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拿个东西这么久?”西门筑推门而进,却看到颜溪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走上去,那幅画卷就这样撞进眼帘。

    心被大手抓了一般砰然一紧,西门筑赶紧把画卷卷起来,一把拉起颜溪,看着一眼不发的女子沉声发问:“你,你没事吧?

    颜溪的手,从西门筑的手中挣扎了出来,她缓缓地牵起一笑,淡淡回答道:“没事。”

    西门筑虽则狐疑,却也顾不得什么,把画卷收好在柜子里,回头对颜溪道:“小泽已经到门口了,我们去接他。”

    西门筑往前走去,走了两步发现思念儿子的颜溪并没有跟上来,他皱着眉头往回望去,而这个时候,女子的声音也淡淡传来:“西门筑。”

    “嗯?”他微微挑眉,察觉到她有话要说。

    她抬起眸子,突然地望向他,一向明澈的眸子里此刻写满了无关紧要的淡漠,嘴角牵起的淡笑有一种言语难以形容的美。

    “你皇姐,可还顺遂?”

    像是有巨大的龙卷风暴如雷喧嚣,以那么残酷而猝不及防的方式席卷而来,仿佛一子能洞穿人的心脏,丝丝缕缕的疼痛如潮水般从心口蔓延开来。

    “你听我说……”

    “小泽,竟然还活着吗?”颜溪若无其事地扯起一笑,眼里泛着一片晶莹。

    西门筑心脏倏忽收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是……”

    “我不想听。”他都已经说了对不起三个字了,已经把自己的行为落实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因为利用她,欺骗她,伤害她的孩子,所以,他才会说对不起她。

    颜溪深吸了一口气,克制着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缓缓说道:“西门筑,我就问你一句话。”

    “如果当时要我的命救你姐姐,你会不会杀了我?”

    西门筑一愣,正想说话。

    “算了,我还问什么呢,你说不,我不会相信,你说会,我会伤心,我怎么要问这样的蠢问题呢?”

    “颜溪你别这样……”

    “放我走吧。第一时间更新 ”她的眼里一片淡漠。

    仿佛晴天霹雳,西门筑一瞬脸色苍白,他强行抓住她的手:“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你知道这四年来我找你找得有多辛苦吗?口口声声说要离开,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明白我对你的感情吗?”

    颜溪只是摇头,茫然地摇着头:“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试探性地,缓缓地,将她拥入自己的怀中,轻轻地抱住了她。

    刚想说话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小小的孩子站在门口,他嗫嚅地轻声唤道:“爹……”

    视线在西门筑身上停留了一瞬,大大的眼睛又转向西门筑身边的第一时间更新

    孩子动了动唇,终究只是呆呆地看着颜溪,不说话,也不笑。

    重逢的喜悦席卷心头,颜溪推开西门筑,走过去,眼里有泪:“小泽……”

    颜溪一把抱住了孩子,却发现孩子的身体一片冰凉。

    孩子的脸也是很苍白的,呼吸淡淡,虚弱得,仿佛随时都能失去生命气息。

    就像那个时候。

    还是婴儿的小泽躺在冰冷的石床上,手上扎了密密麻麻的管子,他宛如死人般身体苍白又冰凉。

    颜溪的眼泪,终于还是没有忍住。

    她不无委屈地哭着:“西门筑,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颜溪……”他试图抓住她的手,却被她一把挥开。第一时间更新

    “我要离开这里,我不想见到你——”

    “颜溪!”西门筑忍不住吼了一声,却在看到女子满脸的泪水时,声音温柔不少,“我已经尽量减少对你的伤害了,我迫不得已——”

    就在这个时候,平地忽然起了大风,满世界仿佛都是清淡的槐花香。

    一个白色的人影陡然而至,剑客,面容淡然不惊。

    颜溪的手陡然被人抓住,一阵烟尘过后,颜溪和剑客就消失了踪影。

    虚长净递过一个帕子,颜溪愣了愣,接了过来。

    “想不到你一个男人还随身带着帕子。第一时间更新 ”颜溪似乎想让心情好点,调侃说道。

    “我以前的主人,经常哭,所以我就有带帕子的习惯。”说这话的时候,虚长净嘴角是微微上扬的,意识到颜溪呆愣的目光,他反应过来,连忙收敛了唇角。

    “抱歉,我不是故意在您面前提起以前的主人的。”

    “没有啦,我只是看到长净你笑,有点没反应过来,看样子,长净和以前的主人关系很好啊。”

    虚长净淡淡地点头,很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你怎么每次都出现得这么及时?”颜溪皱眉问道。

    “我找到你的落后,就暗中跟在你身边不远处,只要你有什么指令,或者出现危险,我都会及时出现。第一时间更新 ”

    “……”跟在她的身边不远处?

