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娘俩打打闹闹的时候,一个声音突如其来地闯进。

    “王爷,王爷他……”

    看着护卫上气不接气的样子,颜溪等不到他把气顺好,便直直奔向西门筑的房间。

    看着闯入的女子,背靠在床上的男子似乎皱了一眉。

    “西门筑你怎么样了?”颜溪气喘吁吁地跑上来。

    西门筑有一只手没有受伤,可是却并没有像以往那样伸出手来,带着笑揉她的头发。

    那张好看的脸上,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表情。

    颜溪拽住西门筑的袖子:“怎么样,身体好点了没有?”

    西门筑皱了一眉,将袖子从她手里挪出,疏离道:“本王不喜欢不认识的人碰触。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你说什么?”颜溪脸色一白,“西门筑,是我啊,我是颜溪啊,难道你——”

    颜溪瞳孔一缩,一个不好的念头窜上脑海。

    那个原本跑颜溪房里的护卫跑回来了,说道:“王妃,王爷他,他好像不记得你了。”

    刚开始西门筑醒来的时候,护卫就兴奋地说快去告诉王妃,可是西门筑却疑惑地问,他什么时候有王妃了,护卫跟他说起颜溪,他好像一点印象都没有。

    所以,护卫跑去颜溪那里的时候,才那么惊慌失措。

    “你是王妃?本王为什么会娶你?本王心仪的,不是弦城歌姬馆的小拂么?”

    “本王说过,会娶小拂为妻的,他会是本王一生一世的唯一妻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一生一世的唯一?颜溪咬着唇,太多情绪在眼中闪过。

    “西门筑,你不要这样说,好不好?”

    看到女子清眸漾水的模样,西门筑眼神波动了一,但也仅仅是一,诸多的情绪被很好地掩盖住,他微微地笑了,显得有点薄凉。

    “你在这里,小拂会不高兴的,许昌,打发她一些银子,让她离开。”

    “王爷,这……”许昌颇有些为难。

    “西门筑,你记起来,我是颜溪,我们认识很久了,我还为你生了两个孩子,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

    他只是淡淡地看向她:“颜溪这个名字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他忘记了。

    为什么?

    为什么这种事情要发生在他们身上,不是她失忆就是他失忆,就像传说里的夜莺与鹰一样无法相见,为什么会有这么恶心纠结的事情?

    为什么他们的爱情,就这么辛苦?

    颜溪忽然发现,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孤单,不是绝望,而是孤单绝望的时候,没有那个人在身边。

    “我知道现在你看见我很烦,看见我哭会更烦,可是……”颜溪擦眼,眼泪却越流越多,“可是……”

    可是情绪到了一定程度,根本就无法控制。

    似是而非的低低一叹,来自于西门筑。

    忽然间,颜溪的手被人一拉,她不防之被他带去,坐到了床上,坐到了他的面前。

    他的手,轻轻地拭去她的眼泪。

    “你以前没这么爱哭的。”

    他的语气很温柔,一点也不像之前那样冰冷。

    “什、什么?”她错愕抬眸,反应很快地想到了什么,她抓住他的袖子,“你,你没有忘记我?”

    “笨蛋。”仍旧是那么宠溺的语气,虽然浑身是伤,却还是将她轻轻抱在了怀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我养了这么久的丫头,忘了,吃亏的不是我么?”

    许昌相当上道,看到此情此景,做了个手势,房内的闲杂人等就一并散去。

    心里涌出一抹失而复得的喜悦,可转瞬颜溪皱着眉头:“你骗我。”

    “看到喜欢的人不记得自己,说句话也是冷眼相向,心里想的都是与自己无关的人,甚至还想跟别人成婚,我只是想让你体会一这种心情而已。”

    “……”颜溪“哦”了一声,轻声嘟囔道,“说来说去是报仇呢。“

    见到她的小样子,他笑:“我可不是这么坏的人。”

    “哪里不坏了?”她显得并不高兴,瞅着他,“刚才,我的心真的咯噔一了,好凉啊,真想大哭,我又不是故意失忆的,我也很困扰啊,明明知道那种感觉却还要我尝试,不是坏又是什么?算了,我也不计较了,好啦扯平。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你想错了。”他轻轻顺了顺她微乱的头发,“并非让你难受才这样的。”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悲伤,沉到谷底,甚至想哭的心情,可是在那样一个时候,我都没有放弃你,其实那个时候我应该比你更伤心,因为你仍旧会冲我笑,对我礼貌,你一如往常般美好,可你却不再是我的。”

    “以前,我绝对不会这么明白地表达我的心意,可现在,我突然就想让你知道我对你的坚持,让你知道,你的男人,有多么爱你。”

    “西门筑……”她环住他的脖子,眼里有着感动,在他以为她要做点什么的时候,她又像鸵鸟一样缩在她怀里了,“西门筑西门筑。”

    西门筑知道,这是她表达感动的方式,说不出其他话,就想叫他的名字。他扬唇,微微一笑。

    她像酝酿了很久一样,终于抬起头,红着脸道:“西门筑……”

    “嗯?”

