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比你聪明一些,因为他从来不会问这样的蠢问题。”

    “……”丘丘大哭,“娘,他欺负我。”

    颜溪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或扶额或微笑,她只是稍显凝重地道:“我昨天做梦,梦到那孩子……叫小泽的孩子,流血过多而死,那个梦好逼真,我到现在都……”

    西门筑揽住颜溪肩膀,轻轻拍打:“只是个梦而已,不要多想。”

    一抹忧忡袭上西门筑的眉梢。

    他不能在这个时候跟颜溪提起皇姐那件事情,如果解释了她依旧无法接受,她会逃开,而在家中,逃离的可能性远比这路上要小。

    原谅我,颜溪。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回到王府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因为昨天雨的缘故,所以天气很是舒爽怡人。

    两排护卫分别排成长长的队伍,迎接远归而来的马车,场面不可谓不隆重。

    纤长雪白的手搭上男子的手,颜溪被西门筑牵着了马车。

    当西门筑问起的时候,护卫告诉西门筑,小泽已经被皇上接去宫中,明天皇帝才会派人送小泽回来。

    雨了。

    淅淅沥沥的窗外,许多宫女拿着伞缓缓走过,碧绿的群袂溅起了丝丝的水花。

    徐澄临窗而站,若有所思。

    忽然间,有什么东西抓住了衣服的摆,徐澄回头,见到小小的人影。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小世子——”

    小小的孩子四五岁大的样子,皮肤透出一股病态的苍白,整个人显得异常安静,大大的眼睛微微睁着,好像有话要说。

    “小世子是不是想喝水?”

    孩子反应似乎很慢,呆滞地摇了摇头。

    忽然地想起什么,徐澄低头,揉了揉孩子的头:“小世子想回王府,想王爷还有……王妃了?”

    孩子的眼睛稍稍睁大了一些,反应很快地,摇了摇头。

    “不,不想。”在护卫淡淡含笑的目光中,孩子嗫嚅地低声说道。

    “那小世子什么事要叫奴才?”

    “我……”孩子没什么表情的小脸上难得地露出一丝笑容,“我衣服,好不好看?”

    徐澄愣了,从小到大,世子都不喜欢说话,更不关注自己的穿着,像他这样带着笑容地问人衣服漂亮与否,还是第一次。

    小孩子的心思很容易猜,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否认对父母亲的思念,但是徐澄知道,这孩子是因为什么而关心穿着问题。

    他马上,就要见到自己的母亲,和弟弟了。

    徐澄赶紧点头:“好看,好看极了,世子爷真的……真的……”护卫忽然想不出什么赞美的形容词,抓耳挠腮的样子显得傻傻的。

    西门泽笑了,那笑容只有一瞬,转眼表情淡淡的,“嗯”了一声,躺上了床。

    此时此刻,颜溪也躺在床上。

    “西门筑,小泽是什么样子的啊?”颜溪看着天花板,突然地问道。

    “跟丘丘长得一样啊。”

    “……”颜溪无语,“我是问性格。”

    “不爱说话,不爱笑也不爱哭,很安静懂事的一个孩子。”

    “为什么还是不爱说话?”颜溪眉宇间染上一丝苦恼。

    “没办法,有些东西是上天注定了的……”西门筑似乎一叹,“这孩子,我相当怀疑不是我儿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你说什么?!”

    “不是那个意思,”西门筑汗颜解释道,“不会撒娇,不爱闹,感觉对任何冷冷淡淡的,在他面前你很难提起大人的威严,他有时候像是空气一样……”

    “怎么能这么说自己儿子呢?!”颜溪皱眉。

    “你见了面就知道了,”西门筑摇摇头,“感觉傻傻的,但好像有足够的智慧,但每次你以为他都懂的时候,他又一副傻呆呆的表情看着你,永远不会开口跟你要什么,永远不会跟你表达自己的感情,这样的孩子……”

    西门筑似乎相当头疼。

    “算了不说了,明天见到他你就能感受到了。”

    颜溪点头“哦”了一声。第一时间更新

    过了会,颜溪突然出声说道:“西门筑,我好热。”

    “想要?”男人微微挑眸。

    “……”颜溪坐了起来,“我的意思是,我突然还想洗一个澡,这天气热死了。”

    “鸳鸯戏水?原来你喜欢在水里。”

    “你够了啊。”颜溪一个枕头摔过去,西门筑轻而易举地接住,笑了笑。

    “跟你开玩笑的。”西门筑也坐了起来,“我去叫人给你烧水。”

    “不用了,这大晚上的,人家也睡了,麻烦人不好。”

    “他们是人,本来就是要服侍咱们的。”

    颜溪不想跟他说什么平等自由的观念,却摆摆手坚持道:“我自己能烧,而且我比他们烧得要快。”

    西门筑皱了皱眉,很显然依旧不认同颜溪的做法,但在女子坚持的目光中,他只好妥协:“那我陪你去。”

    “……”颜溪点了点头,“那好吧。”

    厨房里。

    “那个,还是我来烧水吧,你在旁看着就行。”

    “这么怕热还要待火边,想烤成煎蛋吗?”