    “那我……去茅厕的时候你也跟着?”

    “沐浴的时候也跟着?”

    “……”虚长净淡淡回答:“没跟得这么近,但是,你去干什么我还是知道的,你做任何事,作为奴隶的我,都有义务知道。”

    幸好……

    但是!

    不会她之前和西门筑那啥的时候,他也知情吧!

    看着颜溪欲言又止的样子,虚长净问道:“有事?”

    颜溪红着脸,使劲摇头。

    “离开王府后,南风打算去哪里?”

    “以后别叫我南风,叫我颜溪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他点点头,没有多问。

    “打算去哪里啊?”颜溪扶着颌,“天色不早了,先找一家客栈再说吧。”

    客栈里。

    “长净,陪我喝一杯吧。”颜溪叫来了一坛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也给虚长净满上了一杯。

    虚长净迟疑了一:“好。”

    “长净,你有没有喜欢的人?”颜溪突的问道。

    虚长净略微迟疑,还是摇了摇头。

    “你这么大了都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吗?”颜溪显得相当怀疑。

    刷的一声,虚长净掏出剑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你,你干什么?”

    “如果这是女孩子的话,我的回答就是有。”

    “……”没有就没有,她还以为他掏剑要干什么呢……

    “很久以前,我也是不会因为情爱而觉得受伤的人,因为根本就没有喜欢的人嘛。”颜溪低叹着喝了口酒,“根本想不通一些女孩子因为失恋哭什么的,觉得她们真是脆弱,现在才发现,谈一场失败的恋爱,心里真他妈堵得不行啊。”

    “我好想大哭一场。”

    “那就哭吧。”虚长净难得这么安慰人。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莫名其妙,没有任何理由地就席卷了脑海,明明只有一星半点的联系,明明没有想到记起那个人,可脑海中分明是很久以前他的怀抱,他贴在她的耳边说:“想哭就哭吧。”

    “丫头,别憋坏了。”

    他的语调,是水乡般的温柔。

    就这样,眼泪刷刷掉了来。

    她喝了很多酒,虚长净也没有劝她,就那样陪着她喝。

    嘭通一声,她终于支撑不住,脑袋砸在了桌子上。

    虚长净走过去,想将女子抱到床上,却不防被女子猛然地抱住。

    她的眼泪,瞬间湿了他的胸襟。

    并没有关紧的门张开了一些,门外,轻袍而立的男子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手怔在半空中,终究没有推开那扇门。

    转身走开,不溅尘埃。

    “王爷,王妃呢?”不是说王妃在这客栈里吗?

    西门筑薄唇紧抿,一言不发,推开了一众护卫们,往前走去。

    “西门筑……”

    房内,醉酒的女子仍旧抱着虚长净不放手,可是她口中叫的,却不是虚长净的名字。

    烟尘滚滚,风云浪涌,蜉蝣天地间,响起了谁的叹息。

    第二天早上,敲门声笃笃响起。

    颜溪揉了揉因宿醉而发疼的额头,起身打开门。

    门外,两个双生的小孩子站在那里,粉雕玉琢的小脸,清澈乌黑的眼睛。

    “你,你们……”

    “娘!”丘丘一见到颜溪,眼眶就忍不住红了,立刻抱住了颜溪的大腿。

    “娘,你为什么招呼都不给我打一声就走开了?”小家伙扁着嘴,显得无限委屈的样子。

    颜溪有些心疼地摸了摸小家伙的头:“丘丘乖,别哭了。”

    小泽只是站在那里,没有开口,也没有像丘丘一样跑上来。

    颜溪伸了伸手,小泽才走过来,显得相当拘谨客气。

    “你们怎么来了?谁让你们来的?”颜溪看着小泽,很显然是想让小泽回答她,可是小泽只淡淡地看向她,一句话也不打算说。

    许是意识到颜溪的尴尬,丘丘连忙说道:“昨天晚上听护卫叔叔们说娘你在这里,所以今天一大清早我就和哥哥跑来了,娘,你不要离开我们,跟我们回王府好不好?”

    “以后不要乱跑,知道吗?”颜溪半心疼半埋怨,“王府离这里这么远,你们就这样走来了,不怕出危险吗?”

    “您,也会担心我们吗?”

    颜溪惊讶地转过头去,只见小泽正缓缓地吐字,他的眼神很淡,简直不像小孩子所有。

    “以前,我以为,我没有娘,现在,我还是没有,”小小的孩子眸底泛起晶莹,声音脆软,“既然不爱我们,为什么要把我们生来?”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