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府。

    “姐姐你怎么了?”颜溪一走进蔚若的房间,就看到了脸色苍白的蔚若。

    “没什么。”蔚若一如既往地温柔一笑。

    “南风是来和姐姐告别的吧?”

    “是啊,姐姐真聪明。”颜溪笑着说完后眼眶有点红,“姐姐,我舍不得你。”

    蔚若也红了眼眶:“我也是,非常舍不得南风啊,自从我离开我的国家后,就再也没见过我的亲人了,一直把南风当成自己的亲妹妹,可是现在,你也要走了。”

    颜溪努力笑着说道:“我会回来看姐姐的。”

    蔚若突然地迟疑了一,可这迟疑只是一瞬,她笑着说道,眼里有泪:“好的,就把将军府当自己的家,有空回来看看我和你堇程哥。”

    “对了,姐姐说起国家什么的,姐姐是哪个国家的公主啊?”颜溪不掩好奇。

    蔚若明显迟疑了一。

    “啊,我是不是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姐姐不想回答就算了,当我没问啦。”颜溪笑吟吟地说道。

    “也不是什么不该问的问题……只是,我的国家,可以说已经亡了。”

    “什么……叫可以说?”

    “我的父皇死了,熟悉的兄弟姐妹也已经不在了,虽然依旧是皇室的血脉,可是只是一个傀儡,真正操控国家的,另有其人而已,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国家,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特别的意义了。第一时间更新 ”

    “摄政的是太后?”见蔚若点头,颜溪接着说道,“在几个国家中,只有东棠国有年幼不理朝政的皇帝和摄政太后,莫非姐姐是东棠国的?”

    蔚若点点头。

    “东棠国。”颜溪皱着眉头重复了这几个字。

    “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只是查到,齐岩他有胆量且有势力绑架我们,是因为有东棠国的人在后面支撑,而且很可能是东棠国的皇室。”

    蔚若表情有点不自然:“哦,这样啊,我什么也不清楚。”

    颜溪微微皱眉,奇怪,她好像并没问蔚若姐知不知道这件事。

    “哦,我有点事情要找堇程哥,先走了,等就回来。”

    突然,蔚若素白的手抓住了颜溪的衣袖,她抓得有点用力,骨指透出微微的白色。

    见颜溪疑惑不解的样子,蔚若微微一笑:“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我帮你转告你堇程哥就是了。”

    “堇程哥是在练字?”席堇程虽然是武将,可是也相当注重诗文修养,“姐姐是怕我会打扰到堇程哥吧?我哪会这么烦人,就一啦,说不了几句话。”

    蔚若依旧保持微笑:“我是想让南风多跟我待一啊,南风老想着堇程哥,不喜欢和姐姐待,姐姐可是会吃醋的哦。”

    “堇程哥怎么会有姐姐这么重要……今天我一整天就陪着姐姐,不去找堇程哥啦。”

    姐姐她……似乎不喜欢她去找堇程哥呢。

    听到颜溪的保证,蔚若微微地笑了。

    可这个时候,小琳儿蹦蹦跳跳走进来了:“南风姨姨,爹爹说要你去见她,说有东西要送给你哦。”

    “快去吧快去吧。”小琳儿不由分说把颜溪往外推。

    颜溪回头看了蔚若一眼,只见蔚若的脸上,仍旧挂着淡淡的微笑,似乎并没什么其他不好的情绪。

    颜溪稍微放了心:“小琳儿你要把我推倒了呢,去就去吧,姨姨牵你手好吧。第一时间更新 ”

    小琳儿笑着把手缩进了颜溪的手心里。

    蔚若脸上笑容依旧,只是眼里,已多了几分看不懂的深沉。

    “南风姨姨,丘丘哥哥呢?”小女孩歪着脑袋问。

    “他啊,找女孩子们道别去了吧。”颜溪老早就听到小家伙说要去向他的爱慕者们道别,还老说作为大众情人压力真大,估计这会又在某个小女孩面前吹嘘去了。

    小琳儿似乎愣了愣,把手从颜溪手里挣脱了去。

    “怎么了?”

    “不要管我!”一向温柔可爱的小琳儿竟然用这么凶的语气跟颜溪说话,这是颜溪所始料未及的。

    “小琳儿你到底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我讨厌你!你一点用都没有!你是个没用的女人!”

    说完,就哭着跑远了。

    颜溪怔怔地站在那里,表情石化。

    这个小丫头到底怎么了……

    回去把这件纳闷的事情跟西门筑一说,西门筑转瞬便笑了。

    “之前还好好的,突然就说我没用,小孩子的逻辑还真是怪。”

    “你是挺没用的。”

    “啊?”

    西门筑笑着说道:“连自己儿子都管不住,让他和这么多女孩们去玩,你有什么用?”

    “丘丘喜欢叫交朋友,这也要管?”