    她脸越发红了,却仍旧鼓起勇气问道:“你不准备吻我吗?”

    西门筑一愣,笑了。

    虽然没到主动献吻,但这样索吻,对内骨子青涩的她,已经有很大的突破了。

    好看的眸子盈满令人眩晕的笑意,带着极致的呵护,他在散发着淡淡花香的空气中,缓缓地印上她的唇。

    风吹涟漪,他们的衣袂和发丝,缓缓地纠缠到了一起。

    就这样,几天过去了,因为西门筑和颜溪都受伤不能颠簸的缘故,所以两个人暂时还待在梁国没有走。

    这几天,就仿佛像偷来的日子一样,没有人打扰,安静中带着丝丝的甜意,像糖。

    西门筑总感觉到颜溪欲言又止,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好几次酝酿了很久的样子,却又耷拉脑袋。

    当然,西门筑只是身体受了伤,脑子没伤,他其实对目前的状况有点疑惑,虽然颜溪对他很好很贴心他很高兴没错,可,一切不都太平静了吗?

    她不是应该怪他的吗?

    以为他娶她也是因为他姐姐,还要杀死她的孩子,这,应该是她的心结不是吗?他已经准备好了当她问起的时候就将所有的事情说出来,可是她为什么一点都不提及?

    “颜溪啊。第一时间更新 ”不提起,那他就主动说好了,虽然这需要一点勇气,因为很有可能真相说出来了,她仍旧不会原谅他,因为毕竟,他确实是欺骗了她。

    “啊,什么事?”那个时候颜溪在磨墨,听到他的声音,应了一声。

    “我想和你说一件事情,过来,坐这里。”西门筑招了招手,指着他身边的一个座位。

    “等一,我写完这一点点。第一时间更新 ”

    这丫头平时不爱写字的,西门筑有些好奇:“你在写什么?”

    “日记啊。”她头也不抬地说道。

    “日记?每天的生活记录吗?”

    “嗯啊。”不知道什么时候,西门筑已经走到她身后了,颜溪赶紧把本子合上,“这是日记哎,不准偷看。”

    他挑了挑眉:“墨还没干吧?”

    “糟糕,”他听见她懊恼地嘀咕一声,打开本子,发现纸果然都黏在一起了,写的字也变得模模糊糊,她惨兮兮地捂脸,“西门筑我好想揍你。”

    “真是个笨蛋,你手上沾的墨也还没干吧?”

    颜溪突然把手拿开,果然看见自己的手黑乎乎的一团,她已经囧到不知道做出什么表情了。

    “我去照照镜子。”

    西门筑摁住她的肩膀:“没多少墨,我给你擦擦脸。”

    哪里没多少墨,大半个脸颊都黑了,这丫头看见自己这样估计会抓狂。

    旁边有净手的水,西门筑放了一个帕子去浸湿,让颜溪正对着自己,背对着水盆,给她小心翼翼地擦着脸。

    “我自己来好了。”

    “擦疼了?”

    “不是啊,”她轻声嘟囔道,“你靠得我这样近,我,我有点热。”

    他轻轻笑了。

    “还有你说话的声音,在我耳边,好像成心要勾|引我似的。”

    他笑:“哦?那我勾|引成功了吗?”

    看,就是这种声音,这种语调,这种感觉。

    见她不吭声,他离得她近了,温热的气息吐在她白嫩的耳上,虽然是极简单的话语,磁性的声音依旧带着十成的蛊惑:“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不好意思了?”

    “……”她真的好想揍他。

    “好了,擦完了。”在她抬起头的时候,他已经越过了她的身旁,端起水盆走出去,命令人把水泼了。

    他以为这样她就不知道其实水很脏,因为脸上墨水很多吗?唉,虽然知道这是他的体贴之举,可是还是很无语,她有这么脆弱吗?会因为脸上有墨就不舒坦吗?他这样,会把她也弄得娇生惯养的。

    不过就算这样……心里还是很甜。

    “在那里傻笑什么?”西门筑一转身,就看见颜溪托腮浅笑的样子。

    又说她傻,颜溪瞥了他一眼,没理他。

    “对了,要对我说什么事情来着?”想起了什么颜溪问道。

    气氛忽的有些沉重,西门筑坐到颜溪身边:“关于这件事情,我有必要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你。”

    “这么煞有介事,好像事情蛮严重的啊,说吧说吧。”

    【一更】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