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掌有点炙热,落在了颜溪纤细的腰肢上,他的头,缓缓地朝她的头靠近……

    然后,一按,他的脑袋落到了她的怀里,被他的力道一带,两人的头双双倒在枕头上。

    “睡觉吧。”

    然后,他没有动作了。

    “……”她忍不住问道,“你刚才说的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指睡觉?”

    “不然这大半夜的,还能做什么?”

    “可是你为什么问我身体好些了没有?”

    “是啊,你没回答我,接着你问我想干什么,我想睡觉,就是这样。”

    “……”也就是身体好没好跟那件想做的事情没有必然联系。

    她闷闷地“哦”了一声。

    “怎么,很失望?”他忍不住笑了一声。

    “哪,哪有失望,我又不想和你做那种事情,真是的。”她推开了他。

    他掰回她的头,温柔的吻在她唇边落:“可是我想……”

    他极具挑逗性地用舌尖在她唇上舔了一,感受到她脊背僵了一,不禁笑了。

    “还是这么青涩可不行,也要学会热-浪点。”

    嫌弃她?

    颜溪推开他,哼了一声:“那你就去找热-浪的女人吧。”

    他也不置可否,笑了笑,唇又要捕捉她的唇。

    看到她使小性子,唇角的笑容越发上扬:“别的女人再好,都没有我的丫头好。第一时间更新 ”

    果然,某人这次任他亲吻了。

    “今天你应该累了,不能和我怎么样,那就先睡吧。”他停了吻,帮她捻了捻被子。

    “谁说我累了?”

    说完这话颜溪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她努力解释:“我没有别的意思……”

    男人的笑,立马变得很大灰狼。

    他的手,摩挲着她精致如玉的锁骨,眼看就要往滑。

    颜溪闭上眼睛,满以为又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可是男人只是那么摩挲了一,并没有其他什么动作。

    颜溪没好气地说道:“你今天到底要干什么?”

    “在等你忍不住了,主动扑倒我。”

    “……”

    “如你所愿,我现在就扑倒你。”颜溪冷笑了一声,说完就跨坐在了西门筑身上。

    “我好久没有练沙包了,今天就给我当当靶子吧。”

    说完后,举起拳头,砰的一声。

    西门筑很没形象地低叫一声。

    而后才发现,颜溪的拳头落在枕头上。

    “……”西门筑不无郁闷。

    颜溪笑得东倒西歪:“哈哈,西门筑,你跟个女孩子一样,一点胆子都没有,哈哈。”

    “女孩子?本王?”西门筑眸子间闪着淡淡的光芒。

    颜溪依旧在笑,丝毫不知男人眼眸间已经闪烁着危险的火焰,待她反应到一些什么的时候,胸前的衣服霎时碎裂开来,一片白皙的美好在微光中闪烁着诱人光泽。

    “唔……”气氛陡然升温,纤瘦的腰肢不安地扭动着,于男人而言,像是一种极勾人的邀请。

    “西门筑你这个混蛋又撕我衣服,这可是我新衣服,我要抗议。”

    “抗议无效。”男人淡笑着驳回。

    “……”霸道臭屁的男人。

    颜溪正自无语的时候,突然间胸前传来一阵灼|热的力道,男人的吻,落到了她的胸上。

    颜溪赶紧捂住眼睛,听到男人的低笑声传来。

    “还是跟个傻瓜一样,以为捂住自己眼睛,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了吗?”他笑容越发扬起。

    她有时候啊很聪明,有些东西纵便是他也无法一悟出,可是她却很容易就懂了,待人处世也相当上道,认真学什么东西也很快,可更多的时候,她真的笨得他想笑,他还不能说她笨,一这样说她又会摆出一大堆歪理跟他辩驳,真是个扰人的笨蛋。 察觉到她又仿佛振振有词地要说些什么,西门筑事先一步堵住了她的唇。

    “让我说……”她推开他。

    还刚张口,就突然逸出一句吟哦:“唔——”

    他突然地闯|进了她的身体。

    “你要说的,就是‘唔’啊?”

