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白的肌肤在水中散发出莹润的光泽,全身的美好在男人的视野中一览无余。

    颜溪条件反射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听到男人的闷笑声传来,后知后觉地拍了一自己脑门,挪过去捂住了西门筑的眼。

    “不许看。”声音软软的,带着一丝的愠怒,却好像是在撒娇。

    西门筑微微笑了一,灼|热的手往前伸去,毫无意外地滑进了女子的双|腿间。

    “你……”颜溪赶紧游开,手也已经离开男人的脸,男人好看的眼睛霎时睁开,嘴角噙着一丝得逞的笑意。

    “不许看……”颜溪羞怒,想再去捂西门筑的眼,莹白的手腕却被男人俘获,他一拉,她的身子便掉进了他的怀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不要看!”伴随着一声羞赧的叫声响起,女子已经缩进了西门筑的怀中。

    她抱紧他,他的目光往望去,看到了她光滑凝白的背,在乌黑的墨发中若隐若现。

    女孩子的身体小小的,软软的。

    她耳朵尖尖很红,抱着他死死地不放手,像只小鸵鸟一样狠狠地往他怀里缩,试图遮掩住她眼前的风光。

    “好像,又大了一点。”他意有所指地一笑,看到她稍稍抬起头来,他唇角的弧度越发上扬,“你应该知道我指的是哪里吧。”

    “嗯……”一声吟,却是来自于他。第一时间更新

    她得逞地笑着,旁边是被她咬出血丝来的,他的肩膀。

    哦,他差点忘了,她从来不是只善良无害的小白兔,她,很懂得反击,却也因反击而更显灵动聪慧的小狐狸才对。

    只不过无论是小白兔还是小狐狸,都将是大灰狼的点心,仅此而已。

    她笑得坏,他笑得比她更坏,然而很快,她就已经笑不出来了。

    噗的一声轻响,身体被男人推开,惊慌失措中颜溪抓着浴桶的边缘,水花四溅中,抓稳后的颜溪劫后余生地舒了口气。

    却撞见男人似笑非笑的眼眸。

    啊啊啊啊,这个混蛋,把把她看光了!

    虽然已经和他有过数次的肌肤之亲,但谁喜欢自己的身体被别人这么打量,颜溪忽然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一刻,按在浴桶边缘上的手猛的被男人的手摁住,一动不能动正想挣扎的时候,一股悍然的力道已经强势闯入,霸道地贯|穿了她的身体。第一时间更新

    “嗯……”红烛燃尽,月光如水照耀室内一片春旖,女子的身体陡然变得和落叶一般轻盈,噗的一声轻响,光滑的脊背靠在了坚|硬的木桶上。

    满头的青丝披泻而,女子尖瘦的脸上挂满了海棠花颜色的红潮,眼眸迷|离,清纯与妩媚的神采在水一样的眸中交替出现,写满了别样的诱|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个混蛋真的就在水中要了她一次又一次。

    “发现你从来没有说过你爱我,哪怕是在最情动的时候。”西门筑咬着颜溪的耳垂,不满意地轻声说道。

    “那我现在说我爱你,你会放过我吗?”颜溪顺着梯子往上爬,立即问道。

    修长的手指玩味地游走过她流水般的乌发,挑起阵阵难耐芬芳,他轻声地道:“我会认真考虑。”

    颜溪抬起眸子,月光之的脸洁白无瑕,笑吟吟道:“我爱你啊,西门筑。”

    他坏笑一声:“经我认真考虑,既然你这么爱我,那我一定要好好地宠爱你。”

    说完,又在颜溪纤瘦的腰间探索了一把,索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第一时间更新

    女子淡然如水的样子反倒令西门筑眉梢一挑:“怎么不说我耍诈?”

    女孩子的声音轻轻的:“因为,我早知道,你说认真考虑的时候,其实还是不准备放过我的。”

    “可是,我是真的爱西门筑啊。”

    “突然就想说‘我爱你’三个字,觉得你待在身边,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想到你离开就会难过,我想,这就是爱了吧,所以被你诈一,也不是什么很打紧的事情。”

    这丫头……怎么突然跟他说这么窝心的话。

    好像阵阵暖风吹进心里,西门筑忍不住动容,将瘦小的女孩子搂进了怀里。第一时间更新

    “累了么?”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很温柔。

    “冷了。”

    经过长时间的战斗,水早就已经不热了……

    水滴答淌,西门筑给颜溪擦干净身子,抱着颜溪往床上躺去。

    “颜溪。”躺在床上的西门筑忽然翻转过身,抱住了颜溪的腰。

    “嗯?”