    “我也觉得不要管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那你……”

    “笨蛋,”西门筑揉了揉颜溪的头发,“可是人小女孩觉得要管啊。”

    颜溪愣了一,终于懂了,忍不住叹了一声:“现在的孩子……”

    晚点的时候,丘丘在护卫们的陪同回来了,他早上出去就穿了一件大花衣服,回来的时候,脖子上和脑袋上还挂了用花编织的项圈,弄得跟花蝴蝶一样,他这一副样子简直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风骚。

    他仿佛认为自己很是个人物,大摇大摆走进来:“南风,打水,给我洗脚。”

    头顶砰的一个大爆栗,孩子吃痛地抱着头,看到西门筑脸色不悦:“你老子我都没这么使唤过你娘,你这小子胆子还不是一般的大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丘丘有点委屈:“我以前也是这么要娘洗脚的。”

    “……以后自己洗。”

    “可是,我还只有四岁啊,这么小。”

    他没脸没皮地抱西门筑大腿蹭:“爹爹,我知道您爱吃醋,可是我是您的儿子啊,你应该好好地爱护我对吧?”

    “……”

    西门筑无奈扶额,看着颜溪:“这孩子未免太无赖了。”

    颜溪笑了笑:“这点随你。”

    “……”

    颜溪拉起丘丘的手:“洗个澡换身衣服,我带你去将军府。”

    “我不去我不去。”小家伙使劲地摇着头。

    “我死也不要去将军府!”

    就在这个时候,席堇程带着小琳儿出现在门口。

    原本还兴高采烈的小女孩扁了扁嘴,眼眶泛红:“爹爹,丘丘哥哥他……”

    颜溪注意到了席堇程和小琳儿的到来,小声地在丘丘耳边说:“为什么不去,小琳儿他们很舍不得你呢。”

    “我就是不去,”丘丘突然哭了起来,“我不要看到堇程叔叔,蔚若婶婶,也不要看到小琳儿,我不要去将军府。”

    “爹爹,我要回去。”小琳儿哭着抱住了席堇程。

    席堇程抱起小琳儿,打算转身的时候,听到孩子的大哭声传来。

    “我只要一经过将军府,心里就好难过,以后,我就见不到堇程叔叔,蔚若婶婶,也见不到小琳儿了,堇程叔叔说要教我练武,还说以后要将小琳儿嫁给我的,呜呜,我,我舍不得他们,我,我不要和爹爹还有南风走了,我要留在这里,呜呜,”小家伙哭得越发凶了,“可是我也舍不得南风啊!”

    颜溪一直以为回煌国,丘丘会十分高兴,而一直以来,这孩子也显得很是开心的样子,她从未察觉过这孩子内心竟然这么挣扎,他甚至产生过不愿意和她去煌国的念头。

    在她心目中,一直觉得儿子很大了,因为他的聪明和早熟……她以为他不是很在意将军府,因为他只字未提去与将军府的人告别,却没想到,他的情感隐藏得这么深,不到那个触发点,他可能就会一直这么隐藏去。

    这样的克制像个大人,可是嚎啕大哭,却又是个十足的小孩子了。

    颜溪心情复杂地擦了擦孩子的眼泪:“不要哭了。”

    “丘丘哥哥!”席堇程看到自家的女儿不管不顾就跳来,推开虚掩的门跑了进去。

    “丘丘哥哥!”她又唤了一声,跑到丘丘的身边,小小的手在男孩脸上抹眼泪。

    “我也舍不得你。”小女孩哽咽道。

    “可是没关系,丘丘哥哥,我会等你跟我成亲的,那时候我们就再也不分开。”

    语惊四座,西门筑和颜溪对视了一眼,席堇程则在心里无奈数落,蔚若到底是怎么教自家丫头的……

    “小琳儿……”丘丘抱住了小琳儿,“你对我这么好,哥哥一定会对你以身相许的。”

    “噗——”刚喝了一口茶的西门筑喷了出来。

    “爹爹你真是煞风景,我在跟小琳儿表白诶,你那屁早不放晚不放,真讨厌。”

    “……”这是对他唾弃这家伙用词不当的报复吗?

    第二天,归国的马车上。

    “小琳儿你要等哥哥回来娶你哦,不要跟别的男孩子玩哦!”丘丘使劲地朝小琳儿挥手。

    直到小琳儿身影淡出视野之后,丘丘才坐了来。

    “爹爹,我们回家就能见到哥哥了对不对?”

    西门筑淡淡点头。

    “哥哥跟我长得一样啊。”小孩子神往地说道。

    “爹爹你是更爱我多一些,还是更爱哥哥多一些?”

    “那你是更爱爹爹多一些,还是更爱娘多一些?”西门筑笑道,“你若说爱爹爹多一些,我就问答爱你多一些。”

    “……”爹爹真坏。

    “那爹爹,是我可爱一些,还是哥哥可爱一些?”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