    这么关心她,颜溪心里甜丝丝的,却不掩好奇地问道:“为什么是煎蛋啊?”

    西门筑一笑,潋滟斐然:“因为你是笨蛋啊。”

    “……”

    烧了好几桶水,西门筑提起水桶的时候,颜溪条件反射就道:“我来吧。”

    西门筑:“……”

    颜溪也感觉不对劲,解释道:“那个,我是担心你没有力气嘛。”

    “……”所以他依旧改变不了在她心目中娇生惯养的形象?可也不至于到肩不能提的地步吧……

    看着女子有些无措的模样,西门筑挑起唇角,报复性地一笑:“觉得本王没有力气?在床上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果然,女子脸腾的红了,转瞬眼中散发出孩子般的恼怒。

    桶中的水被倒入浴桶之中,冷热交汇,水温刚好。

    “去洗吧。”

    “谢谢你,西门筑!”颜溪声音清脆,笑着说道。

    “就这么一句谢谢可表示不了诚意啊,我可为你烧了这么久的水……”话还未完,一个热热的东西贴到了脸上,吧嗒一声,女子笑着说道,“献吻够诚意了吧?”

    “亲脸上啊?”男人表示不满足。

    “……”颜溪无奈,踮起脚尖,在他薄薄的唇上印上浅浅一吻,在他的唇边笑着说道,“谢谢王爷大人给小的烧水,小的真是受宠若惊,感激涕零啊。”

    “怎么样,够诚意了……”刚离开他的唇,话还没完,一股清冽的芬芳就猛的朝自己侵进,男人的手揽住了她的腰,在她的口中湿热纠缠,深深索|取。

    气|喘吁吁,西门筑离开颜溪唇齿的时候,似乎没想到西门筑会突然吻自己的女子眼神无措,像一只青涩而惹人怜爱的小动物。

    她动了动唇,似乎想说你干嘛占我便宜,但又想到都已经和他是夫妻了,低低地“哦”了一声。

    看着她那傻傻呆呆的样子,西门筑勾唇一笑。

    “我,我要洗澡了,你出去。”

    看着西门筑没动,她睁大了眼睛:“你不会不出去吧?”

    “在你之前,让本王为止烧水的人可以说亘古未有……”

    “那在你之前,能让我主动亲吻的人也亘古未有呢。”颜溪敏捷反击。

    西门筑愣了一,笑了。

    “就算扯平好了,可是一个问题出来了,烧了这么久的水,怎么办……”西门筑忽而凑近女子的耳畔,低声而暧|昧地说道,“我热了。”

    颜溪红着脸推开他:“那,那你洗澡好了。”

    “好啊。”西门筑微微一笑,“那就一起洗。”

    “……”

    突然间,砰的一声,两人的身体顿时倒入水中,四面八方的水侵入颜溪的鼻孔,眼睛,颜溪正想挣扎的时候,男人有力的手臂一捞,将她从温热得刚刚好的水中带了出来。

    她还刚刚喘出一口气,一秒,男人的吻,就铺天盖地地朝她压。

    紧接着他吻压的,是他坚实有力的身体。

    你妹……在水里。

    没有什么特殊癖好的颜溪条件反射就想从浴桶里爬出来,可当她爬到浴桶边缘的时候,砰的一声,身体就被男人有力的手拽了来。

    “嘶”的一声,连带着一起被拽的,还有肩上的大片衣服。

    优美的肩在水中勾勒出诱|人的线条,凝白的手臂宛如雪白的小嫩藕一样细弱无骨,精致的蝴蝶骨面,有什么诱|人遐思的沟壑在若隐若现着。

    西门筑墨黑的眸子里,已经燃起了一簇火焰。

    细密的吻落在她雪白修长的脖子上,颜溪难耐地发出一句轻yin,意识想推开西门筑,却被他紧紧地拽住手腕。

    俊美的脸近在咫尺,彼此的呼吸清晰可闻。

    “你非要在水里吗?”对峙间,颜溪眉头微皱地问道。

    “热了之后就泡在水里,不用担心会汗湿,不是挺合你心意吗?”

    西门筑淡淡地笑了一声,那笑声极为短促,转瞬,细密的吻就沿着她的身体熟门熟路地洒。

    与此同时,衣服被剥除干净,湖蓝色的衣袂片飘荡在浴桶的水中,雪白的身体在遮掩之若隐若现,昏黄的烛光在此时散发出魅惑的光彩。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