    “我们再生个女儿吧,我想要有像你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儿。”

    “那不如我叫你爹吧。”悠悠的声音传来。

    “……”

    她好像耍宝上了瘾,笑吟吟道:“然后你叫我娘,咱们就扯平了,来,叫声娘来听听。第一时间更新 ”

    回应颜溪的,是西门筑往她额头上的一个指弹。

    她揉了揉微痛的额,刚想反驳,却听到男人的威胁:“这么有精神,不如还来一回合?”

    颜溪作小媳妇状,不作声了。

    颜溪昏昏欲睡的时候,辗转反侧的西门筑突然拉住她的手:“起来,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哎呀我好累了,明天再说吧。”颜溪皱了皱眉头,隐约察觉到男人还是想开口,颜溪眼也没睁开,摸索着在西门筑脸上亲了一口,“丘丘乖,娘实在要睡了,明天说啊。”

    “……”

    看来她已经半只脚踏进睡眠状态了。

    西门筑摩挲着颜溪细瓷般的小脸,虽然很想跟她解释那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很想给她补全记忆里缺失的那个部分,可是既然她累了,那有什么事,就明天再说吧。

    西门筑总感觉太阳穴在突突跳动,但愿,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

    西门筑早上起来的时候,颜溪已经不见了身影。

    问人后西门筑才知道这丫头去花园了。

    她似乎很喜欢花,坐在长椅上,凝望着五颜六色的花出神。

    察觉到有人在后面,颜溪回过头,发现是西门筑,她问:“我之前种的那些风铃草呢?怎么不见了?”

    见西门筑沉默,女子缓缓地皱起眉头:“你叫人拔了?”

    “不是我叫人拔的,而是……就是我拔的。”

    “为什么?”她惊讶地说道,转瞬克制自己冷静道,“能告诉我原因吗?”

    他突然地看向她,目光沉沉:“颜溪,我问你几个问题。”

    “我爱你吗?”

    她微微摊手,笑着道:“我又不是你,我怎么知道你爱不爱我。”

    “我问,你认为我爱不爱你?”

    见他面容严肃,她试探性地问:“出什么事了吗?”

    “回答我。第一时间更新 ”

    “当然啊,如果我认为西门筑不爱我的话,就不会跟你在一起了。”她回答道。

    西门筑微微缓神色,继续问道:“那你认为我爱不爱自己的孩子?”

    “天底没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吧?”颜溪缓缓皱着眉头,“出什么事了,能告诉我吗?”

    “如果有人很爱你,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不得已小小地欺骗你了,那你……”

    “爱我为什么会欺骗我?”还不待他说完,她不解地反问道。

    他眉心一紧。

    “像我喜欢西门筑的话,如果你问我什么事情,我都不会瞒着你或者骗你,因为既然说了喜欢,那就应该很真诚地对待这份感情,不管天大的事情都不要对对方的情感造成伤害,难道不是吗?”

    点头的时候他脸色有些苍白:“是,你说得很对。”

    “哦,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

    西门筑正要说话,突然间护卫的声音横插而入:“王爷王妃,小世子爷就快到王府了。”

    “小……小泽么?”颜溪明显激动,转头看向西门筑,“对了,我给小泽准备的礼物呢,就是我给他做的衣裳还有那些弹珠。”

    “在我房间的柜子里。”

    西门筑还刚说完,颜溪就往他的房间奔去了。

    因为昨天晚上睡在颜溪房间里的缘故,所以西门筑的房间,颜溪四年来还是第一次进来。

    一如记忆中的干净整洁,纤尘不染。

    顺着桌子往上望去,墙壁上空空如也,颜溪思索了一,那里以前是不是挂着什么东西,是什么来着,画吗?

    怎么连这里的记忆也很模糊呢?

    颜溪脑袋有点疼,不去想了,打开了西门筑的柜子,拿出了给小泽做的衣裳和一小盒弹珠。

    弹珠是小孩子喜欢玩的,在这个没有遥控机,没有积木,没有任何益智玩具的古代,颜溪也只能送孩子这个东西了,从梁国特意买过来的弹珠,晶莹剔透,颜色炫丽,小泽应该会喜欢。

    裙裾略长,颜溪不小心踩到,差点摔跤,还好稳住了,但却撞到了旁边的一个楠木柜子。

    楠木柜子不大,被撞一东倒西歪,忽然的,有什么东西从柜子里滚落出来。

    一幅画卷。

    画卷展开了,但却是背面朝着颜溪展开的,颜溪伸手过去,想把画卷卷起来,却突然的,猫一般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

    画卷上的女子,天人般的面容,绝代的风华,一身白衣,横笛在手。

    颜溪凝望了画卷上的女子许久,外面忽然天黑云涌,阴风如浪,颜溪的眼泪,突然滚了来,啪嗒一声,晕湿了画上女子唇角的微笑。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