双目赤红,嘴角淌血,像是牢笼中试图反抗的野兽。

    手和脚都被制住,颜溪疯狂到用头去撞黑衣壮汉的胸口,砰的一声剧痛传来,一个抓住她脚的黑衣人手一松,颜溪顿时不管不顾就往前冲去。

    黑衣人胸口都被撞得疼痛非常,可想而知颜溪的脑袋会有多痛,再加上还受了重伤,可她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往前冲去,她抱住西门筑的头,着急地大叫:“你醒醒啊,西门筑,你醒醒啊!”

    “我求你醒来——”她终于奔溃,泪如雨,哭声凄惨。

    “怎么样?心疼吗?”齐岩看着席堇程,吃吃一笑,“你把人家当宝,为了她什么都可以不要,人家却为了别人变得像疯子一样,我想,天底大概没有比这更痛心的事情了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席堇程双拳紧握,他想努力掩饰住自己的情绪,可是终究无法抑制地涌现痛楚。

    “砰”的一声,一阵巨大的响声陡然传来。

    齐岩和席堇程同时转头,却看见颜溪竟然抓住了两个男人的手,将他们的身体狠狠一撞。

    又是嘭通一声,两人的身体倒在地上。

    她哪来这么大的力气!

    颜溪好像已经疯了,爆发出惊人的力气,像是野兽一般横冲直撞,不知用的什么怪异手法,竟然从黑衣人腰间抽出一把刀来,刷的一声,一道血线冲天漫起!

    齐岩皱着眉头,做了一个手势,霎时,潮水般的黑衣人顿时围上,对颜溪拔出刀来。

    在刀光中左闪右撞,女子嘴唇紧抿,眼里闪现骇人的光亮。

    “你们伤他——都去死!去死吧!”

    刷的一声,许多个身体霎时出,像是断线的风筝般落到地上。

    顺利地到达西门筑身边,年轻的女子扶起男子,竟然柔声细语地说道:“撑住,我带你去找大夫啊。”

    背后刀锋一闪,女子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回脚一踢,竟然精准无误地踹中了黑衣人的要害。

    再来一人,颜溪眼睛都没眨一,手起刀落,果决无情。

    一道冷厉的光线顺着来人劈,来人闪身避开,似叹似喊:“南风,是我啊!”

    “滚开!”颜溪双目赤红,眼底迸现疯狂的杀意,头发散乱,一身是血,衣服破烂得看不出原来的痕迹,看起来就像御风而来的暗夜修罗。

    森冷的刀光狠狠地朝着席堇程的方向劈去。

    他想避开,却已经无法躲过那凌厉至极的剑锋,刺啦一声,肩上的衣服被劈开,一道深深的血线出现在他的肩膀上。

    “是我,我是堇程哥啊,南风——”

    话还未完,面无表情的女子挥刀而,竟然直朝着席堇程的头颅砍。

    她已经谁都不认识了。

    因为那个叫西门筑的男子,她已经失去理智,濒临疯狂了。

    席堇程心一痛,这次却幸运地避开了。

    “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齐岩见到这一幕,意味深长地一笑。

    思索了一,仿佛听到外面有什么声音,齐岩突然扬声:“别跟这个疯女人打了,咱们撤!”

    一哄而散。

    颜溪仍是朝着席堇程挥刀,突然间——

    “咳咳。”

    男子微弱地咳嗽了一声,一丝鲜|血从嘴角溢出。

    “颜,颜溪——”

    西门筑伸出手,帮颜溪捋开了覆住眼睛的发丝。

    颜溪紧紧地握住他的手,眼底的赤红渐渐淡化:“西门筑。”

    有眼泪,倏忽流。

    年轻的将军愣在那里,嘴角缓缓地勾出一丝笑容,是极苦的颜色。

    梦里梦外,他都只是一个局外人。

    “你听我说……”他抹去她的眼泪。

    “我不想先你而去,可是,我怕我会……”

    颜溪捂住他的嘴:“不要,不要说那个字,不会有事的,我这就带你回去。”

    看着男子的脸越来越苍白,颜溪心里升腾起一抹巨大的恐慌,想到了什么赶紧说道:“西门筑,我记起来了,我全部都记起来了,我是颜溪,不是蔚南风,你说要跟我一辈子在一起的,所以请你撑住,撑住好吗?”她哀求地说道,眼眶里有泪。

    【一更,晚上应该还有】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