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皇姐她……”

    就在这个时候,响起敲门声:“王爷,属有要事禀告。”

    许昌的声音听起来很急,西门筑对颜溪说了句“稍后就来”,就迈出门去了。

    “属已经查明齐岩的落。”

    西门筑眸色一沉:“抓住他后千万不要让他死了,就说念在他没有杀本王的份上,只要他将事情和盘托出,本王可以考虑饶他一命。。”

    “是,王爷。”

    他查过齐岩的背景,齐岩不过是席堇程麾的一名不得宠的武将而已,无父无母,他不相信以他一人之力,可以调来这么多武功高强的杀手。

    不知道齐岩背后,有一股什么势力在支撑。

    更令西门筑疑惑的是,齐岩竟然没有杀他和颜溪,连煞费心机叫来的席堇程,也没动一根汗毛。

    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有什么目的?

    西门筑接着安排完一些归国的事宜之后,已经是暮色沉沉的傍晚了。

    打开门,见颜溪竟然还在那里抓着毛笔写写画画。

    她时而揉揉眼睛,仿佛很疲累的样子。

    “还在写那个什么日记?”西门筑皱着眉头,走上前来,看到颜溪聚精会神到连烛光都没燃,眉头皱得越深,颇有几分无奈地给她亮起了烛光。

    “这东西就这么重要,值得你这么废寝忘食?”

    灯光拓印出融融暖意,颜溪搁了笔,揉了揉十分酸涩的眼睛,动肩膀的时候感觉很僵:“啊,西门筑,我肩膀好疼,给我揉揉。”

    恍惚的,西门筑突然就有些善感起来,不久前,她对他还是怒目相向,置之不理的,现在她记起他来了,又回到他身边了,又像以前一样对他爱笑爱闹了,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就像有一片洁白的羽毛在心里头轻轻挠动着,充满了安心,也充满了微漾的喜悦,更让他无法不盈满对命运的感激。

    出神的时候,一只玉一般的小手在抓他的袖子,轻轻摇晃,清澈的眸子蓄满几分委屈与楚楚可怜,声音甜而软:“西门筑,我疼,肩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就像一个要糖的孩子。

    这丫头,真是……西门筑想说些什么,终究只微微扬了扬唇角。

    很享受这种感觉,恬静,温软,所以,不想说话,也不用说话。

    “背过身去。”宁静稍许,他才开口道。

    “西门筑你最好啦。”她相当满足,笑起来的时候甜甜的。

    “傻气。”

    西门筑修长如玉的手,就轻轻地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对了,你伤还没有好吧?”

    “给你捏肩膀的力气还是有的。”

    她讪讪一笑,时间寂静了几秒钟之后,听到他的声音淡淡传来:“西门筑突发奇想叫我给他铺被子,我没铺,他就说我好懒好懒,我说我忘记了,他就骂我是笨蛋,其实他才是笨蛋,我不铺是因为……”

    “啊!西门筑!你在干什么!”昏昏欲睡的颜溪越听越不对劲,到最后才反应过来这厮是在念她的日记!

    不顾三七二十一赶紧盖上,颜溪像宝贝一般把那本子捧在怀里。

    “是因为什么?”西门筑饶有兴趣问道。

    “没什么。”颜溪没好气地说道,“窥探别人**的人真是罪无可恕。”

    这丫头倔得很,估计不会说,想到这里西门筑就没逼问了,不过又想起什么,转念问道。

    “在我印象中,我只要你铺过一次被子,还是在四年前,怎么,不是日记吗?那么久之前的事情你都记起来了?你这笨蛋该不会把以前的也全部写上了吧,怪不得今天用了这么长时间,你真是有够无聊的。”

    “要你管。”说她无聊……她没好气地说道。

    “好了好了,一点小事就生气,别这样了,真是的。”西门筑无奈地笑了笑。

    “我用毛笔字写得很慢的,都写了这么厚一叠了,可是还没有写完。”她揉了揉自己酸疼的手臂。

    “谁让你写的,别写了,写这个也是打发时间,何必这么辛苦?”

    颜溪想说什么,低了低头,没说话了。

    “算了,反正你也不聪明嘛,不跟你计较了。”她好像突然相通了什么事情一样,摇了摇头,明澈地笑了笑。

    “……”她到底想要说什么?

    就在西门筑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又想起敲门声。

    打开门:“什么事?”

    “属,属有其他事情要跟王爷说。”陈淳望了里面一眼,西门筑懂了他的意思,关上门随陈淳去了书房。

    “关于王妃的?什么事?”