    “……”颜溪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可是一刻,就忽然没有瞪他的力气了。

    雪白纤瘦的身体盛放在他的身,乌黑的发丝像是锦缎一般在玲珑的身体上若隐若现,在他的辛勤耕耘,她的身体开出一朵又一朵的小花。

    他这么勤快,她当然要“有恩报恩”,他健壮的手臂上,被刮出了一道道的长痕,真像是有猫在他身上抓过。

    西门筑被这个睚眦必报的小妞弄得哭笑不得。

    “我次要特意去把指甲削尖,看你还敢不敢欺负我。第一时间更新 ”白皙的小指头抵着他的胸口,一字一顿地说道。

    他无语,她则笑容扬。

    床榻摇曳,带着温情的笑闹,化作一江温柔的春水一样,脉脉流淌。

    深夜的时候,西门筑有点睡不着,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

    “起来吧,反正睡不着。”他对自己说道。

    “找点东西玩玩,不然会闷死。”西门筑在房内转了个小圈,最终来到一个柜子前。

    轻手轻脚地打开柜子,底层的盒子里放着一个本子,上面写着日记本三个大字。

    西门筑抬了一脚,噗的一声轻响,没怎么穿稳的鞋子落到了本子上面。

    “这是什么东西,弄脏了。”

    西门筑拿起那本日记本。

    “外面脏了,里面可能也会脏,不如就打开来看看?”

    “反正要看看,不如就去书房吧。”

    他关上柜子走出了房去。

    “我可不是什么喜欢窥探**的人,我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强烈占有欲,我只是检查看看,里面是不是也被弄脏了……”

    似乎觉得这样说不过去,他清了清喉咙又对自己说道:“虽然这种弄脏的几率不是很大,但是……”

    “好吧,就算不会弄脏,我检查一这丫头的字有没有长进。”

    年轻的王爷似乎颇为高兴:“对,就是检查这丫头的字。”

    左右四顾,确定周围没有人,西门筑谨慎地把门窗关好,坐到了书桌前的椅子上。

    淡淡的墨香盈来。

    颜溪算是一个很认真的人,写字写得慢,但字写得相当娟秀,清丽的正楷,让人一看就觉得很舒服。

    她的心事在纸上一一铺陈。

    渐渐的,他看到了她之前急欲掩饰的东西:“西门筑突发奇想叫我给他铺被子,我没铺,他就说我好懒好懒,我说我忘记了,他就骂我是笨蛋,其实他才是笨蛋,我不铺是因为我在生气,因为前一天晚上他又撕了我衣服……好挫败,这个猪头竟然看不出我在生气。”

    西门筑笑了,隔着纸张,他似乎能想象到女孩子气呼呼又郁闷的样子,在微凉的夜晚,有些柔软,不经意间覆了上来。

    纸张缓缓地在他指间流淌,不知不觉就翻到了后面。

    “西门筑他自己才是笨蛋好吧,说我无聊,我是因为有想法才写日记的好吧,不然谁愿意这么累。”

    “我是有点害怕以后又失忆了怎么办,记不起他了肯定会让他很痛苦,唉,我之前还口口声声说我不喜欢他,还以堇程哥气他,唉,他的心肯定碎成渣渣了,所以如果有日记在的话,就不怕这种事情发生了。”

    像是有什么柔软的东西陡然出现,猝不及防地击中了他的心脏。

    原来……是这样。

    她辛辛苦苦写这些东西,不仅仅是为了打发时间,也不仅仅是以后做个纪念,而是在如果自己又失忆的时候,通过这些字句,可以记住他。

    原来,她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在意他。

    夜很凉,可是他的心底,渐渐盛满了浩大的温暖,驱之不散。

    睡着睡着,颜溪莫名就感到有些不对劲。

    揉了揉惺忪的眼,她惊叫了一声:“吓死我了,你站在床前干什么?”

    西门筑没有说话,盈着星辉般的眸子注视着她。

    “怎么了,怎么这么看着我……为什么不说话,出什么事了吗?”她有点担忧地摸了摸他的脸颊。

    “躺被子里来吧,好像很冷……”

    话还没有说完,颜溪突然就被男人拉进怀中。

    颜溪愣了一,笑了:“西门筑你真像你儿子啊,他有时候神不愣登的也要抱我一,”又笑了笑,她回抱住他,语气温柔,“跟我说说,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他还是没有说话,可是却有湿热的吻,落到了她的耳垂上。

    绵密的温软,接着落到她的额,她的眉,她的唇,她的颌上。

    他不说其他,就唤她的名字:“颜溪。”

    颜溪,颜溪,颜溪。

    “谢谢你。”

    “谢我什么?”她喘了一口气,虽然不解,却微微地笑了笑。

    谢谢你来到我身边,谢谢你与我相爱。

    夜,深邃而温柔,天上星辰闪烁,草叶间流连着闪着光芒的萤火虫,一切的一切,美好得那样刚刚好。

    时间一天天过去。

    两人身体越发好转,本来决定等抓到齐岩后再回去的,可顾及到颜溪想看大儿子的心情,西门筑决定早些出发。

    留了一些人在这里搜查齐岩的落,西门筑开始准备归国的事宜。

    ps:抱歉,因为以后几天要去旅游的缘故,可能近一个星期都只有一更,真的很不好意思。待我回来后,再两更三更四更地补偿亲们吧~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