    “属本来早就要跟你说的,可是那一天刚好被安排去搜查齐岩的落,今天有了点眉目才回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为什么这么多废话?”西门筑挑眉。

    “那是为了在王爷想要斥责属为什么不早点说的时候,明白属情有可原,也不会认为属是在找借口敷衍。”

    “……”你可真有一手啊。

    陈淳也表示相当无奈,没办法,挨骂惯了,对策都是逼出来的。

    “说吧。”

    “也不知道王爷知晓与否,但属有必要向王爷报备,算尽了本分。”

    “……”这家伙真像个女人,婆婆妈妈的。

    “王妃她,并没有恢复全部的记忆,她并不记得那段不美好的记忆,她的记忆估计停止在四年前生出世子们没几天的时候……”

    “你说什么?”西门筑心情相当复杂,幸好他刚才没有跟她解释以前的事情,因为她可能会听不懂,甚至又会产生一些什么新的误会……总之就算要说出真相,对这种不明状态的人也要换过一种说辞……

    “你怎么不早说?”西门筑眼底有丝怒气。

    陈淳相当淡定地回答道:“回王爷的话,属事先已经把理由交代清楚了。”

    “……”

    西门筑有气无处发,越发觉得陈淳这家伙在偷笑,心情反而平静了来,眯着眸子冷笑了一声:“你今天衣服扣子扣错了。”

    “哦,谢谢王爷提醒。”陈淳低头扭着扣子。

    “衣衫不整,仪容不端,败坏我大煌国威仪,你说你该当何罪?”

    “……”这,这也可以?

    “王爷,属,属不过扣错了一粒扣子,您就要剁属手脚,还要挖属耳朵,呜呜呜,属没有功劳也要苦劳,王爷求求你放过属吧,求求你了……”

    “……”喂,脑子有病不成,我什么时候说要剁你手脚挖你耳朵了?

    西门筑感到无语时,突然明白过来什么,因为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自他身后传来。

    “西门筑你可真残忍啊,不过扣错一粒扣子就这么对人……”颜溪转眸对陈淳说道,“你快走吧,没事,他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愣着干什么?快走,我说没事就没事。”

    “谢谢王妃。”陈淳抹了抹无形的眼泪,离开的时候,露出了一抹偷笑。

    西门筑:“……”

    这些臭家伙真的骑到他头上去了。

    今天晚上群星闪烁,传来淡淡荷花的香气,北地的夜晚还是有些微微的凉意,颜溪有点睡不着,拉着西门筑坐起来说话。

    “你还记得啊。”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令西门筑眉梢微挑:“记得什么?”

    “记得我讨厌青蛙的叫声啊。”她笑着把头靠在男子的肩上,“附近都没有蛙声,是你叫人把青蛙都除了吧。”

    “当然记得,又不是笨蛋,本王记忆力挺可以的。”

    看到颜溪低着头又不想说话,他笑着揽住她的肩膀,精致的颌抵在她的头上:“其实我是对某个丫头的事情蛮上心的,就算全世界的事情都不记得了,那个丫头的事情也绝对不会忘。”

    果然,他这么一说,刚才还神态低落的她,立刻就多云转晴了。

    “我问你一件事情啊,当然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只是单纯地询问一,你可千万不要多想啊。”

    “什么事?”他有预感她这次终于有勇气说出憋了这么多天的话了。

    “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所以,不要以为我管的事情很多,也不要认为我有什么不好的情绪啊。”

    “……”他顺了顺她的头发,“你说。”

    “嗯,”她清了清喉咙,深呼吸了几次,又酝酿了半天,才憋红一张脸说道,“那个,小,小拂是谁?”

    “什么小拂?” “就是你之前说弦城歌姬馆里的那个,想要娶为妻子的。”

    西门筑忍了很久,还是没忍住笑出来了。

    “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她酝酿了这么久,正经得不能再正经,他差点还以为她有国家大事要和他谈,原来,只是想问他这么一个问题。

    “小拂是个不存在的人,我只是随口一说的。”他唇角含着笑意。

    “是吗?”她狐疑地看着他,又好像意识到自己的表情显得太在意了,于是收住表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我可一点也不在乎。”

    “好,你不在乎,你什么都不在乎,很大度,也根本不会吃醋。”他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我都知道,行了吧?”

    “身体好些了没有?”过了会,他的气息在她耳边响起。

    “你想干什么?”她缩了一。

    “我想……”他状似无害地一笑,“做应该做的事。”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